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124 无法观测的战斗
    为了对常怀恩进行最极端的拯救,走火众人最终达成一致授权。

    玛索的身体中,瞬间有无数的光带溅射出来,迅速在地面上构建出一副魔法阵。玛索的身体很快硬质化,呈现无机而苍白的质地,看起来就像是构造体材质,但色泽上更加明亮,也更加充满机械感。她站在魔法阵核心中,于她的脚下,升起一块平台,平台上,又有一个书架,书架上,放着一本一米宽的黑色书籍。

    那是曾经被成为“**”的神秘物品,在它的上一个持有者“龙傲天”死亡后,就被桃乐丝融入了中继器控制核心中,成为“玛索”的持有物。从因果关系来说,“龙傲天”无疑是推动“桃乐丝计划”的大功臣,但是,最终却死在“桃乐丝”的手中。猫女当时亲眼目睹了一切,并因此理解到,自己等人到底“制造”了一个多么可怕的怪物。“桃乐丝”说过,自己才是“**”真正的主人,可是,这是毫无根据,毫无道理的,猫女无法理解,却又同时有一种“桃乐丝没有说谎”的视觉。

    “**”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时间,比“桃乐丝”要早很多年,那么,如果“**”真的是“桃乐丝”的东西,那么,在“桃乐丝”作为桃乐丝诞生之前,她究竟是什么东西?以怎样的姿态存在着?这是很难想象的。猫女的疑问,连走火和梅恩先知等人也无法进行解答,而这种“神秘”,却也体现着“桃乐丝”的异常。

    因此,当桃乐丝真的将“**”改造成了玛索的“**目录”时,走火等人很快就接受了这个事实。

    “**目录第三十四项二百七十八条。”近江说到。她是除了“桃乐丝”之外,对玛索,对**目录,对整个中继器最了解的人,十分清楚**目录的神秘性,到底可以完成怎样“不可能”的事情。实际上。当“桃乐丝”说,她可以让整个改造的成功几率达到百分之百时,就已经明白了她的想法和做法——这是一种,捅破了薄膜,就会酣畅淋漓的理解,近江本就对神秘技术,拥有着他人所无法企及的天分,也没有什么人知道,这其实是桃乐丝本人赋予她的。包括近江本人在内。

    桃乐丝说,成功几率会达到百分之百,所以,近江在第一时间,就获得了让成功几率达到百分之百的方法——从某个角度来说,这个因果关系其实也是成立的。

    “《黄昏碑文》序之章

    追逐黄昏的影者至今未归,深海之城轰然动摇。

    黑暗女王终于起兵,光之王奋起呼应。

    两者皆望见彩虹一端。并联手抵御可憎之波动。”

    伴随着玛索充满了机械感的吟诵声,巨大的**目录自行翻开。大量仿佛由黑影构成的手臂陡然从书页中喷出,呼吸间就穿透维生舱的外壳,将内中的常怀恩束缚起来。

    “当吾遥指月亮之时,愚者未曾见到吾所指之处。”

    常怀恩沉浸在一片灰色的“海洋”中,觉得自己就像是无助的婴儿,被放入篮子中顺流漂下。不知道自己将会抵达何方,而无边的恐惧撕咬着他的心灵,让他无论如何也无法对那个自己将要抵达的地方,抱有何种好的期待。死亡并不可怕,常怀恩拥有坚定的意志和信念。早就对死亡有所心理准备,然而,让他没来由恐惧的,却似乎是一种超出死亡范围的东西,让他觉得,自己好似就这样流落到一个完全不知道根底,却绝对很糟糕的地方。正因为不知道那到底有多坏,只能自己想象,而一旦想象出来,却又无止尽地觉得,事实也会比之更加恐怖,这种未知才让他如此恐惧。

    他不太记得这种恐惧,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就已经在心头蔓延了,他想要去思考,可是意识却好似阻塞的下水道,只存在于感性想象中的黑色淤泥,散发出令人作呕的气味,好似自己的灵魂正在变质腐烂——他所能体会到的,感受到的,联想到的,纷纷来自于他的所知,而仿佛有一个若有若无的声音在告诉他,自己的状态比这种可认知的联想更坏。

    他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可是,一旦他想要沿着这个感觉,去整合自己的思维,就会遇到莫大的阻力。这是很奇怪的体验,“清楚知道自己正浑浑噩噩”本来就是一种矛盾。可是,这种矛盾是存在的,就在这里,在他的身上。他甚至想不起自己为什么要挣扎,他觉得额,若非有一种执念好似针尖一样,扎在自己的心中,自己早就沉沦了吧。

    他能对自己,对自己所处的境地进行感受,可是,所感受到的一切,反馈在他的意识中,所构成的轮廓,却并非其最本质的情况,而仅仅是他所能认知的那一面。就连他觉得自身所处的“灰色海洋”,也并非真是这个样子。他突然想到,“灰色海洋”到底是什么?自己到底在什么地方?自己又是何种状况?但下一刻,这两个问题陡然从他的心中消失了,他觉得又失去了什么,可偏生连“烦躁”的情绪都滋生不出来。

    他就这么随波逐流着,那扎在心中的执念,也好似激流下方,插入泥沙的一根针,被湍急的水流推得摇晃歪斜,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拔出来,顺着这股激流涌到再也看不见,摸不着,感受不到的遥远之地。

    这样的感觉,或许正是自己挣扎的原因吧——他又一次想到,然后,这个想法也好似被冲走了。

    就在他即将彻底陷入无知无觉中时,有什么东西出现在他的“眼中”,一开始,他连“这东西是什么”的思维都无法转动,可下一刻,拥堵下水道的淤泥,似乎稍稍缺了一角。让思维的水流终于可以淌过。于是,他认知到,那东西是“光”。

    这一刻,他睁开眼睛,他清楚,自己并非睁开了物理意义上的“眼睛”。而仅仅是可以处于一种观测状态。自己所看到的一切,都并非实质,而是自己的认知,所赋予这些“怪异”的样子,而这么做,也正是为了可以让自己可以对其进行最主观的判断。然后,他的思维又快速了一点,理解到自己当前的状态,正是一个意识行走者。所必须拥有的才能——能够将自己所无法理解和认知的东西,转换成自己似乎可以理解和认知的形态,当然,转化之后,获得的仅仅是一个虚假的表面,但是,这个表面却成为他行走于意识中的唯一途径。

    是的,他想。自己在人类集体潜意识中,并且。将之观测成神秘学中最通俗的“海洋”——这就是意识海,而自己,是网络球的意识行走者常怀恩。

    我来到这里,是为了执行一个除了我之外,谁也无法完成的任务。现在,我看到了——看到了什么?常怀恩似乎可以思考下去。可是,一种巨大的恐惧,阻止他继续沿着这个方向思考下去,并且,让他在第一时间认识到。这是一种源于生存本能的警告。也许,他必须保住这一份记忆,因为,它很重要,可是,为了保住它,就不能继续回想下去。

    在这里死掉的话,一切工夫都将白费。常怀恩的情绪激动起来,他用自己全部的力量,阻止了自己的思考。强行将注意力转向唤醒自己的那道光芒。

    之后,他觉得自己看到了一轮圆月。

    圆月在上空散发着昏暗的光,自己所在的环境,已经不再像是“灰色海洋”,而是“从透明的湖泊深处,眺望湖面之上,黄昏时分的光景”。当常怀恩产生这样的联想时,一道彩虹从圆月处腾起来,落入他的身前,就好似一座彩虹的桥梁,连接了自己和圆月。原本遥远的距离,也在这个时候,似乎变得接近了。

    常怀恩不假思索,就这么走上了彩虹桥,他不去思考,只是凭借本能直觉,认知到这是脱离困境的唯一选择。而在他踏上桥面的时候,他震惊地看到,圆月似乎被撕开了一道口子,一大蓬血色液体从伤口中倾泄出来。他似乎听到了瀑布般的血水,坠入这片湖泊时发出轰鸣声,而这个声音是如此虚幻,一旦侧耳聆听,便什么都不存在。

    与此同时,无数的波纹从远方向彩虹桥用来,在快要拍击到桥体时,便化作无数奇形怪状的轮廓,宛如神秘学中的“凶灵恶鬼”。这种可怕的景象,如果仅仅是景象的话,是无法让常怀恩感到恐惧的。可是,常怀恩知道自己的确在恐惧,因为,这种景象背后,深藏着让他产生恐惧的本质,让他不由得去追溯那份恐惧的源头,而这却是求生本能所抗拒的事情——他觉得自己的意识快要分裂了,一半要去追寻,一半却拖住追寻的脚步,他听到死亡的脚步声,就在彩虹桥外游荡着,窥视着,寻找着。

    不要被抓住——他努力去这么想,因为自己的意识快要脱离掌控了,这种情况绝对是意识行走者最危险的处境。他快速沿着彩虹桥,抛开所有诡异的感受,哪怕不断有一个声音在耳边述说着,让自己停下来,也未曾让他停下脚步。一个神秘学中的经典故事浮现在他的脑海中:有人落入地狱中,去拯救自己的亲人,当他看似成功踏上回家的路上,便听到一个警告: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回头。故事中,这个人终于忍不住回头了,于是,他……

    常怀恩无法在脑海中勾勒故事的结尾,意识在这里停顿下来,可是,强烈的求生本能,以及“回去”的执念,让他决定——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回头。

    他开始奔跑,撕心裂肺地奔跑,朝着被某种力量撕裂了一道伤口的圆月奔去。

    整个网络球基地都在疯狂响起警报声。没有人知道起因是什么,但是,却又极少一部分人意识到,为什么会产生这种警报——中继器控制核心“玛索”的身体出现了异常的扭曲,这种扭曲,似乎在改换她的容貌,那形如构造体,无比坚硬的身躯。在这种扭曲下,就好似软泥一样。这种可怕的景象,足以让走火等人意识到,中继器出了什么问题。也正是因为中继器出了问题,所以才会让这座和中继器紧密相连的基地,响彻这种规模的警报。

    “到底发生了什么?”猫女有些茫然。因为如果不观测“玛索”的形态,甚至无法感受到这种力量的存在。

    “已经达到了预设的最大危机警报。”近江微微皱起眉头。可是,所谓的“最大危机”到底是怎样等级的危机,却让其他人一点概念都没有,因为,那似乎是除了近江和桃乐丝之外,没有人可以认知和理解的神秘性。

    “可以解决吗?”走火说,他也不清楚,事情到底糟糕到了怎样的境地。但是没关系,他从近江和桃乐丝的脸上,并没有发现任何“麻烦大了”的表情。这意味着,这两人是可以解决的,况且,加上常怀恩的变化,多少也能对现况进行联想和猜测。只要是可以解决的问题,即便是“预设最高等级警报”也无所谓。甚至,这种程度的警报。似乎可以证明,常怀恩的遭遇是多么危险,却又因此携带着多么重要的信息。如果,正如梅恩先知所说,那几乎是他们可以阻止“末日”的唯一可能,那么。这种程度的危机警报,就是必然存在的。

    走火不相信,自己等人可以不遭遇任何危险,不付出任何代价,就能救回常怀恩。获得这么一个“拯救世界”的机会。况且,桃乐丝之前说过,她可以让行动的成功几率达到百分之百,虽然,“中继器预设最高等级警报”的说法有些骇人,但他更愿意相信桃乐丝,因为她是“自己人”。

    他很镇定,他的镇定感染了其他人。

    “没问题。”桃乐丝代替近江回答到,她盯着姿容扭曲的中继器控制核心“玛索”望去。为什么玛索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她比这里的任何人都清楚。她感受到了,深藏于“玛索”体内的,属于“江”的力量。

    果然,“江”其实并不存在于“高川”体内吗?而仅仅是因为,存在于“高川”体内的“江”是一种显性。桃乐丝很早就猜测过这样的情况,对此也有自己的理解。毕竟,真江在死亡之前,可是大家的“姐姐”,而不仅仅是“高川”一人的。真江在死前,对高川做了什么,桃乐丝可是目击者之一,真江带着怎样的心愿死去,她也是知之甚详,并且,也一直为了达成这个心愿而努力着。再加上,在那个最极端的时刻,为了让自己、系色、咲夜、八景和玛索活下来,当时的“高川”冒险使用了那种已经被证明并非真正血清的“血清”,所以,自己这些人,每一个体内,或许都存在着“江”吧——只是,因为太过“稀薄”,而不呈现显性。

    桃乐丝知道,自己和系色从未责备过“高川”的鲁莽,若非这种鲁莽,她们或许早就变成了一滩lcl,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高川”此时此刻的分裂,另一个“高川”,那个曾经带着众人希望,披荆斩棘的少年高川,会“沦落”到如今的局面,进而站在自己的对立面上,桃乐丝也从未在心中责备他,无视他,恼怒他,这一切,都不是“高川”的错,无论是哪个“高川”,都没有错。错的仅仅是“世界”,是“江”而已。

    “江”已经不是真江了——这个想法,只是属于“桃乐丝”和“系色”的想法,可是,在“高川”的心中,一定仍旧存留着那完美而理想的“幻想”吧,那个“江就是真江病毒化的体现,真江没有真正死去”的幻想,真的太过美好而甜蜜,对于“高川”来说,是无论如何,都无法真正从心中斩却的。

    是的,正是因为明白高川就是这样一个人,所以,无论桃乐丝还是系色,才始终觉得,自己的身边,有这样的一个“弟弟”,真是太好了。他也许很天真,但是,却充满了温暖她们内心的能量。虽然“弟弟”因为自己的天真,做错了许多事情,但是,身为“姐姐”,不就是应该宽容地对待,并弥补他的失误吗?既然不希望弟弟失去这份“天真”。既然认为,这种“天真”就是自己必须保护的,那么,由这份“天真”而来的一切,都必须由自己来承担。

    桃乐丝和系色,怀着这份真切而执拗的情感。接受了自身的异化和“病院”的改造,为了,更好地利用自己所获得的力量。除了她们自己,没有人知道,超级骇客“桃乐丝”和末日幻境中枢“系色”,即便以“机器”的形态存在,却始终保有自己的情感、思想和记忆,除了形态上的变化,人格的核心。仍旧保持着她们最原初的本质,不,应该说,所有人格意识上的变化,都并非“变异”,而是“成长”。

    在极端环境下,人格意识的变化,到底是“变异”还是“成长”。是外人难以判断的。

    桃乐丝和系色亲眼目睹了,咲夜、八景和玛索人格崩溃的过程。她们无法阻止,却利用自己的优势,干涉了这个过程,让它不至于变成最糟糕的那一种,同时也在利用这个无法阻止的人格崩溃,去为自己的计划埋下一个个伏笔。她们也亲眼目睹了“高川”的一次次崩溃。一次次再生,一次次挣扎,在这个过程中,精神变得异常,成为了一个真真正正的精神病人。可是。就是这样一个精神病人,仍旧以自己的方式,去实践着“拯救”,所以,无论“高川”做了什么在她们看来,是十分错误的举动,乃至于破坏了她们的计划,迫使她们不得不对计划进行调整,都无法让她们感到怨恨。

    这里有一个小秘密,桃乐丝和系色从来都没有告诉“高川”——高川其实弄错了,其实他才是这个团体中年龄最小的孩子。“高川”人格不断崩溃再生,以至于,他其实已经忘记了,最初的真相。他所看到的,认知到的,一部分是他的幻想,一部分是由“病毒”带来的异常变化。虽然“高川”人格似乎从来都没有真正消亡过,但实际上,失去的记忆,是无法以它原本的姿态重现的,看似复苏的记忆,实际上已经被“新生”的资讯干扰过,变得不再真实。

    真江、桃乐丝、系色、咲夜、八景和玛索的“弟弟”,叫做“高川”的孩子,在“病毒”的折磨中,无论在精神还是记忆上,都已经失常了。其实,所有目睹他“失常”的人都清楚,这个孩子很可能再也无法弄清,真实到底是什么了。他所看到的,所感受到的,都是“变质”的东西。所以,他的行为也变得古怪。

    桃乐丝和系色无法再苛责“高川”去多做点什么,因为,他的付出,已经太多,多到了,连他都已经不再如他所以为的那样,自己还是自己。

    “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所爱的人变成这副模样,真的很痛苦。”桃乐丝的低声自言自语,用的是只有自己和系色可以听懂的语言。无论眼前的玛索,还是远在他方的少年高川,都是这份痛苦的根源,除此之外,还有咲夜、八景——至于系色和她自己,她觉得,自己两人才是最幸运的。

    “还差一点,还差一点……”桃乐丝对眼前的玛索说:“我们会把你们拯救出来,一定!”她的话,在走火等人听来,就仿佛在低吟着“神秘”的语言。下一刻,他们就看到,桃乐丝将手中的布偶熊扔到玛索身上,布偶刚触及玛索就变成了一滩黑色粘稠的物质,紧紧将不断扭曲的玛索包裹起来。然后,以一种全身灰黑,宛如覆盖着一层薄膜的姿态,中继器控制核心“玛索”稳定下来。

    “捕捉到因子样本了吗?系色。”桃乐丝抬起头,似乎可以穿透基地的天顶,看到不以实质形体,存在于这个末日幻境中的系色中枢。

    然后,她得到了回应,很模糊,但是意思已经传达。

    “果然,和预想的一样吗……”就在桃乐丝自言自语的时候。维生舱中的常怀恩也终于停止异化,被“黑手”缠住,直接从舱内拖了出来,他的身体好似虚化了,坚实的舱体也无法阻挡脱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