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513章
    “两只鼠辈!给我滚!”

    随着张信大袖一拂,整个地面顿时急剧的起伏。

    随后只片刻时光,就有两个身影,出现在了十七里外。那赫然是两个魔灵,其中之一全身骨甲,正是之前与张信交过手的李魔山,一位接近超深渊的存在;而另一位,则是浑身红袍,面容苍白俊俏的青年。

    而这二人,此时无不都是神色难看,形象狼狈。浑身上下,都有被烧焦的痕迹。

    这是因张信施法,改变土层构造,使熔岩倒灌之故。

    里面数千度的高温,可能一时奈何不得这二人,可时间一久,任是法域圣灵,也一样支撑不住。

    而在地面,张信也早就准备好了针对这二人的手段。

    “见不得人的鼠辈,也敢窃取本座的神宝!”

    他一出手,空中就是一股浩大的雷柱,往那李魔山二人的头顶轰击下来。

    这是大雷柱术,也就是雷柱术的放大版本。集合众多灵师的灵能,又没法将之继续提升精炼的结果。

    可尽管质上面,没能突破六十级的极限,也就是叶若口中,十万伏的电压。

    可那量,却真是浩瀚如海,无边无际。那二人才脱离地底,就被这大雷柱术击中淹没,根本就来不及做任何的反应。

    可那李魔山悍勇绝伦,竟是强顶着那无穷无尽的电流轰击,往张信的方向靠近,那血衣人则身化血光,直接冲飞而起,身影似如鬼魅,灵动而又邪异,将后方的雷电,远远的甩脱。

    “不知死活!”

    张信微一摇头,他那尊庚石力士,已经拦在了他的身前。

    随着那二者拳戟交击,李魔山的身影,被远远砸飞。而雷电七型虽是不断的滑退,可那肩载火神炮,还有那电磁炮,却在不断的开火。尤其后者,在一个瞬间连续打出了十二枚炮弹!通过战斗神经元与叶若的计算,几乎无一例外的,轰中了李魔山的遁光,

    使得后者的一身骨架,寸寸崩裂。而此时张信身后的风神,也已将他锁定。

    一瞬间,上百道风刃术斩击过去,将李魔山的上下左右,都尽数封锁。

    顿时一片片血光飙洒,在张信的视界中,此人的浑身上下,都已是血肉模糊。甚至双手双臂,也都被这风刃斩断!

    不过这时候,张信没法去看最后的战果,只因那道血光,已经来到了他面前。

    他不知此人,到底是使用了什么神宝,在近身这一瞬爆发的气势,竟然比之万古符的紫金剑,比之那北神玄宗的黑甲灵傀,都还要强盛近十倍!

    这人应当是走的将全力毕于一击,一击不中,则远遁千里的路子。

    对于这位,却无需正撄其锋。

    张信神色冷漠的看着,而下一瞬,他的身前,就出现了八面金墙,层层叠叠的环绕,护住了他的周身左右。以叶若的二十七期舰用装甲合金为基础,再以灵能强化。并且保证他周身的每一个方向,都有着至少三面金墙在防御,

    至于上下,张信却并不理会在意,他唇角处含着冰冷冷的笑容,双手各在袖中暗自扣着一种灵术符诀,雷光缠绕,引而不发。

    这个血衣人,最使人忌惮的,是其如幻影一般让人捉摸不定的身法,使人的神念难以锁定。

    可如这位出现的方位固定了,那也不过尔尔。

    而下一刹那,张信的身侧,就传来了一阵剧烈的金属摩擦声,

    那血衣人手刺着一枚血刺,势如破竹的将那层层金墙洞穿。可这位的脸上,却已现出了丝丝意外之色。

    这些金墙,实在过于坚硬,过于厚实,坚硬到他必须用尽全力,才能将之刺穿。而等到这三重金墙,都被他穿透时,浑身余力,已只剩下不到四成,更被耽搁了整整三十分之一息的时间,

    而这三十分之一息,看似渺小,却足以决定一场战斗的成败!

    果然下一刻,张信准备的灵术,就在他的眼前爆发。

    超风神*大风涡!

    一股爆裂旋风,在方圆十丈之内卷动,同时成百上千道风刃,在里面不断的旋转,搅动!

    那血衣人匆忙以血刺抵挡,将周围的风刃,一一斩裂,随后又欲故技重施,准备再次化血离去。

    可随后这位就发现,他在这狂风阻挠之下,竟是寸步难行,行动迟缓,再难有之前的灵动莫测。

    而就在这刻,张信的拳锋,轰然砸至!

    那磅礴的力量,只一瞬间就摧毁了血衣人所有的抵抗,将其身躯远远轰飞,宛如破碎的麻袋,坠落在十余里外的地面,激起了一片尘沙风暴。

    而等到烟尘消散之时,众人只见这位,赫然已不见了踪影。也不知其伤势如何,竟然不敢再战,直接遁走。

    只有昭玄机与司空摘星这些超天柱,以及那诸多自降修为的神师,才隐隐见得此人的大半躯体,其实都已被轰成了肉糜。那五脏六腑,只怕也已被震到粉碎1

    不过这对一个魔灵而言,其实也算不得什么,无非是元力大损而已。真正让那血衣人退后的原因,应该是这位的一身**根基,也已被张信那裹带雷光的拳势给冲动,甚至破坏

    而诸人随后,就以无比忌惮的目光,看向了张信。

    “群战之法,看来还是有些用处的。”

    司空摘星沉吟着道:“只需人数足够,定能压制住他的气焰。”

    方才张信击溃李魔山与血衣人的手段,虽是干脆利落,果断霸道。

    可方才如有他的配合,这两人也不会败得这么快。

    “那也需得看什么样的人”

    昭玄机微一摇头:“我估计这灵域之内,能够扛得住他那超杀伤灵术的,绝不超过三十。”

    原本这数目,也远不止此的。可张信得到‘万神玄珠’之后,不但超杀伤灵术的时间大幅延长,在量方面,也激增不少。

    这也就意味着,灵师的人数对张信而言,几乎已没了意义。这诺大的准神级灵域,也就只有他们这些超天柱,超深渊,以及几个接近这一层次的存在,才能有与之正面对抗之力。

    而其中有意与张信死磕的,能有七成就很不错了,更没法同心协力

    “战起之后,不妨先向他的那些部属下手。”

    司空摘星的目光里,闪动着奇异光泽:“我等不妨先剪其羽翼枝叶。”

    “这倒是一良策!”

    昭玄机的眼神,亦是微微一动,不过他随即就微一拂袖:“不过眼下,还是先撤走吧。那个家伙,简直是疯子。”

    此时的张信,已经把目光向他看过来,眼神凌厉。昭玄机心知,这正是对方准备动手清场的信号。

    显然这位,已经将这里视为自己的‘领地’。

    可昭玄机不愿在这时候,与之正面抗衡,更不想部属,在这里平添死伤。

    那么唯一的选择,就是尽早退走了。

    仅仅不到半刻时间,周围包括大罗玄宗在内的诸多宗派猎团,都尽数离去。

    而此时张信,也站到了那山腰处,准备收取那件十八级的至宝。

    这件火系至宝,是一枚火色宝珠,蕴养在这下方熔浆层的最深处。

    当张信收取在手,只见此物的材质,就好似水晶,给人晶莹剔透之感,却又散发着让人难以接触的高温炽热。

    张信仔细看了一眼,就不禁轻声一叹。这东西的品质很不错,可本来还可更好的。

    却只因那符天神,使此物提前出世了几日,影响了它的最终形态。

    好在作为神器的主材,此物是绝没有问题的,最多只会令宗门内的那几位练器宗师稍稍头疼。

    “居然是乾火琉璃珠?”

    当皇泉的身影,临至张信身侧时,她的脸上已是潮红一片,满含兴奋之意。

    而随后她就眼含异色的,扫了一眼张信:“越来越觉得,摘星使大人的运气,真不是一般的好。”

    十八级至宝奇珍的价值,在于此物可为天域强者,量身打造一件神宝。

    日月玄宗是有七件神宝不错,可问题是这些宝物,未必就适合门中的诸多天域。

    而即便功法适合,如果神宝器灵不认可,那也是枉然。以损伤灵性为代价将他们强行降服,只是万不得已的选择。

    而此时玄宗之内,就有一位既年轻,又擅长火法的天域,特别适合这枚乾火琉璃珠。

    那就是张信的师尊,神海峰主离恨天

    这位精通刀诀,兼修火雷之法,战力在门中稳入前三。尽管火法并非是其最强的神通手段,可驾驭乾火琉璃珠,已是足够,借助此宝,以离恨天的底蕴,一举迈入伪神域之列。

    而这位才六百出头的年纪,足可保障他在未来二千四百年内,都能成为日月玄宗的可靠战力,也同样会是张信在日月玄宗内,最坚实的后盾。

    本来门中还有一位,神善峰的灵感上师,也同样在火法上登峰造极。

    可惜这位之前才因门下弟子的叛门风波牵连,如今正紧闭于刑法堂内。

    想而可知,此时宗门无论如何,都不会将这件至宝,交予灵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