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三百一十三章 南下(二十二)
    两军相撞,漫天飞扬的雪花,随着两支铁骑的碰撞,骤然向四下飞溅开来!

    苑君玮右手长矛,左手铁鞭,冲杀在前。几名亲卫紧紧跟随在他身侧身后,拼死拱卫,与同样拼死扑来的青狼骑狠狠厮杀在一起。

    大雪之中发起冲击,又已经是第三次对冲。人力马力都有巨大消耗,哪怕松散的阵列,也很难维持,对冲之战,从一开始就是混战。变成战场上一团团一簇簇互相扭在一起的盘旋厮杀,已经不是要冲垮对方阵列,继而发展胜利,而就是单纯的以命相搏而已!

    恒安甲骑是纠合云中精锐男儿而建立起来的强军。大隋立国以来,开皇天子年间,云中男儿组成的边军,始终死死的压着草原各族。

    而到了大业天子时期,大隋衰落分裂,国力消耗巨大。云中男儿不少精锐还被抽调去远征高丽,而剩下的云中边军余烬,还能在这样的大势中勉力维持马邑郡局面,始终不让突厥人深入到马邑郡腹地,不像雁门等郡,整个郡数十城都被突厥人大军反复扫荡蹂躏。

    云中男儿之能战,之能厮杀,哪怕在突厥人心目中,都是有几分尊重敬畏。这不折不扣是汉家精锐军马之首。

    但这么多年下来,在突厥人反复冲击之下。云中男儿,死伤累累,逐渐虚弱下去。后面也再没有一个强大的大隋支撑。当这道堤坝溃决之后,也许草原民族就会铺天盖地的涌入中原,再恢复那个延续了数百年的汉家黑暗时代。

    原来风屯云聚的云中精兵,现在的恒安鹰扬府,就是仅存的余烬。但是这剩下来的,都是精锐中的精锐!

    现在中原腹地,群雄并起,各方豪杰,都在拼命扩军。僻处一隅,似乎被天下所遗忘的云中之军,兵微将寡,但仍然死死的当在突厥人南下的道路上。

    单论战力,执必家青狼骑,仍然不如恒安甲骑。

    苑君玮领数十伤疲甲士,和三个青狼骑百人队对撞,一时间仍然杀得不分胜负!

    每名恒安甲骑,都挥舞着长大的兵刃,尽力扫开圈子,以一敌多。不时更觅隙突进,将一名名青狼骑打落马下。青狼骑真若冬日饥饿狼群一般,不顾自己的损折,就是死死缠住一只只伤虎也似的恒安甲骑,只等这些云中男儿露出破绽,就趁隙而进,将一名名汉家甲骑撕碎。

    打到这个时候,人喊马嘶之声已经停歇下来了,每一分气力都要积攒下来,用来厮杀,用来拼命。

    战场上只有兵刃碰撞之声,尸体落入雪中之声,连战马之间互相撕咬踢打,都不作嘶鸣。只有血光不断迸现,给天地间染上刺眼的红色。

    恒安甲骑如被海浪冲击的岩石,这浪潮实在太过猛烈,一块块孤零零伫立的岩礁,渐渐被海浪所吞没,再也不会显现出来。但这些粗鲁而剽悍,坚硬而铁石心肠的云中男儿,到最后跌落马下,也没有一骑向后退却!

    苑君玮也只觉得浑身越来越冷,而手中兵刃也越来越是沉重。只是还在下意识的战斗。

    失血过多,气力消耗殆尽。而眼前都是跳动的突厥人兜鍪后悬着的青狼狼尾。无数张狰狞的面孔只是向着他所在的地方冲击而来。

    下一刻也许就是死期了罢…………

    苑君玮胸中,模模糊糊转动的就是这个念头。一名青狼骑冒冒失失抢进,苑君玮一矛刺过去,却被那青狼骑反手一矛盖了下去,接着手中长矛跟着递了过来。苑君玮艰难扭身让过,矛锋贴着甲胄就擦出一溜火星,那青狼骑收不住冲势靠近,苑君玮左手一鞭敲下,扑的一声闷响,这青狼骑兜鍪顿时就瘪了下去,哼也不哼一声的落马。

    只恨还没打赢那个徐乐,把丢干净的脸面挣回来。不过有这厮在的话,自家身边弟兄,会少死很多罢…………为何这徐乐还不上来?不管了,应是鹰击有什么安排罢,鹰击做出的决断,总不会是错的…………

    身侧一名青狼骑抢近,铜锤当的一声敲在苑君玮的肩甲上,苑君玮左肩顿时垮了下来,肩骨断折,左手铁鞭也落入雪中。他右手一松又向前一伸,已经握住长矛前半部分,长兵变成短兵,举起来就扎入那名青狼骑的咽喉之中,那青狼骑咽喉开出一个巨大的窟窿,气管食道全都被割断,鲜血喷了苑君玮满脸,丢下兵刃捂着咽喉仰天落马。

    在苑君玮身周,他的亲卫已经全部倒下,而周遭落马青狼骑尸身也已然是重重叠叠,不知道有多少。直面苑君玮的青狼骑终于胆寒,犹豫不敢上前。

    三次对冲,青狼骑四五个百人队填进了这个战场,现下剩下的,也没多少了。血气再是旺盛,掇吉督战再是凶狠,随着气力的流逝,身体越来越寒,这凶悍总会消退。这些青狼骑也打得是筋疲力尽,一时间竟然再无人敢于上前。

    就在这个时候,苑君玮战马前腿一软,跪倒在地,将已经稳不住身形的他甩落雪中,扑到在地,挣扎不起。

    苑君玮战马前胸处插着几只箭矢,身上还有无数创口,看了苑君玮一眼,侧倒在雪中,再也没了动静。

    青狼骑陡然又发出狼嚎之声,争先恐后的扑向苑君玮,这名汉将,虽然没有徐乐那么无双无对也似的强悍,但死在他手下的青狼骑,也无虑近二十骑之多。有人还认出他的身份,云中苑四,也算是恒安鹰扬府中数得上的将领,取下他的头颅献给老汗,说不定就能换来一个百夫长贵人的身份!

    苑君玮一个翻身,躺在雪地上,只是望着天空中纷纷扬扬而落的雪花,这个时候他已经懒得再为性命做什么挣扎了。

    青狼骑就要涌上之际,一声炸雷也似的呼喊响起:“尉迟恭在此!”

    雪尘飞扬之中,上百恒安甲骑穿破如墙雪尘而至,每个人都尽力将马速提到了最高。

    最后关头,尉迟恭终于觑准了时机,在掇吉麾下青狼骑尽皆投入战场,并且分散开来之际。率领身边最后的恒安甲骑,直扑掇吉旗号而去,这一击,就要斩将夺旗,彻底将这近千青狼骑击败粉碎!

    冲击途中,一名亲卫递上长矛,尉迟恭接过飞掷而出,就要冲到苑君玮面前的一名青狼骑,被这一矛扎透,更被冲力带得从马背上飞起,重重摔落雪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