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589章 洛丹伦的刁难(求订阅)
    就在这一天,泰瑞纳斯*米奈希尔二世这个日渐衰老且肥胖的国王,自认是深思熟虑后,终于做出了一个甚至令他自己也吃惊不已的决定……

    这个决定是如此地重要,使他连杜克高调出现的消息都忽略掉了。

    不,准确地说,是他本能地拒绝听取一切关于杜克的消息。因为每次杜克出现,就等于是变相抢了洛丹伦的风头。在仔细确认自己的手上的牌都是牢不可摧的大牌,杜克绝对无法撼动之后,泰瑞纳斯无视了杜克。

    杜克这三天来,小日子过得挺滋润。莱格拉斯那四个家伙一到洛丹伦,在进了国宾馆之后就开传送门自己闪人了。不到25日早上不会回来。

    风行者三姐妹也差不多,她们跑去奥特兰克山里晃荡去了。

    而杜克,要么跟凯尔萨斯吹牛皮,要么就是跟麦格尼*铜须一边拼酒一边聊高机动作战,要不就是跟库德兰*蛮锤谈论什么是英格曼回旋和空战能量理论。

    这三天,杜克基本上都是嗨到天亮,然后唿噜唿噜睡大觉,下午起床,接着又是宴会,又是舞会或者酒会。

    他似乎不知道,就在洛丹伦城里有一个命运被束缚的少女,痴痴地凝望着他所在的国宾馆方向,黯然神伤。

    连续三晚,平静无波。就在24号晚上,少女再一次默默地遥望杜克所在的方向时。杜克仿佛因为喝酒太多,无意识地走出了露台。

    本应,心满意足的。

    不知为何,少女却祈求更多。

    祈求杜克听到她的心声,祈祷他听到她的祈祷。

    奇迹出现了。

    杜克的手上变戏法似的变出了一支美丽的玫瑰以纯粹的魔力做出的冰雪玫瑰。

    在黑夜当中,那朵玫瑰是如此之晶莹剔透,如此之光辉夺目,偏偏因为树丛夹角的关系,只有少女这个方向可以看到。

    少女几乎怀疑自己的眼睛,她慌忙冲入房内,拿出单筒望远镜。

    对!

    那朵本应是世上独一无二的玫瑰,并没有消失。

    似乎是察觉到少女视线的杜克,他脸上的笑容没有消失。

    明明她早已受到了禁锢,受到最严密的监控,连一个字条,一个魔法传信都无法放出去,为什么他会知道呢!?

    不,一切都已经不再重要了。

    在望远镜里,她读懂了杜克的口型,杜克只说了两个字……

    这一刻,泪水骤然如崩溃的堤坝,在美丽的面庞上滑落,奔涌而下。

    “他记得!他竟然还记得!”

    这一夜,没有第三个人知道这个小插曲。

    时间,转眼到了12月25日!

    一个值得这一世整个联盟铭记的大日子。

    可惜,越是盛大的日子,幺蛾子也特别多。

    “为什么取消我们的凯旋方阵位置!?我们可以接受在任何位置出场,但凭什么取消我们的参加凯旋仪式的权利?”就在城外的临时军营中,奥特兰克的哈斯将军忍不住对着来自洛丹伦的礼官,一个叫法兰基的伯爵咆哮起来。

    身后就是一队三百人的王城禁卫军,法兰基伯爵也丝毫不介意哈斯的愤怒:“你们奥特兰克的国王艾登*匹瑞诺德背叛了联盟,奥特兰克已经是联盟的耻辱了。之前允许你们参战,仅仅是为了让你们戴罪立功,洗刷你们的耻辱。现在举行的是欢迎联盟英雄们的凯旋仪式,你们这些罪人也好意思跟英雄们并肩吗?”

    “说匹瑞诺德国王是叛徒!我们也认了!但我们山鹰骑士团,从战争伊始到战争结束,我们死了8成的人!当炮灰也好!向冲锋的部落反冲锋也好!我们都咬牙坚持下来了!我们自认已经用战勋洗刷了身上的耻辱!之前说得好好的可以参加仪式,凭什么突然又说不行!?”哈斯的胸膛急剧起伏着,不知何时,他饱经风霜的脸颊已布满泪痕。

    这里的争吵,甚至惊动了其它正在整队的各**队。

    “发生什么事?”

    “似乎是洛丹伦突然不让奥特兰克的部队参与凯旋。”

    “人家都来了,这时候才不让人家入场,这不是耍人吗?”

    诸国士兵议论纷纷,但没有一个敢出头。

    毕竟这里是联盟诸国当中最强、身为盟主的洛丹伦王国的都城,今天是‘洛丹伦’联盟的大日子。人家盟主的地盘上,能不给盟主几分面子?

    大家也不知道为什么洛丹伦突然要针对奥特兰克,尽管大家打心底也很同情这支一直血战不停,奋战在联盟第一线的部队,但搞不清状况,谁也不敢冒然出头啊!

    这时候,两个令所有人意外的大人物出现了。

    联盟统帅安度因*洛萨。

    联盟副统帅杜克*马库斯。

    两人竟是联袂而至。

    “发生什么事?”洛萨标志性的大嗓门,很适合用来镇场子。

    哈斯将军第一瞬的反应是欣喜的,但下一刻,他的表情又黯淡了下去。

    联盟军队已经解散了,现在的军队都是各国归各国,只是形式上挂着联盟的旗号。洛萨的话,还有用吗?

    说真的,听完那个法兰基伯爵的话,洛萨的眉头深深地拧紧了。

    这事,不好办。

    好歹一场盟友,说真的,大家都为抗击兽人出过力,流过血。为什么要在这种时候刁难奥特兰克呢?

    洛萨哪怕再迟钝,也本能地嗅到了政治阴谋的味道。

    “哈斯将军!”杜克突然说话了:“你们之前用的铠甲带了吗?我说的不是那些用来装门面的样子货。”

    哈斯蓦地一个激灵,他忽然意识到杜克想做什么了。他的声音颤抖着:“带了!带了!当然带了!那些才是我们真正的功勋。”

    对!

    伤痕是男子汉的功勋。

    杜克沉声道:“穿上吧。我们暴风王国的骑士也会穿上的。”

    哈斯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不禁下意识地望向洛丹伦的法兰基伯爵。

    法兰基伯爵当场尖叫起来,高举起手中一个无比精美的卷轴:“杜克*马库斯!你想干什么?这是来自于伟大的泰瑞纳斯*米奈希尔二世陛下的直接御令,御令在此!不光是身为洛丹伦的国王,还是以身为洛丹伦联盟的盟主身份发出的命令!”(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