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508章
    看着道天通的身影倒飞,而张信的身影似如天神,依旧如山如岳般的定立原地。

    不远处的王**与月无极等人,都不禁再一次失神。尤其是几个以斗术自傲之人,都不禁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

    道天通的‘灵斗术’,无疑是他最强的手段,也是此人跻身于超天柱之林的根基支柱!

    可就是超天柱状态下的道天通,却在张信身前,败得如此惨烈!

    那皇泉意外震惊之余,眼中也现出了狂喜之色。

    张信的金斗术,竟然是这么强的,强至如斯

    她现在越来越迫不及待,想要修习此术。只求能尽快离开血猎灵域,完成与张信的交易。

    而更远处,周边的观战之人,一时都为之失声。片刻之后,又仿佛是炸锅,议论声哗然而起。

    “不会吧?那真是道天通?”

    “这位不是超天柱么?是假的吧?”

    “是他不错!刚才的死灵之鞭,货真价实,可这怎么可能?”

    “那是狂甲星君,张信!”

    “以一人之力,力压全盛状态下的道天通与龙道衍,这岂非是,超天柱之上?”

    “绝灭雷海,铄金裂骨,风神之怒,这已经是第三门超杀伤灵术了”

    “厉害!实在是厉害!怪不得这家伙,敢跑出大五雷阵。”

    “从此这北地,又多出了一位绝世强者!”

    “侥幸,侥幸!可笑我等,居然还想从他手中,夺取了那些灵药。”

    众人议论纷纷之际,那道天通则是赤红着眼,继续往张信扑击而去。之前他断折的手臂,已在顷刻间恢复如初,而他的身躯,已是肌肉膨胀,血脉贲张,面上显着异样的潮红,显然已是催发了他一身所有的潜力。

    二人再次交锋,竟是难分胜负,只是将一**的罡风,四下排开。道天通一声狂吼,似在宣泄着戾意,随后就将更霸道的一拳,向张信的面门砸去,

    随着二人的身影,就在方寸之间纠缠,拳锋碰撞,近身短打,每一次交锋,每一次碰撞,都会引发周围大地沉陷湮灭。

    当十二击之后,道天通终于承受不住反冲之力,身影蓦然踉跄退出二十丈。不过当他望见对面的张信,也滑出数尺,眼神却不禁更为狂热。

    “再来!”

    庞大的灵能,已在道天通的身前,聚而成龙!

    可张信见状,却是极其轻蔑的冷笑:“区区萤烛之火,也敢与日月争辉!”

    他的右臂,蓦然雷光炸闪,远远望去,就好似一头体型庞大的雷蛇,在缠卷着他的手臂,尾部则在后方飘荡,延展近百丈!

    轰!

    半空中两道身影,宛如两枚相撞的陨石。先是巨大的音浪传开,使人只觉耳膜刺痛,随后是一波更为霸道的罡劲与气浪。再之后,才是蘑菇云般升卷的烟尘,

    道天通的身影倒退,身躯四肢,则赫然开始片片瓦解,血肉崩散。

    不过他人影还在半空,就蓦然捏碎了手中的一枚黑色玉符,人与那件‘通灵子母梭’,瞬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张信则傲立于半空,他并未受伤,只是右臂上的甲胄溃散了而已,需得重新以灵术修复塑成。

    “乾坤玉符?”

    张信倒是没怎么意外之意,这虽是在准神级灵域之内,很难使用乾坤玉符,可道天通手中的‘通灵子母梭’,却能给这位提供一些辅助。

    所以他自始至终,都没有将这道天通留下的念头,只需确定,此人再不能参与接下来的战斗就可。

    如今的局面,倒正合他意,道天通使用乾坤玉符逃生,却也从这场血猎中彻底出局。

    而随后他的视线,就注目向了远方。其后他的身影,就化为丝丝雷光散逸,在原地消失无踪。

    数个呼吸之后,张信再现身时,已是在二十余里外。在他的前方,龙道衍也正极力的逃逸着,只是这位,一直都被他的风神与雷电七型纠缠,拼尽了全力,也无法将这二者摆脱。

    而当望见张信到来,龙道衍那本就苍白的脸色,更加的难看。随后这位就毫不犹豫,将他的身躯沉入到了地底,直至百丈之下!

    “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么?”

    张信‘嘿’的一笑,把双手负于身后:“可惜你今日得罪的,是狂刀!”

    他语声落时,那月沉刀也高速旋转着斩入地底深处。追索着龙道衍的气机,转斩刺削,无所不用其极,在地底之下,以摧枯拉朽之势破开那土层,与龙道衍纠缠。

    土遁术的速度,在所有遁法中,本就较慢,且消耗也极大。此时有月沉刀的追击,龙道衍的逃遁之速,几可与蜗牛相较。

    而此时张信,则在地面之上,不紧不慢的行走着。

    “如果我猜的不错,你手中的神宝,应该是能够使领袖与任何事物同调的‘万神玄珠’吧?如果是别的也还罢了,可既是这一件,本座却万万不能让你逃脱。”

    张信说到这里,语音微顿:“本座有一好友,多年未见。你这神宝,或可为本座的见面礼,”

    就在他语声顿住之时,地面之下忽然传出了几声巨大的爆震!那地面整整颤动了十个呼吸,无数的泥土从地底震飞了出来。

    而当一个巨大的深坑,出现在张信的眼前时,只见那气息虚浮,立于深坑一侧,而在他的对面,小吞天把牛眼圆瞪,气势磅礴的瞪着对手。

    张信见状,不禁失笑,身影闪化到了那龙道衍的身前,

    “今日之你,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他的大袖一卷,使月沉刀回至身侧旋转:“将你手中的神宝交出,本座可饶你生离灵域!”

    龙道衍已目眦欲裂,眼中已浸满了鲜血,戾气冲霄:“欺人太甚!还真以为你吃定了我龙道衍!”

    随着‘篷’一声响,龙道衍的周身气元勃发,而后他的身后,整整五十尊巨大的石质力士,从地面拔出。更有无数的庚雷斩,从他的身前斩出,

    同一时间,在不知名的某个地下深处,数位无上玄宗的修士,忽然间身躯炸碎,一身灵能在顷刻间被全数抽走,

    而此时张信,则是眯着眼,看着那些巨大的力士,任由自身,被那遮天的阴影遮蔽,随后他微微摇头,语声阴冷。

    “冥顽不灵,活该受死!”

    随后下一刻,那月沉刀上就爆出了一团刺目光影,绝世无匹的锋芒,遥锁着身前。

    斩神劫残式之一斩天怒!

    只是一刀,就使得远处龙道衍的身躯两断。且余势不尽,将后方的四尊石力士,也都一击粉碎!

    酷烈的刀芒,横空一万七千丈方止,在大地之上,斩出了一个惊人裂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