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515章
    “那些家伙,居然还真的联手了。”

    当皇泉在深夜时分,赶回到他们的临时营地,就眉头紧凝着向张信汇报。

    “据说这些人,就在二百多里外的地方会盟。其中的超天柱与超深渊,至少有十一位。可我预计他们达到这一层次的战力,远不止此,数量应当是二十到三十左右。”

    其实关于各家势力联手的传闻,皇泉一直都有听闻。可她一是没想到这些人的动作这么快;二则是这次会盟的规模之大。

    王**闻言,顿时眉头打结:“这真是不知所谓!十八级的至宝只有一件,他们该怎么分?”

    “这我就不太清楚。”

    皇泉微微摇头:“不过我估计其中一些人,并不单纯只是为夺取这件至宝。压制住摘星使大人的气势,甚至更进一步,使摘星使大人陨落,也是他们的目的之一。”

    她原本以为,哪怕强如张信,也要为此头疼一二的。可事实却与她预料的相反,张信根本就没在意。

    “如此也好!能够一次解决,也省了本座一一去寻。”

    皇泉自觉自己对张信,已经有足够信心了,可此时她听到这句,却仍不免心中发虚。

    那可是十一位超天柱级,还有至少十人以上的同层次战力,就更不用说,那数量接近一千五百人的修士。

    月无极则是冷眼旁观,他这次也不能确定张信。是否真还有将皇泉口中的同盟,完全扫平的能力。不过却打算做两手准备,这一战如果还算顺畅,他就全力以赴;可如果形势不妙,那么他会想办法,尽量保存自己的有用之身,

    张信之前的战绩,确实辉煌。可月无极总感觉这位,是越来越得意忘形了。

    不过张信回答皇泉时的语气,虽是自信满满,可接下来的几天,他却让皇泉月无极等人,缩小了搜索探查的范围。王**等人也是同样,他们往周围扫荡的距离,已经由之前的五十里缩短到了三十里,以此法防备对手的各个击破之策。

    这点颇让降服于张信的各宗灵修,颇觉遗憾。

    只因他们的搜刮所得,绝大多数都落在他们的袋里。张信极其大方,承诺其中八成的收获,都由他们均分。

    而这短短几日,有张信这个‘超天柱’之上的存在为后盾,又彼此抱团,他们的收获,比之前几个月加起来还要多得多。

    跟随日月玄宗的猎团,各家之间无需彼此防备,遇到那些高阶凶兽,也不会束手无策,效率自然能达到以前的十倍二十倍。

    直到七天之后,张信终于得知了另一件十八级至宝的位置。

    这是个好消息,意味着他很快就能结束这场准神血猎。不过皇泉等人,都是面色不佳。

    当他们探明情况的时候,那各家组成的联盟,已经在那处所在严阵以待了。并且在那里,已经完成了一座完整的符阵。

    这些人,应该是早了自家三五日,得知这件至宝的方位,得以提前准备。

    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自从这些对手结盟之后,他们的搜索范围,就缩小到之前的一半都不到。在情报方面,自然要落后许多。

    “不知摘星使大人,是否还有信心?”

    月无极尽力用平淡的语气说着:“我可是仔细看过了,那边的符阵,至少有二十五里方圆,等级十二,并且还在扩张提升。里面灵师,则是将近一千八百人左右,远超我们的预计。且以常理推断,这些人的战力,至少都是神师级,或者接近。”

    这次确认那处至宝方位,并且观阵而会的,正是月无极。而这位虽极力克制,可众人还是听出了他的讽刺与期待。

    “你一个混贡献值的家伙,还敢说风凉话?”

    魏周流一声嗤笑,随后向张信建言:“摘星使大人,不如稍等一些时间出手?我倒想看看那些家伙,能够齐心协力多久!”

    皇泉也是凝声道:“待敌自败,这确是良法!等到那株‘地菩提’果熟之时,他们忍不住的。”

    所谓的‘地菩提’,正是那件十八级至宝的名称。此物的主干,都生长于地底,只有部分根茎暴露在地层之外。每七年一结果,平常时候产出的地菩提果很普通,并无太多灵效。

    可只要是超出三千年份的‘地菩提’,就有一定的几率,生长出一种被灵修命名为‘菩提元果’的变异果实。

    这是一种货真价实的顶级至宝奇珍,且效用非凡。

    它不能助人直接增长修为,却可以帮助圣灵们,恢复以前放弃的一些根基。

    也就是被渡劫之前放弃了的功法神通,再次恢复过来的意思。

    这适用于那些已经放弃更进一步的圣灵,或者已经达到‘天域’级的存在。

    这对于圣灵级的人物而言,虽非不可或缺。可因此物之稀有,依旧‘价值连山’。

    也就是一枚‘菩提元果’,可以比得上一座法域灵山的意思。

    当然,这只是夸张的说法。

    皇泉料定,这由近百家实力组成的一个联盟,必然会有人怀有异样心思的,想要精诚团结,谈何容易。

    时间拖得越久,对他们越是有利。等到十天一过,只怕都不用他们攻打,对方就得分崩离析。

    可张信却不愿采纳,语气也很是不屑:“方法是好,可没必要,直接将之荡平就可。一群渣滓而已,人再多又有什么用?”

    这连续十几天,已消耗了张信最后一点耐心。时间拖得越久,司神命的状况也就越恶劣,希望越渺茫。

    总之这一次,他是打定主意,要火力全开了。

    张信现在威望已立,既已有了决断,皇泉等人自然也就再无话可说,都不打算劝诫。尽管他们心中仍旧发虚,也不解张信,到底是哪来的信心,就只凭那件神宝‘万神玄珠’吗?

    可哪怕是他们现在有着二百余人,有着这件神宝,以及超天域级之上的张信,也没可能敌得过一座完整符阵,以及至少十件神宝的合力。

    又或者是‘大摘星术’?如果是此术,倒也不是没可能。

    群星轰击之下,别说是那边一座区区十二级的符阵,一千八百位灵修,便是数目再增一倍,也同样得全军覆没!

    不过这‘大摘星术’,据说必须有相应的阵盘才可,据说对环境,也需有极高的要求。

    可此时的张信,无疑是没这个条件完成的。

    而皇泉等人都觉疑惑,那些降服的各宗灵修,在被裹挟着继续往那件至宝位置行去之时,就更觉惊疑不定,

    他们之前也见了张信所向无敌的神魔之姿,见了这位将十五十六级凶兽都轻松斩杀的强横霸道,那时真不觉得这灵域之内,有什么张信应付不来的情况。

    可此时他们的目的地,毕竟有着一座严阵以待的大阵,有着一千八百灵修,有着十一位超天柱,以及十位以上,与超天柱同等层次的战力。

    面对这种情况,这位也还是准备一头撞上去么?这是自大,还是自信?

    可无论是怎么样的情形,他们上了张信这条船之后,都再没可能下来了。

    这位固然是‘大方’,可行事风格也极端的霸道,之前收获的各种灵珍,尽管有八成是属于他们的。可张信却都将之全数收缴,说是在离开灵域之后,再将这些分发给各家。

    对于张信与日月玄宗的信誉,他们并不怀疑。可问题是如此一来,他们都需受制于这位日月玄宗的摘星使,一旦有了异心,或者违了这位的心意,很可能一无所得。

    而就在众人带着一肚子的疑惑,跟随张信走了一个时辰之后。就有一头‘赤血锋雀’,从玄善山的方向飞了过来,依旧落在了皇泉的手中。

    此雀的体型,比之前的稍大一号,不过当飞到这里之后,依旧身躯化火燃烧。

    此时皇泉,就又看向张信:“宗门之意,是让我们考虑放弃此物。‘菩提元果’不能增人修为,虽然珍贵,却并非必要之物,无需强求。”

    张信闻言,不禁心中微动,随后问道:“也就是说,要我们现在撤回?”

    可皇泉却微一摇头:“他们的意思,是欲让我们趁着这各家集中于此的机会,继续扫荡周围。”

    张信听了之后,顿时就没了兴趣。他还以为现在,就可以直接返回玄善山的。他当即就冷笑:“可笑!这周围的东西,加起来的价值,都比不得一枚‘菩提元果’。所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在这领域之内,本座有权决断一切,此令无需理会!”

    皇泉闻言哑然,沉默不语,她其实很赞同宗门的意见,

    这个时候,需得以稳为上,

    不过就在他们走出大约一百里,又有第二只‘赤血锋雀’飞空赶至。

    皇泉仔细感应完信息,就又说到:“玄善山之意,是摘星使大人一定要夺取此物的话,那就等待七天之后,再出手不迟!”

    说完之后,皇泉又加重了语气强调:“内有巩峰主与两位天域连署印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