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509章
    当刀芒掠过之际,龙道衍就在全力恢复创口。可让他心悸绝望的是,那伤口处似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阻挠,他无论怎么努力,都没法让自己的血肉生长出来,那断口也依旧是断口,毫无变化。

    “这是何苦来哉?”

    张信见状微微一叹,月沉刀继续旋转,将龙道衍的身躯搅成血肉碎片!

    不过就在此人的肉身彻底崩散的刹那,龙道衍却又发出了一声不甘的咆哮。随后一颗紫色的宝珠,就从他的身躯之中飞出,在血光灵能的推动之下往张信怒砸冲击!

    “这是宁死也要与我同归于尽?志气可嘉,可惜自不量力。不过,你如此这般,倒也正好助了本座一臂之力。”

    张信微微扬眉,而这一刻他身后雷电七型的两具火神炮,在顷刻间连续打出了数十枚炮弹;那一双小臂上的小型电磁炮,也连续三次开火,几乎每一击,都精准无比的击中了那紫色宝珠,引发火光四溅,血气崩离!

    那枚‘万神玄珠’砸过来的速度,虽然丝毫未减,可缠绕在外的血气与灵光,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的溃散,

    最后当那一道光华冲凌到张信面前的时候,雷电七型又将他手中的大盾往张信的身前一插。最后在场众人,只听‘砰’的一声闷响。雷电七型手中的那面巨盾,赫然被炸出了一道巨大的裂缝,几乎将这面盾,生生砸碎!

    可皇泉等人,却并不为那宝珠的威力而惊奇,反是为雷电七型手中那面巨盾的坚固,再一次失声。

    这颗万神玄珠,可是货真价实的十六级神宝!且是龙道衍含恨之下,拼尽所有余力的一击,这位不但鼓动了一身所有的血气,更将自己的元神也一并燃烧!可即便如此,也仅仅只是将这尊庚石力士的大盾轰出了一条裂痕而已。

    此时张信,已是双手结印,双目死死的注目着那颗万神玄珠。就在龙道衍的最后一丝血气消散之刻,这颗宝珠就已自发的爆发出一团惊人罡气,排斥着周围一切,巨大的斥力,使得雷电七型,竟也被逼到往后退出数步。

    同时那珠影,也在向上空飞遁。

    不过就在这刻,张信身后,蓦然探出了一只巨大的金色手臂,强行将这万神玄珠摄拿在手,

    后者顿时发出了剧烈的颤鸣,不断的震荡抖动,散发强芒。极致的高温,甚至使那只金色巨手的手部融化!那手臂的前端,也出现了丝丝裂痕。

    可这枚万神玄珠,到底还是没能逃出这只金属手臂的掌握。

    等到那高温与光华消散,震动稍止,张信就以手中准备好的符,一一打在其上,施加层层封印。

    直到这件神宝,彻底消停了下来,张信的脸上,才现出了丝丝笑意。

    而此时周围百里,依旧是一片死寂。所有人都沉默着看着这一幕,而其中又有近半,怀疑自己正在梦中。

    至少月无极,就有些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切,

    仅仅三刻时间,道天通败逃,龙道衍身死。而后者的十六级神宝万神玄珠,也落在了张信的手中。

    而此时张信则蓦一拂袖,使他的风压术,扩散到周围百里,一身霸气四溢,杀气满霄。

    “一群废物,都给我滚!”

    可这药园附近,却已是万马齐喑,无人再敢言声。

    ※※※※

    当巩天来再次得知灵域之内消息的时候,是在三刻时间之后。

    可待那位竖眼神师,将里面的详情,一一叙述,他却忍不住捏了捏自己的耳垂,怀疑自己听错。

    而旁边的薛云帆,也同样的一脸不可思议之色。

    “你是说,摘星使大人出大五雷阵之后,就以超杀伤灵术‘铄金裂骨’,一击诛杀近八十位灵师,威震全场?随后道天通与龙道衍二人联手,结果依然在张信面前,一败逃,一身死?”

    “如果我现在不在梦中,那就不会有错。”

    竖眼神师本来冷清的脸上,此时也浮现着几分兴奋的红晕:“除此之外,那枚万神玄珠,亦被摘星使大人,强行摄拿!”

    薛云帆不禁‘嘶’的一声,倒吸了一口寒气,随后眼神疑惑的,看向了侧旁巩天来的弟子,第十天柱李元阳。

    “你们可确定,摘星使大人的手中,没有神宝在手?”

    “这是绝然没有的!”

    李元阳微一摇头:“薛兄信不过我,难道还信不过师尊,还有门中诸位天域?”

    薛云帆想想也对,如果张信手中真的有神宝在身,门中这诸多天域早该察觉了。

    可他随后,就感慨着一叹:“一人而身具三大超杀伤灵术,且还没神宝在手,这简直,简直就不可思议!这位的天赋,竟至如斯,居然连超天柱都不能企及。”

    李元阳也既似赞叹又似呢喃的说着:“超天柱之上么?”

    而在堂下,那黑衣人的脸色,则是青了又白,白了又青。

    巩天来愣神了许久,这时才忽然震天大笑:“了不起!真是了不起!这个家伙,他果然有狂的本钱!”

    随后他就直接吩咐弟子:“通知本山,三日之内,至少再调遣三位以上的天域至此。否则巩某,只怕镇压不住。”

    李元阳毫不觉意外,躬身从命。

    这边的事情,确已超出巩天来的能力之外,已非是一个准神域战力能够解决。

    那已再非是几件十八级至宝的问题,而是事涉张信的生死存亡。

    这位摘星使今日展露的战力,实在是太过骇人听闻。

    毫不夸张的说,哪怕日后这位在冲击圣灵之时自减根基,自削神通,只需能渡劫成功,日后也依旧是神域可期。

    而即便这位未能度过圣灵之劫,此子在神师时代,依旧能有着使人谈之色变的威慑力与斗战之能。

    此等人物,便是他李元阳遇见了,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也不会容此人活下去,

    而此时数千里外,皇甫绝机也是差不多时间知道了消息。

    这位目望远方,沉寂了良久,才吩咐下属:“帮我联系诸宗天域,问他们是否有瑕一聚?”

    可他身边的人,也大多都在愣怔状态。好半天才有一位反应过来,面显忧色:“只怕响应之人,少而又少。”

    这里毕竟是日月玄宗的地盘,在日月玄宗的群山法域之内。且就过往的岁月可知,一位神域的出现,影响的范围最多也只及周边五万里。

    对于那些距离较远的宗派而言,张信的崛起无关痛痒。甚至有些宗派,倒是巴不得有这样的人物出现,可以由此减轻自家面临的压力。

    此时也只有距离日月玄宗较近的一些宗派,才会在意此事。

    “无论成与不成,试试总是无妨!”

    皇甫绝机似有不报太多希望,语声淡淡:“至少那北神玄宗,是无论如何都没法坐视的。自然,还有痛失一位超天柱的无上玄宗,被逼出去的造化玄宗也有可能”

    就在这刻,皇甫绝机忽然心生感应。感觉到一股惊人的杀气,正在自己东面方向勃发,巍然直冲霄汉,

    皇甫绝机侧目斜望,只见那边,正是无上玄宗的驻地。

    不用想,他就知是那边的人,已知龙道衍已折戟于灵域之内的消息。

    ※※※※

    荒原之上,陆九机正立在攻山舰的甲板上,眉头紧皱,看着北面。

    那件不知名的神宝再次移动,只用了数个呼吸,就到了北面一万一千里外。

    “还是不知,这件神宝到底是哪来的这么多的灵能,虚空挪移一万一千里。正常情况下,都得损耗至少拳头大小的虚空石吧?”

    “不错!感觉这东西的灵能,就好像没极限似的。正常的神宝,可都是经历了数十数百载岁月的积累,才有活动的能力。而且移动的范围,通常都不远。”

    “猜测此物,应该是在劫念层上得到补充。此时唯独不知,这机制是什么?”

    “我唯独不解,到底是什么缘由,导致这件神宝的挪移?”

    “不就是上官玄昊么?不是有消息,就在数日之前,神教总坛里出了变故,很可能是上官玄昊的手笔。这个方向,不会错的~”

    “可问题是,上官玄昊到底是做了什么,才令这件神宝移动?平时也没见此物,有什么动静。”

    这二人的议论,使陆九机也不禁侧耳倾听。这其实也是他最近,正在考虑的事情。

    不过他这些后辈弟子,最终也没议论出什么所以然。

    陆九机最后只能微一摇头:“传我之命,让宗门倾尽全力,调查北方动静。今日北面发生的所有一切大小要事,都需通报于我。”

    吩咐完这句,陆九机又神色莫测的说着:“此外再雇佣几位散修过来,本座有他们的用处。”

    “师叔之意,是准备借散修之手,将这东西,从北面逼回?”

    在陆九机的侧旁,一位紫衣神师皱眉道:“可如此一来,这东西的警戒范围,必定会再次扩大,日后只怕更难得手。”

    陆九机却面无表情,并无更改决断之意,

    让那件神宝更加警惕,总比此物落入神教,或者上官玄昊之手的好。那个方向,实在过于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