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三百一十二章 南下(二十一)
    厮杀声从前方传来,大队青狼骑紧张的在后面等候。

    原来三十余面青狼骑百人队旗,已经少了近三分之一。而剩下二十余面认旗,只是在风雪中猎猎飘扬。

    这种突然发生的遭遇战,不比会战,可以大军都压上摆开阵列。反而是前阵和后阵之间,要保持足够的距离,不然前阵垮下来一下带动后阵,糊里糊涂的就是一场惨败。

    但如此风雪,只能听见隐隐约约的厮杀声,却看不见前阵厮杀景象。让每名青狼骑都绷紧了神经。

    未曾带上奴兵和辎重,此次青狼骑大队出击,就是一场突袭,打完就走。结果在如此大风雪中,就突然遭遇汉军。已经上去了那么多青狼骑,掇吉亲自坐镇指挥,现在前面喊杀声一浪高过一浪,未曾有丝毫停歇之意。谁都明白,这又是遭逢了刘武周的主力!

    此次冬日南下,虽然辛苦,但突厥人都知道云中城现在的困境,都以为不会有什么大战,只是冰天雪地中要吃这么一遭苦头而已。谁能成想,刘武周的反击却是如此坚决,先是徐乐这条凶龙一阵狠杀,接着刘武周的主力就这样压了上来!

    这样的仗,还要打下去吗?本来是准备坐山观虎斗,看着王仁恭和刘武周之间厮杀,现在却一下赔上了那么多青狼骑的性命,这真的值得么?

    每名百夫长,都在不断的望向执必贺的汗旗。

    在执必贺的汗旗之下,执必贺在马札上坐着,失巴力在身后拱卫,身边皆是披着重甲的青狼骑亲卫拱卫,只等着执必贺做出决断。

    执必贺眯着眼睛,须发之上,尽是冰霜,看起来像是在这风雪中睡着了一般,久久不言不动。

    失巴力终于有些忍不住,想动问一声之际。执必贺端坐的身形终于动了,他缓缓站起身来,抖掉肩上风雪,轻声道:“本阵向前。”

    失巴力一震:“与前阵太近的话…………”

    执必贺斜睨一眼失巴力:“信不过掇吉?你就和你儿子可尔奴一样,思前想后太多!”

    失巴力再不敢多说什么,抢步上前,匍匐在雪地中,执必贺踩着他的脊背翻身上马。举起手来,重重向前一指。

    看来刘武周真的是自己对他料错了,这家伙,真的要与自己狠狠拼一场。真的是汉家忠心守边将领!

    他自己愿意错过这个群雄相争的时候,愿意将实力消耗光,愿意死在这边塞之地,那自己成全他就是了。

    哪怕拼光一半执必家的青狼骑!

    此时此刻的执必贺,已然动了真怒。再不冷静盘算,再不思虑周全,只想一场厮杀决战!

    就让更多的鲜血,将这冰天雪地彻底染红也罢!

    随着执必贺的手势,他身边亲卫呜呜吹动号角。失巴力也翻身上马,护卫着执必贺的汗旗向前而行。

    老汗既然下令,这些青狼骑也再没什么说的,纷纷在各自百人队认旗前指中向前移动。

    两千余青狼骑精锐,向前而行,准备加入前方战场之中。这个数量,已经明显超过了战场的容量,执必贺就准备亲临战阵,将一个又一个的青狼骑百人队不断的堆上去,直到将所有汉军彻底淹没!

    大伤元气之后的执必家青狼骑,还能不能控制住执必家治下部族,这都已经不在执必贺顾虑之中了。现在这头老狼,也被激发起了全部凶性!

    刘武周也同样听着前面传来的厮杀之声。一队恒安甲骑护卫着他,在外围就是一群群一簇簇队形不整的乡兵箭手。

    厮杀声越来越烈,被刘武周视若珍宝的恒安甲骑就在前方风雪深处血战,每一刻都在消耗,每一刻都在损折。

    刘武周的目光不断在旁边乡兵箭手阵列中掠过。

    这些乡兵箭手脸色铁青,在风雪中等候。看着他们散乱的阵列,刘武周明白,他们终究是派不上用场的。

    最后目光,还是落在了就在不远处列阵的玄甲骑身上。

    二百余玄甲骑,排成密集阵列,在风雪中静静伫立,不言不动,仿佛一尊尊黑色的雕塑。

    这个时候,也只有指望这个自己总觉得控制不住的徐乐了。

    这场战事,也就是这个徐乐所挑起的。如此有利的开局,迫得自己只能将所带来的主力投入,结果就遭遇上了大队青狼骑。这个时候,也只有看徐乐,能不能挽回局面!

    刘武周微微示意,身边旗手挥舞旗帜。站在玄甲骑队首的徐乐看见,策马而来。

    看着徐乐面甲上的愤怒金刚像跳动,刘武周脸色寒冷如冰。转瞬之间徐乐就已经来到刘武周身边,推开面甲,马上微微躬身,等候刘武周号令。

    刘武周举手朝前一指:“去把青狼骑摧破,把黑尉迟他们替下来!”

    徐乐朝前面看了一眼,微微摇头:“末将以为还不是时候。”

    刘武周骤然爆发:“你敢不遵军令?”在刘武周身边的亲卫,顿时就拔出了直刀!

    徐乐看着刘武周,这算是刘武周第一次朝自己发作。

    原来刘武周总是一副和蔼可亲的模样,对自己推衣解食,对玄甲骑也是百般照应。在任何人面前,刘武周都是大声说大声笑,一副胸怀坦荡的模样。

    如此发作,徐乐倒不觉得什么。只是在这一刻,徐乐突然有种莫名的感觉,刘武周从头至尾,就根本没想打这一仗。

    而自己拼力死战,为刘武周破解两方交逼的绝境。但是此时此刻,一瞬间之中,刘武周眼神之中,爆发出来的是深深的恨意!

    而在下一刻,刘武周就扬起手来,示意亲卫还刀入鞘,又恢复了原来那个大度豪爽的样子:“阵前而战,某不如你乐郎君,你说什么时候上前?”

    徐乐目光落在刘武周脸上,刘武周却是一脸坦荡。适才所见,似乎就是错觉。

    徐乐收拾起精神,望向北面风雪深处,听着那边一阵高昂过一阵的喊杀声。轻声道:“等执必贺上前!”

    刘武周断然一摆手:“那全交给你了,什么时候上前,你自行决断就好,不用某的号令了。乐郎君,这场战事,某就全寄望在你一身!”

    徐乐微微躬身,一提缰绳,转身回归玄甲骑阵列。

    北上一军命运,刘武周一句话之后,就全落在了自己肩上。可徐乐却没有半点畏惧。

    总体而言,徐乐是一个温和好脾气的人,有时候也会犯糊涂。但是一旦临阵,整个战场,似乎就都在自己心中装着,无比警醒,无比清醒。

    尉迟恭撑得住的,执必贺会上来的。

    那时候,就是自己出击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