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132 加速世界
    纳粹上尉拼命向前跃去,在脑袋被摘下来的时候,他就已经明白了实力上的巨大差距,自身所具备的神秘性被全面压制,这种对神秘性优劣的敏锐感是与生俱来的,在过去的战场上,并非没有遭遇过这样的敌人,正因为曾经遇到过却能活到现在,成为一名上尉,无论是运气还是别的什么因素,都足以让他怀抱着侥幸的心理。不过,这种心理上的波动仅仅反馈被本能的动作,而没有成为一个明确的想法——他根本就没有时间去想这些事情。

    战场很开阔,相对而言,在这里拼杀的士兵们已经很少了,原本占据人数优势的普通士兵如同稻草一样被收割,以至于在义体高川和纳粹上尉战斗的地方,没有其他人影出现在连锁判定的观测范围中。和普通士兵构成的正规军队不同,纳粹士兵们大都轻装上阵,除了天空的飞艇之外,他们没有任何载具,也因为不受到载具的限制。他们依靠手脚,以比机车更快的速度通过大部分险峻要地,山川、河流、树林、沼泽、悬崖、沙地……正规军一旦陷入不开阔的环境中,重型武器就会变得碍手碍脚,但即便在开阔的地带,也无法通过重火力的覆盖去有效打击纳粹士兵。因为,这些纳粹的身体素质实在太优秀了,仅仅是子弹和破片,无法给他们造成致命伤,甚至于,他们的感知和移动能力,足以让他们看穿火力网的间隙,快速穿梭其中。

    杀死一名纳粹士兵平均需要二十到五十名普通士兵的牺牲,但这个平均数字却并无法代表各方在战场上的优劣对比,实际情况比这个数字更加糟糕。在很多战场中,即便阵地上的士兵全部牺牲。却无法杀死十名纳粹的情况比比皆,将平均数字推到这个比例的,仍旧是nog的特派员配合正规军进行针对性的清剿。只有神秘可以对抗神秘,这个结论通过实际战果表现得淋漓尽致。然而,相对于纳粹士兵的数量,留在不列颠的nog成员却在人数上居于绝对的劣势。即便nog在高端神秘性上不落下风。但是,在纳粹的高端战力出现之前,却也有需要考量的因素,而无法在第一时间派上战场——毕竟,nog的成员来自于五湖四海,他们留下不列颠,因缘际会参与这次战争,却不意味着,他们可以如同不列颠本国的士兵一样。可以随意征调上场。

    更何况,之前为了应对战局而踏上前线的nog成员,并不缺少三级魔纹使者等级的神秘专家,在义体高川的判定等级中,达到“狂”级的人也有好几个,可是,这些无论在神秘度还是战斗力上,都堪称强者的神秘专家。并没有全部可以活下来。他们的死亡,证明了正在侵攻不列颠的纳粹中。存在限制这种等级神秘的因素——或许是某些个强者,但也有可能是通过人数上的堆砌,和针对性的战术,杀死了这些强大的神秘专家。

    如果不是情势已经糟糕到必须对纳粹进行一次反击,去遏制他们的推进势头,无论是nog还是不列颠的女王陛下。大概仍旧会选择静观其变吧。这是一场世界大战,是比过去的两次世界大战更残酷的第三次世界大战,过去的世界战争经验,让所有人都明白,无论做出什么决定。必然产生的牺牲人数绝对不会少于前两次世界大战。此时不列颠在战场上受到的损失,还远远没有抵达承受极限,或者,应该说,所谓的“承受极限”将会是无下限的,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不列颠就一度被纳粹攻下本土,而不得不流亡海外,如果这一次也必须承受相同,或者更糟糕的局面,也可谓是在预料当中。

    在战争打响之前,明白这场战争意义的人都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他们除了“无论损失多大都必须战斗下去,直到每一个人都战死为止”这个选择,已经再没有其他的选择。因为,敌人绝对不会像第二次世界大战一样,在占领了不列颠本土后,还需要不列颠的民众为自己的侵略造血,这一次,他们绝对会将所有不列颠人屠杀干净。

    尽管在常识之中,将一个欧洲大国的民众全都屠杀殆尽,是一件耸人听闻到几乎没有人觉得可以办到的事情。因为,即便是屠杀,也需要花费相当的时间和资源,况且,一个正常人的心理承受能力是有极限的,屠杀自己同类的事实,会给自己的心理造成巨大负担——无论是有意识还是无意识的,然而,对于此时的纳粹来说,他们不需要承受任何负担,他们的士兵所具备的神秘性,让他们具备极强的战斗续航能力,而这种续航能力也完全可以用在屠杀上。他们甚至不需要花费资源,只需要自己的手脚和牙齿,如果时间足够,可以将所有人都吃进肚子里。

    与其考虑纳粹士兵会不会在这种行为中产生心理精神层面上的压力而变得有可趁之机,nog和各国政府更需要考虑的是,在那种可怕的屠杀面前,普通民众大概就会先从心理精神上崩溃吧。在这个前提下,不惧牺牲地将可用的民众推上战场,让他们死在战斗中,反而更具备性价比。

    是的,有多少人会牺牲这一点,已经不成为决策因素,可以通过送死一样的牺牲,去调节战争的节奏,才是最重要的。而这一点,也是当初构建地下庇护所,进而构成一个网络防御体系的原因之一。做决策的人认为,这样的防御阵线,可以最有效地进行消耗战。民众们被分割成小团体,就必然会以小团体的方式进行思考,而这种小团体的思考方式,基本上都是“短视”的。而这种“短视”有助于减轻他们面对战争时的心理压力,督促他们踏入战场。

    这是在文明开化以来,就被认为是极不人道,也绝对不公平的做法,然而。战争从来都是不人道也不公平的。若有什么人道而公平的东西,也只会通过“死亡”这种形式表现出来。

    每一天都有大量的民众自愿参军或被强行征召,当他们踏上地面的时候,死亡就已经在倒计时。他们首先需要面对的,足以决定他们生死的危机,不是纳粹。而是在月球核打击计划失败后,逐渐变得更加恶劣的地面环境,可以说,即便他们拿上为自己准备好的各种防护设备,不懈怠对自身的保护,也无法抵抗恶劣环境对自身的侵害。当他们呼吸到地面上的空气时,他们的寿命就已经开始缩短,只要持续在地面活动,即便一直没有被纳粹杀死。哪怕是强健的二十岁青年,也绝对活不过二十年,或者只会更短。

    世界已经变得十分残酷了,而这种残酷在联合国的判断中,至少要持续十年。这是一个可怕的时间长度,尽管已经做了许多准备,以确保人类可以繁衍下去,然而。未来仍旧很难去想象。

    只要第三次世界大战发生,就会是一场末日之战。这个观点在很早以前,就已经被人提出,并且,在公众中获得了大量的认可。而如今,这个观点成为了事实,却仍旧让人感到如在梦中。这真是一场噩梦。

    不列颠军队一方的抵抗只剩下零星。至少在义体高川身处的这一带是如此,一度铺满天空的战斗机只剩下几架还在苟延残喘,他们没有得到撤退的命令,所以,即便是毫无胜算。也要继续战斗下去,直到最终牺牲殆尽。不过,义体高川觉得,他们之所以不撤退,大部分原因,已经不在于有没有撤退命令了。他们的精神已经被严酷摧残,必然的死亡对他们而言,就像是甘美的毒药。在这种时候,他们的精神层面,已经十分契合末日真理教的教义,足以成为一场仪式的最佳祭品。义体高川希望纳粹在脱离末日真理教之后,不再继承末日真理教的那种可怕的献祭仪式,希望这些纳粹的信仰观念,已经和当初的末日真理教产生了巨大的差异。否则,已经足够严酷的局面大概还会雪上加霜吧。

    战场上的变化,所带来的脑海中的思绪,并没有妨碍义体高川的行动。在大脑急速而不停歇地转动时,脑硬体接管了对义体的控制。在纳粹上尉逃出连锁判定的观测范围前,他从怀中掏出尺寸巨大的左轮手枪,接连开了五枪。子弹呼啸着,纳粹上尉及时做出反应,在他的经验中,要避开子弹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然而,这一次他听到了好几次密集的碰撞声,子弹在短距离内的轨道变化,让他最终还是没能闪过全部,而唯一击中他身体的子弹,极为准确地贯穿了心脏,在前胸后背上掏出了一个脑袋大小的洞。

    即便如此,他仍旧借助这股力量,以更快的速度向前奔驰,即便脑袋和心脏都被破坏,也没有让他立刻死亡,甚至于,如果没有更严重的伤势,就可以在几天内重新恢复过来。只是,只剩下体感的纳粹上尉感受到了死亡的味道已经追了上来。身边突然异常鼓动的气流,包裹着一个强健而完整的人形轮廓,一个呼吸不到,就已经和他并肩而行。

    对方所有的攻击,都是如此随意,就像是在戏耍,亦或者,是一种测试,不过,纳粹上尉并不会因此感到愤怒,在他的情绪中,并不存在愤怒这种东西。他只是确认了,自己正在面对的敌人有多强——和之前他所碰到的任何敌方强者都不在一个等级。

    义体高川轻而易举抓住了这个身体残破的纳粹上尉,这一次,他没有任何犹豫,双臂弹出刀刃,在眨眼间就将对方切成了无数块。正如情报中所言,这一次,在视网膜屏幕中,这些肉块不再具备复原的迹象。从战斗开始到结束,他都是在脑硬体新系统的指导下完成的,对于一场战斗来说,有不少多余的举动,不过,这些举动却是为了进一步磨合自己对义体的控制,以及将初次实战运作的数据收集完整,通过从未间断的网络连接,送达正在实时监控的近江那边。

    视网膜屏幕上,一行行数据出现,又迅速消失。义体高川根本就不明白这些数据的意义,对他此时的战斗,也没有任何帮助,不过,既然是近江和桃乐丝弄出的东西,也就证明是必要的。这个纳粹上尉是他踏入战场以来。所杀死的纳粹中军衔最高的,不过,对方的能力,尚不足以让他认为是一场热身。他目前所遭遇的战斗,所选择的对手,都是递进的,按照之前的规律,下一个敌人,应该是校官这个等级吧。

    不过。早在踏入战场的时候,他就已经选好了最合适的热身对象。在他的视网膜屏幕中,纳粹飞艇一直处于锁定分析的状态,在不久前,天空还打得如火如荼,可是现在,不列颠军队的战斗机已经是在歇斯底里地翻滚,每一个飞行动作。都只是一种垂死的挣扎。只要弹药消耗殆尽,他们会驾驶战机一头撞上飞艇吧——即便。这些飞艇的对空防御系统还在运作,他们其实根本就没有半点机会。

    在战争开始以后,纳粹飞艇被击落的次数就屈指可数,每一次都是在拥有神秘专家协助的情况下才能达成,而且,即便是有强大神秘专家存在的战场。也不一定可以击破这些飞艇的防御系统,这得要求神秘专家具备针对性的神秘力量。纳粹飞艇的神秘性,比纳粹士兵的神秘性更高,不过,如果真的可以击溃翱翔在战场天空中的飞艇。却也足以认为这场战斗的战果喜人。

    在义体高川的可视范围内,这片战场的天空翱翔的纳粹飞艇足有三架,在义体高川杀死纳粹上尉之后,对方似乎也立刻接受到了某些信息,开始将注意力从苟延残喘的战斗机身上,转移到义体高川这边。视网膜屏幕中,飞艇上的射击口正在调转,大量关于这些飞艇运作状态的数据,实时在立体轮廓上调整着。那几架战斗机似乎也终于接受到了什么命令,尝试脱离战场。不过,纳粹们并不打算让他们离去,虽然注意力已经被义体高川吸引住,却没有放松对战机的围捕。

    战斗机上下翻滚着,穿梭于不断交错的火力线之间。视网膜屏幕中陡然弹出一个信号框,确认之后,义体高川开始速掠,他的速掠并不会构成无形的高速通道,单纯以现象来说,很难确认其神秘度有多高,即便如此,当速掠开始后,他就不断在加速。

    纳粹飞艇的火力在这一刻全面倾泄下来,甚至于,他们的攻击力度,让人觉得他们已经放弃了对那仅存的战斗机的追击。密集的炮火击中在高川前进的路线上,所覆盖的范围,在义体高川的视网膜屏幕数据中,也是针对自己的移动速度而不断进行调整的。如果换做是少年高川,一定不会被这种程度的预判捕捉到吧?义体高川不由得想到,但是,自己的速掠,并不像少年高川那般自由。正因为如此,义体高川也有自己的战斗方式。

    在疾驰的一路上,义体高川根本就没有进行变向,飞艇的炮火如愿以偿地落在他的身上,巨大的冲击从他所在的位置向外扩散,但是,下一刻,他的身影就已经冲破烟尘。

    义体高川变得更快了。

    纳粹飞艇的攻击,就算直接面对,也没能在他身上造成半点伤势。这具义体的强度,已经远远超出了当初,义体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中,大量的数据正在对飞艇火力进行最细致的剖析,脑硬体不断对义体的运动细节进行调整。每一股杀伤性的力量落在他的身上,都会变成助推力,这本就是义体高川的速掠所具备的神秘性,而且,这种神秘性也已经比过去有了更大的提升。

    如今,只要和义体高川运动轨迹呈现一度夹角的力线,就会被速掠吸收为让自身加速的力量,如果是不存在力线的神秘力量,就会以百分比的方式被速掠吸收,同样转化为自身加速的力量。只有最正面的阻力,才能真正成为阻力,然而,在义体高川开始速掠的时候,只要不是“神秘”转化的特殊环境,“正面阻力”就永远不可能超过加速推力。在大多数情况下,义体高川的加速度通常会以次幂方的方式提升。

    如果刚启动时,只是每秒百米,那么,在一个呼吸之后,承受着飞艇密集的火力侵袭,义体高川的速度已经突破音障,又在一个呼吸后,达到了三倍马赫。所有可以观测到这个战场的目光,都看到了极为惊人的一幕:三艘纳粹飞艇都已经将炮口对准了这个人,所射出的火力线,密集又粗壮,就如同一路撕裂了空间,这是超出了所能想象的个人承受能力极限的攻势,可是,这个人影却硬生生顶了上来,不仅看不到速度的减缓,反而还在加速,而且加速度已经来到了让人心脏停顿的地步。

    第三个呼吸,义体高川脱离了火力网,如果不以全景的方式,根本就无法捕捉到他的踪迹。他仅仅是跳了起来,然而,上升的速度已经去到了六倍马赫。这种加速能力,已经超出了飞艇火力的捕捉范围,无法在第一时间内再次对预判数据进行调整。而在这种高速下,任何迟钝都会带来致命的危险。

    义体高川撞上飞艇之前,飞艇的防御已经开启,半透明的护罩在巨大的冲击力下呈现出来,然而,却在下一刻,从撞击点处开始龟裂。在防护罩彻底瓦解之前,那个人影已经击穿了飞艇的下方甲板。战场上浓烈的炮火声突然安静下来,似乎所有的焦点,都集中在了那艘被义体高川侵入的纳粹飞艇身上。

    气氛的凝重只持续了不到三秒的时间,那艘飞艇陡然一震,从内部喷出大量的焰火,就如同鲜血从千疮百孔的身体内溅射而出。伴随着防护罩的龟裂瓦解,飞艇自身也在剧烈的内部爆炸中瓦解,它就好似死亡的巨鲸沉沉坠入深海之中那般,以一种沉重而迟缓的姿态,自天空坠落。

    不断有零件从那个庞大的身躯中漏出来,砸落地面,轰然的爆炸就好似连锁一样,从一处蔓延到另一处,仔细去看,就会看到不少纳粹的残躯。一个身影从飞艇气囊的顶端弹出,其速度已经超过了摆脱地球引力的需求,而以这种高速移动的义体高川,划着弧线的轨迹,和第二艘飞艇的防护罩产生碰撞,这一次,对飞艇防护罩的突破更加直接而彻底,就好似子弹洞穿了木板。最先被击坠的飞艇,也在这个时候和地面发生碰撞,它的身体就好似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挤压,整个轮廓都开始变形,扭曲,随后解体为几大块,巨大的冲击,让地面开始龟裂,就像是发生了一场八级地震。烟尘和碎片混成一团,好似浪花一样喷涌起来,明明是坚硬的大地,此刻看起来,却如同被猛烈拍打的水面。

    在第一艘飞艇彻底瓦解的时候,第二艘飞艇也步入它的后尘。在这个战场上,没有出现可以挡住义体高川的力量,他的速掠,在攻击和被攻击中不断加速。直接打在身上的炮火也好,飞艇内部密集爆炸所产生的冲击也好,由“神秘”构成的阻力也好,都无法打断这种仿佛没有上限的加速。义体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保持着和移动速度相当的动态视力,而他的义体也始终没有出现过负荷的现象——哪怕一跃就足以脱离进入卫星轨道的可怕速度,也仍旧没有抵达他所可以承受的上限。

    我可以加速到更快的境界——这就是义体高川脑海中的念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