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136 三柱仪式
    “超级系”到底是何种等级的神秘造物,至今仍旧没有一个准确的判断,但是,正因为太过神秘而让人产生联想,反而让神秘专家们感到沉重,“神秘”从来都不会只展现其好的一面,他们有着最为深刻的体验。“神秘”可以满足人们的许多需求,但同样会带来等价的危险。越强大的“神秘”,就越是意味伴随其而来的危险是何等强烈。尽管“超级系”至今为止展现的,似乎都是对网络球有益的一面,但是“许愿”这种方式,本就意味着被动——猫女也好,网络球也好,在“超级系”的力量面前,一直都是被动的。

    没有人喜欢在巨大压迫的环境中生存,也没有人希望总是有一层自己无法看清,却能感觉到的阴影笼罩在自己头上。然而,“超级系”的存在,似乎就是为了证明,即便是强大如此的网络球,也是被动生存在一个无时无刻都有巨大压迫的残酷世界中,而且,这种残酷一直朝着更黑暗的深渊滑落,无论如何挣扎,所做的一切都不过是某个巨大阴谋中的一环罢了。

    “我已经记不得,自己当初是怎么得到它的了。”猫女说:“不过,也没关系了,我已经不再保管它了。”

    “是这样吗?我本来还想问问你在加入网络球之前的事……说实在的,当时你竟然在没有人引导的情况下找到我们,还真是吓了大家一跳。”走火揣摩着猫女的表情,斟酌用词,希望可以开解她,不过,从对方的表情来看,自己似乎并不需要做太多。超级系虽然在她的心中占据了很沉重的位置。但这些年过去,这种沉重已经再没有半点褒义。眼前的同僚,谈起自己失去了超级系这件事,就好似摆脱了一件枷锁。

    “没什么好说的。”猫女摇摇头,“我也已经记不清了。”

    “记不清……”走火想了想,提了一个问题:“你不觉得这很奇怪吗?在获得超级系之前。你的过去已经变成了一片空白。”

    “嗯,我注意到了,但那又能如何呢?如果超级系同时还拥有意识态的力量,对我的记忆进行了操作,而这么多年来的意识检查都没有结果,轮椅人和常怀恩也不是没有亲自检查过,那么,再去纠结这样的事情又有什么用呢?”猫女显得很开朗,意识到自己记忆方面的一些异常。也是在失去了超级系之后,若说完全没有一点介意,那自然是自欺欺人,可是,正如她自己说的,就算介意也无法挽回那些事情。

    “好吧,我们不说这个了。”走火耸耸肩,主动打断了关于猫女个人意识和记忆的话题。尽管猫女的来历古怪,超级系更是神秘。但是,两者都已经是网络球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作为一同共事了多年的同伴,对方再有什么秘密,也是可以谅解的,这个世界就是这么回事,在志同道合的时候。任何问题都不是真的问题。

    “超级系已经交给近江了?”走火问到。

    “是的,她似乎已经将重心转到对超级系的研究有好一阵了。”猫女点点头。

    “我还以为在建设中继器之余为高川先生进行调整,就已经是她的极限了。”走火有些惊叹,“没想到竟然可以同时做那么多的事情。”

    “其实我一直都觉得,近江帮助常怀恩融入中继器。就是为了将超级系融入中继器做准备。”猫女说:“毕竟,常怀恩和玛索是不一样的,他拥有神秘,而玛索只是普通人。”

    “也许吧。”走火笑了笑,不置可否。猫女想,他是不是有另外的看法?不过走火不说,她也不打算追问。

    “我们的中继器构造是三柱形态,末日真理教的是四基石形态……”猫女犹豫了一下,问到:“会不会在力量上有什么影响?”

    “有影响是一定的,不过应该不大。神秘学中的‘三’和‘四’,其数字意义的量差并不如它们形而上的意义更重要。最终可能造成的差异,应该是神秘现象效果的差异,而并非单纯力量上的诧异。”走火说:“若非如此,我当初不会认可近江的建设计划。你应该明白,无论在东方还是在西方的神秘学中,从‘三’衍伸到‘四’,由‘四’递进到‘三’,其实是一个从‘有限的极限’到‘无限’的变化意义。”

    “我知道,但是,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玛索会被选中。”猫女说:“如果三柱都是常怀恩和超级系那种程度的神秘,中继器应该可以更强,可是,玛索只是一个普通人。”

    “也不能这么说。”走火摆摆手,“玛索是梅恩女士知晓近江的中继器三柱建设之后,第一时间预言出来的人——就算是普通人,也一定有她特殊的地方。也许,如果失去玛索,所产生的事态连锁,会让建设中继器的机会都失去。你和超级系在一起那么长的时间,本应该更明白这些。”走火口吻渐渐缓和下来,“你果然还是无法彻底放开超级系的事情。这样吧,你替我参与近江的三柱仪式,我这边也挺忙的,就不过去了。”

    “这么做合适吗?”猫女皱了皱眉头。

    “得了吧,近江才懒得理会这些事情,就算谁都不去,她也无所谓。”走火无奈地笑了笑。

    猫女想了想近江的性格,也只能承认,情况就如走火说的那样。近江并非不清楚人情世故,只是,她已经不需要再去在意这些人情世故了。所谓的“三柱仪式”在她眼中,就是随手将中继器的最后一个零件拧紧这么简单的事情,并不具备在这之上的象征意义。说到底,中继器建设计划不过是网络球和她的一次交易而已,比起她自己想做的“命运石之门”,中继器也许有借鉴意义,但一直都不是重心。

    “近江的三柱仪式立刻就要开始了,我就是来通知你一声。你真的确定不过去吗?”猫女又问了一次。

    走火认真看了看她。毕竟猫女可从来都没有这般反复过,失去超级系对她的影响真的很大。猫女被他盯着,也有些坐立不安。最终走火说到:“我去找梅恩女士,你自己想想,到底要不要过去吧。”这般说着,他干脆就离开了这个房间。留下猫女一个人静静坐在椅子上,房间的阴影让她的轮廓充满了犹豫。

    过了好半晌,猫女才起身离开房间,起初,她的脚步有些迟缓,显得沉重,但三四步后,脚步声变得坚定起来。她就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量,踏出每一步。朝前方走去。

    来到近江的研究室时,近江正和玛索、常怀恩两人说着什么,猫女进来的时候,近江朝她看了一眼,没有什么特殊的表情,伪装成平板电脑的“超级系”就这么随意放在一处控制台上。玛索仍旧是普通人的影像,这意味着她并不处于工作状态,而常怀恩则快步走上来。猫女觉得他想对自己说点什么,但是。大概是一些开解的话吧。猫女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她知道,无论“超级系”从自己身边离开是好还是坏,都是自己所必须面对的现实。她原以为自己早已经准备好了,但是,和走火谈过之后。才真正明白“超级系”在自己心中的份量。即便猫女自认为不是固执的人,“超级系”也是极为神秘而危险的造物,然而,她的过去是和它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无论它到底是什么。对她来说,就像是她的亲人,她的过往,是她这一生中无可分割的一部分。现在,她要失去它了,即便它只是融入中继器之中,而中继器就在网络球中,可是,这种程度的分离,仍旧不是可以轻易接受的。

    “你的脸色不太好,见过走火了吗?”尽管猫女没有开口,但是,身为意识行走者的常怀恩还是第一次时间感受到了她意识中的拒绝,他知道,现在自己说什么都没用,自己能做的,走火会做得一样好——如果她见过了走火的话。

    “嗯,和他聊了聊。”猫女的笑容有些苦涩,在最初交出“超级系”的时候,她的脸上没有这样的神色。两相对照之下,似乎和走火交谈是一个错误的决定,但是,常怀恩明白,这份压抑和苦涩,其实一直都在她的心底,只是最初的时候,连她自己都没有注意到而已。

    即便是强大的神秘专家,也不可能真正而彻底地了解自己的内心,所有依照感觉而采取的行动,其实就是一种潜意识的折射,而常怀恩这样强大的意识行走者,更是认为,这种潜意识并非独立的,而是牵涉到人类集体潜意识,就如同一台巨大的机器要改变运转状态时,就会让一个个微小的零件进行相应的调整,反过来也是如此,猫女的感受,潜意识的活动,乃至于造成这种潜意识活动的表面行为,就是一种涉及到人类集体潜意识变化的征兆——在人类集体潜意识运动的宏观过程中,猫女自身的潜意识活动也许是十分渺小的,但是,造成她这种潜意识活动的表面行为——让“超级系”融入中继器——却在相对来说,对人类集体潜意识拥有更大的影响力。

    这种影响力当然也会反馈到猫女的潜意识中,进而让她的表层意识产生波动,而这种波动却是很难消除的。且不说这种视角和理论是否正确,常怀恩作为经常进行意识深潜的专家,却是极为相信这个视角和理论就算是片面,但也并不是错误——毕竟,这是他的导师轮椅人最先开始的研究,而他在继承了导师的衣钵后,进一步用自己的行动去寻找过实证。

    正因为习惯了从宏观层面上,去解剖一个人的意识活动,所以,常怀恩才觉得猫女的情况相当棘手,最终还是选择了,让时间去解决一切。

    “你不要用这么怪异的眼神看我。”猫女被常怀恩盯得有些发毛。但是,他眼中的苦恼却让她的心情有些舒缓,因为,这种苦恼是只有关心自己的人身上,才会表露出来的。

    “如果你决定中止三柱仪式,我也会赞同。并向走火解释。”常怀恩最终说到。

    “别说这么孩子气的话了。”猫女朝他翻了个白眼,“我的心理可没有这么脆弱。”

    “不,你不明白,你的情况是特殊的。我甚至无法判断,一旦超级系真的融合到中继器中,对人类集体潜意识形成巨大的干扰。对你的潜意识的影响到底有多大。”常怀恩慎重地说:“虽然我们需要中继器,但是,我同样需要你。”

    “……”猫女无法直视常怀恩认真的眼神,尽管两人的关系不一般,这样认真的关心也不是第一次,但是,仍旧让她的心中充满火热,只是,此时的环境和状态。让她无法向往常那样直接回应,只能撇开话题说:“得了吧,我可是对你的甜言蜜语有免疫力了。”

    常怀恩没再提这件事,他沉默下来,好半晌才说:“我会保护你的。”

    “听着。”猫女一把环住他的颈脖,但是,她的手臂却从他的身上穿过,就如同那只是一片空气。这时她才醒觉过来。是啊,他已经不是正常意义上的人类了。只是依靠中继器的力量维持存在形态的“哲学幽灵”而已。想到这里,她不禁有些难过,在“超级系”还在身边的时候,亲眼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他的身上,也没有如同此时这般难过。她无法解释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为什么偏生在一切都过去之后。反而更加难过起来。也许是因为,两者都以这种方式,离开了自己身边,所以,这份难过的情感叠加了起来吗?

    “我没事。常。我真的没事。”这么说的时候,猫女感到自己的脸颊有些冰凉,用力擦了擦才察觉,那是自己泪水。然后,她就像是个小女孩丢掉了自己心爱的娃娃般,哽咽着,泪水无法遏制地流淌出来。

    这是一切都发生之后,猫女第一次留下泪来,可是,常怀恩以环抱的姿势靠在她身边的时候,心中的那份担忧反而渐渐被这些泪水冲刷了。正因为看到猫女无法遏制的情绪发泄,所以,他能安心下来。

    因为悲伤而哭泣,因为失去了什么而哭泣,失去的东西,是她生命中十分沉重,也十分重要的东西,所以,这是必须且应该的哭泣。明明是失去了那么重要的东西,却无法哭泣,显得极为冷静的话,那才是不自然的。常怀恩理解这份哭泣,他想安慰她,可是,他却无法触碰她,只能以做模样的方式,呆在她的身边。

    猫女在朦胧的泪眼中,看到了常怀恩的动作,虽然,彼此之间连触感都没有,也没有体温,可是,仍旧有一股温暖的力量,一点点驱散着不断从内心中滋生的阴霾,就如同有一片阳光照射进来。

    “我没事,真的。我没事。”猫女用力吸了吸鼻子,她觉得自己的哭泣真是幼稚可笑,在她的记忆中,自己也从来都没做过这种幼稚可笑的事情——她从来都没有这般哭泣过,对电视中相似的哭泣也嗤之以鼻,当自己真的这么做了时,她感到不可思议,又觉得无法控制。然而,并不是什么糟糕的感觉。

    当她擦干泪水,重新站起来时,近江和玛索的谈话已经结束,正朝这边看着。猫女有些不好意思,不过,近江脸上根本就没有多余的表情,一如既往的冷静淡然,反而让她觉得,自己的行为并没有自己所想的那么糟糕——因为,对方的姿态似乎在说,这只是一种如同人要吃饭般,理所当然又平凡自然的事情。

    “准备好了吗?”近江问到。

    “准备好了。”猫女认真回答到。

    “那么,就开始仪式吧。”近江的话音刚落,研究室的摆设格局就发生了改变,和过去那种更充满未来机械感的变动方式不一样,这一次,更偏向于“神秘”的现象——一些物体消失了,一些物体出现,设备在转动,又在转动中变成其他的设备,彼此之间的位置在重组的时候,并不存在可以目视的轨迹。就像是原本研究室中的景象不过是一个幻象,而此时幻象被解开,才呈现出不太一样的真实来。

    几个呼吸中,研究室的中心就腾出一片空地,而四周被设备环绕,管线彼此缠绕,显得粗重而凌乱,墙壁上开始流淌一些光线,迅速构成复杂的回路形态,并在研究室中心的空地上,构成一团核心的图案——像是三个正方形以不同的角度交叠在一起,虽然刻画在平面中,却充满了立体感,并且在以核心点进行毫无规则的旋转。这个时候,所有的光线就如同以这个图案为中心,向四周辐射。

    这是极富有网络球特色的魔法阵,本质上和末日真理教所使用的那些更加传统一些的魔法阵并没有本质区别。它只所以是这样,其实是源于近江本人的风格喜好。看起来淡淡的光芒,却在整个回路图案的边缘处变得极为浓烈,根本就看不清光芒之后的事物。猫女、近江、玛索和常怀恩四人站在魔法回路的中心,平板电脑样式的“超级系”已经悬浮最核心的位置上。

    虽然有想过所谓的“三柱仪式”会是什么样子,不过,整个过程却没有什么惊心动魄的现象。“超级系”一点点分解,看到这里,猫女在心中默默说着:再见。然后,她突然有一种感受,似乎“超级系”也在回应着自己,说了一声“再见”。

    更强烈的光,伴随着“超级系”的分解,不断往魔法回路的核心凝聚,让人不由得担心,整个魔法回路会不会突然爆炸。如果仪式出了差错,从这里释放开来的能量,让猫女也不敢保证,自己可以救下近江。不过,仪式进行得十分顺利。虽然整个过程中,近江只是站在一旁默默关注,但是,这更证明了,她已经为此准备得足够充分,所以,才自信不需要做更多的事情。

    “超级系”在十个呼吸内,彻底消失在魔法回路的核心。与此同时,玛索和常怀恩的身体浮现一层光芒,顷刻间就被拉扯进那个正方形交错的核心图案中。看到这个情景,猫女的心脏不由得重重一跳,这样的变化很突然,在开始之前,无法提前了解“三柱仪式”的话,几乎会觉得仪式要失败了,所以才会波及到已经和中继器融为一体的玛索和常怀恩。

    不过,近江的表情仍旧平静,让猫女的心情缓了缓。

    “只是在共鸣而已。”近江说:“三个支柱必须完成细节上的调整,才能让中继器稳定下来。”

    “失败的话会怎样?”猫女问到。

    “中继器崩塌。”近江若无其事地说:“不过,不会失败的。”

    这句话可不是什么好宽慰,猫女想要去相信,但是,心中仍旧不面惴惴。

    “怎样才算失败?从这个的现象可以看出来吗?”猫女再一次追问到。

    “我不知道会产生怎样的现象,但预兆一定会出现。”近江仍旧是那副平静的口吻。

    魔法回路开始动荡,不仅仅是纹路上的变化,甚至有一股力量在扯动着整个房间,几乎让人站不住脚。因为反应太过剧烈,猫女不由得做好了随时带走近江的准备,然后,她发现,整个空间都在扭曲,即便是近在咫尺的近江,身材和脸庞都变成了一种古怪的样子。她看了一眼自己,发现自己也变成了这副模样——这种视觉上的异常,实在让人无法静下心来。

    猫女将手搭在近江的肩膀上,传来的触感还是十分正常的,似乎仅仅是视觉上的变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