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517章
    “以我之见,倒是不妨再等两日。”

    昭玄机的面上,流露出一丝异样之色:“如若那位真的来临,那么你我还是有机会的。”

    司空摘星闻言,却是不禁哂笑:“你真以为,他们的激将法,有成功的可能?白痴都能知道,只要他们在附近等上一两日,我们这群乌合之众,就会土崩瓦解。不用他费吹灰之力”

    “可那张信虽非是蠢货,可其人心性思想,也不同常人。”

    昭玄机笑了笑:“且他如不愿这株地菩提被毁去,那就必须得在时限之内赶至不可。”

    司空摘星摇了摇头,依旧不以为然。不过就在他,正打算再说些什么的时候,他们的西面方向,忽然开始了一阵骚动,

    他顿时神色微凝,向那边看了过去,知晓这必是李魔山,已经返回。

    就不知结果如何?那位狂甲星君,是否能如他们的所愿,赶来赴约?

    而仅仅片刻之后,司空摘星就知道了结果。他不禁一阵愣神,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是否出现幻听了。

    那个家伙,居然还真的敢跑过来应战?

    “我说过,张信此人,绝不能以常理看待。”

    昭玄机的语中,同样含着几分意外之意:“许多我们以为理所当然的事情,在他那里,却未必如此,”

    司空摘星依旧不敢置信:“我现在倒有些怀疑,这位是不是在使诈。”

    难道是为将他们稳在这里,然后自家跑去收刮灵域核心区各种灵珍?

    可李魔山转告的内容,是张信承诺将于半个时辰之后前来赴约。

    既然是半个时辰之后就能知道结果的事情,那么张信欺骗他们的可能,几乎为零

    “不可能!”

    昭玄机也断然否定:“恕我难以想象,似张信这样心高气傲之人,会做出违约欺骗之事。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符天神的布置,到底能否应付这位狂甲星君?”

    司空摘星眉眼微挑,扫视着周围,随后语含赞叹:“符天神在阵符上的本领,的确不同凡俗。我实在想象不出,我们会有输的理由,”

    随后他又语声微顿,音质冰冷:“他只要敢来,那我司空摘星,必定全力以赴!”

    尽管张信此人,日后对太乙门的影响微乎其微。可司空摘星也同样认为这个世界上,确不该有超越他们这些超天柱之上的人物存在。

    ※※※※

    几乎同一刻,符天神也同样以杀机满盈的目光,俯视着自己下方的这座大阵。

    他在检查这座符阵的结构,尽力补全着其中的疏漏,

    此为‘十二宿诸星阵’,是他参考门中传承的一张大阵阵图,加以精简变化之后,临时创成的阵法。

    在这灵域之内,尤其是核心区附近,原本是没可能布置结构太复杂的法阵。

    不过他的‘万古符’,却在这时,化不可能为可能。在这片地带,强行生成了一座可以对抗灵域干扰的结界。

    而此阵的关键中枢,也是他的‘万古符’。通过符文法阵之力,以阵中一千八百位神师级战力为薪火,将阵中的十二件神宝,十二位超天柱,推升到顶点。

    他没法做到似‘万神玄珠’那般的灵能网络,却有其他的方法,达成类似的效果。

    而世所公认,‘万古符’的排名,是在‘万神玄珠’之上的。

    “你没有信心?”

    旁边一个略有些怪异的沙哑的声音响起:“我认识的符天神,可不像是这么谨小慎微的样子。”

    “对于此人,再怎么谨慎都不为过。建议好友你日后遇上此人,定需小心注意。”

    符天神抬起头,看向了自己左前方的一块岩石之上。那赫然并非是人,而是一头神色慵懒,俯趴在地上的白鹿。

    大罗玄宗与鹿神宫的同盟,已经有九万年的历史。二者携手,并据中原腹心之地,前者是天穹大陆,排行第一的玄宗;而鹿神宫,也是天穹大陆,首屈一指的灵兽势力。

    正因两家常年合作,符天神与这位鹿神宫的王女,也已有了数年的交情。

    “你不提醒,我也会这么做。能击败你与林紫若,昭玄机这样的人物,此人的强大,可想而知,”

    那白鹿轻声笑着:“我只是好奇,你与张信的一战,到底经历了什么,能让你放下高傲,在这些天里全力奔走,不择手段的召集众人?想必那一战,还发生了不为人知之事吧?”

    “你想知道?说与你听,其实也无妨。”

    符天神说话时,面上满是自嘲笑意,他随后又蓦然抬手解开了胸前的衣襟:“那个家伙,在我身上留下了这个东西。”

    白鹿见状,顿时瞳孔一缩,只见符天神的胸前,赫然有着十数道刀痕,赫然形成了一个‘滚’字。

    不得不说,这字虽是略显丑陋,可气势却很是惊人。

    她之前就听说过符天神与张信那一战的详细,猜测这应该是二人交手的中段,由后者留下。

    这应该是张信的警告,在符天神不识趣之后,那位才狠施辣手,将她好友的手臂斩断。

    楞了半晌,白鹿才一声惊叹:“这还真是一个极可怖的家伙,看来他对你,手下留情了。”

    如此说来,这位只怕果如她猜测的,并非真正狂妄无脑之人。

    符天神身份特殊,其祖乃大罗玄宗这一代的神域圣灵。而前者幼承庭训,年纪轻轻就已名震中原,跻身在超天柱之林,深受其祖看重。

    所以这次大罗玄宗的猎团,别人死了都不要紧,可这位却不能有什么意外。

    此人如在这里陨落了,不但张信自己性命难保。日月玄宗的形势,也会更加的恶劣。

    “可我宁愿死在他手里!那日之战,是我符天神的奇耻大辱!”

    符天神一声轻哼,可随后他的神色,就又平复了下来:“不过我会让这一切,都在这里结束,我会让他后悔十几天前的所作所为。”

    “蛮有自信的嘛!”

    白鹿闻言,不禁失笑:“我看出来了,这座大阵,应该是你的心血之作。我也想不出这灵域之内有什么人,能够在这座阵面前全身而退。”

    可她却很奇怪,听符天神的说法,此人绝非无脑蠢货,为何却会接受李魔山的约战?

    是受激前来?还是放不下这里的菩提元果?

    又或者,此人是别有用意?

    “希望能如你所言”

    这时符天神却心生感应,看向了西面,目中的杀意,一瞬间聚积到了极点。

    “他来了!”

    他的目光,已经眺望到七十里外的远处,那一群正逐渐靠近的身影。

    ※※※※

    日月玄宗的队伍,在靠近‘十二宿诸星阵’大约五十里处的时候,就被张信喝止,齐齐停住了遁法。

    “你们都留在这里等我!”

    张信吩咐完后,就准备独自飞身上前。

    皇泉见状,不禁神色动了动:“摘星使大人,还请小心”

    “小心什么?”

    张信摇着头,语含叹息:“蚍蜉之流,终究只是蚍蜉。难道他们以为凑齐了这么一群之后,就能够撼动得了巨树?”

    尽管有张信之前夸张的战绩垫底,可皇泉与王**等听了他的言语之人,仍是不可避免的,生出了荒唐之感。

    更觉内伤,似符天神,林紫若这样的超天柱在你的面前,都是蚍蜉之流,那么像他们这样的,又算是什么?

    “总之无需担心!”

    张信这时,又将大袖一拂:“此间之事,最多两三刻时间就能解决。你们在这里,等我片刻就可。”

    说完之后,张信就已离开了众人,往前继续飞遁。

    不过当他来到距离那座大阵三十里的时候,又再一次停住了身影,整个人大喇喇的浮立虚空,以蔑视的目光俯视对面。

    “你等不是要在此处,领略我狂刀风采么?如今本座来了!让你们当中所有能主事之人,都给本座滚出来。”

    而此时‘十二宿诸星阵’的阵中,近两千双视线,都在注目着张信。

    眼神则或忌惮,或欣喜,或凶横,或贪婪,或讥讽,不一而足。

    可最后走出大阵的,就只有南冥玄宗的昭玄机一人:“摘星使大人你何需废话?既然来了,那就攻阵便是。”

    此时他的眼里,颇含着几分惊疑之意。

    张信站立的位置,实在太过巧妙,恰好是这座法阵的临界点。

    过了这个位置,‘十二宿诸星阵’的威力就能够完全展现,昭玄机预计他们至少有九成把握,令此人身殒于此。

    可问题是,张信距离这个范围,仅仅只一步之遥,

    结合之前张信布置的大五雷阵,昭玄机已经断定这位狂甲星君的法阵造诣也同样不俗,很可能凌驾于他及符天神之上。

    那么这人,是否也已看出了这座‘十二宿诸星阵’的虚实与效用?又是否还有攻阵之意?

    而此时不止是他,阵内的符天神,林紫若等等,都不禁紧绷起了心神,仔细注意着张信的动静。

    那几位魔灵中的超深渊,亦在此刻收敛起了目中的凶光。似捕食前的野兽,生恐会将猎物惊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