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505章
    月无极看着前面张信的背影,脸色发白:“明知道他都已经疯了,你们也要陪着他胡闹?”

    “这座阵没有了他,我们几个人也守不住。”

    皇泉说完这句,就又眼透异色。

    “其实我倒是蛮期待的,我们总觉得摘星使大人他狂妄自大,可事实总是相反。这位说的话,总是实现了。”

    王**目光闪动:“我感觉可以留条后路。”

    “没法!”魏周流摇头:“那些人,不会给我们机会,”

    王**闻言不禁叹着气:“看来已别无选择!虽然感觉不太现实,不过我现在是真的期望,这位真能横扫一切。”

    说完之后,这位就御空而起,紧随在张信身后。而其他几人面面相觑了一眼后,也纷纷飞离阵内,

    月无极见状,不禁一阵磨牙,可他也只稍稍迟疑,就同样飞身而起。

    外围那诸多灵修的贪婪目光,让他一阵头皮发麻。而如没有了张信,没有了皇泉与魏周流等人,他月无极虽还能驾驭这座大五雷阵,却只会在一瞬间被那些虎视眈眈的家伙,撕成碎片!

    同时一股哀怒交加的情绪,自他的胸中升起,月无极感觉自己是已被张信绑架,无论是走是留,都免不了身死之局。

    初时外围的那些灵修,都未有任何反应,可当张信他们走到法阵之外三十里的时候,所有人的呼吸都粗重了数分,

    “居然还真的出来了~”

    “这些家伙,难道是脑袋里面进水了,是白痴吗?”

    “方向是东北,难道他们,还准备参与那两件至宝的争夺?”

    “没可能吧?不过我听说那个张信,确实是一个狂妄自大到没有边的。”

    “再等等,等他们再出来一点,不能给他们退回的机会。”

    此时已经有几家宗派的猎团开始行动,纷纷绕到了张信等人的后方,欲断绝他们的后路。

    见得此景,张信身后的诸人,又再次面面相觑,都暗道一声果然。

    而张信则是完全视如无睹,继续自顾自的向北面飞行着。

    直到离开法阵八十里,他们的前方,已被数个猎团,断去了道路。

    这些人,倒也非是故意如此,而是他们本身的营地,就在这里。

    而当张信等人靠近之后,这些人目中的贪婪,已经控制不住。

    张信的身速,也在这一刻缓了缓,目光冰冷的扫望前方:“你等,还不给本座让路?”

    可此举并未能迫退前方的近八十位灵修,反而使他们目中的杀意,更加的深沉。

    张信见状,不禁冷笑:“看来都是一群不知死活的渣滓!今日本座敬告在先,所有欲阻狂刀道路者,杀无赦!”

    “动手!”

    就在这刻,人群众传出了一声戾喝,同时一道剑光蓦然冲飞而起,直击张信。而这道剑光,也引发周围所有灵修附从,一瞬间有近百道刃光冲天而起,更有一片由灵术引发,五颜六色的光华,朝着张信等人潮卷而去。

    甚至有一些灵术,直接就在张信周身爆开。无数的铁刺,无数的石枪,无数的木藤,都在那一地域穿刺而出。更有数十团赤红的火焰,在那附近爆开,化为火海,遮蔽一切。

    涛山剑宗的禹灵龙,也在其内。他的一身精气神,都在这刻聚集攀升到了顶点,目光则死死盯着张信身后的皇泉!

    他刚才曾仔细注意过,日月玄宗这些人,一共使用十七只乾坤袋。其中大半,都由张信一人携带。不过这皇泉身上,也有一只,而且容量不低。

    禹灵龙并不贪心,涛山剑宗不过是一家小小的二等宗派,远无法与日月玄宗这样的超一流玄宗比较。这次护送他们前来,也只是三位法域。故而他们在这里,哪怕收获再多,当走出灵域之后,宗门也未必能护得住。

    所以只需一只!那十七只乾坤袋,他们涛山剑宗,只需要一只就可。

    只是当那诸多灵术,无数的飞剑,几乎将张信等人淹没的瞬间。禹灵龙的灵目,却透过那重重阻障,望见那依然从容自若的张信,正将唇角冷冷的斜挑,

    “一群白痴!就凭你等,也敢与本座动手?”

    随着这一声嗤笑,禹灵龙顿觉体内,似乎生出了些许异变。自己的骨头与血液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被剥离了出来,顺着血流,往自己的头部冲击而去。

    他的头骨,也似在膨胀

    不好!

    他的脑海中想起一事,立时就心道一声不好,当即就将一张符打出,定住了自己的周身上下。而他的身影,则疯狂的退后,所有的潜力全数迸发,在短短一瞬间,飞撤数十里。可在禹灵龙的身侧,许多人虽也察觉不妙,却已反应不及。

    就在下一霎那,这周围数十团血雾爆出,在场近七十名灵修,都是头颅爆碎,一片片凌利的骨刺,从内穿飞刺出。

    “超杀伤灵术,铄金裂骨!”

    禹灵龙一声惊呼,神色骇然的,朝着张信看了过去。随着这近七十位灵修死亡,那些飞剑飞针都尽数在半途坠落,而那些灵术也完全失控,本来如海如山般的攻势,瞬时崩溃。仅有的几道灵术,都被皇泉等人,轻而易举的化解。

    而此时整个方圆八十里地域,都是再次恢复死寂。在场无数人的视线,都纷纷以忌惮无比的眼神,看向了张信。

    “超天柱!这个家伙,竟然真是超天柱!”

    “不是说这张信的手里,可能是雷系的神宝么?是借助大五雷阵,才能施展绝灭雷海?”

    “厉害!这位可真是深藏不露,除了绝灭雷海之外,居然还在金系之上,登峰造极!”

    “难道说,他手中的那件神宝,是同具金雷二系之能?”

    “七层战境!这个家伙,竟然是七层战境。虽说所有超天柱中,这位并非是最年轻的,可却是进入玄宗大教最晚的,他入门才一年左右吧?”

    在张信的身后,皇泉与魏周流等人,也是神色异样,他们心绪轻松几分之余,又含着几分释然与艳羡。都心想这位,果然已是超天柱了!那么这次他们,倒也不是没有半点生机,至少是九死一生,而非是十死无生。

    不过这位摘星使的修行进度,也未免太快了吧,简直骇人听闻!

    月无极的面色,则是阴晴不定。他既为张信展现出的惊人战力而觉压力大减,又觉难以接受。

    之前他一直以为这位能施展超杀伤灵术,是依靠大五雷阵。

    可结果这家伙最擅长的,竟然是金系灵术?

    且张信这次,并未依靠法阵之力,那么此子,多半是真的已修成七层战境

    至于那五位灵奴,心思倒是简单的多,只是单纯的惊愕,还有丝丝希望滋生。

    只有乐灵鹤心绪稍稍异样,超杀伤灵术的条件诸多,七层战境,神师境之前,无上功法,还有相应的灵体等等。

    而他乐灵鹤,虽也修成了一门无上级的‘神天音剑’,而音攻之法,也是最擅于大规模杀伤的一系灵术,可他终究还是没能在神师境之前完成,并且差距巨大!

    正因他曾为此努力过,故而乐灵鹤也深知要修成这样的灵术,是何等的艰难。

    故而此时,见到这‘铄金裂骨’,乐灵鹤也尤其震撼。

    可诸人之中,最为错愕惊奇的,还是王**。

    此时这位,正呢喃自语:“没可能的!绝对没可能。他身上没有神宝,一件神宝都没有,这怎么可能?我一定是在做梦。”

    可随后他却渐渐兴奋了起来,眼神炽热的看着张信的背影。

    没有神宝的超天柱么?

    不对,这样的人物,分明已是凌驾于超天柱之上了吧?

    看来这位摘星使大人,还真的不是狂妄自大。或者今日,自己能见到一个传奇。

    以一人之力,横扫八大超天柱,盖压血猎灵域三千灵修的传奇!

    此刻张信的视界内,叶若则是惊奇万分的问着:“主人!这又是什么灵术!以前都没见过哦喵。好厉害的样子!居然能操纵他们体内的骨头。”

    “是金系超杀伤灵术,铄金裂骨!”

    张信淡淡的解释:“叶若你不是跟我说过,人体内最多的金属,就是钙,铁与钾、钠、镁么?这门超杀伤灵术,就是操纵人体内的这些东西,从而达成毁伤他人**的效果,此外又以攻击灵师的头部为最佳。”

    这时如有见多识广之人在此,就可知道他的这门金系超杀伤灵术,威力其实远超正常的‘铄金裂骨’的七成以上。

    这却是因叶若的教导,使他洞悉了‘铄金裂骨’的原理之故,

    再如不是从叶若那里学来了这些,他也没可能这么轻易的掌握此术

    “注意跟进了!保持在三丈范围内,本座必能保你等安然无恙”

    张信原本是想着在灵域之内,尽量让皇泉等人,经历一番历练的。可他此刻,已无耐心,只打算在最短的时间内,结束这场血猎。

    不过相应的,他既放弃了最妥当安全的策略,自然也有护持这几人安危之责。

    而就在他将‘无恙’二字说出口时,张信又神色微动,看向了前方。只见那边,有两个颀长身影,屹立在他千丈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