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516章
    “两位天域?”

    张信的剑眉微挑,面上先是闪现出了一丝喜意,随后就恢复了平常神色:“这三位不知灵域之内详情,决断有误,在所难免,此令无需在意,”

    他欣喜的是两位天域的到来,为他提供了足够的后盾。接下来无论自己闯出什么样的祸端,都会有人给他兜底,

    此时的皇泉,则是心情复杂,她对张信有着一定信心,可又有些患得患失,担心张信高估了自己。她很期待张信真能再展神威,创下奇迹,可理智又在告诉她,这种可能小而又小。

    也在这时,张信眼神微动,看向了身前下方。随后他的唇角,就满含讽意的挑起:“自己出来,不要让本座动手。”

    下一刻,那前方一千三百丈处地面泥土翻卷,李魔山的身影,从地下冲出。

    这位对张信的讽刺之语,毫不在意,神色冷漠的说道:“我来这里,只是为通知阁下一事。今日我黑山皇朝,西海皇朝,血渊皇朝,大罗玄宗,南冥玄宗,紫薇玄宗,灵鹭宫,鹿神宫等,共一百一十七家,在百里之外,等候狂甲天尊大驾光临!吾等专为领教狂甲天尊的风采而来,就只为看看阁下,是否真能目空一切,无敌于世。”

    “你来此是为传信?”王**嘿然一笑:“堂堂黑山皇朝的魔山太子,何时变成帮别人跑腿的了?”

    李魔山扫了王**一眼,目光一丝凌厉的杀机闪过,随后他就又继续看着张信:“我等会在地菩提之上,等候阁下三日。阁下可以不至,可我等也过时不候!”

    张信闻言,不禁眼现玩味之意。

    这个激将法,可真是拙劣!哪怕是表里如一,‘真正’的张信,也未必就会上当。

    也由此可见,这个所谓的联盟,已经人心散乱到了何等地步。

    他估计等不到三日,这些人就会星散。让这李魔山传话,应该是对方逼不得已之策。

    不过无所谓了,今日这一战,他应了又如何?

    “我家摘星使大人想去哪里,又岂是你这不知所谓的挑衅之言所能左右?”

    此时皇泉,冷哂着出言:“几枚‘菩提元果’而已,毁了又何妨?也敢拿来威胁”

    只是她的语声未落,就被张信打断:“那就劳烦魔山太子,转告那边的诸位。汝等既欲领死,那么本座便成全!今日狂刀,会让你们知晓,什么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

    ※※※※

    大约一刻之后,在日月玄宗的玄善山分院。

    那位竖眼神修,正眉头紧锁着说道:“不对劲,摘星使他们,仍在往东行进,似并无放弃之意。”

    闻得此句,在场的众人,都不由面面相觑,各自眼现无奈之色。

    “他想做什么?要硬撼对方的大阵?”

    堂下那位出身暗堂的黑衣青年,不禁冷笑:“狂妄愚蠢至此,还真是我毕生仅见。”

    此时到场的天域,共有二人。

    一位正是神海峰的离恨天,一位正是神天峰的庄严上师。

    前者正立在殿前的屋檐下,看着灵域方向,默默无语,庄严则陷入长考,也不知在想着什么。

    “这位摘星使大人,还真是”

    薛云帆苦笑,眼神异样:“不过可能他真有手段破阵,那也不一定。”

    这时巩天来,却在问身旁的弟子李元阳:“摘星使手中,可曾携有大衍摘星阵的阵盘?”

    “没有!”

    李元阳闻言,却摇了摇头,断绝了自家师尊的期冀:“天柱会议中也曾有议论,是否专门拨款,为摘星使大人打造几座阵盘。不过讨论之后,认为并无必要。一则他现在修为不足,即便能使用摘星术,威力也不大;二则此术要求较为苛刻”

    他的语声未落,巩天来就不耐的一拂袖:“够了!我只想知道,他的手里有没有阵盘。”

    随着这位,就又看向了离恨天的背影:“所谓知徒莫如师,你是怎么想的?”

    “稍安勿躁如何?”

    离恨天冷冷的回眸:“你也活了这么多的岁数,为何性情还是如此浮躁?”

    “你管我那么多?”巩天来一声轻哼:“这是你家的弟子,如今出了状况,我不问你问谁?”

    “可我也不知!”

    离恨天摇头,把目光转回:“他虽是我弟子,我却看不透。”

    “看不透?”

    巩天来眼神意外,随后他正欲嘲讽,就又听离恨天说道:“不过他既然自觉能办得到,那就绝不会有第二种可能。总之你我,拭目以待便是。”

    “你对他还真有信心!”

    此时巩天来的语气里,虽还有着几分不满,可他的脸色,却已缓和了下来。

    李元阳这时却传言建议:“其实要知摘星使大人是否有胜算,也极简单。别人不知摘星使虚实,可我想他的身边人,一定是知道的。”

    众人闻言,不由眼神微亮,纷纷看向了堂外立着的紫玉天,

    后者本是百无聊赖的,看着外面的景色,当感应到众人的视线时,紫玉天先是不解,可随后就反应过来,淡然回应:“主上面前,那些灵师灵兽中所谓超天柱,皆为土鸡瓦狗。”

    李元阳微觉吃惊,可随后他就注意到,紫玉天此时只提灵师灵兽,却不说魔灵,

    难道说

    ※※※※

    同一时间,在张信东面百里。司空摘星则是一阵心烦意乱,他虽背负着手,强作镇定。可不时看向东面的眼神,却暴露了他的心绪。

    昭玄机倒是能安然定坐,神态闲适:“想那紫薇玄宗的林紫若,都能平心静气,司空兄何需焦躁至此?”

    “正因并无关紧要,所以才烦躁不宁。”

    司空摘星苦笑:“越来越觉得,我等是否有在此等候张信的必要?”

    昭玄机明白这位的意思,此人极其理智,明白此间诸强汇聚,都在对那地菩提虎视眈眈。

    这种情形下,如果强行出手,很可能是在一场大战之后,谁都得不到那些菩提元果。

    如此一来,众人也自然会把目光,转向这灵域核心区的那些奇珍异宝。

    可问题是,他们为针对张信,十几日来合纵连横,浪费了太多时间。如今又困顿于此,眼看着满地的珍物,都没法脱身去收取。

    而此时这阵里面,有这样心思的,又何止是司空摘星?别的有一大半,都是这样的心思,

    可能对于蒙受奇耻大辱的符天神,对于有着切肤之痛的北神玄宗,神相宗,紫薇玄宗等等而言,是必欲除张信而后快,将此事列为最优先事项。

    可他与司空摘星,又有什么必要与这张信及日月玄宗为敌?两家天南地北,相隔十万里之遥。张信的实力再强,风头再盛,也影响不到他们。

    就只是这次血猎被张信羞辱,并且独得至宝,有些丢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