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三百一十一章 南下(二十)
    战斗在中央,在两翼,在接地连天的风雪之中,全面爆发开来!

    两翼的青狼骑不断涌来,和坚守两翼的恒安甲骑搅成一团,青狼骑不断的发起冲击,而两翼的恒安甲骑就一次次的打退他们。青狼骑退下去稍作调整喘息,又在百夫长狼嚎号令声中,再度鼓勇而上!

    转眼之间,双方就已经冲击合战两三次,不少青狼骑与恒安甲骑都打得没有马了,就在雪中步下混战。恒安甲骑下马之后就结成阵列,以死人死马堆成胸墙,依托用弓弩而射,一阵阵箭雨泼洒,不断的将青狼骑射落马下!

    而青狼骑则马上步下,不断往复发起冲击,在执必贺亲自出阵,掇吉冷酷督战的情形下,青狼骑也渐渐苏醒了原来的悍狠之气,打退一次,就咬牙再上一次,一名名百夫长,再也不顾及麾下的伤亡!

    大雪之中的遭遇战,难以集结起大规模的整然阵列发起冲击,就是这种凌乱而节奏不分明的反复缠战。双方在漫天大雪中舍死忘生的拼斗。两军出发之始,从来没想到会打起来遭遇战,也从来没想到,这遭遇战从一开始就变得如此血腥惨烈!

    两翼坚守,而中央则是恒安甲骑拼死前突。

    遭遇野战不比守城守寨之战,只守不攻是赢得不了胜利的。这样的战事,谁转身就跑,追击方跟上就是一场屠杀。

    在雪中如两翼一般坚守,只会让青狼骑慢慢找到攻击节奏,然后在某方向集结重兵投入进来,最终将恒安甲骑阵列摧垮。

    两翼的坚守,就是为了掩护阵列中央的反复突击!

    苑君玮虽然浑身是创,在尉迟恭指挥调度全军的同时,仍然担起了突击之任,大呼酣战,率领同样浑身浴血的恒安甲骑,反复突击!

    恒安甲骑一次次在两翼的掩护下集结起来,稍稍喘息一阵,就向前冲突。而青狼骑也毫不犹豫的以反击相迎,双方轰然对撞,狠狠拼杀一阵之后,又退后整理队列,然后咬牙再上。

    双方混战的区域,各有数十骑落马,空鞍战马到底乱跑。而落马骑士负创在地上翻滚挣扎,拼命想爬出这个死地,有的人爬着爬着就再也动弹不得。大雪不断而落,双方战士尸身不多时候就已经冻硬,摆出千奇百怪的姿势,大雪转眼间就已经在这些尸身上覆盖了一层,原来一片平整的雪原,就多了数十上百高高低低的起伏。

    青狼骑虽然损折更多,但恒安甲骑人数少,两次冲击之后,已然失血过多。而青狼骑的阵列,仍然不见动摇。

    恒安甲骑再一次集结起来,除了苑君玮本来那一队亲卫,尉迟恭又给了他一队五十骑。不到一刻工夫,双方已经对冲两次。

    一名旗手满脸是血,立马前面,拼命挥舞着旗帜。苑君玮喘着粗气立马与旗帜之下。

    这挥舞旗帜之处,就是下一次冲击的发起线。这旗手是苑君玮的老部下,当年就在苑家的庄闾中跟随苑家兄弟了。才到他身边,苑君玮就听见这旗手呼吸之声不对,转头一望,就见这旗手胸前甲叶已经完全破碎,整个胸膛都凹进去了,不知道是被铁鞭还是铜锤敲击的。肋骨折断刺入肺中,鲜血不断的从这旗手口中溢出,两眼已经涣散失神,但仍然拼命的挥舞着旗帜,想嘶吼出声,但声音已经变得极小,近乎于喃喃自语。

    “恒安甲骑,列阵,列阵!”

    剩余恒安甲骑集结过来,在旗帜左右列阵,苑君玮左右望望。自己那一队亲卫,贴心换命的弟兄,现在还坐在马上的,已经不足二十骑,这些弟兄,也都是人人带伤。而尉迟恭给的那一队人马,现在也损折近半!

    苑君玮只觉得眼眶发胀发热。这些弟兄,同宿同行,就算是在云中之地飞扬跋扈肆意行事,也都是一起。在自家被徐乐击败,灰头土脸的日子里,这帮弟兄也跟着一起骂娘。

    现在却都死在了突厥狗手里!

    苑君玮心中满是恨意,除了老对手执必家的突厥狗之外。他更恨自己为什么没有徐乐这样的本事!

    若自己和那个该死的徐乐一样,马前无一合之敌。那么就可以为自己的弟兄破阵摧锋,打开一条通路,让弟兄们沿着通路杀入,看着突厥狗在面前倒下,看着他们动摇崩溃,看着他们被自己彻底摧毁!

    入娘的,我怎么就没徐乐这样的本事!

    身边旗手嘟囔几声,终于再也摇不动旗帜,在马背上摇晃几下,软软倒下。

    苑君玮一把抢过旗帜,想要拉住自家弟兄,这旗手却再也没了呼吸,从马上栽倒雪中。

    苑君玮狠狠擦了一把脸,回头看了一眼尉迟恭旗号所在。尉迟恭的旗号在风雪中一动不动,苑君玮知道,尉迟恭还没准备发起最后冲击,自己还要带着弟兄们厮杀下去!

    苑君玮坐在马背上,咬紧牙关,将旗帜缓缓前倾。所有列阵的恒安甲骑,踹动马腹。数十伤疲甲士,发起了第三次冲击!

    而在阵后,尉迟恭冷冷的看着苑君玮他们这队人马,再度冲了上去。

    几名队正围在尉迟恭身边,满脸急切之色。眼巴巴的看着尉迟恭。

    尉迟恭却容色如铁,丝毫不动。所有队正都明白了,尉迟恭还要苑君玮继续消耗青狼骑的力量!

    入娘的这青狼骑到底还有多少!

    在风雪对面,掇吉也回顾着身边青狼骑,百夫长的旗号,除了自家身边亲卫之外,也只剩下一面还未曾动了。

    前锋之战,陆续投入战场的青狼骑就有九个百人队之多。几乎全都投入了战场,但两翼到现在都没攻动。而在中央准备迎接恒安甲骑第三次冲击的青狼骑,也是七零八落,列阵准备应战的,三面百夫长的旗号,但最多还有一百二三十骑的力量!

    身后突然又响起号角之声,又是两面青狼骑百人队旗帜显现。

    掇吉断然下令:“三个百人队齐上,先把眼前的汉狗吃掉!把那汉将的脑袋拿来!”

    号角声响动,数百青狼骑拼命加入战场,组成阵列。留在掇吉身边的,就一个百人队而已。

    而苑君玮这五六十骑伤疲之师,已经发起了第三次,也许是最后一次冲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