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609章 联盟的新生(求订阅)
    耐萨里奥,你死了没?

    没死就哼一声。

    “吼”

    不合格啊你,真不会配合,你就不会好好地练一下‘躺尸剑法’,真的躺给我看吗?

    还有,我是叫你哼,不是叫你吼!

    “吼吼”从天空中传来耐萨里奥的声音,明晰听出内里充满了痛苦与惊怒。

    在洛丹伦城里一处空无一人的露台上,表面上是吃瓜群众实则是始作俑者的杜克,毫无节操地品尝着主人家留下来的美食。

    嗯,那个洛丹伦大贵族和他的仆人吓得屁滚尿流地躲地下室里了,完全不知道自家露台被一个无耻奸贼给霸占了。

    在杜克翘着二郎腿,吃着小点心,喝着人家温过的葡萄酒时,身后蓦然传来一个婉转如黄莺一般的好听声音。

    “哟,把人家的王宫给拆了,你还真好意思继续呆在这里快活。”

    杜克回头瞥了一眼。

    嗯,入眼的是那条在紧身衣上依然无比清晰的腹部人鱼线,往上自然是那对雄伟的海加尔山峰了,再往上当然是那张似乎在嗔怒的绝美脸庞。

    “呐,奥蕾莉亚,你可别乱说,拆掉洛丹伦王宫的是死亡之翼。如果泰瑞纳斯不满意的话,他回头可以把修缮王宫的账单寄给耐萨里奥。”

    “噗呲!”奥蕾莉亚真被杜克逗笑了,她叉着腰,笑得花枝招展,好不容易笑完了,走过来优雅地坐在杜克身边的红绒沙发上。

    在不展露野性一面的时候,奥蕾莉亚就是个典型的贵女。

    可惜,风行者装娴静不过三秒。

    骨子里风一般的性子,让她迅速原形毕露,她灿烂的笑容中带着揶揄:“杜克啊!你还真舍得?明明就是一个把人家公主来个你说的‘金窝藏娇’的好机会哦。”

    “切!”杜克一边大义凛然地回想着卡莉娅公主只穿**的曼妙女体,一边深沉地说道:“不是每一种爱都叫做占有,有时候欣赏与放手,也是一种歌颂美丽的好方法。你可以不信我,但卡莉娅身边可是你的妹妹莉拉丝啊!”

    “好啦好啦,我又不是真的吃醋。别把我当成那么小气的女子好么?知道你是真正的联盟大英雄啦!”说罢,奥蕾莉亚也不顾周围是否还有投来的目光,直接向杜克奉上一个热吻。

    “嗯嗯。这还差不多。”

    亲吻完毕,奥蕾莉亚回到沙发上之后小声地嘀咕了一句:“我这样看透世事的老姑娘都被你迷得神魂颠倒,只怕卡莉娅那小姑娘出去一趟之后,会更加爱你爱得要死要活了吧。”

    “什么?”杜克没听到。

    “没!我自言自语,为什么耐萨里奥还不死罢了。”奥蕾莉亚迅速转移杜克的注意力。

    “没有那么简单,耐萨里奥还有底牌没出。阿莱克斯塔萨她们也知道。”如果没有外力加入,一般情况,在个体战力相差不大的前提下,耐萨里奥早就该陨落了,也不用等到后世的大灾变什么的。

    但……

    这时,露台后面房间的楼梯传来一阵沉重的脚步声。

    “杜克你这家伙居然在这里看戏?”那个大嗓门,不用问,一听就知道是洛萨。

    不光是洛萨,杜克有点愕然地发现,竟然是温雷莎领着莱恩,还有戴林、铜须兄弟、格尔宾、库德兰来了。

    下面,一大票各国的禁卫哗啦啦地把这个房子保护得水泄不通。

    “喂!你们……”杜克一边站起来苦笑着,一边把有点儿责怪的目光投向洛萨。

    莱恩国王主动开口:“别怪安度因,我知道你叫我们去地下室避难是为了我们好。但……你这个主谋都敢在这里看戏,我们却像小丑一样躲在地下室里瑟瑟发抖,岂不是丢了联盟勇士们的脸?”

    杜克眨眨眼:“莱恩你说得好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

    戴林上来,碗口那么大的拳头轻轻捶了杜克胸口一下:“你小子不厚道!普瑞斯托是死亡之翼这么大的事情你居然不通知我们。还让我们看在你的份上,公然得罪泰瑞纳斯老头。”

    听戴林完全不客气的口吻就知道,他已经不把堂堂人类最强国洛丹伦的国王当一回事了。

    麦格尼也上来,一拍杜克的后腰,把杜克拍得龇牙咧嘴:“你就不怕一个闪失,让我们当中的谁挂掉?”

    杜克‘愤怒’地反驳:“放屁,你这老小子有天神下凡,哪怕是耐萨里奥来一记龙息也绝对喷不死你。”

    麦格尼居然深以为然:“嗯嗯,如果耐萨里奥肯呆在地上不跑,你老哥我屠龙给你看。”

    尼玛,你这是吹牛十级满级外加不负责任十级了吧?

    杜克翻了翻白眼。

    大工匠格尔宾有点儿忧心地说道:“不过,在洛丹伦城头顶上让五大守护巨龙开战,似乎不好吧。”

    奥蕾莉亚笑了:“拜托,从杜克发现耐萨里奥开始,这条狡猾的黑龙之王就没离开过洛丹伦城。”

    格尔宾泄气了:“好吧,我只想知道联盟会变成怎样。”

    洛萨搭话:“我们都想知道。”

    这时,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杜克。

    如果换另一个人来,面对如此之多的国王大佬,绝对是吓得尿都出来了。杜克的心态却无比平和,他的笑容中充满自信,他深邃的黑色眼眸里,尽是对未来的确定。

    “在强大的外族入侵压力下,所有国家会自然地抱团。只不过,当外来的压力消失了,各国就会露出原形。他们只看到现在自己国家的损失,却看不到将来的凶险。”

    “凶险?”库德兰皱了皱眉。

    杜克的目光投向南方,似乎跨越了大陆的界限,落到了那个位于赤红色死寂之地上的巨大门扉上。

    “诸位不知是否有注意到黑暗之门无法摧毁?”

    诸位大佬齐齐吸了一口凉气。

    莱恩:“你的意思是……”

    “兽人并没有灭绝,如果在兽人居住的德拉诺星球上出现一位实力不亚于古尔丹的邪恶术士,那么黑暗之门完全是有可能再度打开的。只不过下一次打开时,出来的会是什么东西,那就不是我能预料到的了。”

    空气,顿时死寂下来。

    杜克继续道:“联盟必须自我净化,联盟必须更加团结,这才可以迎来真正的新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