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134 无法阻挡
    nog总部一片繁忙,不列颠战场的形势以及对外沟通的尝试,都以数据图表的形式呈现在显示屏上。月球核打击计划失败后,所产生的冲击对轨道卫星体系造成了严重影响,国家级的监控手段被肢解后,无论是对国外还是对国内的情报收集都难以达到理想的状态。大气污染所造成的信号影响,让地面无线信号发射塔无法正常工作,人工收集情报并通过有线方式传播这种旧时代的手段反而成了最好的选择。不过,对于nog来说,利用“神秘”突破事实上的困境,却比“科技”修复更加有效。国家政府部门当然无法将自己的情报和通讯部门换成“神秘”的方式,实际上,想要利用“神秘”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只有nog这种全球神秘组织联合体才能找到合适的“神秘”并针对性进行整合。

    不列颠政府为了掌握战局情势,不得不借助nog的力量,派遣代表长时间驻扎在nog总部中,对nog获得的情报进行梳理,而在这个方面,政府部门的确比nog更具备人才优势。不过,这一天,当一个语焉不详的情报传递到这个部门时,所有人都从无法置信变成了目瞪口呆。

    起初,那个最初接收到情报的人也有些迟疑,但还是打开了显示器,按照情报进行目标定位。然后,她立刻理解了,为什么提供情报的那人,声音那么怪异。她再三检查了数据,仍旧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上报之后,头顶上司也是一副同样的表情,但他有权对某一个目标进行重点关注——他这么做了。告诉工作人员将所有的显示屏影像都切换到刚分发下去的目标身上。

    很快,所有正在工作,以及仅仅是在关注工作情况的人们,立刻就注意到了这种仿佛预兆着什么的显示屏影像变换。中央显示屏呈现出最新的战区概览,只见一条红色箭头以一种怪异的曲线穿插了将近一半的战区,而它所经过的战区。“危机红”的底色全都变成了有些怪异的灰色,就好似在说“那片战区已经彻底沉寂下来了。”

    红色箭头还在蔓延,在短短的十几秒内,又是一个战区的黯淡下来。整个部门的气氛顿时冷却下来,不少人面面相觑,而熟悉这些颜色意义的人,更加觉得自己仿佛在做梦。

    “灰色?怎么可能会是灰色?”有人质疑:“是不是数据出错了?”

    “不,我们已经校对了好几次,情况……就是这样。”负责人干巴巴地说:“这些战区的纳粹的确全部都被干掉了。无论是士兵还是那些飞艇……”

    “你发誓,你没有在开玩笑!?”政府部门的高级官员仍旧无法平息自己脸上的震惊,“在十分钟之前,所有的报告都是事态岌岌可危,那些该死的纳粹差不多就要攻破防线了,现在你对我说,那些怪物都被杀死了?一个都没有剩下?”

    “是的,情报是这样没错。就算有错报。也不可能所有战区都错报。”负责人冷静了一些,“一个小时前。网络球的特遣队和女王陛下的王立国教骑士团已经抵达前线,但除了这两支队伍之外,还有来自亚洲方面的支援。”

    “亚洲的支援?我怎么不知道?他们派人过来了?”那名高级官员一脸疑惑。

    “准确来说,是来参加nog成立的神秘组织,之后就停留在伦敦没有离开。”负责人说。

    “我记得之前王立国教骑士团的报告也仅仅是顶住了纳粹的进攻吧?网络球的特遣队也没办法如此之快取得胜利——不,按照之前的数据。那根本就不是一个人所能做到的事情。那支亚洲神秘组织有多少人?他们的实力比我们强大那么多吗?”高级官员震惊地问到。

    “不是一支队伍,准确来说,只是那个神秘组织的代表,只有他一个人。”负责人的表情也有些像是便秘,“我刚刚和网络球那边确认了。的确就是他一个人做到的。”这个时候,大厅中又传来惊呼声——三分之二的战区沉寂下来了。

    “将目标放大。”负责人命令到:“对现场影像进行捕捉。”

    最显眼的几处显示屏上出现信号失真的雪花现象,影像偶尔闪现,却不足以达到观测的要求。操作员报告说,被锁定的战区被投放了大量的信号干扰,不仅仅是科技方面的,也有神秘方面的,如果一定要进行观测,必须提前进行处理。

    “向网络球技术部门提交申请,他们可以确定攻击路线。”负责人想了想,如此吩咐道,“动作快,高川先生的速度实在太快了,他还在加速。”

    在其他显示屏上呈现出来的数据完全符合他的说法,看向数据的人都能轻而易举察觉到,因为红色箭头速度递增的数据实在有点夸张。“已经超出第一宇宙速度了!”操作员用看到怪物一样的口吻惊叹:“距离进入第二宇宙速度还有十秒。”他主动开始放映倒计时,这个时候,红色箭头的速度递增规律已经相当明显。

    “申请通过了,他们的确在实时检测目标的状态,并以目标为基准点进行数据反馈。”另一个操作员接口道:“他们铁定知道我们会从他们那边调取数据。”

    “是叫高川吗?”政府代表官员在负责人身边轻声问到,虽然义体高川所隶属的耳语者可谓是亚洲唯一参与了nog组建的神秘组织,同时也是七大常任理事之一,组织虽小,但在神秘圈内却颇有名声,但在政府方面却没有多大印象。实际上,即便确认了nog的重要性,神秘圈的情况在政府部门中仍旧处于高级机密,即便是这名需要常驻nog总部的代表,在他确认这份委任之前,都不是知情者——他也许会得到一些风声,但具体的情报。却需要在上任后才能逐步解锁,就算只对重要情报粗略浏览一番,也需要花上一点时间。义体高川和耳语者仅仅被看作是亚洲中央公国的立场代表,对于欧洲的影响,并没有其他欧美本地的神秘组织那么大,加上nog成立和纳粹入侵的时间间隔太短。义体高川在期间也没有展现多强的实力,所以,不列颠政府对他的情况相当陌生。实际上,在义体高川于这一天做了如此骇人听闻的事情前,即便是nog乃至于网络球内部,可以清晰预见当下情况的人也没有几个。

    哪怕是走火等人,在义体高川行动之前,也是无法判断他到底强到了什么地步的。毕竟,义体高川的强化虽然是交由近江负责。但却并不通过网络球,放大来说,仅仅是耳语者和近江的交易,往小的说,却仅仅是近江进行的一次私人实验而已——从近江的个性出发,对于近江的“丈夫”这个身份,更多人是朝“另立名目的实验体”这个方向去理解的。

    网络球内部当然对义体高川的义体化状态感兴趣,也一直都在关注近江对义体高川的调制情况。不过,仅仅通过片面的数据。是无法准确评估义体高川的实力状况的。当他们在第一时间得到义体高川的战斗情报时,现场的震惊一点也不下于nog总部。毕竟,在义体高川行动之前,nog就已经派遣了多名资历和实力都算是中坚份子的神秘专家去往前线,最终得到的成果根本不能令人满意,更让人明白。正在进攻的纳粹一方拥有多强的实力——一路击溃了多重防线,直逼伦敦而来的纳粹部队,竟然在不到半天的时间里,就被一个人摧毁了一半,甚至于。似乎要直接歼灭已经登岛的所有纳粹。

    那些彻底灰暗下来的战区还在蔓延,比之前的速度还快。具体的画面已经在显示屏上呈现出来,有了网络球的支援,终于可以提前锁定义体高川的下一个目标。那片战区已经得到新的命令,让所有士兵撤离阵地,纳粹一方似乎也有所准备,并没有进行追击,好几名神秘专家,包括nog派遣过去的人手,王立国教骑士团成员和魔法少女,都尽可能停留在现场,以近距离观测即将到来的可怕战斗。

    因为情报无法描述之前那几个战区被义体高川毁灭的情况,所以,每个人都会对那种压倒性的场面产生各种联想,例如核弹般酷烈的轰击之类,是多数人对“一骑当千”的情况所做出的判断。通过这些神秘专家全力进行中转,nog显示屏中的画面比过去任何时刻都要清晰。

    “那些情报是真的吗?”一名魔法少女打扮,却身材粗壮,面向凶恶的“魔法少女”对一侧的神秘专家问道,“我是说,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那么强大的家伙吗?”魔法少女是一个新组建的神秘组织,其成员大部分都算是神秘圈内的新丁,他们对“神秘”还残留着尚未进入这个奇诡的世界前,自身对“神秘”的幻想。即便他们自身因为“魔法少女”的身份而掌握了一定的神秘力量,但是,对于真正的神秘专家来说,他们对自身力量的掌握和实践,仍旧无法获得专家们的认可——最重要的是,他们没有经历过统治局遗址的冒险,就永远不清楚神秘圈的残酷,已经“神秘”所可能去到的可怕程度。

    所以,对于这名“魔法少女”的质疑,神秘专家是没什么兴趣回答的。虽然他最初也为这个战绩感到震惊,不过,参照自己所遭遇的纳粹士兵,以及那些飞艇的强度和特性,他很快就接受了这个情报。他可以假设好几种自己所无法办到,但是,却完全可以用“神秘”的方式所体现出来的力量,去看待义体高川此时的战绩。

    这个神秘专家从一开始,就没有加入对“义体高川到底用了何种手段”这个话题的讨论,因为,他真的明白,这个世界上的“神秘”,在没有亲眼看到之前,不,即便是亲眼看到了,都不能贸然下结论。

    神秘专家没有搭腔,让这名“魔法少女”感到无趣,他很快就找上另一个同伴。兴致勃勃地去谈论那些神秘专家没兴趣的话题。作为神秘圈的新人,刚刚获得了神秘力量的魔法少女们,对所有“难以置信”的情况,都有着强烈的好奇心。他们虽然也会为了战争的惨烈而震惊,也会为了自己或同伴的死亡感到恐惧,但更多的时候。却更倾向于展现自己的“神秘”,以向其他人宣告自己的存在和强大。

    正因为很多人都觉得拥有“神秘”是一件很酷,值得付出巨大代价的事情,所以,即便要穿上女装,要去直面纳粹所带来的恐怖,都仍旧期待自己被选中。也有不少人更是确信,在第三次世界大战中,魔法少女的力量可以让他们获得更大的生存几率——反正就算是普通人。也要拿枪上战场的,不是吗?面对那些可怕如怪物一般的纳粹,也只有自己也获得怪物一样的力量,才能真正获得生命的保障,进而也才有能力去保护他人。

    在nog成立之前,魔法少女们就已经和末日真理教,以及其他神秘组织交过手,正是那几场战斗。才让他们树立了信心,认为“神秘”的战场。也就是那样的强度而已。他们觉得,当时瓦尔普吉斯之夜的异变,已经足够震撼人心了,可是,对于知晓更深内幕的人来说,当时在瓦尔普吉斯之夜发生的战斗和异变。根本连“残酷”都摸上边呢。

    在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之后,魔法少女们也亲眼目睹了纳粹的残酷,不过,无论是从影像中了解,还是之前时间踏入战场的体验。也就仅此而已。虽然敌人很强大,但是,自己仍旧有“顽强抗争”的余地。不过,也正因为自己也只能做到“顽强抗争”,而无法取得上风,所以,才更觉得没有人可以做到这一点,更别提“有人只用半天时间就彻底歼灭所有纳粹部队”这样的情况了。那简直是虽然可以想象,但却不会真的认为那会成为事实。

    然而,这样的事实突然之间就出现了。让人措手不及,不禁觉得,之前的那些牺牲,是不是都是没有必要的呢?另一方面,也觉得如果情报是真实的,己方的确有如此强大的力量,那么,纳粹的灭亡,第三次世界大战的结束,美好生活的回归,似乎就近在眼前。

    只有对“神秘”有着深刻体会的神秘专家,才会发自内心感到恐惧,因为这样强大的战斗力出现,在他们的理解中,并不意味着己方占据上风——这只是一时的,或许只有这场战斗才是这样——真正摆在他们面前的,反而是一种可怕的预兆:战争的神秘度要升级了,而且,会以一种让人难以承受的速度,迅速将当下还能称得上主力的人,甩入草芥的行列。

    尽管这一次,那个人展现出压倒性的“神秘”,击溃了所有来犯的纳粹,但是,纳粹绝对不会因为这种程度的损失就中止自己的计划,反而会激活对等程度的神秘,去强化自身的攻势。在神秘专家的判断中,纳粹的真正实力,当然不会是面前这些战场所体现出来的这般“孱弱”。是的,在普通人,乃至于包括魔法少女和王立国教骑士团在内的神秘圈新丁的眼中,已经足够残酷,足够强大可怕的敌人,在神秘专家所了解的神秘性强度中,仍旧只是“孱弱”而已。如果纳粹仅仅是这种程度,那么,就算只是nog成立之前的一个大型神秘组织,也能正面对抗而不落败,根本勿论此时的nog了,尽管在之前,已经死了几十个nog特派员,其中也有好几个真正有实力的神秘专家,但是,相对于整个nog来说,这种损失却又算不上什么。

    真正让nog和神秘专家们感到忌惮的,并非此时纳粹所体现出来的实力,而是在这种实力基础上,纳粹所体现出来的战争潜力和高端战斗力。

    在得知义体高川的所为时,其实有不少神秘专家觉得,这种强度的战斗力放出来太早了!那个人本应该作为底牌或保险使用。

    “来了!”一名同样沉默着的神秘专家突然说到,所有人都不由得看向他举目的方向。一个眨眼,远方就出现了一道模糊的影子,在下着黑雨的阴沉天空下,那道身影既模糊又清晰,很多人都无法用眼睛确认身影的真实样子,但是,它那可怕的速度却引起了周边环境的异常,反而让它的移动轨迹变得明显起来。在这些人确定了来者的同时,纳粹们的火力也集中到了那条移动轨迹上——那身影根本就没有躲开,不,准确来说,是刻意迎上这些火力的。

    每一个认知到这一点的人,背后都不由得发冷,那得有多强的防御,多可怕的神秘,才能让自己硬顶着这种集火,反而还在不断加速?

    “开玩笑的吧?”魔法少女瞠目结舌,“那一位才更是怪物啊!”

    就在他这般感叹的时候,义体高川已经突破了第二宇宙速度,他落在地上,又高高跃起,那些迎面冲来,打算拦截他的纳粹士兵们,就像是在这个起落之间,每一个都被一道黑影反复缠绕了几十次。纳粹们的姿态才刚刚失衡,这道黑光已经穿透了天空中的飞艇。继而,所有观战的人都看到了,那道在飞艇体积的衬托下,宛如一条细线的身影,在短短的一个呼吸内,就在一艘飞艇身上来回穿插了十几次,当它钻入另一艘飞艇的时候,飞艇的解体已经不可避免。情况正如他们事先得到的情报一样,如果没有纳粹提前离开飞艇,那么,就再也不会出现他们的身影。

    五个呼吸后,黑光落入地面,向更远方疾驰而去。地面上的纳粹士兵们还在逐个爆裂成一团血雾,还有两艘飞艇正在空中解体爆炸。沉闷的爆声和强烈的冲击,也才刚刚席卷了整个战场。速度实在太快了,从开始到结束,只能用“势如破竹”来形容。神秘专家们挡住冲击,脸上带着苦涩,义体高川展现出来的实力越强,就越是意味着,纳粹也必然会在短时间内,将战场的神秘度,提升到那个等级。

    而义体高川所展现出来的神秘度,已经完全不是三级魔纹使者所能抵达的强度了。

    “你觉得有多强?”一名神秘专家问另一名神秘专家。

    “已经超出了我的标准——你没有发现吗?”那名回答的神秘专家眼中还残留着惊怖,“他在战斗的同时还在强化,我们现在看到的,根本就不是他的极限。你觉得,他的极限会在哪里?”

    “五级魔纹使者加上超限兵器?”神秘专家开玩笑般,却又带着几分自嘲的口吻。

    “得了吧,我们根本就没见过那种东西,无论是五级魔纹使者,还是超限兵器……”神秘专家叹息道。

    “就这样结束了?”另一边的魔法少女目瞪口呆地看了看天空,又看了看一片狼藉的大地,除了自己等人之外,现场只剩下大块的飞艇残骸和接连不断的爆炸声,那些穷凶极恶的纳粹士兵们,连一个完整的尸体都没能留下。伴随着一**冲击的洗刷,血液也好,肉块也好,都被蒸发了一大半,就算刻意去寻找,恐怕也很难找到一截手臂大小的残余吧。

    而在nog总部,所有看到了这一景象的人,都在艰难地吞口水——目睹到现场,可比仅仅看到数据所带来的冲击更加强烈。

    “那是我们的人,对吧?”官方代表如在梦中般,看向身边主持当前部门运作的nog负责人,“那个怪物,是站在我们这边的,对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