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三百三十六章节 恐惧
    第三百三十六章节恐惧

    刑天可不在意别人怎么想,在得到了这‘干戚’神斧之后,他则是松了一口气,原本刑天还在为自己的红莲业火化身的武器而发愁,却没有想到马上就得到了这‘干戚’神斧,这对刑天来说可是一件大喜事。

    刑天并不缺少先天灵宝,在死亡战场一行之中他可是大有收获,在那神墓之中他得到了的宝物那可是能上整个洪荒都为之侧目,不过那些宝物之中却没有适合于刑天新炼制出来的分身所用之宝,如今刑天的红莲业火分身那完全是走上了一条极端之路,毁灭,无尽的毁灭,而‘干戚’神斧的神通却是破灭,可以说‘干戚’神斧方才真正继承了盘古斧的精华,虽然品质上有点差,便是却不影响他的本质。

    相对于‘干戚’神斧,其他由盘古斧本体所化的三件至宝则就没有了盘古斧那破灭之神威了,太极图、盘古幡、混沌钟都没有一丝破灭的力量,所以这三件至宝虽然能够镇压气运,却失了盘古斧的精华,对于盘古斧来说破灭法则方才是他的根本,其他的一切根本不值一提!

    刑天在拿到‘干戚’神斧之后,不再停留快步向太阴星而去,一路之上没有停顿很快便回到了太阴星,再一次消失在了洪荒诸多大能的视线之中。

    这个时候三清等人终于坐不住了,特别是元始天尊,他这一次可是亏大了。辅助人皇的功德没有拿到手不说,还被无支祁给耍了一遍,最重要的是刑天所表现出来的力量让他为之恐惧。要知道他可是站在了刑天对立的一面之上。

    虽然元始天尊不愿意向太上老君低头,他也有自己的尊严,可是现在这种情况之下让元始天尊却不得不向太上老君低头,不得不求助于太上老君,要不然这一次阐教的处境可就危险了,一个不小心便会丧失掉在人族之中的大好局面。

    很快首阳山上便出现了元始天尊的身影,对于元始天尊的出现太上老君则是没有动容。这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让他为之不安的是通天教主竟然没有出现,通天教主这么做那意味着三清正式分开。截教与人、阐两教之间的关系已经彻底破裂。

    对于这样的情况是太上老君所不愿意看到的,可是这却已经发生了,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情况那只能怪太上老君自己,若不是他处事不公。那又怎么可能会有今天这样的局面发生。在出了这么大的问题之后,通天教主竟然选择了独自承担这份压力,也不愿意前来首阳山与他相商对策,由此可见他在通天教主的心中是何等的不堪!

    虽然太上老君并没有表现出自己的心事,可是以元始天尊的智慧又怎么可能会感受不到太上老君心中的怨气,元始天尊则是轻叹一声说道:“大师兄,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怎么通天师弟还没有啊。我们是不是应该通知他一声?”

    元始天尊的这番话让太上老君心中的那股邪火更重,不过太上老君却没有同意他的提意。而是淡然说道:“不用了,通天师弟有自己的想法,而且这也不算什么大事,盘王死也就死了,区区一个准圣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对我们来说影响并不是太大!”

    元始天尊可不是指盘王,一个死人还不值得他如此操心,他这么急急忙忙赶到首阳山,而是为了天庭之事,还有刑天之事而来,这两件事情方是他的心头大患!

    元始天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道:“大师兄,区区盘王还不值得我如此担忧,我这一次前来是为了天庭之事还有刑天的事情来的,昊天这个混蛋手段玩得可是真厉害,竟然将我们所有人都给耍了,若不是盘王那混蛋杀上天庭,只怕现在我们都还蒙在谷里,他这样的举动可是已经影响到了我们,对于天庭我们不能再放任不管了!”

    听到元始天尊之言,太上老君的心中则是为之大喜,这番话可是说中了太上老君的心事,不过太上老君却没有表现出来,而是长叹一声说道:“元始师弟,你的想法我能够明白,可是现在这种情况之下你拿什么来管,有什么权力来管?”

    元始天尊不以为然地说道:“大师兄过虑了,天庭不是缺少人手吗,而且还被盘王那混蛋给攻破了南天门,做为三界的执法者连自己的门户都保护不了,我们能够不加强天庭的防御吗,我认为我们门下弟子正可以借此时机上天庭助昊天与瑶池一臂之力!”

    无耻,元始天尊可是无耻到了极点,这样的话他也好意思说出来,什么上庭助昊天与瑶池一臂之力,摆明了是要去分天庭的权,要架空玉皇大帝这个天帝。

    太上老君摇了摇头说道:“元始师弟,你的想法是好的,可是你觉得昊天会同意吗,而且他毕竟是天庭之主,更何况天庭也有自己的规则,我们冒然插手是不会有什么收获的,我们就算能够勉强压制住昊天同意我们的要求,可是昊天会让我们如意吗?我们不可能随时都观注着天庭的一举一动,更何况我们还要面对其他方面的压力,西方也好,妖族也罢,还有巫族,都能够给我们巨大的压力!”

    太上老君所说得这一切元始天尊又何尚不知,不过在元始天尊看来这算不了什么,在他的心中先把好处拿到手在说,至于其他的事情日后再做处理。

    只听,元始天尊说道:“大师兄,我们没有必要去这样算计的太仔细,我承认现在我们需要面对的压力很多,可是我们也不能够因为有压力所以便放弃那只手可得的利益,虽然说我们的借口有些差。可是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一个机会,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若是我们放弃了这个机会,日后再想插手天庭之事就是不那么容易的了。”

    太上老君又何尚不知道这一切,他摇了摇头说道:“话虽如此,可是你不要忘记了,我们还要面对刑天的压力,我总觉得刑天这一次的举动有点异常,却一直都没有找到异常在什么地方。而且刑天那个混蛋这一次可是同样打着天庭的旗号出手,我们若是强行插手天庭之事,那刑天只怕也会这么做。女娲师妹也会跟上,甚至是巫族还有西方都会出手,那时天庭只怕将会更加混乱不堪!”

    太上老君的这番话则是让元始天尊不由为之一怔,这场的情况他的确没有想过。他只看到了机会。却没有看到机会的背后有多少隐患,若是不能够解决这些隐患,那元始天尊想要强行插手天庭一事,只会给别人做嫁衣,坏名声自己给背了,而好处却让大家一起给分了,若真得发生这样的情况,元始天尊可就做了一件傻事!

    元始天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道:“大师兄。我们总不能因为有这些顾及而就这样放弃这个机会吧,你若是有什么安排还请直言!”

    在没有办法解决这些问题之时。元始天尊只能将主动权让给太上老君,想要听听太上老君的决定,至于说他会不会听从,那就是另一回事了,若是有好处,元始天尊自然会支持太上老君的决定,若是对自身有害,那元始天尊自然便会拒绝。

    太上老君长叹了一声说道:“这件事情很麻烦,不是一言两语就能够说清楚的,首先盘王那混蛋是如何从魔界之中脱困而出的,这便是一个大问题,其次昊天是用什么样的手段来迷惑我们所有人的眼睛,不要说昊天与刑天之间有什么交易,从他们彼此之间的表情上可以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最后我们便要面对刑天,刑天的实力为什么会有这样惊人的变化,他的实力究竟到了那一步?”

    对于太上老君所提出的这些问题,元始天尊根本找不到答案,他若是能够找到答案的话,那也就不会前来见太上老君了,而是自己把好处给吞下去,对于太上老君的话,让元始天尊的心中有些恼火,在他看来太上老君这分明是在故意为难自己。

    元始天尊摇了摇头说道:“大师兄,我对计算这些事情不是怎么精通,你还是直接告诉我,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吧,这些问题还是由你来思考得好!”

    元始天尊把一切压力都推到了太上老君的身上,这让太上老君不由地暗自摇了摇头,对于元始天尊做出这样的举动为之不满,这世界之上那有免费的午餐,没有付出就不会有收获,一味地想沾便宜而不付出是行不通的。

    太上老君沉声说道:“元始师弟,不是为兄说你,现在这种局面之上那可是步步危机,你若是有这样的心思,我劝你还是放弃为好,要不然最终吃亏的一定会是你,虽然说盘王已经身死魂消,可是弄不清他是如何脱困的,你能够睡得安稳吗,若是不知道昊天用什么手段瞒天过海将我们所有人都给耍了,你就算是安排人手到天庭之上又会起到多大的作用,不知道刑天那混蛋的实力,你觉得自己能够心安吗?”

    没有等元始天尊回答,太上老君则是继续说道:“我不知道你会不会心安,总之我是不会心安,我可不想突然之间被刑天那个疯子给找上借口打上门来,他能够杀上天庭,那也能够杀上首阳山,能够杀上你昆仑山!”

    听到太上老君这番话后,元始天尊没有出言反对,而选择了沉默,虽然说这种可能性很小,小得几乎不可能发生,可是再小也有可能发生,元始天尊也不得不做好防备,若是没有这些顾及,元始天尊又怎么会来首阳山见太上老君,又怎么可能向太上老君低头。

    看到元始天尊沉默不语,太上老君则是叹道:“元始师弟,天庭的事情我们暂且可以先放下来,毕竟有人比我们更急,至于盘王如何会脱困而出,我们同样也能够暂且不理会,毕竟这一不我们一个人的事情,而刑天之事却是刻不容缓,我们谁也不知道他会不会与巫族联手针对我们而大大出手,毕竟我们与刑天还有巫族都有着不少的仇怨,现在我们最好能够静下心来仔细地将所看到的一切重新认真地思考一番,找出刑天身上所隐藏的秘密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