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五百二十二章 第九道种
    当张信皇泉等人踏出灵域的一瞬间,那本来晴朗的天空,就被一片暗影遮蔽。

    几人抬头上望,只见一片刀光剑影,在空中纵横肆意,不断的交错斩击,发出激烈的碰撞声,使无数碎散的剑罡刀芒肆虐云空。

    而数千里外的远处,更是连续不绝的震爆着,发出一声声震耳欲聋的震鸣。一团团的蘑菇云团,不断的在各个方向爆发掀起,大片烟尘开始遮蔽天际。

    尤其是这附近,以他们为中心的这片区域,更是在短短的片刻时间,被摧残到一片狼藉。

    这使皇泉等人的脸色,都一片煞白。

    这些隔空交手的天域强者,哪怕任意一击,都能够将他们碾压到粉身碎骨。

    张信却处之泰然,一边让脚下的小吞天,继续全力向玄善山方向前行,一边催促:“走吧!都愣着做什么?”

    他只看了这片刻,就知玄善山那边,是处于上风的。对方的天域,正在天元战圣的‘风元破’打击下,左支右绌。

    即便偶尔抽出余力,也都被离恨天与庄严上师二人强行拦下。

    不过所谓久守必失,玄善山方面,是占着上风不错,可灵术中一些奇诡手段,是很难防备的。

    而此时他们越早接近玄善山,越能减轻巩天来等人的压力。

    他站在小吞天的背上,往前奔出大概九十多里,就忽的心中一动,看向了一侧。

    只见那边,正有成千上万的针影,似如狂潮一般的淹没涌动过来。

    张信的瞳孔不禁一缩,暗自防备。不过就在他准备出手之前,他的身前就有无数根黑色的金属巨柱,拔地而起!

    而那些针影,都在经过这些巨柱之林时,纷纷被吸附过去。似乎这些金属柱,都有着强大的吸力,让那些细如牛毛的针芒,都无法逃脱。

    御针之术,诡秘难测,既有无坚不破的尖锐,也拥有寻常灵兵难以企及的灵活,加上其庞大的数量,很难防御,可灵术之中也有克制之法,比如张信眼前的这‘磁柱术’。

    第十天柱李元阳?

    张信挑了挑眉,随后就彻底放下了心。看来玄善山方面,还留有不少余力。

    之后他们一直到玄善山的脚下,果然都未遇到任何的凶险。

    而等到以张信为首的诸人,才进入玄善山的法阵内,就有灵宝殿与考功堂的十几位副首座与司主跑出来,在第一时间从他们手里,接过那诸多的小虚空袋。

    随后这些人就在他们面前忙碌了起来;一方面以各种器皿与符,将里面的各种奇珍灵药,善加保存,以免药力流失;一方面则是统计数量,计算功勋。

    张信不甚在意,他将自己身上的东西丢了出去,就前往玄善山的议事厅,觐见几位天域。

    可巩天来依旧对他避而不见,张信的师尊离恨天倒是在,可这位一向感情内敛,再怎么欢喜,亦不形于色。

    即便这次张信为宗门立下大功,几乎以横扫之势,拿下两件十八级至宝,离恨天也只淡淡的夸奖了几句,随后更是用无比严肃的语气,警告他戒骄戒躁,不得妄自尊大。

    不过张信,还是看出了这位的心情,很是愉悦。

    今日他这位师尊,稍稍有些话多了

    还有神天峰的庄严上师,这位对张信,倒是不吝赞誉之辞。似乎因其徒宗法相之故爱屋及乌,对张信欣赏有加。

    不过言语中,亦不乏隐晦的劝诫。

    张信对这位天域上师,亦极为尊重,执礼甚恭。依照‘狂刀’的脾性,是很难得的。

    不过对方的话,却完全被他当成了耳边风。无论是赞誉也好,劝诫也罢,都不足以动摇他的心绪。

    他自有自己的步骤,并无需旁人来置喙提醒。

    而就在他面见了两位天域之后,考功堂的那位副首座,就已为他们统计完了所有的收获与贡献值。

    总共七百三十九万二千点的十五级贡献,震动了整个玄善山上下,使得这一天,张信见到的几乎所有人,都毫不掩饰对他的艳羡眼热。

    这个数字,足以让日月玄宗内的所有法域圣灵,都垂涎欲滴了。

    而皇泉等人,亦是收获丰厚,最多的有一百五十多万,最低如乐灵鹤等人,在脱罪之后也有四十余万。

    就在又两个时辰之后,日月本山的道种排名,也有了所有人预料之中的变化。综合功勋,战绩,年份资历,实力修为,统御能力等多方面考量,张信的排位,一举拔升到了前十,成为宗门中的第九道种!

    到了这个地步,也意味着张信已经真正进入到了宗门的中层,已有资格角逐各大上院的首席弟子。

    这使皇泉等人,又一阵羡慕不已。

    此时他们几人,虽也跟着张信,一举冲击到道种前百名单之内。可诸人却都知自己,距离道种前十,还有一段很遥远的距离。双方之间的差距,有如天堑。且如一不小心,还可能从现在的道种排名上跌落下来。

    毕竟这次的准神级血猎,他们确实有着抱张信大腿的嫌疑,并不曾真正证明自身,有着独当一面,成为宗门栋梁的能力。

    按照惯例,宗门上层必定会在之后不久,对他们施以相应的考验,以测试他们,是否有着成为一位道种的资格。

    而即便通过了考验,他们也需面临自己身后,数十位积年道种的竞争。需得在这个位置,摸爬滚打许久,才可再往上攀升。

    可张信对这些,都不怎么感兴趣。哪怕是他以往很关心的道种排位,此刻也引不起他心中任何波澜。

    他现在只关心自己,何时能够启程,回归日月本山

    让张信急躁的是,宗门为安全起见,决定再抽调二位天域赶来,准备组建一个大型船团,以护送张信等人从灵域得来的诸多奇珍异宝。

    而张信作为被玄宗,优先保护的对象,也需跟随这船团,一起前往日月本山。

    可哪怕最保守的估计,这个船团,也需七天之后,才能从玄善山启程。

    这其实是在情理之中,宗门的安排并没任何错处。涉及到两件十八级的至宝,以及数目以万计的各种天材地宝,宗门再谨慎都不为过。哪怕这回归的航程,是在日月玄宗的群山法域内,也不一定就能保证安全。

    可张信一当想到日渐衰弱的司神命,心绪就难保持安宁。

    “这次血猎结束之后,黑市里面对主上人头的开价,就已经达到了六百滴灵渊神露,增长了足足四倍!”

    紫玉天也察觉到了张信的蠢蠢欲动,尽职尽责的劝诫着:“我劝主上你,最好是消停一阵,随船团返回为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