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502章
    在张信离去仅仅两个时辰之后,‘神尊’的身影,就已降临到了神宫。

    与三位神使及神子不同,这位并不掩饰自己的面貌。而如果张信在此,会发现此人,与总坛大门内的神像,有九成相似。三旬年纪,身躯凛凛,相貌堂堂,眼睛深邃有神,鼻梁高挺,胸脯横阔,身材修长高大却不显粗犷,一切都与那神像相似。

    可除此之外,还有些是那尊神像所无法表述出来,比如那浑然天成,似可吞吐万里山河,傲凌天下的气势。

    这位并没有什么动作,可当神域的威势降临于此,此间所有的散修,所有的天域法域,都很知趣的从这总坛之内退离,避而远之。

    只是转眼之间,这里的乱局,就被彻底平复。

    这位神尊在虚空孑然独立,漠无感情的扫了下方一眼,所见虽是一片狼藉,伤亡惨重,可这些景象,却并不能让他动容。

    只是当他的目光,往神宫深处望去之时,这位神尊的眼中,才现出了几分痛心之色。

    而当此处包括三位神子在内的一众神教顶尖强者,来到这位神尊面前的时候,无不都心生凛然之意,暗自忐忑。

    只有那玄星神使例外,在神尊的面前,依旧处之泰然。

    “看来是没能擒拿到元凶?”

    片刻之后,那位神尊就从神宫方向收回视线,随即就用询问的目光,看向玄星神使。

    “那么可有什么线索?可曾及时追查?”

    “唯可确定的是,这次潜入总坛者,必是上官玄昊无疑!”

    玄星神使的语声,就好似发自于九幽地底,带着刻骨的仇恨:“这次他使用的手段,之前在神天上师的洞府中。也曾经使用过一次,这应该是一种名为核聚变弹的武器,可惜主脑中记载的具体制造方法,已经被人抹去。我怀疑此人,也进入过一处起源之地,并且收获远超我们的想象,这也很可能,是此人从广林山逃脱的缘由。”

    那神尊闻言,却不置可否的说道:“只有这些猜测之词?未免太想当然了。”

    “还有司神命!”

    玄星神使冰冷的答着:“在我们的人赶到之前,司神命的部分血肉与元神,就已经被人带走了。而纵观此世,除了上官玄昊之外,还有谁会冒着身殒之险,深入我神教总坛来救司神命?”

    这个时候,站在玄星神使后方的一人,突然出言:“如果真是上官玄昊,那么他可能蓄谋已久。西海教坛连续被破,还有助上官彦雪之举,以及起源之地的传言,这些举动,很可能是为今次的潜入,调虎离山。只是可惜”

    可惜他们虽有察觉上官玄昊,可能是别有图谋,可却没人能够想到,这位居然敢胆大包天到,潜入他们总坛的核心区救人。

    “很有道理!”

    神尊看了那位头戴虎面面具的神子一眼,眼中目光微闪:“那么‘枢机仪’,可有所得?”

    “毫无线索,一切都藏于混沌之中。”

    玄星神使摇着头:“我甚至现在都搞不清楚,他到底是怎么从神宫里面脱身,也不知他到底是怎么进来的。唯独知道此人,曾经冒用过黄玉的身份。而后者已经失踪,且魂灯已灭,凶多吉少。”

    神尊闻言,也不觉意外。而下一刻,他的身后,忽然有无数银色的‘丝线’冲出,向四面八方漫卷而去。声势浩大,几乎将整个神教总坛完全遮蔽。

    而就在半刻之后,这些银色的‘丝线’,就迅速回收,只一瞬间就从这片夜空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了得,居然能阻断我的真理之痕。”

    那神尊先一声赞叹,随后就又目视众人:“不过有件事可以确定,这总坛之内,有着上官玄昊的内应。”

    闻得此言,众人都神色各异,或是震惊,或是释然,或是不解。唯独高元德的脸色毫无变化,他对任何人,任何事都是如此。

    而那神尊,也只在他的脸上停留了片刻,就又转目他顾。

    这位扫视了一番,却全无所获,不过他对此也似毫不在意:“全力清查今日所有人的行踪,无论失踪的,还是身死的,都不得遗漏。除此之外”

    神尊的语声微顿:“给我查查看,那位日月玄宗的摘星使,是否还在灵域之内?”

    ※※※※

    张信出了沼泽之后,就一路往南狂奔,不惜一切,全力奔行。

    仅仅半日,他就跑出了黑森海。到了这里,他又稍稍放缓了速度,主要以隐身为主,全力规避各宗天域的灵觉。

    而等到他进入了灵域之内,就又再次加快了速度。不过与他前次来时的路途不同,他此时必须绕路。

    只因各家猎团,对灵域中心区那些天材地宝的争夺,已趋近白热化。那附近不但人员密集,战斗也频频发生。

    张信不愿卷入其中,也不想耽误时间,最终选择了绕过。

    不过他依旧只用了不到四个小时,就来到了善甲号药园。

    这里的情景,与之前有过些许变化,似乎在半日之前,才经历过一场大规模的战斗。

    张信并未仔细去观察战场,直接匆匆走入阵内。

    而这情景,使负责值守的月无极,不禁微一愣神。

    他在半日前,还看见张信回到灵居里面,可这时候,却又见张信,从法阵外面走回来。

    这算是怎么回事?

    张信走入门内,就见自己的坐榻上,另一个‘张信’睁开了眼睛。

    “你运气不错,昨日晚间十七家宗派猎团联手来袭,被我亲手击退。这是完美的不在场证明。想必今日之后,他们又会疑惑一阵,你究竟是张信,还是上官玄昊”

    张信没理会这位的试探,讽刺的一笑:“有什么区别?上官玄昊也好,张信也罢,不都是他们必欲除之而后快的?”

    随后他又问:“倒是你,这次该如何是好?你可从没告诉我,这位神尊,还有着超越‘枢机仪’的能为。”

    “是最近才知,且他也不能常用。倒是神教的织命师,不可小觑,不过最近此人似乎因预言而元神受损,正在沉睡。”

    那‘张信’已变化成了高元德的容貌:“你也小看了我,高某自有瞒过他的手段。只是这段时间内,高某很难再为你所用。”

    张信闻言,不禁唇角微抽:“那真是可惜~”

    说完这句,他就又一拂大袖:“你该离去了,注意别让人发现。”

    那高元德神色默然,被张信这么对待,却毫无半点生气的意思,只看了张信一眼,就径自走出了大门。

    而此时张信,则神色凝重的,将那承载有司神命血肉的木匣取出。随后片刻,更有无数的纳米机械,纷纷从他袖里面跌落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