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595章 泥巴掉裤裆(求订阅)
    一个个箱子被洛丹伦侍卫抬出来。

    吉恩一扬手:“这里是当时奥特兰克山脉周边的联盟军事布置图。以及他们对奥格瑞姆的效忠宣言书。哦,还有以匹瑞诺德率领下,全体奥特兰克贵族向部落宣誓效忠的宣誓书。”

    随手拿起一份文件,巴罗夫公爵的手是颤抖的。

    他无话可说,因为当时围绕整个奥特兰克山脉的粮草后勤供应,都是巴罗夫家族负责。而另一面,因为他故意不定出绝对的继承人,要两个儿子去竞争,这也导致下面的家臣分裂,各自支持某个公子。

    日防夜防,家贼难防。

    甚至把防务图给维尔顿和阿莱克斯兄弟的那些巴罗夫家族高层,都不会想到,这两兄弟一早就把老爸给卖了。巴罗夫公爵在此之前更没想到,第一任的主谋是死去的艾登就是借这两个忤逆子之手搞情报。后来在这两兄弟去了部落之后,这些东西进而又落到了奥格瑞姆手上。

    没法辩解,这些防务图的确是巴罗夫家族流出去的。

    这真是泥巴掉裤裆,不是屎来也是屎。

    洛丹伦王家侍卫把一份份铁一般的证据,传给每一位王者。哪怕一早知道这事,哪怕这事已经过去很久,但在看到那一个个有着火漆盖章的奥特兰克贵族签名时,每一位王者仍有种难以言喻的极致愤怒。

    不光是国王们,每一个座位后面只允许站两个侍从,他们也跟着主人露出相同表情。

    当然,也有例外。

    安度因、杜克、莫格莱尼这三个统帅是拥有独立座位的。出乎意料地,安度因和莱恩带来的,竟然是杜克新请来的莱格拉斯那四个家伙。

    而杜克身后,赫然是伊露希亚和奥蕾莉亚。

    在昨晚,杜克坚持要巴罗夫公爵让伊露希亚跟着他,现在公爵有点明白了。

    伊露希亚的身子在微微颤抖着,她完全可以体会到,此刻正受千夫所指的父亲,是怎样一种精神上的拷问与折磨。

    “两位,把你们知道的都说出来吧。这是你们最后的救赎。”吉恩扬了扬手。

    于是,这对贱人兄弟就绘声绘色地说出他们所知道的‘真相’。在他们嘴里,巴罗夫家族为了避免让富庶的领地遭到战火波及,甚至比艾登*匹瑞诺德国王更早向部落效忠。

    只不过,巴罗夫家族的做法更为聪明,也更有贵族风格,那就是两面下注。作为当时巴罗夫家族唯二的继承人,他们先去奥格瑞姆身边,取得奥格瑞姆的信任。而巴罗夫公爵则置身事外,一副坚贞不屈的样子。

    这样的话无论联盟胜利,还是部落消灭联盟,巴罗夫家族的辉煌都必定得以延续。

    两面三刀,不是么?

    但是,这种做法的确非常有商人风格。

    而巴罗夫家族,就是这么一个商贾气氛非常浓厚的家族。

    有人证,有物证,有动机,有先例,有背景,一切都合情合理。

    这一刻,几乎所有的国王都信了。

    连戴林国王都狐疑地看了杜克一眼。那边,如果不是杜克打了招唿,甚至连莱恩国王都会相信,然而即便是莱恩,也半信半疑了。

    如果不是自己真的没有做过这样的布置,差点连亚克斯*巴罗夫本人自己都信了。

    老公爵一颗心直坠入无底的冰寒地狱当中,他看着那两个因为疏于管教而变得无比贪婪,任由那些高明政客摆布的白痴儿子,突然间,他纵声狂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嘹亮而放肆的笑声,在整个王座大厅里回荡。

    “你笑什么,卑劣的叛徒!”吉恩国王破口大骂。

    “没!我仅仅在笑我自己,把儿子生了下来却因为家族事业一直没有好好教导他们,结果让他们变成了两个超级混蛋!”

    “老头子,你嘴巴放干净点!”

    “我们都是联盟的叛徒,你凭什么取笑我!?”

    面对两个儿子的诘骂,巴罗夫公爵的笑声越来越冷,他看向自己儿子的眼神,如同在看两个死人:“愚蠢的儿子啊!你以为那些贪图奥特兰克土地的家伙会真的履行对你们两个白痴的承诺吗?履行?或许会的,只不过今天把财物和领地给你,明年就能随便一个理由收回来,顺便将你们送上绞刑台。不会有谁真的庇护两个联盟叛徒的!”

    老公爵一针见血地道出了真相,还真让两个蠢儿子浑身打了一个激灵。

    吉恩蓦然觉得局势有点失控,他偏头望向泰瑞纳斯。

    泰瑞纳斯知道,这已经是吉恩这个老狐狸愿意做的极限了,他瞥了一眼毫无表情的杜克,装模作样地站起来。

    “好了!既然现在格雷迈恩陛下提出了巴罗夫公爵是联盟叛徒的证据,请问巴罗夫公爵你有什么要反驳的吗?或者说,公爵你能提出什么证据证明你的清白吗?”

    证据?

    这种事,还能有什么证明清白的证据吗?

    简直像要你证明你妈是你妈一样脑残。

    巴罗夫公爵浑身筛糠般颤抖个不停,他很清楚,洛丹伦和吉尼尔斯两位国王敢联手坑害他,应该就不会留下破绽。在两位绝对的权力者面前,他这么一个连国王都不是的公爵,只不过是待宰的羔羊。

    事实上,他那对白痴儿子也的确投靠了部落。

    他没有看向杜克,在杜克拒绝合作的那一刻开始,他就不再寄望于杜克会帮他。唯一的希望是,杜克可以庇佑伊露希亚……

    老公爵昂然抬首:“米奈希尔陛下,你赢了。”

    “什么我赢了。”泰瑞纳斯厚着脸皮道:“这是联盟,讲求公平与正义。如果有足够的证据,哪怕连王者的证词也照样可以推翻的。”

    杜克身边的伊露希亚再也忍不住,她颤抖着手,缓缓伸过去,拉了拉杜克的法袍的袖子。

    一秒后,在这个谁都没想到的时刻,杜克突然举起右手请求发言。

    泰瑞纳斯心里就是一个激灵,他强装镇定:“马库斯阁下?”

    杜克笑了:“我想提审部落大酋长奥格瑞姆。因为我希望从他口中亲自听到,他到底是在奥特兰克王宫抓到的巴罗夫兄弟,还是一早得到这两兄弟的协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