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三百一十四章 南下(二十三)
    一旦动作,这百余骑恒安甲骑就上来得飞快,和粗豪外表不同,尉迟恭临战之际,不上阵的时候极有耐心,观察,判断,等候。一旦发起冲击,就再不犹豫,再不瞻前顾后,只是上前!

    这种风格,和徐乐又是不同。徐乐临阵,这个时候更多还是靠着自己的直觉。只是这直接之敏锐,实在是锋利如神兵利器!

    若说尉迟恭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临阵指挥调度的极高水准,而徐乐的将来,更加的无可限量。

    十余名亲卫,紧紧跟在尉迟恭身边。每人都身负两根掷矛。这些掷矛都是精心打造,长度只有马战长矛的一半,重心平衡,矛锋锋锐如针,不仅能够破甲,而且一击之后矛锋就会弯曲,不会被敌人反掷回来。这种掷矛,打造出来比寻常长矛还要贵上不少。以恒安鹰扬府的家底,尉迟恭上阵之际,所用的这些掷矛也不过就二十余根而已。

    以尉迟恭钢筋铁骨一般的身形,摧山拔海一般的臂力,悠长的耐力,这二十余根掷矛,真的不够他一人用的!

    战马向前疾撞,一根根掷矛递了过来,尉迟恭接过,就振臂飞掷而出!

    一根根掷矛,在空中近乎头尾相接,矛杆剧烈颤抖,撕破飞舞的雪花,带着尖利的呼啸而至。迫近苑君玮的那些青狼骑,纷纷中矛,身上甲胄,如纸糊的一般被撕开。

    掷矛来得如此之快,厮杀得已经疲惫而麻木的青狼骑,竟然无一人能够躲开。一旦中矛,就如被巨锤所击一般,全都被撞下马来,也别想在这冰天雪地的战场上还能活着回去!

    迫近苑君玮的这些青狼骑,转瞬之间,就被尉迟恭这样一扫而空!

    看到这一幕的青狼骑,不少人终于打破沉默,惊惶大呼:“黑尉迟,黑尉迟!”

    恒安鹰扬府自刘武周入主重建以来,尉迟恭被刘武周慧眼所识提拔起来。这几年来,尉迟恭无役不予,黑尉迟之名,已经在执必部妇孺皆知。

    现下这黑尉迟,又冲撞而来!

    苑君玮突然之间,又有了气力,手足并用,在雪地中奋力拽住一匹空马马镫,大声叱喝一句:“走啊!”

    那不知道主人是谁的空马,仿佛也感受到了尉迟恭的冲击之威。长声嘶鸣,拽着苑君玮就疾驰而出,苑君玮死死抓着马镫不敢松手,间不容发之际,才算是躲过了尉迟恭大队的冲击之威。

    一旦发起冲击,尉迟恭也是只要胜利,绝不会因为他苑君玮躺在雪地上而稍稍迟疑!

    最后这支青狼骑投入战团,拉出的阵列,在尉迟恭带领下,撞入了青狼骑已然混乱的阵列当中,尉迟恭只是将飞矛不断掷出,在他正面,青狼骑阵列就给打出了一个缺口!

    而青狼骑,就在尉迟恭面前倒下坠马,不敢上前,只是任尉迟恭纵横驰奔,一直向前!

    尉迟恭再伸出手去,已经再无掷矛递出来。尉迟恭一下就摘下马槊,一声怒吼,继续直撞向掇吉所在之处。而眼前青狼骑阵列,已然被杀透,挡在尉迟恭面前的,只是混乱而单薄的一层而已。

    而在整条战线上,次第投入,和苑君玮所部反复冲杀数次的青狼骑军马,死伤惨重,残存军马人力马力消耗巨大,也已经拼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

    云中苑四,虽然飞扬骄横,行事暴戾,除了恒安鹰扬府袍泽之外,浑然不将其他任何人的性命当一回事。仗着兄长撑腰,在恒安鹰扬府中得罪人无数。但是在战阵之上,苑君玮却是竭尽了全力,拼杀到最后一分气力都用尽。而苑君玮所领的人马,也拼得几乎连一个完好的人都没有了。

    在尉迟恭终于冲出之际,这些青狼骑,终于再也抵挡不住!

    一团团一簇簇散乱不堪的青狼骑,终于再也维持不了战线,在崩溃,在逃散,再也无一战之力。尉迟恭这百余骑人马,在他率领之下,终于越过了这堆满了太多尸首的战线,直扑向掇吉所在之处!

    而这经历了太多场厮杀的老军奴,身边仅有一个百人队了。执必贺次第派到他麾下的十个青狼骑百人队,已然死伤惨重,而这十个百人队,也在崩溃败散!

    恒安鹰扬府,什么时候这么难打了。

    如此局势之下,掇吉仍然悠悠的想着。

    也许所有一切变化,都因为那个横空出世的徐乐?一战就挫下了青狼骑的锐气,更为恒安鹰扬府带来了越发高涨的士气。临战之际,所有青狼骑都在担心,这一身黑甲,面上带着愤怒金刚像的杀神,到底什么时候会出现!

    恒安甲骑,已然撞破阵列,直冲而来,掇吉却神色不动。

    转战经年,从金山脚下活出来。掇吉就从来未曾将生死放在心上,能到这个岁数,已经全是赚的了。唯一担心,就是他们这些老人死光了,而现在少族长又一时间扶不起来,这执必家的未来,真的难说得很了。

    掇吉早忘记了自己出身在哪个部族,只记得在寒冷饥饿中,自己被收在执必贺身边为军奴。这么些年来,执必部早就成了自己的家,看着执必部一步步发展壮大。

    但是自从老汗准备将位置交给少族长之后,老汗的举措,却给执必部带来一次又一次的挫败,一次甚过一次的惨重伤亡。为了挽回威望,老汗又强行发起了这次大雪中的进袭,结果就在大风雪中遭遇了恒安甲骑,老汗又毫不吝惜的将青狼骑次第投入,不惜以性命填出一场胜利来。

    他们这些老军奴,早就活得够了,死在此间也罢。但愿这些性命,能为老汗换来一场胜利,能为执必部稳住阵脚,能让老汗明白过来,虽然汉家自己分裂衰弱下去,但是要击败汉军,马踏中原,还需要小心,还需要汉人自己厮杀得更狠一些,而执必青狼,还需要等待时机!

    也许总有一天,那位被老汗寄予厚望的少族长能成长起来,带着执必青狼真正入住中原,甚而取代阿史那家金狼的地位!

    只是自己,应该是看不见了罢…………

    老军奴再也不看身后,不管执必贺的大军是不是能及时赶来。摘下马鞍侧的汉家马槊,大声怒吼:“杀了黑尉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