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512章
    “这个混蛋,之前在药园的时候,还装得似模似样。”

    昭玄机通体生寒,心想那一夜,幸亏他们几家没能谈拢,

    那个家伙,分明是有着借助大五雷阵,将他们一网打尽之念!

    思及此处,他又忍不住一声咒骂:“应该是万神玄珠!该死的龙道衍!”

    他心想之前张信再强也有限,没可能同时应付此间千余灵修与数位超天柱的。

    否则在善甲号药园,直接将他们强行驱除就是,又何需大费周章,布置什么大五雷阵?

    可张信有了龙道衍手中的那东西,情形就大不一样了,此人已掌握着无穷无尽的法力源

    他也不得不承认,这位‘狂甲星君’的实力,确实是凌驾于他们这些超天柱之上。

    在见了张信与那黑甲灵傀一战之后,他不认为自己,会是张信的对手。

    “错过时机了!”

    司空摘星也眉头紧皱:“真让人不解,他到底是怎么降服的那件神宝。早知如此,刚才该与林紫若他们联手的。”

    让他感觉头疼的,是那边近二百灵修,向张信倒戈。这使后者,拥有了更庞大的法力源,且可随时替换。

    早知如此,他们刚才就该助紫薇玄宗一臂之力。可因距离过远,也不太相信张信能以一己之力,在短时间内挫败三百灵修,有超天柱坐镇的阵势,当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

    不过司空摘星随即又心念微动:“听说张信之所以击败龙道衍,是因其使用了与上官玄昊近似的伪罡风?”

    “你的意思,是用类似的方法干扰?”

    昭玄机闻言摇头:“没用的,如果药园那一战的情报属实,那么这位就已修成了三门无上级的玄功,根基之厚,是为这灵域之内的第一人。司空兄你没注意,此人的灵能同调,尽管距离不如龙道衍,却远比后者稳固?”

    司空摘星皱了皱眉,最后长吁了一口浊气:“那如今局面,就只有先退避三舍。接下来,或可尝试借助那些妖邪之力。”

    之前他们在这附近,其实也经历过一番角逐。结果那些妖邪势力,四位魔灵一族的超深渊,都被他们逼走驱逐。

    不过这时候,面对这简直所向无敌的张信,司空摘星却又想到了合纵连横之策。

    “这也是个办法。”

    昭玄机的双眼微眯,并未有反对之意:“不过那几头妖魔,并非蠢物,未必就甘愿为我们所用。如不能同心协力,只怕难免被他各个击破。”

    他不惮于与妖魔联手,可在各家都有异心的情况下,形势仍不乐观。

    这一战,是注定了难免伤亡,可伤的是谁,亡的又是谁,只能由张信来决定。

    可至少他昭玄机,是绝不肯以自身的死伤为代价,为他人做嫁衣的。

    “此子如此霸道张狂,已犯众怒,或可从此着手,诱此处周围灵修,群起而攻之。”

    说到此时,昭玄机又心念微动,看向了另一侧:“有意思!有人忍不住了。”

    已经将之前林紫薇麾下众人,尽皆降服的张信,也同样注意到那边的情景。

    一个人影,此时已经出现在那边的半山腰处。而那处所在,正是山崩地裂,无数的熔岩从裂口处翻滚而出。

    张信也依稀辨识出,那正是大罗玄宗的符天神。这位正以法力遥引,使那熔浆深层中的一件东西,正逐渐上浮,

    “在本座的眼皮底下,你倒真是猖狂!”

    一声冷笑,张信以意念驾驭月沉刀,蓦然横空斩去!那近千丈刀气横空,竟将那山峰都生生削平,一直凌至到那符天神的眼前。

    后者面色不改,袖中一口闪动着青光的长剑同样冲飞而出,同时无数的紫金符文,开始覆盖其上,转眼间就使这剑金光闪闪,增长了两倍之举,并且气势更为磅礴霸道。

    刀剑未交,两股庞大的罡劲,就已首先交锋碰撞。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震响,无数碎散的刀罡剑气,向四面飞散,或是在数十里外的空际渐渐消散,或是在地面,斩出一道道让人触目惊心的痕迹。

    “神宝万古符?”

    张信的眉眼一挑,眼现释然之色:“原来如此”

    这是一件由三千枚以紫神金打造的符文,组合而成的十六级神宝,通过各种样的符文组合,来拥有不同的神通功效。

    而此时符天神,一方面用这‘万古符’,来剥离他借来的灵能,一方面则将此人的御剑术,提升到顶点。

    估计也正因此宝的特异神通,此人才敢脱离自己的大阵,独自与他对抗。

    不过这个家伙,实在也高看自己,也太小瞧他张信了

    “看来你对自家的御剑术很有自信,那本座陪你一局,又有何妨?”

    一声冷笑,张信的月沉刀,在此刻狰狞毕显!刀芒刀势,在一瞬间又增强了近倍,竟又激发出三百丈的浩大刀芒。

    不同的是,之前张信是依靠万神玄珠的灵能网络之力,可是现在,他是全靠自己的力量。

    那刀剑斩击,不但火花迸射,更搅动风云,无数的劲气,撕裂云空,使得上空弥漫的乌云,都被撕开了一大片缺口。而大地之上,更是被摧残到一片狼藉。

    可仅仅只三个呼吸之后,符天神就已显出了败像。那青色剑芒,在这短短时间内,就已经退回到了他身前百丈。哪怕他不断以‘万古符’来强化剑器,依旧是一溃千里的局面,毫无挽回之力。

    二人的灵兵与御兵术,应是旗鼓相当,可在运用技巧上,他却被张信碾压。

    张信的前世精研御剑术,尽管没有金系灵能,可他高人一等的悟性,以及第八战境后期的造诣,也一样令他的御剑技巧,达到极高深的层次。

    而刀与剑虽是不同,可二者间,也略有相通之处。张信有离恨天的指点,又有秘传级的御刀秘典‘风雷四斩’,刀法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至少要胜过符天神。

    二人光只是战境上的差距,就足以划开一条鸿沟。

    而下一刹那,随着那凄厉的刀光一闪,符天神的肩侧,顿时血光迸射。赫然一条手臂,被张信硬生生的斩下。

    这位的脸色,一时间是难看之至,不过当张信的月沉刀,飞旋着再次斩来。此人终还是一声冷哼,身影疾退,以避开这凄厉刀势。

    张信则从容不迫的御空而行,仅仅片刻,就来到那山腰处。

    不过这时,他又剑眉一扬,看向了脚下,随后便杀机沛然的一哂。

    “不知死活!给我滚!”

    随着他大袖一拂,整个地面顿时急剧的起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