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613章 一拳超人(伪)
    自从堕落之后,这辈子耐萨里奥做过无数阴损事,当过叛徒,卖过兄弟,杀人满门,龙息屠城,也哗死过不少母黑龙。

    或许他曾想到过会有报应,但他绝对没想过报应会来自他最瞧不起、应该从整个星球上抹去的渺小种族人类!

    具体点,那家伙叫做杜克*马库斯!

    自从上次他用龙鳞精神控制杜克失败,引起四大守护巨龙追杀之后,他就恨上了杜克。在身受重伤不宜战斗之际,想办法混入联盟高层,混个国王身份,这里也未尝没有坑杜克一把的想法。

    只是他真没想过,会坑人不成反被坑。

    如果说乌瑟尔的攻击他是不屑去躲,那么陡然从乌瑟尔身后空间裂缝里跳出来的杜克,其攻击是他想躲也躲不开。

    作为一头战斗经验极其丰富的上古龙王,在眼睛暂时瞎了之后,他一直用不断的头部摆动,以时间换取空间,让右眼看更多的东西,变相使得自己左眼的盲区间接性减少。

    这是一种很聪明的做法。

    即使是阿莱克斯塔萨也没做到完全避过他不停改变,尽可能全方位立体覆盖的视野,但杜克做到了。

    那只由不知道多少个【奥术冲击】叠加而成的巨大的拳头,一拳轰了过来。如果是普通的勾拳,这一击是绝对打不中的。应该说,哪怕是巨人的手臂也不可能轻易打中耐萨里奥。

    无与伦比的战斗本能可以让他躲开任何简单的直击。

    然而杜克这一拳的本质是魔法能量。在半空中,这一记勾拳竟跟随着耐萨里奥的龙首摆动,在不到一秒内足足转向了十八次。

    拳头始终朝着他的左脸轰来。

    “这不可能!”耐萨里奥心中发出绝望的惊叫。

    黑龙王非常清楚,刚刚那个圣骑士的一击根本无伤大雅。但杜克这一击绝对不同。倘若是如此浓郁的魔力轰在他的伤口,绝对会让他头晕目眩,错过最后的逃生机会。

    “不”

    耐萨里奥怂了!他真的怂了!

    他绝望地向虚空中某个方向发出一束神秘的精神印记。那是给上古之神恩佐斯的,那里包含着耐萨里奥向恩佐斯绝对臣服的神念。

    很遗憾,石沉大海。

    他立马意识到,恩佐斯只会出手一次,他无法抓住这个机会,那么他的下场就是被抛弃!

    不!不应该是这样的!

    他立即做出第二个动作,向杜克发去一个意念。

    那不是攻击,在上一次控制杜克失败之后,他非常清楚杜克的精神防御力有多么惊世骇俗。

    那是……求饶!

    “不,别打我!只要的拳头稍微偏移一点点,让我安全逃脱。我会永生永世感谢你的。我可以把我万年积蓄的宝藏全部给你……”

    “好,你先把这个东西给我,以示诚意!”杜克迅速把他想要的东西化作念头传回去。

    耐萨里奥果断双手奉送,反正又不是他的东西。在小命面前,什么都是浮云。

    杜克在收到那东西之后,突然在精神世界里大喊一声。

    “耐萨里奥你骗我!?”

    哈?我没骗你啊!

    时间仿佛凝固了,耐萨里奥一面懵逼。

    没错,他骗人无数,骗过兄弟,骗过配偶,骗过儿女,骗过老板,他什么都骗过,唯独这一次,为了以示诚意,他给的绝对是真货。

    为什么?

    没有给耐萨里奥反应的时间,杜克的拳头已然到达,一个无比华丽的紫蓝色奥术能量拳揍在耐萨里奥的丑脸上。

    本来在人型状态下,已经被诺兹多姆一锤子轰得血肉模煳的脸,进一步遭受震荡勐击。

    哪怕强如耐萨里奥,都是一阵勐烈的眩晕。

    本来高速飞行的龙躯,变成了头向后,身体向前。骤然看上去有点像翻过来的乌龟,十分好笑。

    杜克到底为四大巨龙争取了多少秒?

    三秒?还是四秒?

    到底是多少,没有谁分得清,他们只知道已经足够了!

    四大守护巨龙因为自己的失误而羞愧,他们凝聚起自己所有的心神和注意力,高速突进的同时,竭力抵抗着来自萨维斯的梦魇力量。

    没有犹豫!

    没有怜悯!

    他们冒着可能出现的最后反噬,凶勐地扑了上去。

    最为狂烈的自然是死了老婆和孩子的玛里苟斯,他准确地咬中了之前咬过的那个地方。在那个本来已经貌似断了一半的后脑勺下方的嵴骨位置上,一边撕咬一边肆意地释放着魔法的威能。

    伊瑟拉和诺兹多姆改变了策略,他们开始全力破坏耐萨里奥的双翼。

    而阿莱克斯塔萨则全力进攻耐萨里奥的前胸。

    终于在二十多秒后,耐萨里奥发出了他生命中最后,也是最强的一声惨叫。

    “嗷”

    下一个刹那,死亡之翼耐萨里奥身首异处。

    霍地用力振翅数十下,魔法之王玛里苟斯飞到了更高的天空,然后一个高空急降一口气飞到了洛丹伦原本的南门上空。

    此时数十万军民才看到玛里苟斯左前爪上那个巨大、丑陋而且狰狞的黑龙头颅。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看到了吗?看到了耐萨里奥终于死在我玛里苟斯的手上了吗?”玛里苟斯的血脉中流淌着大仇终报、酣畅淋漓的快感!

    这份快感化作千千万万个泡沫涌上他的大脑,几乎把他的大脑都烧得熔化掉。

    “哈哈哈!复仇成功的滋味,竟是如此之甘甜!”

    他在恍惚中看到,自己曾经的伴侣似乎在那个世界对他微笑……

    玛里苟斯得意忘形之际,竟然有心思在空中翻了几个跟斗,然后头也不回,提着耐萨里奥的脑袋,振翅飞向更北的远方。

    “这家伙……”阿莱克斯塔萨不满地咕嘟了一声。

    诺兹多姆破口大骂:“混蛋玛里苟斯!他毁了我的收藏品!这可不是时间长河里提炼出来的复制品!这可是耐萨里奥那个大叛徒的真品!”

    伊瑟拉笑了:“算了吧,等玛里苟斯出气完了,你问他要回来就是。”

    那边,阿莱克斯塔萨瞄了一眼下方的空际,咕嘟了一句:“杜克这小子风头出尽了啊!”

    对!

    在玛里苟斯飞走之后,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天空中的那两个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