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二百二十七章 戒院交锋
    当船团在日月本山南麓降落的时候,张信发现下方的船场周围,赫然汇聚了数万人。

    他见状后微觉吃惊,而当听说这些人,都是为睹他风采而来之后,又再一次惊异不已。

    原来自己在宗门里面,居然又有了这么多拥趸了。

    “意料之内,情理之中。”

    雷照也是护卫船团中的一员,此时毫不意外的说着:“一千年来,我日月玄宗,一共参与了三十四场玄级血猎,二场准神级,却只有巩天来的那一届,真正赢下了一场。自他之后,连番败北。尽管门内英杰辈出,宗门声势不降反升,可如这么一直输下去,也不太像话,已被宗门上下,引以为耻。你如今横扫诸多超天柱,拿下这场准神血猎,确实令宗门上下人心振奋,尽扫阴霾。”

    说到这次,雷照又语声一顿:“关键是你以一人之力,大破那两千神师的一战,过于震撼人心!即便我听了之后,当时也感觉震撼,又觉心胸大快。可知这些年,中原那些宗派是怎么讥嘲我宗的?他们说我日月宗,不配玄宗之名。可如今怎样?几十家联手,还拉上灵兽魔灵两方的势力,都一样被你横扫。”

    “并非是一人,皇泉他们也出了力气。”

    张信纠正道:“也非是两千神师,只有一千八百,其中大半,都是灵师境界。”

    “可如以战力论,其实也差不多吧?”

    雷照不在意的说着:“如今整个北地与中原,都在疯传这一战,内容也越来越夸张。总之你现在,已被认为是这一百年来所有天才灵师中,最顶尖的一位,也是神师之下的第一人。更有好事之人,将你单独置于天柱级与超天柱之上,号为‘苍天级’。”

    “苍天级?”

    张信眉头一挑,眼神疑惑:“这是什么意思?”

    “所谓天柱级与超天柱,是指这些天才,都有圣灵之望,可在死后聚土成山,成为天地间的支柱之一。可这世间,如还有什么凌驾在天柱之上的,那就是我们头顶的这片天空了,所以是‘苍天级’。与魔灵一族,近年号称‘地心级’的那位对应。”

    雷照解释完,就又一哂:“中原那些所谓的超天柱,哪个不在宗门内拥趸成群?你这个苍天级,总不能输给他们?”

    还有一事他没说,之前的鹿野山之战,张信可是救下数万人的性命。当时在场之人,谁不感激?

    只是这些灵师,大多是出身斗部八殿与各大上院的斗战司与巡山司,此时都不在此间。

    张信闻言失笑,随后状似随意的,朝下方挥了挥手。这个动作,却顿时引发下方一阵尖叫,庞大的音浪,让船上的众人,都不禁皱眉。

    可张信却不禁挑眉,只因下方之人,喊的都是‘狂甲星君’,‘狂甲天尊’,‘雷寂天君’之类的名号,没一个叫他‘狂刀’的、

    这使张信反省,看来近日,自己用刀还是用的少了。

    可他很快,就顾不得自己的称号问题了。下船之后,张信就见几个戒律堂的人与两名黑衣人,将他拦住,说是戒律堂有事要传唤讯问。

    张信见了,也不觉意外,知晓这是自己擅杀那位暗堂司主之事的后续首尾。

    他此时虽是恨不得立时返回自家的灵居,为司神命续命。可在这之前,还是得将这件麻烦事摆平再说。

    不过张信对此,虽是反应平淡,可周围那些来观他风采的数万玄宗弟子,却又一阵群情汹涌。

    “这是做什么?戒律堂为何要传唤摘星使?”

    “这不该啊,摘星使大人这次,又为我宗建下殊功”

    “是这位,做了什么违背门规的事情吧?”

    “闭嘴!摘星使大人他最近都在灵域之内,能有什么错?难道还能是叛门吗?”

    “怎么又是这样?我们日月玄宗,好不容易才出了一位绝代英才。却偏有人看不过眼,一定要将他毁去才肯罢休。”

    “此言过于武断了!如今还不知是怎么回事。”

    “这可是有着前例的,之前月家不就有这样的打算?不但指使刑法堂违规传唤,更在月潭附近,袭击了摘星使。”

    “说得对!戒律堂与刑法堂被世家与别有用心之辈操纵,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看起来,似与暗堂有关?”

    各种议论之声,在人群内此起彼伏。周围的人群,也将戒律堂的几位戒律使与张信,围到水泄不通。

    最终还是包括离恨天在内的两位天域出面,亲自弹压,之后再由元杰,章农等人,护送着众人,一起抵达的刑法堂。

    这次的审问,就正规得多了。主审之人,也是戒律堂的副首座原鲲,其余在场之人,也大多有着不俗的身份,彰显着对张信的重视。

    除此之外,还有二位暗堂的司主在场旁听。

    而原鲲首先问的,是早就被擒拿至此的乐灵鹤:“暗堂司主秋冥,可是被你所杀?你那时身份,不过是一介灵奴,怎的如此大胆?是”

    可这位还未说话,张信就直接打断:“原首座不用问了,乐灵鹤诛杀秋冥,是由本座指使。”

    原鲲听了,倒也不生气,神色和善的继续询问:“那么请问摘星使,这又是因何缘故?即便你是这次宗门选定的猎团之首,执掌督战令,也不能擅自残杀同门。这是我日月玄宗,不赦之罪!”

    “心怀不轨,图谋暗算本座,这个罪名,不知可够本座出手?”

    张信冷然答着,随后又将一块黑色的宝石,取在了手中:“这是当时乐灵鹤为本座录下的证据,诸位可以一观。”

    当即就有人将这宝石从他手中取走,上呈给原鲲,后者握在手中感应了片刻,就释然一笑。随后又将此物,传递给了在场诸位戒律司主。

    等到这些人,都全数阅过,才轮到两位暗堂司主。

    这二人,只稍稍感应了一番这颗黑色宝石,就都神色微凝。知晓张信那日诛杀秋冥,果然是有备而发。

    不过其中一位,并未放弃,依旧冷目看着张信:“我不怀疑摘星使大人的为人性情,相信摘星使绝无残害同门之意。可却对乐灵鹤提供的证据存疑,也不解大人当时的决断!这乐某人,不过是一介灵奴而已!数月之前,就曾犯下毁损月潭,袭伤同门的大罪。摘星使也是受害人之一,在灵域中却只凭他的一面之辞,就决定处置一位暗堂司主,是否太过鲁莽?”

    张信撇了撇嘴,心想他自然是信的。只因乐灵鹤的要害,现在就握在他的手中。

    不过这些事,他却没法摆在明面上。

    不过以‘狂刀’的狂傲,却有一个好处,不想回答的事情,那就无需回答。

    他直接大袖一拂:“本座就信了,你能怎样?本座身为猎团之首,自有临机决断之权,可以排除一切可能危及我宗,取得两件至宝的事项。本座当时已认定乐灵鹤所言是真,也相信自己的直觉。至于乐灵鹤提供的证据真假,你们如有怀疑,大可让他去祖师堂走一趟。”

    闻得此言,上面包括原鲲在内的众人闻言,就知没法在此事上,继续追究下去。

    灵师的直觉,是一种很玄奇的东西。有人认为不存在,是子虚乌有;有人却对‘心潮感应’,‘灵机牵引’等等坚信不疑,且有着许多的实例佐证。

    总而言之,张信此言,已将他与乐灵鹤分割开来。如果后者拿出的证据是真,那就印证了张信的举措,是英明果决;可如是假的,那也就是一个判断失误,错信灵奴,误杀同门而已。

    以张信现在的地位,以及这位的功勋,这个小小的罪名,根本没法拿他怎样。

    有罪的是以假证欺骗张信的乐灵鹤

    可既然撼动不了张信,那又何需在乐灵鹤身上,再做无用功。后者的实力修为虽还不错,可在此人被剥离道种身份之后,就只是一个不足为道的小人物。

    不过张信此言,也透出了一个信息。这位要么是不完全信任祖师堂,要么是乐灵鹤的‘证据’,确实有一定问题。

    可随后众人,就没心思想这些了。

    只因此时张信,又语声一沉:“不过事后证明,本座的决断并未有错!这是当时从那家伙身上,搜得的幽影神箭,以及神教印记与经文等等。当时有皇泉等人在场为证,本座并未做任何手脚,在发现这些证据之前,也未接触过这秋冥的随身之物。如诸位有疑问,可传唤皇泉等人印证。且秋冥此人也未真正身死,而是使用了一种奇异法门,将其神魂寄于寄魂玉中。”

    在场众人,不禁都心神微振,都注目看向了张信手中拿出的这些证据。等着几个随堂弟子,将这些证据呈上。

    而张信则是神色怪异的笑着:“问题是当本座回归玄善山之后,却惊悉秋冥已经身死。人未死而魂灯灭,这就有些意思了。”

    于是整个室内,都一阵哗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