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125 内幕的一角
    常怀恩被“**目录”中伸出的黑手卷到书页上,走火等人就看到那个只剩下一个人形轮廓的身体陡然解体,化作浓稠的液态浇灌到内页中。常怀恩的异化太过严重了,他们意识到,如果自己等人的决定再晚那么一点点,或许常怀恩就会彻底死去。走火略显得冷酷的决定,再一次于事后被证明是必要而及时的。猫女心中那一点点芥蒂也由此烟消云散,她有些紧张地注视接下来的变化,但是,**目录合上,并没有更多的现象出现。

    中继器控制核心“玛索”身上的黑色薄膜剥落下来,重新化作布偶熊的形态,回到桃乐丝的手中。这个时候,玛索的异常也已经消失,那种扭曲未曾在她的表面上留下半点痕迹。关于玛索的扭曲,在场众人自然有许多疑惑,不过,桃乐丝也只是用“常怀恩异常的连带危险”这样的说辞做了回答,这个说辞拿不出确切的证据,但是,目前来说也只能接受。不是每一个神秘专家都可以成为意识行走者,也不是每一个意识行走者都能进入人类集体潜意识中,更勿论可以像常怀恩和他的导师“轮椅人”那样,在那个几乎无法实际进行观测的世界中,下潜到绝无仅有的深度。

    正因为就走火等人所知,只有常怀恩和“轮椅人”做到了这样的事情,所以,他们才是特殊的。

    虽然可以从科学理论上,推断和猜测“人类集体潜意识”的存在,但是,无法进行直观体会的话,即便了解再多理论,也只会有一种“被迷纱蒙盖”的感觉。不是亲身体会的话。永远都无法真正明白,人类集体潜意识中到底是怎样的光怪陆离,诡秘玄奇,也无从对常怀恩和“轮椅人”时常面对的危险有切身体会。

    的确,常怀恩的可怖异化,“轮椅人”的诡异死亡。都从这种“恶**件”本身,让见证者意识到进行意识深层下潜的危险,可是,却也仅能体会到“异化”和“死亡”这种程度的危险而已。对于神秘专家来说,“异化”和“死亡”可谓是司空见惯。只有常怀恩和“轮椅人”自己,才能明白,在这个“异化”和“死亡”的过程中,到底藏匿着多么大的痛苦,和常人难以想象的危机。

    走火等人无法阻止常怀恩和“轮椅人”去冒险。正是因为,只有在这种行为中,只有他们自己可以把握其中的风险和机会,哪怕是梅恩先知,哪怕是走火这样强大的魔纹使者,在意识行走的领域上,全都只是“外行人”,如果以他们的意愿出发。去主导常怀恩和“轮椅人”的行动,就是外行领导内行的行为。最终结果一定得不偿失。

    走火等人明白“专业事务由专业人士判断和处理”的重要性,可是,明白道理有时也会让人痛苦。面对由此而来的悲剧,走火等人只能接受,而无法阻止和预防。

    在“轮椅人”死亡之后,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继承其衣钵的常怀恩也陷入了这种不能算是人类概念上的“活着”的境地。目睹他的身体崩溃成一滩液体,注入**目录当中,心中的五味陈杂,已经不足以描述在场目睹者的心酸。

    “这样就行了?”等了片刻,没有再出现异状。猫女不由得问到。

    “改造已经开始了,常怀恩其实挺幸运,至少,比他的导师幸运。”近江推了推眼镜,说:“中继器内部环境的调整已经告一段落,整体环境的建设已经完成,只剩下细节方面的修改……简单来说,我们已经成功获得了一个‘圣地’。”她笑了笑,说起“圣地”这个词的时候,就像是在嘲讽,这里的每个人都明白“圣地”的意思,在末日真理教的“天门计划”中,这个词汇屡屡出现,有着极为浓重的宗教意义。尽管后来,网络球对“天门计划”的研究和判断,判断末日真理教这一计划的最终目的,其实已经远远超出了“建立圣地”这个表面上的计划宗旨,不过,“圣地”仍旧是整个“天门计划”中极为关键,不可或缺的一环。

    对网络球来说,自己乃至于nog也获得了这么一块“圣地”,无疑是在整体实力上,进一步接近末日真理教的体现。这是一个阶段性的成就,如果不是亲眼目睹常怀恩的“异化”,大家的心情或许可以更加明朗,乃至于将近期由于“纳粹”的侵攻,以及预言的不详,而弥漫在心中的阴云一扫而空。

    建设中继器,掌控中继器,完成“圣地”的建造,从而在可以预见的范围内,获得持久战的根本,保留“在最坏情况下也能保留反击余地”的可能性,这就是网络球经营了那么多年来,对过去的牺牲和努力所做出的一个关键、重要且珍贵的总结。其中意义重大,已经不是单纯一两句“太好了”就能形容的。至此为此,走火那如履薄冰的心情也终于可以放下,因为,他知道,网络球、nog乃至于人类,终于有了一块去直面“末日”的基石。

    “正因为大体环境建设已经完成,所以,即便常怀恩变成了这副模样,也能依靠中继器内部环境继续存在下去。”近江想了想,说:“从常怀恩的职责来说,他变成这副模样,再融入中继器内,其实在理论上才是最好的。如果他一直保持正常稳定的人格意识和**,有可能会在融入中继器的时候吃更大的苦头,成功率也至少会下降三成。”

    “也就是说,常怀恩虽然变成这副模样,但从长远的角度来看,其实是有益的?”走火的反问十分直白,惹得猫女翻了一下白眼。

    “以纯技术的角度来说,可以这么理解。不过人情上就……”近江平静地说。

    “啊,近江你也懂人情的吗?”猫女刺了这么一句,但也谈不上嘲讽,近江平时的表现可是众所周知的。

    “我一直用伟大的科学家来严格要求自己。”近江没有生气,反而不屑一笑。说:“正因为是伟大的科学家,所以,无论是理性上,亦或者感性上,都比凡人更明白什么是人情。因为,无法做到这一点。就无法撬动人类社会的力量为自己的研究服务。”

    猫女撇了撇嘴,虽然近江说得不客气,也让人觉得有些自恋,但她着实无法反驳,因为她也觉得,事实就是这么回事。近江就是她所仅见的,最强大的黑科技研究者,虽然在性格上有这样那样和普通人不同的地方,但做事的时候。却不会触及共事者心中的底线。要说有人情味,在关键的时候,也总是会有那么一点的,还让人不得不感恩戴德。

    “我们什么时候可以见到常怀恩?”走火倒是很平静地等到两个女人的嘴仗打完,在他不说话的时候,就像是个隐形人。他一直都很从容,因为,他知道如何才能处理好事情。包括两个女人打嘴仗的时候。

    “现在就可以。”近江说:“中继器内部的时间概念和外界不同步。”

    “我知道,意识态的时间概念。从来都很异常。”猫女插嘴到,她的心情显得比之前好了许多。

    “中继器内部并非单纯的意识态世界。”近江平静的解说,让猫女有些愕然,“我很难将其实质用语言说出来,但是,只要你们进去。就能感受到了。硬要形容的话,就和‘灰粒子’一样,是一种物质和意识的中间态。里面,是一个完整的自我循环的世界,由意识主导。但是,却因为潜意识和常识的导向,以物质化的方式表现出来。你们进去之后,不会在物质性上,感到和外界有任何差别。如果将一个人打晕了,带到里面再唤醒,恐怕他只会觉得,自己进入了一个平行的物质世界,而不是一个奇诡的意识世界——”说到这里,近江顿了顿,说:“实际上,你们把那里当作是另一个统治局遗址式的巨大数据对冲空间比较好。末日真理教的天门计划,本就是尝试构建一个新的,属于自己的统治局。所以,我们最终可以做到的,也没有太大区别。”

    “也就是说,我们可以用**的方式进入其中?”猫女这次真的感到惊讶,她虽然一直都有参与中继器的准备,但中继器到底会形成怎样的一个“圣地”,却无法从自己负责的那部分事物窥见其全貌。虽然也曾经联想过“统治局”,不过,一个明显是由“人类集体潜意识”的层面上涉及“神秘”的超级武器,其性质的源头,的确很难让人从“物质性”上进行感受。

    “你的脑袋没问题吗?”近江的疑惑目光让猫女感到一种尖锐,“如果无法保持事物原有的物质性,又如何当作核心基地来使用?如果进入其中,就要彻底抛却物质性的话,那和常识中的死亡又有什么区别呢?”

    猫女“哈哈”干笑了两下,其实道理她都明白,不过,要理所当然地认可这些道理,切身体会到这种道理的真切,没有亲自体验到的话,还是很难做到。就如同普通人看待神秘学,虽然也会去想象,甚至,找到一些似乎可以证明“神秘”存在的线索,但是,没有亲自经历“神秘”的话,最终也只是停留在“想象”和“臆测”这个表面而已,当他们真正体验到“神秘”的时候,会因为过去有所“猜测”和“想象”,就能立刻而彻底地坦然接受的情况,几乎是不会出现的。换句话来说,只有从理性和感性上,彻底带入存在“神秘”的想象环境中,才能这么快地接受“神秘”存在的事实。但是,这样的人,面对平静的,毫无神秘感的日常时,反而会觉得日常就是一个幻觉,一种假象,存在相当明显的“精神病”征兆。

    所以,从某种角度来说,一个可以在“神秘”出现时,立刻毫不迟疑的接受这个情况的人,百分之百在精神上有些异常,而不可用“心理素质很高”进行解释。“对非常识毫无隔阂”和“心理素体强韧”根本就是两回事。

    猫女十分清楚其中的区别,所以,对近江的刺人目光毫不在意,反而觉得。自己的惊诧才证明了,自己就是个正常人,而面前的近江,的确在精神上有毛病——她刻意无视了,对方经常和中继器打交道,早就对中继器的诡异现象习以为常的事实。

    对一个精神病人有什么好生气的呢?她自我安慰着。但实际上。精神病院中被病人搞得气急败坏的医生可多的是,一个人是否生气,不会因为对方是否有“精神病”而有所出别。

    “好吧。你才是明白人。我知道了。”猫女一副举手投降的姿势,说:“既然我们可以立刻见到他,就不要浪费时间了。我也想见识一下,中继器内部到底是什么样子,这可是我们共同的成果。说起来,拉斯维加斯的行动也是需要进入中继器内部——如果我们的中继器可以早一步完成就好了,可以预先让他们体会一下自己需要面对的环境。没有亲身体会过。只能按部就班地按照理论行动,总让人觉得不太安稳。”

    “是的,他们需要克服很多困难。甚至于,我们提供的计划,也都只算是纸上谈兵。”走火承认到:“要侵攻一个中继器,比计划上看起来的还要困难许多。所谓的计划,一开始就不过是让他们不至于一头雾水罢了。按照我的判断,如果他们真的按照计划行动。那么,现在已经出状况了。这一次常怀恩的问题。源头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性,来自于拉斯维加斯那边。最大的元凶就是末日真理教。”

    “还要加上‘高川’。”一直很安静听着的桃乐丝插口到。她的平静,就如同自己再说一件亲眼看到的事情,实际上,她的确“亲眼目睹”,而且。还算是参与者之一,不过,这些都没有被其他人观测到,“其他的,大体和走火的判断一样。那边的确出了问题,但整体进展,还在预估范围之内。”

    “高川……那个高川?”猫女看了一眼走火,这个男人的判断可真是有些让人毛骨悚然,明明“神秘”是不可测的,但他因为这种不可测而失误的次数,实在少得可怜,该说是眼光精准,还是命运使然呢?唯一被其承认的失误,也就是不久前,关于nog成立的准备上,但已经及时调整回来,不伤大雅。

    “是的,就是那个高川,少年样子的高川。”桃乐丝说:“他很强,而且,也有自己的行动纲领。”

    “我知道,正因为如此,我才让他加入拉斯维加斯攻略。”走火说:“他和队伍分道扬镳了吗?仅仅是这样,也算是预计之内。其实,我是希望他可以早一步前往五十一区,带走诺夫斯基的。不过,我觉得他是个守信人,只要可以活着离开拉斯维加斯,一定会将诺夫斯基带过来。”

    “诺夫斯基,那个命运之子?”猫女问。

    “是的。”走火看了一眼已经平静躺在摇椅上的梅恩先知,“梅恩女士预言中的命运之子……既然有这么一个称呼,即便现在看起来只是闲杂人等,没什么特殊之处,但在关键的时候,应该会起作用。”

    “所以你想把他带过来?你怎么知道,不会起反作用?”猫女反问。

    “不,让那个高川把他带过来,只是一种试探。目的就是为了验证一下,那个高川和所谓命运之子的特殊性,还有命运的走向。”走火意味深长地说,“如果一切顺利,就代表一种可能;而如果出现差池,根据细节上的不同,也能代表一种可能。我的判断,需要收集到这种倾向性的征兆,才能尽可能完整。”

    “所以,其实你对高川是否真的可以带来诺夫斯基,命运之子到底会沦落何方,其实一点都不在意?”猫女有些了悟,但是,仍旧有一种朦胧,让她无法彻底了解走火的行为。

    “是的,每个人都将去往他该去的地方,做他命运中会做的事情。”走火垂下眼帘,说:“我也一样,我无法控制自己的命运,但却可以涉及他人的命运。实际上,这个世界上,每一个人都彼此干涉着,从他可以观测到的,可以理解的,不可观测。无法理解的角度,都和周遭的事物完成宏观交流。只要存在运动,就一定会发生碰撞。强行去改变运动的轨迹,很多时候,只会适得其反,但是。如果只是判断其运动轨迹,然后钻钻空子,还是可以的。”

    “你说得可真深奥。”猫女耸耸肩。

    “是吗?那真是太可惜了。这个世界上,知音人总是太少。”走火微笑着说。

    “我还是认为,当初应该竭尽全力将那个高川留下来。”桃乐丝说,“你不担心他取得中继器吗?”

    “我也觉得,他自己的计划,大概就是利用拉斯维加斯攻略,为自己争取中继器。”走火收敛微笑。慎重地说:“起初,我觉得不应该放任。但是,后来我想通了。拉斯维加斯中继器无论是落在谁手中,都比落在纳粹和末日真理教手中更好。既然大家都承认,那个高川很强,从桃乐丝你的态度上,也可以判断出,你觉得他最终获得中继器的可能性很大。那么。我又何必去阻止呢?他不是末日真理教的人,也不是纳粹的人。他来历有些神秘,但他就是他。我看得出来,他是独立的,和每个人都不同道——”

    “所以,有这么强的人,成为末日真理教和纳粹的对手。哪怕是nog的队伍失败了,也有他作为保险。”桃乐丝用一种沉闷的口吻说:“你真的觉得,这是一件好事吗?走火。”

    “是的。”走火毫不迟疑地回答。

    “……很遗憾,这将是你最大的失误。”桃乐丝说:“你总是会在高川涉及的事物上出现失误,nog成立的时候是这样。这一次也是。不过,这也不能怪你,因为高川是异常中的异常,偏差中的偏差,和他比起来,火炬之光那些号称偏差的家伙,不过就是笑话而已。”

    桃乐丝的说法,让其他人有些难以相信,但是,走火本人却陷入沉思中。

    “如果真是那样,也没有办法,证明我的极限也就如此而已。”走火最终摇摇头,“这个世界上,从来都没有可以完全把握的神秘。如果说,高川拥有如此高的神秘度,那么,就让高川自己解决吧。我们这里,不是同样有一个高川吗?桃乐丝,你觉得,两个高川,哪一个才更异常,更特殊?在我看来,他们是一样的,相互关联的,他们的事情,交给他们解决,就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你这样想倒是挺靠谱。”桃乐丝点点头,说:“我也是这么想的。”

    “我们这边的高川状态如何?超级系可是好几次都出现了关于他的信息。”猫女看向近江问到。

    “他很好。他可是我的丈夫。”近江的表情平稳,让他人看不出任何有用的东西,“我相信,他在我的调整下,会成为最强的那一个。”

    “说起来,明明我们这边的高川要比拉斯维加斯那边的高川成熟,为什么大家的态度,都倾向于那个少年仔更强呢?”猫女有些不太理解,虽然,她也见识过了对方的身手,但是,并不觉得有超过三级魔纹使者的水平。

    “所谓的强,可不是用魔纹等级来衡量的。”走火说:“我可以感觉到,他的魔纹使者身份,其实只是一种掩饰性的力量。真正让他变得恐怖的,是另外一种东西……无法形容,但是,当我感受到的时候,整个人几乎都吓蒙了。”

    “有,有这么夸张吗?”猫女惊诧地说。

    “一点都不夸张。”桃乐丝冷笑起来,“那个高川,是从我们的高川本质中剥离出来的,最异常的一面。正因为他被剥离出来了,所以,我们这边的高川才显得正常。当然,严格来说,我们这边的高川,其实也很异常,只是没有过去那么异常了而已。”

    “被剥离?这是怎么一种情况?”猫女更加迷惑了。

    “算了,猫女,不要深究下去。高川的事情,就由高川自己解决。”走火打断了猫女的思考,不给她任何反驳的机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