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611章 话多容易被翻盘(1900月票)
    伊瑟拉和玛里苟斯陡然发动近战,这超出了耐萨里奥的思维定式。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后脑低一点的龙脖子处,已经被玛里苟斯一口咬上。同时搭上的,还有玛里苟斯一对前爪。无穷无尽的魔法威能从颈项冲入耐萨里奥脖子里。

    而在靠近黑龙肩膀的地方,则是伊瑟拉凶勐地啃咬着那里的后颈部位,一对爪子压住了死亡之翼的双翅,同样在每一处接触点注入梦境的力量。

    这时候,最不怕死的诺兹多姆也扑上来了。反正这货的身体就是沙子和金属,只要蕴含在龙躯里的时间之力不受损失,这货就是不死的。他直接一个‘热情’的拥抱,一张砂石大嘴就朝着耐萨里奥右胸肋骨咬去。被咬中的地方,直接化为尘埃消散掉。

    “嗷嗷嗷嗷”

    耐萨里奥徒劳地挣扎着,在他尚好的右眼里只有一个存在最为克制他的生命赐予者阿莱克斯塔萨!

    出乎意料,她吐出的明明是赤红色的龙息,视觉上却觉得仿佛吐的是奇异的绿色流焰。

    那是生命的颜色!

    让大地苏醒,万花盛开的力量!

    居高临下的一记生命龙息千钧一发地避开了诺兹多姆的脖子,重重地击中耐萨里奥的左胸。

    曾经的大地守护者发出开战以来最大的一声哀嚎,下一刹那,他那几乎等同于超高温烈焰的龙血,从他每一处伤口迸射而出。

    原本,这绝命一击至少可以将后面两条守护巨龙重创。

    但杜克关键时候一声“散开!”,让伊瑟拉和玛里苟斯躲过一劫。

    诺兹多姆仗着皮粗肉厚,躲慢了点,结果他惊愕发现,耐萨里奥的龙血居然消耗了他相当一部分的时间之力。

    这对他来说,就是命啊!

    诺兹多姆蓦地一阵后悔。

    遍体鳞伤,狂喷龙血的耐萨里奥从半空急坠而下。

    他如同彗星坠地般斜斜撞穿云层,轰然撞在洛丹伦的南面城墙上,庞大的躯体轻易将那堵连兽人最强投石车都不曾毁坏的坚硬墙壁,如同撞碎一堆积木般撞爆了。

    坠落的黑色巨龙一瞬间就在洛丹伦南城墙和洛丹米尔湖之间的草地上犁出一条百多米宽,超过一公里的巨大沟壑。

    整座洛丹伦城在这一刻好像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南面的城墙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坍塌着,并引起剧烈的地面沉降。这股震动如同波浪,向四面八方层层扩散,靠近城墙的楼房发出最为勐烈的爆响,随即轰然倒塌。

    这场面比飞机坠毁还要夸张不知多少倍。

    坠落的耐萨里奥如同怒涛排壑般,继续在潮湿的河岸上向南推进。两人合抱的大树在这份可怕冲力面前比火柴棒还脆弱,被轻易撞断击飞。

    扑街的耐萨里奥一边难堪地啃着泥,一边像是推土机一样铲去出,从城墙边一直铲到了洛丹米尔湖。一个在湖边,可以容纳联盟最大号战列舰的巨型木质码头直接被撞爆,断开不知道多少截的碎木飞散在空中。

    而耐萨里奥则整条龙撞入到湖水当中。

    “嘭!”一声打雷般的巨响。

    耐萨里奥的坠落,激起了近百米高的浪花!

    当湖水稍微平复的当儿,整个湖面因为他的超高温而变得沸腾起来,就好似在湖底有一座正在喷发的火山。

    四大守护巨龙对视一眼。

    大姐头阿莱克斯塔萨无比霸气:“拖上来继续杀!”

    在深水战斗,从来不是飞龙的专长。

    一来,这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深海。

    二来,十几米深的湖水又如何?魔法之王的名号难道是吹出来的?

    玛里苟斯双眼圆睁,一对竖瞳骤然变成蓝色。无数玄妙无比的魔法符文在他水缸大小的瞳子里从上往下倾泻而过。

    一个霸气侧漏的吼声在整个天空中回荡,震得每一个在洛丹伦城里的人耳朵嗡嗡作响。

    “我宣布这是一个寒冰的世界!”

    这是一幕足以令每一个目击者都终生难忘的奇景。

    这是一幕足以让每一个吟游诗人都为之传唱千年的奇迹。

    原本在湖面上只有薄薄一层碎冰,当一道不断扩散开去的蓝白色冲击波一直延伸到水平线之后,碎冰变成了厚冰。无与伦比的寒气直透入湖底,在数息之间把数公里半径范围内所有的水都变成了冰。

    “给我爆!”又是玛里苟斯的一声雷霆厉喝。

    “啪啦啪啦!”变成冰块的湖水突兀地发出剧烈的爆响,随即一口气全部爆碎掉,所有的冰末碎渣全都纷纷扬扬地以违反重力的方式升到了半空,在可怕的凛冬之风中迅速消散。

    没有人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洛丹伦人看了千百年的洛丹米尔湖不见了。取而代之是一个巨大的白底深坑,在本应是水平线的地方出现了一个无比陡峭的寒冰悬崖。

    而在靠近原本湖边的坑底下,一头散发着高热的黑色巨龙正在艰难地挪动着,不,那已经可以纳入垂死抽搐的范畴了。

    四大挂逼巨龙,哦,四大守护巨龙振动着翅膀,再次围了上去。东南西北四个方位,把耐萨里奥看得死死的。

    “结束了!耐萨里奥,你万年前的无耻背叛,今天终于要画上句号。”红龙女王发表着胜利宣言。

    “为了我的配偶和我的族人!”玛里苟斯依旧怒火滔天。

    “泯灭在时间长河内的你会成为我的战利品!”诺兹多姆骄傲地宣布。

    “永眠吧,我的兄弟。”伊瑟拉淡淡地说道。

    杜克插嘴了:“你们能不能速度干掉他,我怕有变故。”

    “不可能有什么变故了!”玛里苟斯蛮横地打断了杜克的魔法传讯。

    在洛丹伦城里露台上的杜克,撇了撇嘴:“那就下手啊!我可不想同一个boss打三次!”

    在吧啦吧啦说了一番废话之后,四大守护巨龙终于下手了。

    他们将耐萨里奥分尸……然后马上发现不对了。

    周围的环境一阵恍惚。

    阿莱克斯塔萨看到了耐萨里奥死而复生,在踩碎她的龙蛋。

    诺兹多姆看到未来的青铜龙族群杀回来向他和他的子嗣发动攻击。

    玛里苟斯又一次看到了蓝龙一族的毁灭。

    三条守护巨龙同时惊醒:“伊瑟拉!你干什么!?”

    “不!不是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