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正文 第三百四十章 隐秘之最新神通(五更为萌新司机加更)
    轩辕因首先统一中华民族的伟绩而载入史册。

    他播百谷草木,大力发展生产,始制衣冠,建造舟车,发明指南车,定算数,制音律,创医学等,在此期间有了文字。曾战胜炎帝于阪泉,战胜蚩尤于涿鹿,诸侯尊为天子,后人以之为中华民族的始祖。

    因土是黄色的,所以称为黄帝。

    他是真正的祖先。

    然而眼前这一位,只是秦时明月中的轩辕。

    人影虚幻,却有着顶天立地,称霸八荒之气概,令万族臣服之皇威。

    东皇太一的一声惊呼,令众人耸然动容,看了一眼之后,都微微低头表示敬意。

    “还是来了!”

    轩辕黄帝叹息一声。

    “先祖,您……!”

    东皇太一欲言又止,眼前的人影和传承的画像并无二致。。

    “有什么劫难,让你不惜残杀本族血脉,来开启召唤?”

    轩辕黄帝望向了主持阵法的东皇太一。

    东皇太一喏喏不言。

    “唉!”

    轩辕黄帝似乎明白了,深深的看了一眼东皇太一,开口道出了远古的一场辛秘。

    在远古时期,为了统一部落,轩辕黄帝就征战天下,最后只剩下蚩尤率领的九黎部落。

    一场场大战,却接连败北。

    眼看危亡在即,突然出现一个强大之极的女子,她自称为玄女。

    “在她的帮助下,我节节将蚩尤战败,最后一战,召唤出神龙,将蚩尤杀死,统一天下。”

    轩辕缓缓讲述。

    众人都静静的听着,没有打搅,就连楚阳都不发一言。

    “后来我不满足只是能够召唤神龙,而是想要将他彻底的奴役,就寻求玄女的帮助,深入沧海之极,来到了归墟之地!”

    在那里,轩辕曾经询问过玄女:你到底是什么身份?

    玄女迷茫的答曰:我来自九重天上,只为辅助你,统一华夏。

    至于九重天在什么地方?又奉谁的命令?她却不知,好似忘记了过往的记忆,只是保留着强大的实力和关于仙山的印象。

    召唤出三座仙山后,他们就登上了最中间的这一座。

    “根据我的推测,所谓的神龙,应该是天地规则所化,镇压这方世界,守护苍茫大地。若是奴役神龙,就是与整个天地对抗,很可能遭受反噬而亡!”

    玄女曾经告诫过。

    然而那时,轩辕黄帝的修为已经达到人间极限,再难以更进一步,一心想要奴役神龙,助他登上仙途。

    两人以大神通,破开了天地枷锁,得见真龙,眼看就要降服成功,却遭到了天地的反噬。

    “不甘之下,也自知命不久矣,就强行和神龙签订了契约,又因天地之力的作用,就变成了非我姬家血脉,难以召唤;非献祭我姬家血脉,难以降服!”

    轩辕黄帝一顿,又道,“留下意念,之后我和玄女返家,交代后事,留下非天地大劫,不可打神龙的主意。如今看来,却是多此一举了!”

    “我告诫你一句,当年我虽然留下了后手,可你若开启,很可能会遭受反噬而亡!”

    说了最后一句,他眺望山河,目揽远方。

    “多么壮丽的大好山河啊!”

    感叹一声,他身形涣散,消失无踪。

    “先祖,好走!”

    东皇太一行了个大礼。

    众人纷纷无言,也终于明白以前的种种情况,却也多了其它的疑惑:玄女何来?神龙怎会是天地所化?

    有些秘密,注定无解。

    “启”

    东皇太一催动了最后的法印。

    光芒闪闪,七位姬家弟子纷纷化作了一滩鲜血,最后凝聚成一道血光,直击天碑。

    一声爆响,天碑神光闪烁,上面的神龙纹路却越来越清晰。

    两三个呼吸之后,天碑上的神龙游历而出,也变作百丈之长,游弋空中,操控风云。

    “竟然真有神龙!”

    这一刻,哪怕北冥子都惊呼不已,抬头而望,十分惊愕。

    龙,一直是传说中的存在,如今却出现在了眼前。

    “好强的气息!”

    鬼谷子却眯起了眼睛。

    “我有种感觉,他一爪子就能将我抓死!”

    楚南公深吸一口气,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神龙,还不过来,更待何时!”

    东皇太一站起身,高喝道。

    楚阳发现,地下的阵法中冲出的一道血色光芒,隐隐牵连在了神龙身上,明显可以确定,这是轩辕留下的后手。

    吼吼吼……!

    龙吟震天,雷光闪烁。

    神龙一个摆尾,低下头来,扫了一眼众人,就看向了东皇太一。

    他的眸子,无情而冷漠,宛若上苍之眼,俯视蝼蚁。

    “蝼蚁,你想操控我的命运?”

    隆隆的声响,好似闷雷响动。

    “根据古老的契约,我打开天碑之门,你就为我所用!”

    东皇太一冷冷说道。

    “古老的契约?”神龙的眼睛没有其它情绪,可他的声音,似乎带着讥讽,“好,我就遵从古老的契约,你我融于一体!”

    它直扑而下。

    楚阳发现,神龙连接阵法的血色光芒,已然绷断。

    “掌控神龙,我就可以称霸天下!什么国师?什么秦皇?什么鬼谷子?什么北冥子?什么黄石公?通通都要被我踩在脚下。从此以后,唯我独尊,打开仙门,长生不死!”

    东皇太一张开双臂,狂笑声声。

    在他想来,神龙落下,就会出现他身下,然后拖着他腾空而起,两者力量融合,让他的实力达到真正的绝巅。

    然而下一刻,神龙却张开了大嘴,一口将他咬住。

    “不、我是你的主人、你怎能吃我?”

    东皇太一发出了凄厉的叫喊。

    “蝼蚁就是蝼蚁,狂妄自大!岂不知,命运早已注定,无论千世轮回,还是命运转动,你都要被我吃掉!”

    神龙说着,就将东皇太一咀嚼咀嚼给吞了下去。

    这一幕,让其余人等纷纷呆滞。

    “怎么会这样?”

    对东皇太一忠心耿耿的云中子,一脸的难以置信。

    “不会的,绝对不会的!”

    月神差点崩溃。

    这个结果,她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

    “亵渎上天的血脉啊,都给我去死吧!”

    神龙怒吼一声,一口将云中君吞了下去,又一爪子抓住了月神,也给吞入了肚子中。

    强大如他们,在神龙面前都不堪一击。

    鬼谷子几人却纷纷跳向远处,震撼的看着。

    神龙横冲直撞,转眼间,便将东皇太一带来的弟子吃个殆尽。

    “你们,试图挑衅命运,也该死!”

    神龙目光幽幽,直奔鬼谷子而去。

    “御剑飞仙,杀!”

    鬼谷子知道逃不脱,他也是个狠人,直接催动了最强功法,虚空中立即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剑气,席卷而去。

    让他震惊的是,这些剑气,纷纷被神龙的鳞甲震碎,没有留下点滴痕迹。

    刷……!

    神龙探爪,抓了下来。

    鬼谷子一转身,跃下了山崖,却哪里能逃脱?迅速的被神龙追上,一爪子抓住,塞入了口中,咀嚼出片片血花。

    紧接着,楚南公和北冥子也步了后尘。

    凡俗之中,站在巅峰的强者,却根本挡不住神龙的攻击。

    “国师,救我!”

    放眼望去,山顶之上,只剩下张良和楚阳。张良慌张的来到了楚阳身边,求救道。

    “你认为我能对付他?”

    楚阳好笑道。

    “国师神情淡定,没有丝毫紧张之色,至少不惧!”

    张良定了定神道。

    “你不愧是一代智者,只是,我为什么要救你?”

    楚阳歪着头道。

    张良脸色一阵变幻,最终一咬牙,单膝跪下:“誓死追随!”

    “既然如此,就如你所愿,从今以后,你这条命就是我的了!”

    楚阳一甩袖子,便在对方的心灵之中种下了一颗心灵之种,融入了他的心神之内。

    “打破宿命的外来者啊,接受命运的审判吧!”

    神龙知道楚阳不好对付,张嘴就是一口龙息。

    “我又不是没有杀过神龙!”

    楚阳冷冷一笑,竖掌为刀,凌空斩下,“白帝玄金斩!”

    庚金之气弥漫,形成的刀光,无坚不摧。

    这是他最新参悟,能够调动金之真元的强大一击。

    一剑破开龙息,将神龙头顶上的鳞片斩碎。

    “宿命?命运?”

    楚阳抬步来到了半空,平视神龙,念头却飞速的转动。

    这一刻,他想到了大唐中的战神殿:宿命之中,本来就有的东西?

    他又想到了风云中的天降神石:命运的轨迹,必然会出现?

    他还想到了诛仙世界中的周一仙的本体:破灭轮回之中,会一直运转?

    苍茫天道,虚幻真实?

    结合过往种种,楚阳有了大胆的猜测。

    打不破命运,天道运转到尽头,就会归墟而去,再次重头再来?

    虽不太确定,却也敢肯定个七七八八。

    眼前的神龙,先天而生,天地造化,却不知为何,能够显现!

    “就用你,来试验我的猜测吧!”

    “青帝长生指!”

    一指落下,神龙破损的鳞片飞速的恢复,它的气息也在迅速的暴涨,然而百分之一弹指间,生机又骤然落下,原先破碎的鳞片腐朽而去,成了飞灰。

    青帝长生指,壮大生机,也能剥脱生命。

    “赤帝九阳掌”

    “黄帝山河拳”

    “黑帝镇海印”

    一掌出,一轮烈阳高悬半空,一掌落,将神龙打翻山下。

    一掌镇山河,落在了龙脊之上,宛若神山一般,硬是打断。

    一印出,沧海涛涛,法印轮转之间,宛若携带着一个海洋之力,镇压下来,将神龙的身体轰为两半。

    青帝长生指,赤帝九阳掌,黄帝山河拳,白帝玄金斩,黑帝镇海印,这是楚阳吸收百家智慧,最终融会贯通,结合自身,创出的适合各大神源的一式神通。

    威能不俗,不输于大日如来掌的佛动山河。

    “给我过来吧!”

    楚阳大手一抓,将神龙被轰成两半的身躯给捞了上来,他环抱太极,定格高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