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151 隐合
    富江说,这个城市存在的是恶魔。可实际上,恶魔往往都会和末日真理教产生关系,在过去的经验中,还真没有单纯只有恶魔,而不连带末日真理教的情况。所以,富江的话,其实也是可以这样理解的:末日真理教对这个城市的侵蚀,已经到了献祭恶魔的程度。

    欧美地区,尤其是欧洲地区,已经变得十分危险,末日真理教和纳粹的活动重心一贯都在欧洲,虽然末日真理教的动作有将导火索引亚洲的迹象,不过,我在统治局维多利亚重工物化区的所为,应该可以将亚洲重新从先期的火药桶中摘出去。“神秘”出现在亚洲,出现在中央公国乃至于我所在的城市,都是无可避免的,不过,在“神秘”扩大化的先期,不同地区也有轻重缓急的区别。要阻止“神秘”造成的破坏,就必须拥有“神秘”,而在最开始的阶段,“神秘”大多不会自觉去阻止“神秘”。获得“神秘”的人,很难在第一时间,就拥有网络球那样的志向和信念。

    所以,我觉得,回到自己的城市是必要的,因为,我比这个世界在“神秘”蔓延先期就获得“神秘”的先驱者更了解“神秘”,也更了解这个世界的末日命运,也更加拥有一个坚定的信念。如果这个世界被最终摧毁,那自然不必提,但是,在那之前,我仍旧有可以保护,需要去保护的东西,况且,只要我在这个中继器世界毁灭前,成功夺取这个拉斯维加斯中继器的话……也许可以做到更多的事情。

    我无法成为每个人的英雄,无法阻止这个中继器世界在各方的阴谋和博弈中走向末日,乃至于。“江”也需要精神统合装置,完全无法确定,它获得精神统合装置之后,这里到底会变得怎样,而我的行为,也正在促成这个未知却充满了负面倾向的结果。似乎。为了达到最终完美的结局,就必须在过程中,放弃一些美好的东西,为了最终的守护,就必须面对过程中,无法守护的结果——面对这个世界的阮黎医生、咲夜和八景,想到不知身在何处的玛索,我的内心矛盾又痛苦。

    我和咲夜、八景深入接触,和她们组建着耳语者。和她们一起去思考,“神秘”将给自己所在的城市和整个世界带来怎样的麻烦。越是抱着期待,去推动这些行为,越是想要保护她们,就越是不由自主想到这个世界的未来和自己正在执行的计划,在她们眼中,我所做的一切,大概都是充满了英雄气概吧。然而,我却无法接受她们的赞许。因为。我一边在保护她们,保护她们生长的这个世界,一边却在推动着这个世界的末日。

    这个世界的咲夜和八景,只是完整的咲夜和八景的一部分——我这么告诉自己,然而,我也十分清楚——即便只是一部分。那也是咲夜和八景。

    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所以,才会如此悲伤而痛苦,即便早就有所觉悟。觉悟从来不会让人的悲痛消失,仅仅是。让人们无法去逃避这份悲痛而已。我也无法逃避,只能尽力去做好自己能做的每一件事。也许,这是虚伪的,这是一种自我安慰的补偿方式,但是,在我的心中,此时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最终迎来更美好的结局,这一点,我从来没有怀疑。

    我已经没有退路,末日幻境正常世界的大范围异化,桃乐丝的异动,以及自身的情况,都让我隐隐感觉到,末日幻境不断轮回所积累的东西,或许将在这一次完全爆发出来,从而导致“病毒”的进一步变化——对末日症候群患者,乃至于对其他普通人来说,这种变化有可能带来好的影响,但是,更有可能是坏的,而且,更是极恶的。

    我的计划,“病院”的计划,于“病院”里暗中活动的那些潜伏者的计划,桃乐丝和系色的计划,“病毒”和“江”的动作,这些不同层面上,却同样可以影响结局的因素纠缠在一起,让人无法肯定,自己就是最后的胜利者。我也很难确定,在“病毒”和“江”面前,其它因素是否真的无足轻重,但是,假设一定有一锤定音的存在,我希望那是“江”。

    所以,即便在计划过程中,要面临如今这种介于毁灭和拯救的矛盾,既是在拯救自己所爱的人,又是在引导世界的末日,因此感到悲伤、纠结和痛苦。我也绝对不会放弃!

    我不聪明,没有太大的能力,我能想出的计划,从来都不是最好的,它天真又极端,对“希望”本身充满了破坏力。可是,从来没有人告诉我那个绝对完美的计划,我所寻求的东西,没有任何人,也任何非人,给我解答。我是多么希望,有人可以用事实来告诉我,我所在做的一切是错的,根本没有可能,而他或她,可以给我一个事实上的确更好的计划。

    可是没有。

    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都没有。

    即便是过去的“高川”,现在的桃乐丝和系色,所做出的计划,都只存在理论上的可行性,同样充满了漏洞,成功几率小得就几乎就像是妄想一样,同样要牺牲什么,才能去拯救什么。那么,这份退而求其次的计划,又和我的计划,有什么区别呢?

    其实,我早就应该明白了,对于“未知”的情况,从来都不能期待有人会比自己做得更好。因为,在真正绝对的“未知”面前,在彻底扭曲已知智慧的“怪物”面前,聪明人和蠢货根本就没有区别。当已知的知识和手段无法作为依靠,每个人都必须用自己从未想过的方式,在黑暗中摸索时,决定结局的因素,并不在于人们自身。

    我只能自己去想,自己去摸索,自己去承受。然后,期待运气的眷顾。

    我痛苦。无助,没有人可以帮助我,没有人可以给我提建议,因为,没有人知道,真正的“正确”到底是怎样的。而我也无法确定,即便有了“建议”,这些“建议”是否就是正确。

    我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抛开所有的成见,忍受所有的痛苦,执行自己的计划——哪怕没有人看好这份计划。

    所以,现在必须离开欧洲,哪怕这里散发着玛尔琼斯家的味道。

    “这里应该有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富江说,“还记得在玛尔琼斯家那时吗?”

    “特定方向入口?还是精神潜入式入口?”我知道她在说什么。在过去的末日幻境中,我在死亡前所参与的最后一起神秘事件,正是玛尔琼斯家的“天门计划”。天门计划制造出来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按阶段性分成两种进入方式。

    第一种是最初刚抵达城镇时,宛如做梦般,抵达那里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但又绝非仅仅是精神方面的问题,临时数据对冲空间是灰雾应用的一种技术。而灰雾本身就具备精神和物质二相性,看似精神状态下出现的问题。却需要在许多地方视为物质层面的变化,正因为这种精神和物质,虚幻和真实的相互转化,让人很难理清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以及自己身处于临时数据对冲空间时的状态。而这正是最危险的地方。

    第二种则是朝特定方向前进,通过“神秘”触发入口。越过正常世界和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边界。这种情况比较常见,也是临时数据对冲空间最常见的入口类型,也是普通人最经常误入的入口。

    虽然进入方式的不同,并不能代表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危险和性质,但前者无疑更加隐蔽。我相信富江的直觉。既然她认为,这个城市已经被末日真理教侵蚀,那么事情十有**就是如此,而考虑到这个城市表面上的安定,末日真理教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到底是哪一种入口,却能让人推测他们在这个城市发展的态度和趋势。与之相比,若只是存在山羊公会的话,对这个城市来说,反而是比较安全的情况吧。

    末日真理教的发展手段久经考验,根本就不需要再做针对性的布置——利用迷幻药“乐园”和山羊公会占据地盘,侵蚀正常社会人际关系,以及建立特定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作为献祭仪式的核心,用以打压或抵抗当地“神秘”的反击。这两种手段的并行早就已经不是秘密,但却一直行之有效,所以,如果末日真理教已经开始在这个中继器世界中发展,一定也会使用这些一直无往不利的手段。

    末日真理教是神秘的,因为它的核心一直隐藏在暗处,但其势力扩张在知情者眼中,却没有太多的遮掩。如果他们已经开始拓展自己在这个中继器世界中的势力范围,那便不是什么太难看出端倪的事情。虽然我不如富江敏感,但是,只要腾出时间,走访一下这个城市于夜晚工作的酒吧,以及城市利益结构中的灰暗地带,同样可以找到线索。

    这段时间和末日真理教进行了不少接触,我十分肯定,末日真理教早就对拉斯维加斯中继器,乃至于整个纳粹组织有所窥睨,而且,比任何神秘组织更早地付之行动。只是,尽管明白末日真理教的行动宗旨,却很难从他们的每一个行动中,找出那个最终的目标。他们每一次的献祭,都像是独立的,每一次针对他们的行动做出破坏,都仿佛已经彻底破灭了他们的阴谋,可偏偏无法驱除内心深处那种乌云盖顶的压抑感,就像是自己无论做什么,都只会让末日真理教朝自己的目标更进一步,而世界末日也更逼近一步。

    那是十分可怕的命运感。

    无论是在过去的末日幻境,还是现在的末日幻境,这种让人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该怎么做才能挽回的无力感和绝望感,一直都存在着。对我而言,也不过是因为习惯和麻木,所以不会对此产生太大的负面情绪。不过,我想,对于刚刚走入神秘圈,立志于要做点英雄事迹的新人来说,这种感觉是拦在他们的生存和生活路线上的一道难关。

    不过,也正因为过早看清这个中继器世界的命运走向。所以才失去了这份乌云压顶的敏感吧。而在这个中继器世界中生活的人们,在接触神秘,进而接触到这种无法改变的末日走向后,一定会有我和其他神秘专家当年的感受。

    这是一件十分奇妙的事情——相对于“病院现实”来说,末日幻境就是一个幻境的世界;而在末日幻境中,相对于外界。中继器世界也同样像是幻境一样。可偏偏,两种“幻境”都让人感到真实,不,应该说,在针对性的范围内,看似幻境的世界,以及它所昭示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所以,这个世界的阮黎医生、咲夜和八景。同样是相对的真实,即便,她们眼中的“世界”,在概念和范围上,就仅仅是中继器世界而已。这个概念和范围,与整个末日幻境,乃至于“病院现实”的概念和范围相比起来,是如此狭隘。但是,生活在这里的人们。他们的人格、想法、情绪和认知等等,所有构成他们此时意识形态的因素,都是真实的。这种意识态的真实,已经超越了他们自身的存在形态。

    我相信这才是真正的真实,因为,从本质上来说。我和他们没有什么区别。

    所以,我也相信,我在过去走进“神秘”的世界时,所产生的那些感受,这里的人们也会在之后的日子中感受到——这种被无数次证明。无法阻止的,宛如命运巨轮滚滚的推进,意味着即便我和富江在这里清剿了末日真理教的触手,也不会真的改变什么。真正可以改变这个城市命运的,也绝对不是我这样的过客。

    我很想做一个英雄,但我不得不承认,我无法成为这个城市的英雄。相比起这个城市,远在亚洲中央公国的咲夜她们,更加需要我。

    所以,虽然有些在意富江的话,但我仍旧没有半点停留的想法,这个城市的末日真理教和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到底是怎样的情况,已经不是太重要了。

    在行人稀少的道路一角,在黑灯瞎火的建筑上方,我带着富江沉默地朝机场速掠。

    “和痛苦吧?阿川。”富江在身后抱着我,虽然这么说,语气里却没有半点感同身受的情绪,充满了一如既往的乐观自信,“这样很好,痛苦会带来成长,阿川比过去更有男子气概了。”

    “我觉得自己只是变得圆滑了。”我随口反驳道,但这样的想法却并非无的放矢,过去的我和现在的我,在一些关键地方所做出的选择是截然不同的,这一点,每当我陷入回想中,就能清晰察觉到。往好的方面看,也许会自觉得现在的自己做事更加实际和成熟,但往坏的方面上,大概就是“圆滑”吧。而我一直都不觉得,“圆滑”是个褒义词,尽管在很多时候,它的确会带来好的一面,可也意味着妥协。

    在正常的社会关系中,妥协是必要的,可是,对梦想来说,却一点价值都没有。当我学会了轻重缓急,筛选对自己来说重要的部分和不重要的部分时,我就已经没有了成为英雄的可能。因为,真正的理想的英雄,是绝对不会对任何非英雄之事妥协的,也不会将事情分成多个方面,去挑选有利于自己的一面。理想化,绝对化,二分法,才是英雄真正的身姿。所有任何试图将这些极端和顽固变得模糊化,灰色化,进而反对的解释,都只是认知到自己无法成为真正英雄的失败者才会做的自我挣扎。

    一个概念的存在,在其诞生开始,就已经拥有清晰明确的解释,不符合这个解释的,就一定不是属于这个概念的产物。就如同“好人”和“坏人”的概念,“魔王”和“神明”的概念,任何试图混淆彼此,产生“一方面是好人,另一方面是坏人”,“既是魔王又是神明”这些状态的做法,不过是因为,自己无法成为单独的哪一边,认知到,自己只是一个“庸人”,所以才做出的挣扎和辩解而已。

    仿佛只要混淆了概念,散布“这个世界上不存在单纯的好人和坏人”,“魔王其实也是好人”,“神明其实是罪人”之类的说法,就能将“好人”和“坏人”,“魔王”和“神明”这些概念原本充满了理想化的一面抹消掉一样。

    可实际上。只要人们仍旧会产生梦想,仍旧有单纯的时光,就一定会产生这些单纯而理想的概念,试图通过妥协的方式,去模糊它们,正是自己明明失败了却无法承认的证明呀。

    所以。知道了妥协,知道了选择对自己有利一面,并可以给出理由,做出解释的,这个圆滑的我,已经不存在成为理想英雄的资格了。对我而言,认知到这一点,切身感受到了残酷。

    我不太喜欢现在的自己,但又不能决绝现在自己的选择。因为,对自己所爱的人来说,现在这个不理想的自己,或许才是最棒的吧?也许,正是因为,不喜欢却又必须这么做,才造成我对自己计划的执着吧——其实,这个计划真的不是很好。尽管目标放在大团圆的美好结局上是一件好事,但是。计划本身就像是一坨屎,不是吗?

    可是,如果我不执着于这个计划,又还能执着什么呢?所以,哪怕这个计划就像是一坨屎,所谓的成功率计算。更多是出于感性而并非理性,在没有人拿出更好的计划前,我也必须坚持下去。

    “这样啊……真是幸苦了,阿川。”富江用力拍着我的肩膀,愉悦地笑着。“但是,我必须说,我最喜欢这样的阿川了。那种挣扎的感觉,自我矛盾的辩解,愚蠢却又坚持的行为,实在太棒了!”

    “你就不能说点好话吗?阿江。”虽然,富江说这话的感觉一点都不像是嘲讽,但是,我的确被一针见血被说到了痛处,就算她说“高川一级棒”,也不能让我高兴起来。因为,我其实一点都不想成为这副模样。

    可是,除了抱怨之外,我还能做什么呢?我十分清楚,我已经无法成为那个单纯而理想化的英雄了。而相比那单纯而理想的形态,现在的我无论做什么,怎么做,除非最终那个完美结局到来,否则都不会让自己真正满意。

    不过,正因为有富江聆听我的想法,所以,我的脚步才能像现在这般轻快吧。正是因为富江的存在,所以,我才能逐步接受“江”的存在,因为,她让我感觉到,自己的生命中的确存在一个彻底理解自己,不需要隐瞒自己内心深处的同伴,而这是充满了遗憾和挫折的人生中,值得用生命去珍爱的东西。

    “我在称赞阿川呀。”被我背在身后的富江,用力将胸口贴了上来,“这样的阿川,才是我心目中的阿川最应该成为的样子。阿川不需要成为所有人的英雄,从一开始,就不应该成为那个样子——你只要在意我就足够了,阿川。我会为你实现所有愿望。”她的口吻直接又理所当然。

    虽然,这样的话很像是她以往的作风,但是,联系到“江”,却又让我无法不产生理联想。现在的富江,究竟是以单纯的“富江”人格说话,还是以“江”的概念说话呢?我隐隐有些期盼,但又下意识克制自己不去深想。因为,这个问题,是不会得到答案的。富江在做的事情,所说的话,也许真的受到“江”的影响,也会从其他人格得到大量的资讯,从而对当前的处境不存在陌生,但是,富江是否真的站在“江”的立场上看待问题,是否真的认知到“江”的存在,却仍旧不得而知。

    富江的战斗力也许很强悍,但是,以人格意识的层次来说,却达不到真江的程度。真江知道“江”,可以使用“江”的力量,仿佛就是最接近“江”的人格俱现,可是,富江一直都只是“反叛的最终兵器999”,“战斗力惊人的神秘专家”这样的身份和表现。

    “——嗯。”我将那些不自禁的联想抛却,仅以富江的爱人的身份回答道:“我相信你,阿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