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三百四十三章节 怀疑
    第三百四十三章节怀疑

    不仅仅是鸿钧道祖在大骂着,而娲皇宫中的妖族十太子陆压同样也大骂着刑天,刑天一击之下不仅仅是给鸿钧道祖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同样也给予陆压强大的冲击,虽然只是一道余力,可是这一道余力却破了陆压的诅咒之术,受到了诅咒之术的强力反噬,让陆压的心神在一瞬间受到了重创,让陆压更是为之愤怒。

    只听,陆压在疯狂地大吼着:“刑天,你这混蛋不得好死,你想要破我的秘术,这不可能,我人凝、凝、凝!”陆压在疯狂地想要挽救一切,可惜无论他再怎么用力,都无法对于刑天造成冲击波,而他妄想要重新将那无尽的妖族怨念再凝聚到一起,那更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陆压还没有那样强大的手段。

    无论是陆压如何疯狂地大吼着,可是都无法改变一切,那强大的冲击波将陆压所暗中施展的诅咒邪术给破得是一干二净,在邪术被破之时,陆压的心神立即受到了强力的反噬,这等邪恶之术的反噬那是无比凶狠,强大的反噬一下子便重伤了陆压的心灵,让他的心灵受到了巨大的损伤,让其道心出现了巨大的破绽,这样的结果让陆压不由为之疯狂。

    还好,有天道出手直接截住了刑天的搜索,要不然不陆压只怕将会直接暴露在刑天的面前,那时以刑天的疯狂,陆压是必死无疑。那怕是女娲娘娘也保不住陆压的性命,刑天是不可能让陆压这样一个威胁到自己安全之人活下去的。

    当听到刑天那疯狂的吼声之时,所有洪荒大能不由地松了一口气。他们都不认为刑天能够与鸿钧道祖为敌,自然一个个是无比的兴奋,他们巴不得刑天倒在鸿钧道祖的手中,而巫族众人与嫦曦、嫦娥则不由担心起刑天的安危来。

    就在刑天的吼声落下没多久,一道更为古朴的力量突然涌现出来,紫霄宫之中的鸿钧道祖的脸色则是大变,刑天这一击不仅仅是放出了被压制的天道。更是将其惊醒了,清醒之后的天道为之愤怒,被人给无声无息地算计。被压制,这让他如何能够善罢甘休,一道强大的力量则是横扫向紫霄宫,鸿钧道祖在这股力量之下为之颤抖!

    刑天虽然一击给予了鸿钧道祖强烈的反击。可是他却没有找到自己需要的信息。没有找到那暗算自己之人,一切的信息都被鸿钧道祖给消灭了,这让刑天不由地紧皱起眉头来,对于这样一个隐藏在暗中的敌人,刑天可是为之不安,他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与这样的人去勾心斗解,刑天更不想在自己修行之时需要去防备对方的暗算。

    刑天仔细地算计洪荒天地之中究竟是谁在暗算自己,暗算自己的手段是什么。经过刑天一番对比之后,刑天终于知道了暗算自己的是诅咒之术。是三千大道之中最为阴险的力量,这诅咒之术无影无形,让人是防不胜防。

    洪荒之中修炼诅咒之术的人是少之又少,盘王算是一个,可是盘王已经身死了,若是盘王没有身死,那刑天还会以为是盘王,除了盘王之外,还有通天教主,通天教主手中的‘六尾幡’可是拥有着强大的诅咒之力,那诅咒之力连圣人都可以攻击,可是通天教主没有暗算自己的理由,若说通天教主会为了区区一柄先天灵宝级的宝斧而暗算自己,这实在是有些可笑,通天教主还没有堕落到这种地步。

    不是通天教主,洪荒之中只有妖族有这样的秘术,‘钉头七箭书’一瞬间刑天想到了陆压,这个修行妖族秘术的十太子,陆压绝对有暗算自己的动机,只是‘钉头七箭书’还没有这样强大的诅咒之力,一时间让刑天有些拿不稳。

    当然,也不能排除魔界之人,盘王是死子,谁也不知道盘王的诅咒之术是不是在魔界之中传承着,所以刑天将目标锁定在了陆压与魔界之人的身上。

    别人不知道盘王是怎么出现在洪荒天地之中,可是刑天一清二楚,那是鸿钧道祖一手造成的,自己轰杀了盘王,坏了鸿钧道祖的算计,鸿钧道祖有十成的理由对自己大大出手,这一次暗算,鸿钧道祖绝对是最大的策划者。

    是谁暗算刑天?洪荒诸多大能都在思索着,鸿钧道祖已经被刑天给点出来,可是还有人隐藏在暗中,而这个人是谁,这让洪荒诸多大能也都为之好奇,当然在好奇之余也有所警惕,能够无声无息地暗算了刑天,那同样也能够无声无息地暗算他们,对于这样一个人,诸多洪荒大能第一个念头那就是将其毁灭。

    是的,是毁灭,鸿钧道祖能够利用对方暗算刑天,那么也有可能会暗算他们,谁都不是傻子,在盘王的聘同之时已经让很多人为之担忧,只是他们都没有说出口而已,现在又出了这样的事情,他们自然要更加小心谨慎。

    能够无声无息地暗算刑天的秘术那是少之又少,思来想去之后,所有人都认为只有灵魂秘术与诅咒秘术方才最有可能,精通这些秘术之人自然成了大家观注的重点,而所有人第一个怀疑的对象便是截教的通天教主。

    通天教主也在为之恼火,在他看来对方选择在这个时候出手暗算刑天会明是在针对自己,是在有意嫁祸于自己的头上,因为洪荒之中能够做到无声无息暗算刑天的只有他一个人,最重要的是偏偏自己从刑天的手中借到了先天灵宝‘干戚神斧’,这更是引人无限地暇想!

    通天教主怒声喝道:“混蛋,不要让我查到你是谁,要不然我会让你知道算计我通天教主的下场是何等的恐怖,没有人能够算计我!”

    无论通天教主怎么思考。可是都没有找到怀疑的对象,若不是鸿钧道祖都出手了,通天教主甚至会怀疑这是一场刑天自导自演的大戏。可是鸿钧道祖一出手,这一切就说不通了,刑天还没有能力让鸿钧道祖陪他来演戏。

    “难道说盘王那个混蛋没有死,嗯!这的确是大有可能,以鸿钧道祖的手段,想要救下盘王的一道灵魂并不是什么难事,若是这样的话。那一切也就能够说得通了!”一想到这里时,通天教主的脸色则是为之阴沉恐怖起来,若是一切真得如他心中所想。后果将不堪设想,他与截教的处境则是变得十分不利。

    很多人也想到了这个可能,而正是因为大家都想到这一点,很少有人去怀疑妖族。怀疑妖族十太子陆压。不过这些人却不包括女娲娘娘!

    当这件事情暴发之后,女娲娘娘则是立即召唤起陆压来,却不想这个时候陆压已经闭关修炼,这让女娲娘娘的脸色变得为之阴沉恐怖起来,她不是傻子,陆压选择在这个时候闭关,这说明了什么,一想到这里。女娲娘娘的心不由为之沉重起来。

    若是这一切被刑天知道,那后果真得不堪设想。那时只怕将会再引发一场巫妖大战,若是这样的战争暴发,整个妖族都将面临一场灭顶之灾,自己好不容易所做出的改变都将化为流水,这让女娲娘娘为之不安起来。

    女娲娘娘很想闯进陆压闭关之所,想要亲口询问陆压,这一切是不是他干的,可是偏偏女娲娘娘又不能这么做,在没有证据之前,她不是冒险行事,要不然只会引起妖族内部的争斗,这对于整个妖族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

    越是担忧,女娲娘娘越是不安,她倒是希望这一切是通天教主所为,或者是魔界之人所为,甚至是盘王自己向刑天发出的反击,可是不知为何在女娲娘娘的心中却是总觉得这一件事情是陆压所为,这让女娲娘娘如何能够安心。

    虽然鸿钧道祖出手蒙蔽了天机,断了刑天推算出暗算之人的线索,但是女娲娘娘却不敢把妖族的命运寄托在那可能之上,这样的事情女娲娘娘是不愿意看到的,因为那样只会毁灭整个妖族,这是女娲娘娘也无力承担的后果。

    就在女娲娘娘正思考之时,很快陆压出关了,陆压既然敢暗算刑天,自然是早就做好了完全的准备,若是没有准备,陆压是不会冒然行事的,在开始暗算刑天之前,陆压早已经为自己找好了退路,唯一能够暴露自己目标的只有他自己,一但失败身体必会受到重创,那是无法改变的侧面情况!

    正是因为陆压都想到了这一切,所以在想过要报仇雪恨之后,陆压已经准备好了让他渡过刑天反扑的危机,正是有这样的准备,陆压在闭关之时早已经将自己所得到的疗伤圣药给服下,让他在最短的时间恢复了一切!

    很快陆压便出现在了女娲娘娘的面前,看着陆压,女娲娘娘长叹了一口气说道:“陆压,你告诉我暗算刑天的那个人是不是你?我希望能够听到实话,毕竟这不是一件小事,这关系到整个妖族的生死存亡,我希望能够慎重考虑之后再告诉我!”

    听到女娲娘娘的询问,陆压沉声说道:“娘娘,虽然我很想找刑天报仇,可是你认为以我现在的这点实力能够做到这一点吗,我倒是很高兴刑天这个混蛋遭受到了报应,只可惜这个混蛋竟然躲过了这场危机,要是他能够被轰杀那就好了!”

    在陆压开口之时,女娲娘娘的双眼死死地盯着陆压,想要从他的脸上看出什么,想要从他的身上察觉出什么,可是陆压的表现很好,让女娲娘娘是丝毫没有所察觉,这让女娲娘娘不由地松了一口气,虽然说女娲娘娘的心中依然还有着一分担忧,可是不管怎么说在陆压的身上她没有任何发现,这就是最大的好事!

    “或许这件事情真得是通天师兄所为,或者是那盘王没有死,毕竟他们可是有足够的能力能够暗算到没有防备的刑天!”女娲娘娘的心中不由地暗忖道,可是这番话她也仅仅只是在麻痹自己罢了,若说盘王没有死,她实在不敢相信,因为她可是眼看着盘王被刑天所强势轰杀,而通天教主更是没有理由对刑天下手,也没有那个必要,若说最有可能的人依然还是陆压,虽然陆压的表现很正常,可是这种正常反而更让人感到可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