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超能名帅 >正文 第367章 为什么是我?
    四十九岁的菲尔汤普森曾经是利物浦八十年代巅峰时期的传奇队长,退役后留在俱乐部任职,曾经出任过前任主帅埃文斯的助手,后来辅佐霍利尔。

    这位红军昔日名宿最让球迷印象深刻的是,在二零零一年十月,主教练霍利尔因为心脏病不得不暂离帅位后,就是他在危急关头带领着球队,取得了相当出色的成绩,但后来霍利尔回归,他也不得不再度回到自己的助手角色。

    对于这一名能力出众的得力助手,霍利尔也同样非常重视,尤其是看了他带回来的比赛报告后,更是对他的推断非常肯定。

    “你说得没错,菲尔,这确实是一个相当致命的漏洞。”

    霍利尔满心惊喜地放下了手中的比赛报告,毫不掩饰自己的兴奋。

    击败常胜主帅高寒,击败两亿军团切尔西,这两大光环都太过于诱人了。

    他发誓,在整个欧洲职业足坛,不可能有人能够拒绝这样的诱惑。

    更重要的是,利物浦本赛季的目标是争夺联赛前四,保住欧冠资格。

    曼联和阿森纳基本上不会有太大的变动,那么剩下的两个席位,纽卡斯尔、利物浦和切尔西都具备竞争其中一个名额,所以,直接对话就变得份量十足。

    这可不仅仅只是联赛中的三分,甚至可能决定欧冠资格。

    菲尔汤普森也笑着提议道:“那我就开始安排相关方面的训练了。”

    “嗯。”霍利尔点头,“欧文和迪乌夫的速度会在这一场比赛中发挥关键作用,我们要牢牢抓住这一片漏洞来打,围绕这一片区域来制造机会。”

    “好,我明白。”

    哈吉迪乌夫,塞内加尔国脚,零二年世界杯赛场上因为击败法国队而一战成名,转会来到利物浦后,表现比较一般,但才二十二岁,所以霍利尔对他还是很期待。

    跟队内头牌巨星迈克尔欧文一样,迪乌夫最大的特点就是闪电般的速度,这让他在球场上非常有威胁,擅长打左路。

    现在既然已经抓住了切尔西的软肋,那接下来,霍利尔和教练组就要根据这一软肋来制造针对性战术,并在球队中演练克制切尔西的防守和反击套路。

    所幸的是,时间还很宽裕。

    “高寒,我们会在安菲尔德球场,给你一份难忘的见面礼!”

    …………

    …………

    英超开战在即,富勒姆的魔刺公园训练基地的氛围也是越来越紧张。

    上个赛季球队踢得很糟糕,在法国主帅蒂加纳的率领下,球队一度深陷降级区,而管理层在赛季后期不得不炒掉主教练蒂加纳,提拔刚刚退役的年轻主帅克里斯科尔曼上位。

    结果,科尔曼率领球队成功保级,一战成名。

    今年夏季,球队至今没在转会市场上投入哪怕一分钱,但却将队内的右路球员芬南卖给了利物浦,整体实力不增反减,甚至在季前热身赛中的表现也不能尽如人意。

    不过,主教练科尔曼却显得信心十足,承诺球队本赛季的目标不会是保级。

    队内也确实有很多球员都相信他,因为这位英超第二年轻的主教练在上个赛季就已经成功征服了所有人,大家都相信他的执教水平。

    包括荷兰门将范德萨。

    范德萨今年三十二岁,哪怕是在门将位置上,都算得上是一员老将了。

    甚至在上个赛季,因为伤病等多种原因,范德萨只在英超出场了十九次,有不少人都怀疑他是否会因此退役,或者是返回荷兰养老。

    但他还是留了下来。

    因为主教练科尔曼亲口对他说,球队需要他。

    被人需要的感觉总是很美好的,不是吗?

    新赛季英超首轮的对手是米德尔斯堡,这支球队在今年夏季投入不菲,其中最大牌的引援就是从拉齐奥租借来了门迭塔,他们希望能够帮助这位先后在拉齐奥和巴塞罗那折戟的昔日巨星,重新找回当年的状态。

    哪怕只恢复一半,他们都赚到了。

    对于门迭塔的遭遇,范德萨很同情,甚至有些感同身受。

    因为同样的遭遇,他也有过。

    他出道于阿贾克斯青训,在恩师范加尔的栽培下,成为了球队的顶梁柱,并且帮助阿贾克斯拿到了欧洲冠军联赛冠军,那是他职业生涯的巅峰。

    当时的范德萨受到了欧洲各大豪门的追捧,多少球队渴望他加盟,而他也带着雄心壮志前往意甲,加盟了尤文图斯,他希望能够在小世界杯证明自己的实力。

    可结果没想到,在尤文图斯的两个赛季,却成为了他职业生涯里最黑暗的两年。

    拙劣的表现,低级的失误,让他遭受到了球迷和媒体的抨击。

    甚至,在尤文图斯以天价从帕尔马引进门神布冯后,范德萨竟然无人问津,最后不得不灰熘熘地加盟英超升班马富勒姆队。

    这种从天堂跌入地狱的巨大落差,范德萨跟门迭塔是何等的相似。

    所不同的是,荷兰人已经三十二岁了,他认了。

    他现在唯一想的事情就是,在富勒姆好好踢球,好好比赛,完成自己的英超合同后,回到荷兰,回到他所熟悉的阿贾克斯,直至退役。

    很简单,很朴实。

    就好像他的那辆朴实无华的黑色大众,又好像他在伦敦南部莫顿的低调生活。

    渐渐地,他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

    跟平时一样,结束训练课,洗澡换衣服,开着那辆黑色大众,缓缓地离开训练基地。

    魔刺公园位于伦敦南郊,莫顿和泰晤士河畔金斯顿之间。

    范德萨一家居住在莫顿新区,一个最近几年刚发展起来的中上阶层聚集的小区。

    他租了一套独栋的三层小别墅,有独立的花园,有宽敞的房间。

    妻子居家,一双儿女在附近一所不错的学校里念书,早晚回家。

    他几乎每天都会很准时地回到家里,停好车,进门,就看到两个小鬼面对面地坐在那里写作业,这时候妻子应该是在厨房里准备丰盛的晚餐。

    每一次,他总会对着孩子们笑着说一句,“赶紧的,我在后面等你们。”

    两个小鬼总是特别兴奋,尤其是儿子,很像年轻时候的他。

    可是今天,一通突如其来的电话,却打破了这一份长久的宁静。

    克里斯科尔曼?

    他为什么会这时候打电话?

    范德萨眉头皱起,但还是朝着两个孩子摆了摆手,转身走出客厅,到花园里接通电话。

    “非常抱歉,埃德温,我必须告诉你一个难过的消息。”电话里传来主教练的声音。

    范德萨眉头皱得更深,难道俱乐部对自己不满意?

    当初,他之所以从尤文图斯来到富勒姆,一个原因是富勒姆给出的薪水很不错。

    可是现在,富勒姆明显开始缩减开支,难道要拿他这个队内的高薪阶层开刀?

    “没事,你说,克里斯。”范德萨心念急转,但却依旧很镇定。

    不管对方说什么,他都能够淡然接受。

    “是这样的,埃德温,球队目前的情况,相信你也清楚。”

    “嗯。”范德萨心中的不祥预感更甚。

    “就在刚才,俱乐部通知我,今天早晨,切尔西发来报价传真,他们愿意用一千万欧元的价格,将你买到斯坦福桥,而刚才高寒也亲自给我来电话,询问你的情况。”

    “什么?”范德萨大惊失色。

    高寒?切尔西?

    这怎么可能呢?

    “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我看得出来,高寒确实很想买你。”

    范德萨还是觉得难以理解,因为他已经三十二岁了。

    更何况,他在富勒姆的表现也一直不能尽如人意。

    切尔西号称两亿军团,买的球员就算不是欧洲名将,但起码也是英超数一数二的球星,怎么轮也轮不到自己吧?

    “不管怎么样,埃德温,我希望你能够理解俱乐部的难处,我们需要这笔钱,另外,我已经把你的手机号码给他了,他应该会很快给你打电话。”

    范德萨深吸了口气,很快就平复了心情。

    他是职业球员,很清楚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

    “明白了,谢谢你,克里斯。”范德萨淡淡地回道,语气就跟平时一样。

    克里斯科尔曼似乎苦笑了一声,最后叹了口气,“祝你好运,埃德温。”

    “你也是。”

    挂了电话后,范德萨长长地吐了口气。

    他有些难以理解,为什么切尔西会看上自己呢?

    还有,高寒。

    他隐约记得,零一年的时候,自己也曾经一度跟马德里竞技有过联系,甚至有媒体传闻马德里竞技想要买他,但后来好像是因为尤文图斯要价高了,吓退了马德里竞技。

    难道是,真的是高寒想要自己?

    但没道理啊!

    作为一个已经三十二岁,同时又经过那么多风浪起伏的老将,范德萨很有自知之明,他清楚知道自己在尤文图斯和富勒姆的表现并不理想。

    当然,他更加清楚知道原因,但作为职业球员,他没得逃避,也没有借口。

    为什么是我呢?

    范德萨扪心自问。

    但很快,又一通电话就打了进来,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范德萨深吸了口气,再重重吐出后,接通了电话。

    “埃德温,你好,我是高寒。”

    简简单单地一句话,却让范德萨心中翻滚起了滔天巨浪。

    电话那边可是一个夏季花了两亿欧元转会费的欧洲名帅啊!

    “你好,高寒先生,很高兴能接到你的电话。”

    “谢谢。”高寒显得很有礼貌,没有一些名帅的威严。

    这可能跟他年轻有关吧。

    范德萨心中想,他也没少从报纸杂志上看到一些马德里竞技的报道。

    “如果你方便的话,我希望能够跟你见一面,坐下来好好聊聊,你知道,很多事情在电话里说不清楚。”

    “好的,什么时候?什么地方?”

    “嗯……时间越快越好,现在也行,地点嘛,随便,我马上过去。”高寒显得很热切。

    这让范德萨心中微暖,想了一想,“那就干脆在莫顿吧,那里有一家咖啡不错。”

    “嗯,好,我人就在哈灵顿,马上过去。”

    挂了电话后,范德萨又重重地吐了口气,眼神里多少有些迷惘。

    但他还是很快走回家里。

    出门前,他得跟妻子交代一声,顺便安抚一下两个小鬼。

    今天肯定是不能陪他们踢球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