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164 看不见的朋友
    ps:又是一年平安夜,祝大家生蛋快乐。

    我的突然醒来,让阮黎医生没办法安心入睡,在她的坚持下,进入深夜后,我们仍旧做了一次检测,阮黎医生才在我的劝说下返回卧室休息,她明天还有工作,没有充足的休息,或者分心在其他地方,都有可能造成诊疗失误。我也回到自己的卧室,从连环噩梦醒来后,我就一点睡意都没有了。我重新拿出咲夜和八景带来的资料进行分析,尽管我不觉得会有更多的收获。噩梦的出现,代表“神秘”扩散化正式走上台面,能够切实捕捉到的线索,应该是在这之后的数天内出现,而在我前往统治局的那一周时间里,这种扩散化现象应该还是隐形的。对校园和学生会进行监视,所得到的情报大都没有脱离正常的政治范畴,虽然其中有一些“神秘”的苗头,似乎隐隐在暗示些什么,却不足以在我的脑海中勾勒出具体的轮廓。

    “神秘”带来的异常,大多数时候,是只有切实伤害了什么人,才会以“流言”的形态让人得知,想要提前预防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换句话来说,即便再不愿意,也必须等待受害者出现,才能真正干涉这起神秘事件。而在我的冒险生涯中,所遭遇的神秘,甚至没有如同现在这般“新鲜”,更多的,是存在了几年、几十年甚至上百年,已经在这个时间段中伤害了无数人的“神秘”。

    我认为,如今在这个城市,乃至于在全世界扩散的“神秘”。就像是一种起源,而在这些“神秘”真正产生实质性的危害前。花费太多精力去猜测它简直就是白费工夫。我希望可以减少受害者,但是。却又不得不承认,自己根本不可能阻止受害者的产生,甚至于,为了避免受害者增加,还必须期待第一个受害者出现,而且,是以个体的方式出现。

    很多“神秘”一旦产生危害,哪怕是第一次产生危害,都往往不会单纯只涉及一人。希望它只伤害了一个人。之后就暴露踪迹,被人顺藤摸瓜处理掉,避免更多人受害,这样的想法已经足够天真了。

    我不希望“神秘”在这个城市蔓延,或者说,以不可控的方式蔓延,只是,我十分清楚,如果这一切都是安排好的。那么,在各方努力的催化下,一旦爆发,很可能就无法再得到控制。换句话来说。在这个之前未曾有过“神秘”的世界里,一旦“神秘”出现,其神秘性就会以可怕的速度达到外界的程度。几乎就相当于将外界几十年,几百年的演化。浓缩到短短的一年之内。

    是的,最多也只要一年的时间。就会出现超过三级魔纹使者等级的“神秘”,我是这么认为的。这是以这个世界的本土居民为标准,而非以入侵者为标准。对入侵者来说,这个世界的神秘度,早就已经接近峰值了,能够抑制“神秘”的,自然是更加强大的“神秘”,没有“神秘”的世界,其内在必然十分深沉可怕。

    在进入这个世界后,该如何做,才能真正接触到中继器核心,并进行破坏或篡夺,我没有详细的计划,也没有足够的情报,不过,nog和末日真理教都应该知道该怎么做。我加入拉斯维加斯特殊作战部队,正是为了获得一个更好的身份,以利用他们的计划。只有我自己,什么都做不到,所以,我不需要刻意去做什么,无论纳粹准备了多久,有怎样的阴谋,末日真理教和nog都不可能毫无还手之力。我只需要等待,道路会随着时间流逝,自然而然出现在我的面前。

    当我踏上那条道路时,无论纳粹、末日真理教还是nog,都将成为敌人。除了“江”之外,也没有谁可以成为我的帮手。无论我如何在这个世界经营势力,也无法在那个时候给我提供帮助,而我曾经保护的一切,都将可能被我的行动推入末日的悬崖。所以,我如今所做的一切,例如试图保护这个城市,都在一开始,就不期待会有任何回报。与之相反,如果我为了保护这个城市,而在“神秘”的扩散中培养出了杰出的神秘专家,他们也会在未来成为我的敌人,为了避免世界末日化,为了保护更多的人,而对我进行讨伐。

    即便如此,我仍旧在做这样的事情。

    我要拯救他们,却会在终点毁灭他们,而这种毁灭,却是最终拯救的开始。我发现,这个循环也是许多传奇故事中,那些悲剧主角和反派主角的经历,让我不禁生出一种莫名而奇异的情绪。我的冒险,和我的选择,以至于最终会走上的道路,已经和我最初刚接触“神秘”时所产生的那些美好的梦想偏离得太远。

    我关闭显示器,在黑暗中聆听着隔壁卧室的呼吸声。其实我听不到声音,因为房间的隔音性很好,只是连锁判定通过物质运动的方式,将“声音”在我的脑海中描述出来。阮黎医生辗转了许久,才真正睡着,我知道,她很担心我的情况,不想把我送进那些与世隔绝的精神病院中,这要求我不能伤害其他人,可是,她在我身上看到的,全是一些负面的东西,充满了破坏力和妄想。大概阮黎医生也很难想象,要怎样做,才能让一个高中生将特别加固的门窗破坏成那种样子吧。而正是这种种无法想象和无法理解,才格外让人感到担忧和恐惧。

    她只是一个心理医生,在她眼中的世界里,个人的力量是十分渺小的,渺小到让人期待却很难相信奇迹。我觉得,她虽然多次强调我一定会好起来,她的治疗一定会生效,但是,其实她自己也不如所说的那么自信。可就是这样的阮黎医生。是我想要保护的人。

    所以,即便会违背她的想法。但我仍旧要去一些事情,那些。她不可能希望我去做的事情。

    “祝你有个好梦,阮黎医生。”我隔着墙壁“看”着入睡的她,微微一笑。从床下拖出工具箱,取出里面的装备和外套,一一披挂到身上。

    走出卧室的同时,速掠已经展开,无形的高速通道贯穿正厅,从阳台处蔓延向远方。我如同雨燕,如同精灵。在深夜的天空下奔驰着,跳跃着,从时高时低的楼顶,俯瞰这个城市的灯火。最繁华的地方,无疑就是市中心的方向,而在其他地方,即便灯光没有彻底熄灭,也被沉睡的寂静笼罩了,反而让那些光显得寂寥。不出片刻。我已经看到了路灯下的那个身影。

    富江抱着手臂,靠在灯杆边假寐。一身健身衣式样的束身衣裤,一件马甲式的无袖外套。在我抵达之前,她已经睁开眼睛看过来。不过,在她的目光聚焦前,我已经落在她的身旁。虽然她仍然没有收回那个方向的视线。但我觉得,其实她已经靠感觉把握了我的位置。

    “真是熟悉的味道。我们多久没有回到这个城市了?阿川。”富江这么说到。

    “很久吧。”因为世界的变换,反而让人难以确定一条线性的时间标准。我只能通过感觉来描述这段时间——距离和富江初会的日子,已经过去很久很久了。当年的记忆,已经褪色,过去的人们,也已经变了模样,要说完全没有变化的,大概就只有“江”和“病毒”这样的东西了吧。

    富江还是过去的富江,而我,也希望自己从来都没有变过,但是,其实自己也不清楚,在富江的眼中,我是否已经有了太大的变化。不过,无论自己是否有所改变,对她的感情都是真切的,从一开始就没有过动摇,这一点我无比深信。

    “今晚去哪儿?我们好久都没约会了。”富江挽住我的手,说到。

    “不知道。”我也没有主意,因为,过去我们还真的没有过一次正常的约会,我甚至不知道,在这个城市里到底有哪些适宜于约会的地点,尤其是在这个时间段。我和富江在一起的日子,总是被危险和杀戮包围着,哪怕是偶尔的平静时光,也有许多异常在发生,让人难以去思考,正常的约会该是什么样子。

    这个晚上,这个世界,这个城市,也同样是不安宁的,异常也许在某个角落已经展开,可是,比起过去的那些日子,这个夜晚无疑更像是一个正常的夜晚。富江似乎对这种气氛感到新鲜,她的心情很好,全身上下都散发出一种清新的活力。她挽着我的胳膊,踏着阴影,穿过一条条无人的街道,偶尔有车灯亮起,都会吸引住她的视线,然后我们一起望着这辆车风驰电掣地驶过。

    这些时候,交谈总是很少的,我甚至不知道,该找怎样的话题去引起她的兴趣——在过去,我们总是说着和异常,和战斗相关的事,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但现在,我想说点别的,如同正常夫妻的话题。只是,富江会对什么正常的事物有兴趣呢?她好似对一切都有兴趣,但是,我却觉得,她其实对这些事情的兴趣,都不如她表现出来的那么强烈。就好像是,因为没有很棒的东西,所以,普通的也可以勉强拿来用。

    富江不是普通的女性,在过去的末日幻境中,在第一次遇到她的时候,她就已经是“最终兵器”了。她的一举一动,无论有多少女性的风情,但其本质却是截然不同的。从末日真理教制造“最终兵器”的目的来说,就是为了推动末日,这从根本上,就已经杜绝了和“正常人的日常”相关的各种属性。

    因为,很难期待一个喜欢人类社会,喜欢日常生活,可以从中体会到乐趣的人去毁灭世界,不是吗?作为“最终兵器”,对正常和日常无感,不具备正常的人类情感认知和伦理思维,本就应该是最基本的条件。漫画中那些充满了人性,亦或者,最终会觉醒人性,为自己的命运感到悔恨的杀戮兵器,都不过是一种以人为本的艺术表现形式而已。真正以世界末日为真理的邪教,绝对不会制造那么矛盾的东西。

    从这个角度来说。富江其实并不会因为“约会”本身产生情绪,因为。只有人才需要约会。也不会对正常人的约会感兴趣,因为。她本就不是正常人,乃至于,根本就不是人。

    所以,当她提起“约会”这个词时,我挺烦恼的,因为,和人的约会,还可以用人类的故事作为参照,但是。和非人的约会,又能以什么为参照呢?

    我最终还是找不到除了“过去”、“异常”、“战斗”和“性”之外的话题。我回想着这个城市给我留下的记忆,将这些来自于童年,已经有些模糊的趣事,当作故事说给富江听,而这个时候,当初的烦恼和糗事,在我的感觉中,也会变得有趣起来。当然。即便富江一副有兴趣的样子,我也无法知道,她到底是不是真的觉得有趣。可是,我只会说这些事情。当这些事情说完了之后,我们手挽着手紧挨着,在沉默中缓步前行。可是。我一点都不觉得这份沉默令人难过,相反。这种无言的气氛让我不想打破,它的安静。就像是在炎热的夏天,沉入水池底,眺望着从水面渗下的光,清澈而温暖。

    也是在这个时候,我觉得自己仿佛可以透过富江的体温和肌肤的柔软,触碰到她的内在——只是一种感觉,实际上,根本就无法做到。

    我回想着和富江在一起的日子,如现在这般情状几乎是没有。在过去的这个时间段,我们大概是在床上**吧,一直做到睡去,醒来之后,就是事关“神秘”的各种锻炼、调查和战斗,如果入夜后没有进展,那就继续**,睡觉,之后又是一个循环。那既是工作,是使命,也是生活,排除“神秘”所造成的那些刺激、多样化而危险的异常事态,其实也是很单调的。只是,神秘事件的精彩,占据了每一天的大多数时间,让我来不及多呼吸一口慵懒的空气。

    这个夜晚,走过的这段距离,对我而言,是和富江在一起的时光中,相当特殊的一段。我相信,我会记住它,直到末日的尽头。

    这个晚上,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半夜三更的时候,我去了富江和左川的租房。那是距离我和阮黎医生的家只有十分钟路程的居民区,左川和约翰牛在抵达这里的时候,就已经定下了一年的租期。两房一厅的小户型住宅没有经过太好的装修,住宅的主人听说已经去外省定居了,租凭方式是通过中介进行的。一些电器还是左川和约翰牛居住期间,自己购买安置的。

    我留在富江和左川的房间里,仍旧没有正常的话题,说的都是关于这个中继器、连环噩梦和鬼影的事情,然后,就是**。直到五更天的时候,才返回自己家里。阮黎医生还在睡觉,我觉得她没有醒来,所以,也应该不清楚我离开了一个晚上。

    等到白天再次降临的时候,我还是无法睡去。我听到阮黎医生起床的声音,直到她开始在厨房忙活,我才推开房门出去洗漱,装作刚刚睡醒的样子。我们吃早餐的时候,阮黎医生又是一阵叮嘱,让我按时吃药,不要到外面去,今天她会通知装修公司过来修复门窗,却有些担忧,我会否在那些装修工人工作的时候发病,她总是觉得,一旦我再次发病,就会攻击那些普通人。阮黎医生相信我是具备道德常识的,她担心的是,我的幻觉,会让我难以分辨现实的情况。

    她的担心也并非无的放矢,在过去的病例中,精神病人把普通人当作是怪物,把他人正常的行为,当作是充满恶意的攻击性行为,而对其进行打击致死,并非是罕见的情况。有危险的攻击性精神病患者,其思想道德观念,并不一定会和普通人有太大的差异,而仅仅在于,外界变化反馈到他们脑海中的样子,和普通人不太一样,同样的行为准则,会因为这些区别,产生应对上的巨大差异。

    “放心吧,我答应你,不会对他们动手,哪怕他们搬空了房间里的所有东西。”我说。

    “不,如果他们真的把东西装车了,我觉得你可以动手。”阮黎医生的态度总算是缓和了一些,谈笑般说到。

    “我有朋友会过来,如果我做了不好的事情,她们不会坐视不理。”我说的,自然是富江和左川两人,因为异常的情况还不明显,所以,她们大概会感到无聊吧。

    “朋友?学校里的?”阮黎医生问,“你之前还说过,在国外结了婚……”说到这里,她的表情有些怪异,我可以理解,如果自己的孩子莫名其妙失踪,一周后突然来电话,说自身在国外还结了婚,都会是这样的表情吧。

    “嗯,她也会过来。”我说,“你要见见她吗?”

    “当然。”阮黎医生有些激动,放下碗筷的时候稍微有些用力,“我当然要见她!”说完,又用一种怀疑的目光看着我,有些迟疑地说:“是‘看不见的朋友’吗?”

    所谓“看不见的朋友”是一种同样在精神病例中相当常见的类型,简单来说,就是病人幻觉制造出来的某个人物,它可能是病人的“朋友”,“家人”,也可以是任何一个符合病人内心想法的东西。而且,虽然是“朋友”,但对病人影响,却不可能是正面的,而在病人才能看到的幻觉中,也不一定是扮演正面的角色,更甚者,也可能不是人类,而是以“害人的怪物”的形态体现。有许多精神病患者,会觉得自己正在被一个凶残的家伙追逐,仿佛一停下脚步就会被它伤害,而在正常人的眼中,这个精神病人只是发疯般到处乱跑而已。

    当然,富江和左川,可不是这样的“看不见的朋友”。

    虽然我这么说,但我想,除非阮黎医生亲眼看到富江和左川,这种怀疑才会在消失吧。不过,比起我交了坏朋友,更担心我的朋友是“看不见的朋友”,倒还真是符合心理医生的风格。

    “知道了,我会让她们留下来吃晚饭。”我答应阮黎医生,将她们留下来。

    阮黎医生这才带着些许担忧,却仍旧和平时一样,去了诊所,她也考虑过将我带上,但是,她的工作并不是全天都呆在诊所中,相反,她出外勤的次数更多,而那些工作地点,都被她认为不是我应该去的。阮黎医生并不经常掩饰自己的去处,她为本城郊外的一家精神病院做顾问,已经持续三年了,而这家精神病院表面上看起来,只是负责处理老年痴呆这类并不具备攻击性的病人,但实际上,也有被判刑的攻击性精神病患者会被转运过来,在这里呆上一周或两三天的时间后,就被转送到其他专门安置这类型病人的精神病院。

    而这一周或两三天的时间,就是阮黎医生进行临床教学的时间,而接受她的教学培训的,有大学心理学专业的学生,也有本地和外地的警察系统人员。阮黎医生的工作很繁忙,但也很受人尊敬,她的学识和经验,不仅在国际上有盛名,也实质给不少人提供了帮助,于这个城市来说,也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这样的阮黎医生,既然不愿意带我去她的工作地点,也定然是有着严格依据的吧。不过,在某种程度上,我却希望她可以带我出勤,因为,我不确定,这个城市最初开始的异常,是一定会如同厕所怪谈一样,发生在普通人身边,亦或者,连精神病人都会受到影响,亦或者,精神病人最先受到影响的几率更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