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三百零九章 南下(十八)
    掇吉冷冷的看着眼前不远处的厮杀,突厥青狼骑和恒安甲骑已经彻底扭在一起,拼力死斗。

    战场之上,已经到处都是空鞍战马悲鸣而走,雪地上到处都是落马骑士。雪地已经被染得到处都是红色,连纷纷扬扬而落的大雪,都来不及遮掩。

    狂风卷来的,全是浓重血腥味道。

    落马甲士,还是以突厥青狼骑为多。恒安甲骑本来就是能战精锐,真要一对一的拼杀,哪怕是执必家的直属青狼骑也不是对手。能保持优势,靠着的一是青狼骑本来就比恒安甲骑人多,二就是青狼骑也轻易不给恒安甲骑正面对战,发挥威力的机会。

    此次两军在风雪中狭路相逢,没有回旋的余地和时间,只能这样硬碰硬的对战。恒安甲骑的战力,就能毫无保留的发挥出来。

    此次苑君玮本来就红了眼睛,憋足劲道厮杀,在他如疯似狂的冲击带领之下,恒安甲骑发挥的战力更比此前更甚几分。而青狼骑的士气却是甚低,更不必说退而复进,阵型大乱,进退消长,这三个青狼骑百人队真被杀得惨不堪言!

    这前锋三个青狼骑百人队,终于被打崩溃散,中坚十夫长几乎死伤殆尽,剩下青狼骑三三两两,不敢直接向着掇吉所在方向而退,向两翼溃散而去。

    而战阵之中的恒安甲骑所部,也是伤痕累累,浑身血迹,不论人马都在剧烈喘息,也是杀得矛断甲残。

    掇吉身边,又有青狼骑百人队跟进而来,沿着两翼伸展开来,已经在风雪中排出长长的阵列。

    看着青狼骑终于崩溃,掇吉冷冷下令:“放箭,今日之战,有进无退!”

    掇吉身边几名青狼骑亲卫,咽下一口冰冷的唾沫,举起号角,就吹出一声凄厉的短音!

    两翼青狼骑催马上前,举起弓矢,一阵弓弦震动之声,顿时箭如雨下。沿着两翼溃散的青狼骑哀嚎惨叫声不断,又是纷纷落马!

    周遭亲卫看着掇吉冰冷的神色,看着这个老军奴宛然变成了一个不认识的人,谁都知道,今日之战,已经是不死不休了!

    掇吉一挥手,身前身后,青狼骑都举起弓来,搭箭上弦,箭簇生寒。

    战场上正对掇吉的,就是苑君玮这一队人马,现下还能坐在马上,已经不过半数。哪怕苑君玮,都在剧烈喘息着,身上甲胄全是创痕,鲜血不断的从甲叶缝中溢出来。

    看到一排弓矢举起,苑君玮嘶声大喊:“避箭!”

    有盾牌的恒安甲骑,举起盾牌遮护要害。出阵之际没有携盾的,将马匹侧转,摘镫藏在一侧。

    弓弦震动之声,羽箭破空之声骤然响起。苑君玮这一队人马,又倒下大半!

    如此近的距离,人伤不着,战马也躲不过去。这些精疲力竭的战马长声悲鸣,纷纷轰然栽倒。带动马上骑士,重重摔在积雪之中。

    掇吉一踢马腹,率先冲出,身边青狼骑纷纷丢掉手中弓矢,挺矛持刀,吼声如群狼怒号,直扑而上!

    “杀光这些汉狗!”

    而在此时,苑君玮才艰难的从雪地中爬起。适才一阵箭雨,苑君玮战马也被射倒,摔落雪中。浑身大大小小的创口,全都剧痛。

    在青狼骑的怒吼声中,苑君玮翻身而起,扶着马槊,弯腰喘息。而在他身边,跌落雪中的恒安甲骑,也都挣扎起身,持着各色兵刃,死死的望着疾冲而来的大队突厥青狼骑!

    无非是死而已!

    寥寥几名还在马上的恒安甲骑,回望苑君玮一眼,眼底意思,苑君玮一下就明白了。

    入娘的苑四,赶紧走啊!

    这几名恒安甲骑,催动坐骑,迎向铺天盖地卷来的大队青狼骑。每人身上都插着箭矢,每人都鼓出了最后一分气力。向死而进!

    不管这些恒安甲骑出身如何,到底是刘武周从高丽带回来的亲信,还是在恒安鹰扬府呆了十几年的老油子,或者投效而来的轻侠少年。

    不管这些恒安甲骑血战厮杀为的是什么,或者要在郡中扬名,或者要保护桑梓之地,或者要在这乱世当中凭着自己本事厮杀出一个前程来。

    但是面对突厥青狼骑,这些恒安甲骑,并无一人后退!

    云中男儿,天下之雄。

    碰撞声响起,几名恒安甲骑,转瞬间就被吞没。而大队青狼骑,转瞬之间就要扑到苑君玮面前!

    苑君玮重重闭上眼睛又再度睁开。

    这一队都是他贴心换命的弟兄,哪怕在自己屡次败于徐乐手中,招致多少嘲笑之际。这帮弟兄还是牢牢的跟在自家身边,为此没少和别人打架。

    现下大半弟兄,却都没于突厥人手中。入娘的,就和他们一起死也罢!

    就在苑君玮双眼血红,挺起马槊,准备死战之际。头顶又是一阵疾疾的呼啸之声响起。

    上百支箭矢,从头顶呼啸而过!

    这些箭矢落入扑来的青狼骑大队阵中,顿时就是一阵人仰马翻,雪尘飞溅。苑君玮不敢置信的回头观望,就见风雪中,一个铁塔也似的身影显现出来,右手持槊,左手持鞭。在他身后,则是拉开阵列的一排排恒安甲骑!

    入娘的,尉迟恭终于上来了!

    一阵箭雨飞射,只是稍稍阻挡了一下青狼骑,箭雨过后,青狼骑仍然飞扑而进。今日突厥人也同样红了眼睛,拼出了这么多条性命,不管此前有再多的心思,这个时候,他们也只想要一场胜利!

    青狼骑率先而至,当先一骑飞矛刺向苑君玮,苑君玮想挺槊反击,却觉得手中马槊如山一般沉重,当下果断弃槊,一把抓住长矛,用尽生平气力向后倒下。连人带甲接近两百斤的分量,一下就将这青狼骑扯下马来!

    接着苑君玮翻身半跪而起,摘下兜鍪,狠狠抡在那青狼骑脸上,顿时砸得他脸上血肉模糊,长声惨叫。

    而另外几名青狼骑的长矛,已经指向不知道闪避的苑君玮!

    尉迟恭在这个时候,直撞过来,马槊盘旋舞动,划了一个大圈,将几杆长矛全都打开,其中一杆长矛还一下折断,矛头飞出去老远!

    尉迟恭马槊一弹又起,捅穿一名青狼骑咽喉,左手铁鞭展动,又将一名青狼骑砸落马下。

    他低头对着苑君玮一声大吼:“还能不能战?”

    苑君玮剧烈喘息,还没反应过来,只是下意识的回答了一句:“能!”

    尉迟恭一边厮杀,一边大笑:“那就上马,打给徐乐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