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183 挖掘
    女领班和女教师被安置在干富江和左川的租房中,在天亮之前,我再一次进入她们的意识,行走于她们的梦境中。也许是因为神秘之种的作用,她们的梦中出现了许多充满宗教气息的场景,但一切都显得枯败和晦暗,我也可以清晰感觉到,她们的意识更加松散了,就像失去了支柱。在植入了神秘之种后,她们的内心支柱,已经在她们不知不觉的时候,被神秘之种取代了吗?我不禁这么想到。神秘之种被取走,种植神秘之种的花盆还是留了下来,而映射到她们的梦境之中,却是一个巨大凹坑,坑中遍布根系深扎的痕迹,让人不禁联想出一株参天大树。

    我没有在梦境中看到她们确切的形体,但可以感觉到,她们就如同幽灵一样,躲藏在无法直接注视的角落中窥探着我。她们害怕我,这种恐惧被具现成一团黑色的烟雾,让她们无法隐藏自己的存在。是的,我十分肯定,那黑色的烟雾,就是恐惧的模样,因为,这种恐惧实在太熟悉了,就如同我感应到“江”和“病毒”的时候,打心底生出的恐惧感。哪怕是一丝黑色的烟雾,也能轻微唤醒那种恐惧的记忆,让身心颤抖。

    黑色烟雾在我的眼前消散,它并非消失,而是变得稀薄,颜色也变浅,变成更大片的灰雾,在地面上沉浮。这样的变化,就仿佛是现场演示,如同用人为材料,制造出灰雾的过程。灰雾充斥在两个女人的梦境中,虽然在我所有的经历中,都显得格外稀少,但它的存在,也证明。即便取走了神秘之种,两个女人因为神秘之种而产生的变化,却已经扎根在她们的意识中。这样的现象,当然也证明了我的担忧,她们不明白,无论表现得多么抗拒。她们的内心深处,也一直在发生改变。

    神秘之种是很可怕的东西,所有接触过这种东西的人,都需要小心提防,因为,毫不客气地说,这些人十有**会在将来成为敌人。我之所以不愿意说是百分之百,仅仅是希望,我可以在女领班和女教师身上找到解决这种精神侵蚀的办法。和她们两人比较起来。左川也曾经使用过这个东西,她的神秘同样是由神秘之种引发的,但是,却受到了“江”的侵蚀,同时,她的存在也涉及到桃乐丝的手段,因为太过混杂,所以反而不需要太过担心。神秘之种的强大。和“江”相比,就显得渺小。

    可是。也正因为左川的情况特殊,所以,也不方便把她当作样本,研究神秘之种对使用者本人的影响。如今,女领班和女教师就是最好的研究对象。如果我失败了,她们定然会成为末日真理教的教徒。我就只能杀死她们。我十分清楚,想要让末日真理教的教徒弃暗投明,是根本不可能的,只要还活着,他们就一定会执行末日真理计划。而由神秘之种转化的教徒,也定然服从于爱德华神父。我希望可以保护这个城市,不在神秘的战争中第一个陷入混乱,就必须寻找可以进行交涉,愿意妥协让步的对象,而不是为了某个理念而愿意放弃所有的信仰战士。

    也许可以这么说,这里正在发生的战争,是一场生理之战的同时,也是一场意志之战,信仰之战,除了己方之人和志同道合者,任何思想和信仰坚定的人都要首先被排除。无论这些人,是小兵还是大将。没杀死一个这样的人,就意味着可以减少一点未来的压力。试想一下,在一个世界中,同时出现多支由百万至死不渝的狂信徒构成的军队,而彼此的信念针锋相对,毫无理由地坚信自己会取得最终胜利,并已经迫不及待去夺取胜利,会是多么可怕的情形。至于这种狂信徒是个人意愿成长而来的,亦或者是被强制精神侵蚀而改造成的,又有什么差别呢?

    无论是人类还是国家,都不可能永无止尽地去支持战争,胜利或许可以带来利益,产生荣誉,但同样会带来压力,而失败,则会失去一切。每一场战争都是赌博,在这种用自己和他人的性命和前途做筹码的赌博中,正常人的心灵是不足以支持自己赢到最后的,所以,才有了战争是政治的延续的说法。当战争打到必须通过政治解决的时候,就意味着人们的心灵已经饱受创伤,濒临崩溃。

    但是,无论是末日真理教,还是纳粹,其追随者都不是正常人,他们的心灵,已经彻底变质,可以无视战争所带来的压力,宛如恶鬼一样,吞噬所有阻挡己方脚步的一切。当他们可以源源不绝地,将正常人如流水线一样改造成这些不正常的人,乃至于不再是人类的时候。政治和妥协就会成为笑谈,因为,只有分蛋糕的时候,这种耍嘴皮子的行为才有意义,而目标是占据全部的蛋糕,亦或者,本身就是要摧毁这个蛋糕的时候,除了战斗到灰飞烟灭,还有什么选择是有意义的呢?

    末日真理教,以及从末日真理教中分裂出来的纳粹,想要的从来不是世界的资源,而是末日的真理。而出身于末日真理教的爱德华神父,即便在理念上,和当前的末日真理教有所区别,也不是席森神父的原教主义,但是,其追逐末日真理的本质,同样是不会改变的。无论他做什么事情,都自然是围绕这个本质而采取的行动。这也意味着,由他的行为,而产生的任何潜在或表面上的东西,会都变得极为危险,其中自然也包括女领班和女教师这样看似无辜的普通人。

    当她们被植入神秘之种的时候,无关乎她们原来的意愿,她们都将变成爱德华神父想要的样子,为末日真理而奋斗不懈,抛弃生死,消灭所有阻挡在这条真理道路上的任何异端,哪怕是她们一直深爱的人。信仰高于一切,也只有高于一切才是信仰——我要杀死的。就是这样的人,我要阻止的,就是神秘之种的这种精神侵蚀。可是,我没有把握,如果没有“江”的力量,我就只是一个优秀的神秘专家而已。爱德华神父的才能无疑远高于我许多。

    我在两人的梦境中探索着,环顾着一片片或倒塌,或扭曲,或形态怪异的建筑,想要得到什么启示或线索,让自己可以在灵光一闪中,找到修正这个梦境的方法。我想,如果可以让两人的梦境,变得美丽而平和。或许就阻止她们正在产生的异化。我没有进入过末日真理教的教徒和纳粹的内心,也不清楚,他们的梦境是什么样子,亦或者,是否会做梦,他们的意识之中,是否还残留着身为正常人时,所感受到的各种爱。我只能通过眼前这种荒败扭曲的场景。推想他们的心中之景也同样如此,甚至更加黑暗。

    我尝试通过意识俱现出一些工具。在梦境的场景中,寻找一些工具,通过装修、疏导、种植等等方式,去改造一小块地方。我也在想,哪怕是只能营造出一个小小的美好,或许也能制造出一个离世的庇护所。阻止她们的精神继续被侵蚀下去,在神秘之种已经被取出的现在,只要有一小块地方可以滋养她们的心灵,或许就能让她们重新焕发出好和坏的对比意识,自发抵抗当前只剩下惯性的侵蚀。

    可是。做不到。明明在她们清醒的时候,可以通过“开门”的方式,进入她们的意识,并在那一扇扇门的世界,制造出些个自己需要的小工具。然而,在这片荒败扭曲的梦境场景中,我只能像普通人一样奔走,仿佛失去了所有的神秘,甚至,有一种不属于这个梦境的深深隔阂感——我根本拿不起这里的任何东西,它们就像是被固定在空间里。这里本该可以活动的东西,都是死物一样,只有个造型,哪怕是半合的大门,也无法继续推开。

    女领班和女教师的梦境差别并不大,也许都是被神秘之种改造的关系,两人的梦境,就如同双黄蛋一样,有一部分被勾连起来,让我不禁去猜想,如果有更多的神秘之种改造者,那么,他们的梦境是否也会如此连接起来,形成类似于噩梦拉斯维加斯的情况呢?如果这个猜想是正确的,那么神秘之种和电子恶魔召唤系统,必然有部分技术上的参照,理论上,也许双方都参照了统治局的技术,但是,爱德华神父也很有可能有过一些穿针引线的行为。

    太多的线索,都在朝爱德华神父靠拢,所展现出来的神秘,都呈现出让人惊疑的相似性。就好似五花八门的神秘,正随着事件的进展,随着线索的发掘,归纳到一条巨大而清晰的体系中。这是一条发展体系,又是一条特性体系。在这条体系中,统治局无疑成为一个重要的源头,末日真理教的三巨头时代也令人浮想联翩,而爱德华神父,几乎缠绕在构成这个体系的每一根重要的线上,就如同攀爬在篱笆上的藤蔓。

    这样的人制造出来的神秘之种,在没有“江”的帮助时,我几乎束手无策。我觉得自己一直不肯放弃,或许已经不仅仅是为了阻止女领班和女教师的异化,而是借用这个方式,和爱德华神父进行交锋。我游走在她们的梦境中,苦思着改变的策略时,恍惚也觉得,爱德华神父的视线正从某个遥远的地方投过来,也就是这种时候,梦境中的灰雾,变得比平时更浓郁,而从女领班和女教师的意识体中散发出来的黑烟,也更加猛烈了,似乎还夹杂起火星。

    我相信自己的感觉,哪怕,这种恍惚时才产生的感觉,更像是一种错觉。当我专注投去视线时,什么变化都没发生的样子。

    我退出梦境的时候,富江已经睡着了,而左川却一副平静的表情,端坐在椅子上,完全不像是要睡觉的样子。夜晚时间已经来到三更,这一带正是万籁俱寂的时候,左川的清醒,和这个房间的宁静昏暗格格不入。

    “还在担心鬼影噩梦吗?”我不由得问到。

    “不,那种东西对我没有任何危险。”左川恭谨地回答,然后有些犹豫地回答道:“只是,最近发生了一些情况。”

    “什么情况?”我有些惊讶。

    “我也说不出来,总之,就是觉得鬼影有些古怪。”左川皱起眉头。她当然并非不善于言辞,我相信,一定是她遇到了,无法用语言来描述的情况,而这种个人感觉才能判断的神秘变化,一直都很棘手。左川也不是第一次面对神秘了。虽然谈不上身经百战,但是,也已经脱离新手期,加上她过去为雇佣兵的身份,在行动能力上,也不逊色于一般的神秘专家。这样的她,迟迟不愿意进入鬼影噩梦,自然是有她自己的想法。

    我不久前,尝试通过心灵之门。进入她的噩梦中,然而失败了,让我认知到,鬼影噩梦或许和我最初设想的不太一样。

    “而且,我似乎无法进入噩梦拉斯维加斯。”左川说。

    “什么?”我更是惊讶。

    “我觉得自己被束缚在鬼影噩梦的房间中了。”左川组织了一下语言,描述道:“但是,从房间里可以看到噩梦拉斯维加斯的街景,似乎房间就在拉斯维加斯。但是,它原本是不在拉斯维加斯的。有时候。从房间里向外观测到的噩梦拉斯维加斯,会产生风格上的变化,就像是从实景照片,变成了抽象画。”

    我突然觉得,这个描述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对了,是钟表店。噩梦拉斯维加斯里。玛索所在的钟表店。

    玛索的钟表店也呈现出一定程度的密闭状态。我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见过玛索的真身,因为,疑似鬼影的玛索,和疑似电子恶魔的玛索,都长得一个样子。让人不禁认为,玛索也是那副样子,当时的情况十分异常,进而,因为两个玛索都表现出无法离开钟表店的样子,让我不禁觉得,玛索的确是无法和其他正常的电子恶魔使用者那样,自由出入鬼影噩梦和噩梦拉斯维加斯之间。

    此时此刻,左川对自己奇异状况的描述,让我产生了类似的联想。也许,左川和玛索都碰到了同一个问题,这也意味着,无论是左川还是玛索,她们异于其他电子恶魔使用者的情况,并非是个例,其中必然存在某种相同的因素。我沉下心来思考,假设左川和玛索有共同点,那么,只要找出左川的问题,就等于找到了玛索的问题。但是,我不清楚玛索那边的情况,所以,只有左川的话,是无法进行参照对比的。

    我将这样的想法告诉左川,她也露出惊疑不定的表情。我和左川都明白,左川的特殊性,理论上是不可能被中继器世界中的玛索复制的,除非,我遇到的玛索,也是一个人造人。当然,既然我没有真正见到玛索,就不能贸然断定,她到底是不是人造人。可我仍旧不觉得,两人的相同点会在这个地方。同样是末日症候群患者,但是,其病症状态也会出现个例,除了桃乐丝和系色之外,玛索、咲夜和八景也都是注射了失败血清后才产生迥然于其他末日症候群患者的异化,而五人之中,又可以将桃乐丝和系色的异化归为一类,而将剩下三人归为另一类。有鉴于此,玛索、咲夜和八景的特殊性,同样会在末日幻境中表现出来,按照玛索在过去末日环境中的身份和经历,几乎可以肯定,只要在末日幻境中,玛索就不会是“人造人”的身份。而玛索在后期的变化,也可以证明,玛索、咲夜和八景虽然可以被归为一类末日症候群患者,但仍旧可以将三人再一次进行细分。

    玛索的特殊性,和左川的特殊性,有太多不一样的地方。

    “也许是神秘种子。”左川突然说:“我觉得是神秘种子。因为,神秘种子现在就是同时出现在外界和这个中继器世界的特殊产物。爱德华神父行踪不明,既然神秘化扩散最严重的地方位于拉斯维加斯,那么,他去过拉斯维加斯,并在那里留下了种子,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左川说中了我最不愿意看到的可能性,可是,玛索的确拥有和爱德华神父产生交集的可能性,而且,这个可能性还十分巨大。我察觉到,在末日幻境中,人们各自的身份,不会总是变化不定的,或者说,即便有所改变,也一定存在相似的地方,而与什么人产生交集,也有十分明显的规律性。正是这种相似性和规律性,才让整个世界的运转,呈现出“剧本”一样的性质,就像是,每个人该扮演怎样的角色,走向怎样的命运,都已经提前被“剧本”规划好了,若果产生差错,那并非是“剧本”出了问题,而是扮演者在“剧本”允许范围内的自由发挥。世界和人们的定位和运作,看似有很多种可能性,十分自由,但是,不可能有人完全跳出自己的角色,变成其他的角色,因为,这意味着,需要放弃自己的过去、现在和贯穿到此为止的时间中所培养出来的思维方式和观念,去成为暂新的另一个人。

    所以,人们的选择,自然而然被他们自身所扮演的角色限制了,在无数的选择中,他们会忽略大多数选择,而徘徊于某几个选择,甚至于,始终确定只有一个选择。这就是被称之为“剧本”的缘由。除非可以跳出末日幻境,从另一个更完整的角度俯瞰这个世界,否则,身在此间的人,是不会产生想法动摇的,像是走火等人更是如此,他们比一般人更加坚定,也更加顽固。这是他们的力量,也是他们的限制,这些人才是被“剧本”限制最死的角色。

    哪怕,过去的末日幻境中,走火早死。而在这个末日幻境中,走火成为了网络球的最高职位之一。但是,仍旧不让人觉得,过去的走火和现在的走火,其人格和命运存在本质上的区别。

    玛索、咲夜和八景的特殊性,不足以让她们跳脱出自己所扮演的角色。玛索在过去的末日幻境中,接触过玛尔琼斯家,相当于和末日真理教产生接触,最后被黑巢收编,成为改造生命体。在这个末日幻境中,她成为了网络球的一员,被改造为中继器的一部分,而这个时候,黑巢被整编为nog的一员,也意味着,她其实已经和黑巢接触过了,进而也理所当然会和末日真理教接触。

    从这个规律来看,即便是在这个中继器世界中,玛索也会和末日真理教产生直接或间接的接触,之后,完成一定程度上的改造,以某种方式,和黑巢的人接触。爱德华神父身为末日真理教的一员,哪怕被当前执掌末日真理教的玛尔琼斯家针对,也仍旧抹杀他本质上行使末日真理的理念,那么,和玛索接触也并非不可能。况且,爱德华神父已经可以考证的背景极深,他在外界就知晓玛索的情况,进而在这个中继器世界主动寻找玛索,也是很有可能的情况。

    所以,无论再怎么不愿意,也不能排除玛索被植入神秘之种的假设,而且,到现在为止,如果玛索和左川真有什么相同的地方。大概也就只可能是“神秘之种”了。

    “要验证的话很容易。”左川看来了一眼沉睡的女领班和女教师,“也许,这也是唯一可能让她们改变的方法。”

    如果,神秘之种可以让鬼影噩梦和电子恶魔产生变化,那么,只要让这两人使用电子恶魔召唤系统就可以证明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