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四九八章 情绪失控
    “此外根据主人提供的那些人物图像,若儿已经预先将这些视频,都扫描过两次了,并没有查找到与主人那几位好友相关联的影像与线索。若儿怀疑,主人你的好友,很可能不在这里。”

    看着眼前那数量繁杂的监控视频,张信不禁心中微沉,眉头大皱。不过他还是很有耐心的,将之一一点开查看。

    虽然叶若说她已经扫描过一次,可张信并未放弃希望。这里面很可能有一些线索,是若儿判断不出来的。

    随后他就发现这里面,大多都是千篇一律的内容。一眼望去,都是一片片的水晶棺材也就是叶若口中的培养槽。

    在这些水晶棺里面,都是**的人体。其中的绝大多数,都是不同的面貌身材,年龄亦大小不一。可也有一部分人的身体面貌,都是完全相同的。

    “他们看来是在做人体实验,就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内容。”

    叶若好奇的说着:“我在查找主脑里面相关的记录,不过暂时没什么发现。唔,若儿找到他们的视频存储区了~”

    说到这里,叶若的话音一顿,随后就又将一些影像,显示在张信的面前:“这些人大多都不是克隆体,而是被捕捉过来的人类。”

    张信扫了那份视频一眼,只见那是一个昏迷了的中年灵修,被人扒光后丢入到这些培养槽里面的影像。

    随后这视频,就在叶若的操纵下迅速快进着。等到停下的时候,那培养槽的旁边,赫然立着一位面貌稍微年轻一些的中年红袍主祭。

    此人先是让人将那中年灵修,从培养槽里面取出,随后在手术台上亲自动手,将一块黑红色的血肉,植入到这中年灵修的体内。

    当手术完成,这位主祭就又双手结印,口中念念有词。也不知道他对那中年灵修施展了什么神术,仅仅一刻之后。这位中年灵修的整个人就轰然爆碎开来,血肉炸散,将手术台的周围,都染成鲜红色。

    “这好像是一种身体融合实验,就不知道他们植入的那枚肉块,到底是什么东西。”

    叶若一边说着,一边将更多的视频翻找了出来:“可惜,若儿没有在主脑里面找到与这些试验有关的文字记录,只看这些视频的话,还是很难辨别他们到底在做什么。”

    张信也发现叶若寻找出来的这些影像,基本都是大同小异的内容。

    那些试验体,要么就是被融入各种不知名的血肉;要么就是把人放在一种让人看不懂的神文法阵里面;又或者是在那些培养槽内,加入各种颜色的药剂。

    而这些试验,都无一例外,是以失败居多。

    他草草翻看了一番,就神色不耐的微微摇头:“这些暂时都不重要,若儿先帮我找到人再说。”

    可随后他翻看了几乎所有的监控影像,都没能找到他那老友的身影踪迹,也没有任何的线索。

    随着时间的推移,张信脸上的失望之色,越来越浓。他现在已经在怀疑自己,是不是来的太晚。

    而当他看过最后一份监控影像,就不禁长呼了一口浊气:“若儿,你帮我把其他几个区的监控视频,都调取过来。还有,若儿你刚才说,你找到了他们的视频存储区?能不能帮我把这些备份视频,也都显示出来?时间放宽到我进入神天洞府后的那一天,这段时间内,所有的监控视频,我都想看一看,尤其是西北角这一带。”

    “能是能,可主人这样找的话,很麻烦耶!费时费力,主人你没可能在这两天时间,都全部看一遍的。”

    叶若皱起了眉头。“其实这些内容,我也扫描过好几次了,到现在为止,都没有任何发现。”

    张信闻言,心中却顿生烦躁之意:“少嗦!总之把这个月内的所有监控视频,都给我抽调出来就对了!”

    “可是~”

    叶若似乎被张信那狰狞的神态吓到了,神色委屈,泫然欲泣。

    可这时她又眼神微动:“主人,有了新的发现,这神宫西北角的地下最深处,可能还有一层。且这一区域,没有任何监控,主人你的朋友,会不会在那里?”

    “没有监控?怎么不早说?把地图调出来给我看一看。”

    张信这时,也察觉到了自己先前的失态,当即就语声歉然的说道:“对不起了若儿,刚才我有些心急,是我的不对,不该冲你发脾气!”

    叶若闻言,当即就转泣为喜:“主人你不用道歉啦!错的其实是若儿,没有及时发现这个地方,让主人浪费时间。而且,我们终端智能系统,本来就有帮助主人稳定情绪的义务啊喵。”

    她说完之后,就又将那张神宫的立体结构图,调到了张信视界的最上方。

    张信很快注意到,在那西北角的下方,多出一个方块体。

    “就是这个地方,地域很大,有一千七百米宽二千二百米长。入口非常隐蔽,若儿之所以能发现,是因这个神宫里面的发电机组,有百分之七十三的电能在向这里传输。不过我建议主人,暂时不要进入。根据附近各处通道的监控视频记录,叶若判断里面至少有三位红衣主祭,还有两位法域圣灵,以及至少十位神师与大祭司在里面。”

    张信听到此处,顿时眉头大皱。心想这种情况,自己该怎么进去?

    好在下一刻他就又听叶若补充道:“不过在五个小时之后,主人应该有机会短暂进入。叶若刚才翻看了过去三千小时的影像,发现这一区域,可能每隔一百零八小时,就会封闭一次。在这期间里面所有的人员,都会暂时撤离,直到六个小时之后再次进入。而根据上一次的时间计算,主人只需要在这里等待五个小时,这个区域就会再次进入封闭的状态。”

    “原来如此。”

    张信略一沉吟,就又出言吩咐:“在此之前,继续前一命令。”

    他并不能确定自己的好友,就在这片监控缺失的区域。而此刻任何一点希望,他都不愿放弃。

    这次叶若没有再劝,神色默默的,帮张信调阅那些影像。

    可张信依旧一无所得,那些视频影像确实数量繁浩,他哪怕用上一心多用的本事,在两个小时后,也只是看了千分之一不到。

    也就在他心中沮丧之时,却忽又感觉自己胸前的项链,正在发热。

    这种状况,张信之前也曾经历过几次,这是叶若正全力运算,使这件终端项链内的芯片与硬件过载而引起的发热。

    这不禁让他感觉好奇:“若儿你又在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