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514章
    “运气?此言何解?”

    张信装作听不懂,继续收取着那枚‘乾火琉璃珠’。他手中已没了封灵符,只得令其余几个同门各自拿出一些,以封印这件十八级的至宝。

    皇泉微觉奇怪,这次宗门准备充足,也异常大方。不但给他们下发了各种承载十八级至宝的器具,更有每人近百张的三十级封灵符。

    张信他到底做了什么,那么多封灵符,这就没有了么?

    不过皇泉也没多想,只念头一闪,就没在意了。她见张信装糊涂,不禁摇了摇头:“这次回去之后,还请摘星使大人,代我恭喜离师叔祖。”

    “你说这个?八字还没一撇了,这乾火琉璃珠归属何人,仍需宗门定夺。”

    张信说话时,已做完这最后一步。他将这火珠封入到几层密封箱内,随后就将之丢入自己的一枚乾坤袋,那里面,就只剩最后一点空间了。

    随后张信,就转头扫望着自己身后的同门。发现众人脸上,都与皇泉一样,都是不正常的潮红。

    尤其几位灵奴,这样的功勋,已足可让他们摆脱灵奴的身份了。

    只有月无极,正神色复杂的,看着他那放置乾坤袋的袖子。

    对这位的心思,张信心知肚明。

    月家之主月神心,也是顶尖的火系灵师。不过这位的修为,还只是法域一级,只是凭借月氏一系传承的秘法与重宝,才能在宗门中有一席之地,与诸多天域分庭抗礼。此外这位年岁上也不占优势,与离恨天差不多。

    尽管月神心日后,在门中公认有九成九的可能证就天域。可在眼下,这位是绝没法与他的师尊离恨天竞争的。

    眼看着自家的家主错失良机,而他这个仇人,在门中更加的根基深厚,这位的心情可想而知。

    张信却没打算猜这家伙怎么想的,直接询问众人:“另一件至宝,应该就在东面五百里范围。本座打算再接再厉,你等可愿跟随?”

    这次诸人都不再说张信异想天开的话了,从踏出大五雷阵开始,张信的所作所为,一次次的击碎了他们的常识与观感。

    拥有‘万神玄珠’的张信,确实有着横扫一切的资本。

    不过王**此时,还是皱了皱眉头:“我有个疑问,之前摘星使大人为何不全力出手,先除去他们一两人?”

    如此一来,必可大幅度减除他们之后面临的压力。

    他也深信张信,有着足够的余力能办到。

    皇泉也提醒建言:“如果我是符天神,或者昭玄机,现在就会谋求与那些妖邪灵兽联手,共谋与摘星使大人一战。”

    魏周流闻言,却不禁一声轻哂:“一群各怀鬼胎的乌合之众,怕什么?”

    “可乌合之众多了,也会很麻烦。”

    皇泉面色清冷:“此事不可不防!”

    不过这次张信如说他仍可将对手横扫,她一定会信!

    可下一刻,她果然就听张信语气傲然自负道:“无需在意!一群土鸡瓦狗而已,来的再多也无所谓。”

    随着他又接答王**的问题:“不是我不想留,而是确实留不住!这三人,都没必要白费力气。”

    符天神的神宝,有着自爆的神通。一旦这位将人一身气血精元,灌注入‘万古符’构建的法阵,可以引发等同于八十级无上灵术威力的爆炸,换算成叶若口中的tnt当量,则是八百万吨到二千万吨之间。

    这可不同于龙道衍与万神玄珠,不是那么好应付。搞不好,这周围百里内的灵师,都将死去大半,

    至于李魔山与那血衣人,由于魔灵的特性,他不是没法将之留下,而是必须费上不少功夫。

    一旦自己被这两个家伙拖住,符天神等人,必然会不吝尝试窃取这枚乾火琉璃珠。

    且他张信,又不是真的目空一切的狂人。没有必要,他不打算为自己与日月玄宗,再增加麻烦,

    一点好处都捞不到,反而会遭来大罗玄宗与黑山皇朝,西海皇朝的憎恨针对,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他才不会做。

    事有轻重缓急,而这三家,现在都不是他的真正敌人。

    不过这种理由,并不符合‘狂刀’的个性,张信也就隐去不提了。

    接下来诸人都又开始准备,尽力调息,恢复自己的状态。等到恢复全盛状态,就开始往东面‘扫荡’。

    的确是‘扫荡’,二百余人,声势浩荡。

    一方面在全力搜刮这附近的所有奇珍灵物;一方面则是时刻专注打探着另一件至宝的位置,以及符天神等人的动向。

    与乾火琉璃珠不同,另一件至宝,至今都未能确定下落。

    玄善山那边猜测,这应该也是一件埋于地底的炼器材料。如是灵草灵药之流,早就该被人发觉了。

    不过世事无绝对,也不一定就如玄善山的推断。为占据先机,任何一丝可能,都不可放过。

    而探查之事,基本都是由皇泉,月无极与乐灵鹤等人来完成。

    其中前二者,不但都是天柱级,更有着不俗的逃命能力,可以在几百里外,自如的在外行走。

    哪怕面对几位拥有神宝的超天柱,也有退走的能力,至少可支撑到张信到来。

    至于乐灵鹤,他的音感术,更是这灵域之内,最值得信任的远程感应能力。

    此外就是玄善山,那边也会时不时的传来一些消息。

    不过随着他们持续的往东面推进,玄善山那边提供的帮助,越来越少。似乎是受到了某种限制,他们的诸般探查之法,没法深入到这个地带。

    而此时王**,魏周流等人也没闲着,按照张信的命令,他们每二人为一组,各自统合一部分投诚的灵师,负责收取他们周围五十里内的所有奇珍灵药。

    这期间,他们不但要应付各处的凶兽,还有来自于其他猎团,时不时的袭击。

    即便有张信坐镇中央,可以随时赶至救援,他们也仍经历了不少战事。

    最多的一天,王**一次就战上了七场,每日都大呼过瘾。

    他之前主动参与血猎灵域,就是为借这场血猎为磨刀石,淬炼自己的战境与斗战之能,结果前几个月,张信一直让他待在大五雷阵里面。这样安全是安全了,且稳稳的将药园里的东西收到手,可哪里及得上现在这样畅快?

    不过这期间,他们也不是没有经历凶险。在获得乾火琉璃珠之后第五日,王**与魏周流二人,就经历了一次凶险的袭杀。

    对方明显有着先剪羽翼的打算,这次对他们下手之人,就有着两位超天柱级。

    可幸在他们这一方负责感应探查之人,都非常尽责,提前预警。使几支队伍,都先一步结阵,并且朝张信方向靠拢,才使对方功败垂成。

    不过随着时间的退移,皇泉与王**等人的神色,也日渐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