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三百四十四章节 自绝于妖
    第三百四十四章节自绝于妖

    通天教主一时间则是因为刑天被暗算一事站到了风头浪尖之上,所有洪荒大能都觉得这将会是一场风暴,一场惊天动地的风暴,毕竟刑天可是十分疯狂,有意竟然敢在刑天最虚弱的时候对他出手,以刑天的个性是不可能不报复的,别得不说仅仅只看他对鸿钧道祖的强势反击就能够说明一切问题!

    说到刑天的反击,他那一击之下破界之力能够直接攻击混沌深处的紫霄宫,这样的攻击让所有人都为之心惊,他们都能够在刑天的那一击之下感受到强大的空间法则之力,很明显刑天在空间法则一途上又走远了,这让他们如何能不担忧,最重要的是所有人都感受到了刑天此时的变化,刑天的气息竟然到了准圣之境,这意味着刑天的实在疯狂地恢复着,而且是以惊人的速度恢复着,这个时候对刑天下手,只怕是难以成功!

    一击之下,刑天的处境也并不好受,毕竟他还没有来得及巩固自身,这一击对于刑天来说也是承受了巨大的压力,若不是刑天能够借助着空间神殿的力量,只怕这一击将会让刑天好不容易所领悟出来的破界奥义崩溃!

    对于这样的反击,刑天并没有感到不妥,在他看来那怕是破界奥义崩溃了也必须要强势反击,要不然将会有更多的人对自己大动干戈,那个时候刑天可就没有时间来修养,更没有时间来领悟大道。感受大道,提升自身的境界。

    对于刑天的这一击,鸿钧道祖沉默了。不是鸿钧道祖软弱,也不是鸿钧道祖不想给刑天一个教训,而是他没有那个时候来做这一切,他的精力完全被天道给托住了,刑天的突然反击坏了他精心准备多年的工作,让鸿钧道祖先前所做的一切都化为流水,鸿钧道祖就算想要对付刑天那也需要等他再次将天道给压下去再说!

    将天道给压下去。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那又需要付出诸多的代价,现在鸿钧道祖手中那最大的暗棋盘王被刑天给干掉了。这等于断了鸿钧道祖的一条臂膀,虽然说魔界还在,可是魔界至宝‘天魔琴’却移主,而且在盘王那混蛋的手中这‘天魔琴’更是遭到了重创。本源已经消散。魔界想要在短时间内恢复元气,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至少现在魔界之中是一片大乱,在盘王身死之后那些有野心的家伙都纷纷逃回魔界去夺抢这魔界之主的权利,至于洪荒天地早已经被他们抛之脑后了!

    在刑天强势反击鸿钧道祖之后却又收手之后,所有的人心情都沉重了下来,刑天表现的越是如此淡然,那后果越是严重。这让很多人的心中不由地恼怒起来,特别是通天教主心里更是将那暗算刑天之人给恨之入骨。截教这刚刚得到了辅助人皇的好事,对方却给自己来了这么一下狠的,这如何能不让通天教主为之恼火。

    同时,通天教主的心中对鸿钧道祖也有所不满,鸿钧道祖选择在这个时候暗算刑天分明是在拿自己当替死鬼,通天教主也想尊师重道,可是尊师重道固然重要,但与自己的性命还有截教的命运相比那根本不值一提,这自然也就让通天教主有了离心之念。

    若是盘王的出现那仅仅只是针对于天庭,可是这一次的事情却不止是针对刑天那么简单,通天教主的心中如何能没有怨气,能不埋怨鸿钧道祖的无情。

    通天教主并不知道在刑天做出这强势的反击坏了鸿钧道祖的大计之时,鸿钧道祖的心中则是不由打起来三清的主意来,他想要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压制住天道,也只能利用圣人,而最好利用的便是三清,他有充分的理由对三清下手。

    当然,鸿钧道祖也不会放过玉皇大帝与王母娘娘,对于这曾经是童子的两人,鸿钧道祖心中更是没有半点压力,他连三清都可以抛弃更何况是两个区区的童子!

    刑天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强势反击会对鸿钧道祖造成这样的影响,当然这也并不能怪刑天,其实这一切早在鸿钧道祖的想法之中,三清也好、准提与接引也罢,还有女娲娘娘他们这些人在鸿钧道祖的眼里都不过只是棋子罢了!

    不管自己的行为对洪荒天地有什么样的影响,这都不在刑天的考虑之中,他的目标只有一个,永生,离开洪荒天地向入无尽虚空去追寻永生之路。

    本尊虽然已经蜕变,可是这蜕变没有尽全功,至少在陆压的暗算之下刑天没有尽全功,他的身体还没有完成蜕变,而且因为暗算的原因刑天的境界也是受到了一点点的损伤,他现在需要时间来休养,不是大动干戈去寻找自己的仇敌。

    分身,这个时候刑天想到了自己的分身,武道分身需要镇压武族,以防武族发生意外,人族的那一场大洪水已经给刑天一个提醒,人族在三清的庇护之下尚切会发生这样的灾难,而武族若是没有高手镇压,只怕也有人会打其主意,所以武道分身不能动,刑天只能动用自己的红莲业火分身,说是红莲业火分身倒不如说是黑莲,毕竟异变进化的‘十二品业火红莲’已经成了一尊黑莲极端变异的黑莲,拥有着毁灭的极端之力。

    黑莲道人,这是刑天给自己分身的名字,刑天的本尊怒意着天空许久,方才冷哼一声,然后转身则是回到了太阴星之上,那直冲云霄的杀气则是在瞬间收敛,无尽的空间法则也在一瞬间消失一空,若不是先前那惊人的一击让大家还记忆犹新,只怕大家会怀疑那只是一场梦,一场幻觉!

    刑天收回了惊人的杀气之后。诸多洪荒大能则是松了一口气,他们都担心刑天这个疯子在找不到暗算自己的人会在洪荒天地之中大开杀戒,特别是刑天的那些仇敌。一个个更是担心的要死,一个个更是加暗算刑天之人恨之入骨。

    是的,没有错,这些人将暗算刑天之人恨之入骨,而不是高兴,不是兴奋,对他们来说心中有得只有愤怒。没有半点的高兴,在他们看来,对方此举这分明是在打草惊蛇。在陷害他们,若是能够够一击干掉刑天,他们自然高兴,自然兴奋。可是对方并没有干掉刑天。而且还激起了刑天的怒火,这便是不可饶恕的错!

    “妈的,不能再坐等下去了,一定要在刑天那个混蛋大动干戈之前找到暗算刑天的混蛋,用他的血来让刑天冷静下来,无论如何不能让刑天那疯子找到借口大大出手,要不然老子可就危险了!”在看到刑天回到太阴星后,诸多与刑天有深仇大恨之人的内心之中生出了这样的念头来。他们实在是太担心了,担心刑天会对自己出手。会借着这个机会来一场大清洗,让自己身处绝境之中。

    这些人并不知道刑天根本没有打算要清洗他们,更没有想过要引发一场风暴,这只能说是他们太敏感了,不过这种敏感也洽洽说明了刑天在众人心中那强悍的地位,原本便有些担忧的女娲娘娘,在看到这等激奋的情景之时心中更是为之不安。

    女娲娘娘不得不再一次与陆压对话,希望能够知道真相,希望能够确认一下,不过这一次依然是让她大失所望,陆压依然没有承认自己暗算刑天之事,依然认为自己有鸿钧道祖撑腰用不着在意自己的事情会被人查出来。

    陆压是有鸿钧道祖在撑腰不假,所有人无法推算出天机来,可是陆压忘记了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一但事情引起众怒的时候,那怕你藏得再深也会被人给挖出来的,推算不出你的身体,可是大家能够从最基本的海选之中找到你。

    通天教主很快便被排除在外原因很简单,通天教主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对刑天出手,除非通天教主不在意辅助人皇的这份大功德,很显然这是不可能的,当然就算是通天教主有嫌疑,也不是鲲鹏、冥河等人所能够去招惹的。

    一番番地探查下来,一个个洪荒大能被证实与暗算刑天一事无关,而最后目标则是直指妖族,这个时候女娲娘娘的压力则是剧增,若是一两个人女娲娘娘并不会担心,可问题是这一次并非是一两个人,而是一群人在向妖族施压,要求妖族交出暗算刑天的凶手来,女娲娘娘就算是圣人也无法面对这么多人的压力。

    陆压,这个时候女娲娘娘自然明白陆压一再地欺骗了自己,而陆压自以为很聪明,可是结果他的聪明根本不值一提,很快就被人给拆穿了。

    交出陆压,女娲娘娘不由地摇了摇头,这是不可能的,先不说当初妖皇帝俊托孤于她,并为妖族付出了自己的性命,若是女娲娘娘将陆压交出去那整个妖族会怎么看待她这位妖族的圣人,再就是女娲娘娘她自身的尊严也不容她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对于陆压,女娲娘娘也是有了严重的不满,虽然她不会交出陆压,但是也不愿意再庇护于陆压了,再一次将陆压召到眼前之后,女娲娘娘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道:“陆压,我不知道你心中是怎么想的,既然你一再隐瞒事情的真想,不愿意相信我,那我们之间也没有什么可多说的了,这一次我会为你挡下来自于外面的压力,不过此事之后你与我娲皇宫再无瓜葛,不是我不想庇护你,而是你自绝于娲皇宫,好了你可以退下了!”

    女娲娘娘的这番话一出,有如一道惊雷一样让陆压为之震骇,他实在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没有想到自己认为完美无缺的算计会如此轻易被人拆穿,他想要解释什么,可是张了张嘴又什么话也说不出来,正如女娲娘娘所说得那样,是他自绝于娲皇宫,是他一再地隐瞒事实原真相,而恶了女娲娘娘,并将自己父亲所留给他的那一点情谊给消耗一空。

    女娲娘娘没有理会陆压的反应,对她来说已经不想再去与陆压计较什么了,这一切都是陆压自己找的,不能怪她无情,她能够为陆压挡住这一次的压力已经是很不容易了,至少女娲娘娘不能够因为陆压一人而让整个妖族受到各方的压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