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五百二十九章 势在必得
    “可主人现在,该怎么去荒原?”

    叶若说话时,一副很为张信头疼的样子,而事实也如她所言,现在的张信,正被无数人瞩目,根本就没法前往藏灵山南面的荒原。

    不过张信,却是不甚在意的样子:“无需担心,我好歹也在日月本山经营了这么多年,总不至于这点事情都办不到,此事我自有办法。”

    如果只是将司神命的身体,运回到叶若主基地,他有的是办法,也没必要定需本人前往不可。

    之前他只是不放心别人,也不愿将濒危状态的司神命,委于他人之手。

    就在司神命伤情稳定下来的次日,张信就前往篆星楼。而就在楼内七层的一处隔间内,张信见到了一男一女。

    男的四十旬左右,五官方正,容颜冷峻;女的则是年不过三十,虽有着花容月貌,却也是一身冷冽如冰霜般的气质。

    张信直接将一枚虚空袋,凌空送到了那男子面前。

    “将此物埋于藏灵山之南一万三千里,鹅头岭之巅,沿途万分小心,不得令这虚空袋有任何动荡,也不可查看袋中之物。”

    随后他又同样将一枚虚空袋,送到了女子的身前。

    “将此物埋于西海之畔,玄藏峡的南面出口,归海湖的东畔!”

    这二人都面无表情的将这二枚虚空袋接过,随后又朝着张信一礼,这次各自退去。而自始至终,这两人都未发一言,未置一语,

    “主人这是要委托他们啊?”

    叶若又再次奇怪的问着:“可这两个人,能够信任吗?”

    她很好奇张信,对这两人为何会如此信任?那送往鹅头岭的小虚空袋里面,正是伤势稳定下来的司神命,这也是张信最看重的挚友。

    至于另一个,里面却是一物,一件足可令天下灵修为之疯狂的十八级至宝‘无际寒石’。

    可张信却毫不犹豫的,将其挚友与一件无价至宝,托付给了这二人。

    “这自是我信得过的人选,绝不会有半点意外。”

    张信的语声自负:“若连他二人都背叛我,那这世间,就再无可信之人。”

    这是他前生上官玄昊时的部属,作为棋子潜伏已经有十载以上。

    而在动用他二人之前,张信也用了整整一年时间去观察,并且准备好了应变之策。

    接下来他就在篆星楼内继续游荡着,在七层以下,翻阅着那些有关中阶刀诀与金灵力士的书籍。

    这次他是以篆星楼为掩护,从而避开所有人的视线,与这二人私会。而为防他人起疑,张信也必须在这篆星楼内有些动作才行。总不能什么事都不做,就这样走出篆星楼。

    且他最近,也正准备改良完善‘金神诀’与‘二元神庚变’这二门功法,刚好需要查阅大量关于金灵力士,庚甲术与御刀术的资料来参考。

    值得一提的是,在准神血猎了结之后,宗门发给他的奖励之一,就包含有挑选六门无上功法的权限。

    不过张信,已不打算为自己选取更多功诀了。所谓贪多嚼不烂,他现在的修为根基,已经够繁杂的了,没打算再为自己增加更多的负担。

    好在这六次权限,他也无需烂在自己手里,按照宗门规矩,他只需补交十万十五级贡献,就可将换取来的一门无上功法,转交给他人。

    接下来的两天,张信就在这楼内,挑选了风系,冰系与水系的顶级功法各一。

    这是他为不久之后,与三位少女准备的见面礼之一。

    而原本这些,是在他计划之外的。张信本是另有准备,可近日他听到的,有关于自己这三位同伴的消息,却着实让他欢喜,故而临时又追加了这三件礼物。并且深信自己的做法,绝不会拔苗助长。

    直到第五天,张信才走出了篆星楼。这非是他对‘金神诀’与‘二元神庚变’的研究告一段落,而是与宗法相有约。

    这位第一天柱,无疑是现在日月玄宗内最忙碌的一人。张信在六天之前,就提出要与这位见面,可这位却直到今日,才有空闲。

    而两人的这次见面,言语也是直接爽快,毫不拖泥带水。

    “要申请五个月的月潭使用权限吗?”

    宗天柱也不问张信是为什么,直接就陷入沉思道:“你现在倒确有这个权限,可问题是如今的日月双潭,都已排满预定到几十年后。要想临时插队,有些困难。不过如果你舍得些代价,也不是没法办到。就不用走官面了,我会联系下一位使用人,将使用月潭七个月的机会,出让给你。你运气好,那位刚好欠我一个人情”

    张信眼神一亮,心想这感情好。如果要强行插队的话,也不是不能办到,却会引发后面那些使用者的怨言,并且阻力重重。

    直接交换的话,固然是付出些代价,可也同样省去许多麻烦。

    “还有一事,我想要宗师叔助我,接任天芒山首席职位。”

    “天芒山首席?”

    宗法相眉头微蹙:“天芒山首席?可那里的首席弟子,精明干练,善治善能,地位极其稳固,呜~七个月后,天源山上院首席弟子年龄到线,如果要从他处调任的话,此人倒也是个很不错的人选。”

    不过随后,他就眉头紧皱:“可张信你是否太心急了?以你的年龄,再等个三五载都无妨的。且天东四院的事情,想必你也听说过,接下来几年,那边都是风尖浪口。在我看来,天芒山的首席弟子还是维持原任为佳。那边正需一位精明老成之人,镇压局面。”

    张信却摇头:“可薛知事的见解,却与宗师叔相左。他认为此时天芒山的首席,需要的不是善治善能之人,而是能谋善战,底蕴雄厚者。”

    宗法相闻言,也是容颜一肃,此言既然是出自薛云帆之口,那他就必须重视不可,毕竟薛云帆在天芒山任职数十载,是最了解那边情形的。

    还有张信口中,那‘底蕴深厚’一词,就更是引人联想。

    现在的天芒山上院,尽管也有着诸多扈从,可与张信的‘底蕴’相较,那真不是一个层次。

    十一位顶级神师的阵容,也就只有他宗法相,能够与之抗衡了。

    更不用说,元杰,章农,暮知秋三人,也是道种之一,并且各有势力,手下的供奉,也达近百人。此外身为护阵使与护星使,三人也各有百人的卫队。

    如果张信能入驻天芒山,这就是至少十八个镇的精锐灵师。

    “薛知事许诺,会助我说服三位天柱。”

    张信见宗法相的神色,就知道这位,已经在认真考虑:“至于我的安全问题,也不用担心。”

    他的话音落时,宗法相的身前地面,就毫无预兆的显出了几道裂痕。

    “隙鲸刀?”

    宗法相不禁眯起了眼,看向了张信身后的紫玉天,目中闪烁着危险光泽:“隙鲸神通与真空斩,倒是绝配,本座倒是没想到,将你赐予摘星使之后,倒是给了你如此机缘。”

    紫玉天神色默默,不愿说话,宗法相则一声冷哼,又劝张信:“魔灵绝不可信!你竟敢将此等神宝赐予,还真是大胆。”

    “我自有控制她的法门。”

    张信笑了笑,随手取出了一块紫色的玉石:“此女还逃不出我的掌心。”

    “紫神石么?看来份量不轻。可你这家伙,还是太自大了。”

    宗法相微摇了摇头,不以为然:“这紫玉天,与其他魔灵不同。一旦给了她机会,那就绝不会是紫神石这种东西,能够限制得住的。”

    “可至少这几十年内,她没有任何机会。至于日后,本座难道还制不住一个魔奴?”

    张信听出这位第一天柱的话虽严肃如故,可语气却已松动了几分,

    他心中不由暗笑,这位如知紫玉天已身登法域,只怕更难接受。

    “宗师叔不放心的,应该就是我会在担任天芒山首席弟子时,被人所趁?可有紫玉天与这件神宝在,哪怕天域,也动不得本座毫毛。”

    宗法相闻言,却又陷入了沉思,良久之后,他就再次摇头:“此事事关重大,我一时不能决断。还请摘星使先给我几天时间思量,权衡利弊。”

    张信的目中,顿时微显失望之色。不过他其实也早有心理准备,判断自己直接说服这位的可能,本就微乎其微。

    且宗法相的迟疑,总比当场拒绝的好。

    “那我就等宗师叔消息!”

    不过张信在离开之前,却又似笑非笑的说着:“我有消息,听说白帝子欲重归北地,试图东山再起。不知宗师叔,能否容本座与此人,再对上一局?”

    “白帝子?”

    宗法相的瞳孔一阵收缩,随后就收敛住了异色:“我说了,此事我会认真考虑。”

    当话音落时,宗法相就忽的神色一动,看向张信的背影:“若我拒绝,你准备怎么做?”

    “当然是求助于他途!”

    张信答的斩钉截铁,语声铿锵:“这天芒山首座,本座势在必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