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三百零八章 南下(十七)
    前面厮杀声隐隐透过风雪而来,才穿越山道的大队恒安甲骑顿时警醒了起来。

    入娘的怎么传来了厮杀声?难道突厥狗也选这条道路进军,结果被苑君玮他们前锋撞上?

    骑军的遭遇战,只要双方都战意坚决,那从一开始就惨烈万分!

    尉迟恭立即摆手示意,身边旗手举起他的团坊主将旗,挥舞翻滚下令。看到将旗传令,一名名队正的号令声也在风雪中响起,本来埋头行军的恒安甲骑立刻动作起来。从行军阵列变成一队队的接敌阵列,从山口中飞快而出,展开阵型!

    而尉迟恭停住向前脚步,只是看着眼前翻卷的风雪。这个时候苑君玮作为前锋,就应该飞快的将敌情传递回来,让中军将帅能做出到底如何接战的决断!

    大队恒安甲骑从山口处涌了出来,飞也似的展开队列,准备接战。各种短促的号令声交织在一起,战马也低低嘶鸣跳跃,正是一支训练有素战阵经验丰富的强军该有的模样。刘武周的旗号也向前飞快移动,就见旗号之下,刘武周在亲卫的簇拥下直向前来,飞也似的赶到尉迟恭的身边。

    骤然遇敌,刘武周的神色仍然镇定,来到尉迟恭身边就询问一句:“前面如何?”

    尉迟恭摇摇头:“苑四还没传回消息!”

    刘武周断然道:“你拿主意,是战是退!”

    尉迟恭嘿了一声:“总不能丢下苑四!”

    尉迟恭望向身边旗手,正准备下令,再派出人马接应苑君玮。就见风雪之中,一骑飞快而回,正是苑君玮手下,远远就扬声大喊:“遭遇突厥狗大队!苑将军打垮了他们前锋,追下去了,请尉迟将军接应!”

    刘武周和尉迟恭对望一眼,突厥人这么不经打?

    两人转瞬之间就已经想到,徐乐两场大战,看来真的将执必部的士气摧残到一定程度了!

    刘武周神色一动,似乎要越过尉迟恭下令的样子。尉迟恭却神色严肃:“执必贺说不定出来的,今日只会是一场苦战,苑四入娘的太孟浪了!”

    不管徐乐创造了多么奇迹一般的战绩,尉迟恭打仗从来有自己的节奏,从不畏惧敌人,也从不轻视敌人,每一战都争取能带最多弟兄回返。

    临阵之际,尉迟恭从来心志如铁,不会被任何情形所动摇!

    听到尉迟恭这句话,刘武周重重点头:“尉迟,你下令就是!”

    尉迟恭再不迟疑,飞快的对刘武周道:“用乡兵箭手,拱卫山口,确保退路,稳住后阵!”

    刘武周点头:“某亲自坐镇!”

    尉迟恭又追了一句:“让玄甲骑集结,和徐乐说,等某号令,到时候某亲眼看看他的本事!”

    刘武周神色一动,最终还是点头。

    尉迟恭咧嘴一笑,这个时候杀气才显现出来,在他身边,看着尉迟恭这狰狞笑意,哪怕刘武周汗毛都竖起来了。

    “某到前面看看去!”

    尉迟恭的将旗舞动,二百余骑恒安甲骑呼喊一声,表示应旗。尉迟恭率先而出,大队恒安甲骑卷起雪尘,次第而动,直涌向喊杀声传来的前方!

    那名回来传信的苑君玮手下,更是欢呼一声,转而引路,带领这数百虎狼,投入厮杀战场!

    刘武周坐镇山口,也不断传令,乡兵箭手在各自寨主带领之下,展开两翼,占住山口之处要点,在风雪中开始给各自弓矢绑上精心收藏的弓弦,取出箭矢,有人开始试射确定齐射之际的射程。徐乐的连场大捷已经传遍沿边各处军寨,这些军寨之中的乡兵箭手,虽然紧张,但一个个也都跃跃欲试,准备好生厮杀一场!

    不过每名乡兵箭手都在不住回望,盼着徐乐的玄甲骑快点拉上来,最好再能在他们眼前,上演一场摧锋破锐,将突厥青狼骑杀得屁滚尿流的好戏!

    在下达了将乡兵箭手布置山口的号令之后,刘武周也没忘记给徐乐传令。刘武周在山口也不住回望,终于看见徐乐在数人簇拥下策马而来。

    风雪之中,徐乐大氅敞开,被风吹动,马上少年英武之气,卓然无双!

    两边乡兵弓箭手,看到徐乐上前,不知道谁先举起手中弓矢,大声欢呼。接着多少乡兵箭手,都跟着欢呼了起来!

    “我马邑乐郎君!”

    如雷欢呼声中,徐乐直抵刘武周面前。在马上朝着刘武周抱拳一礼:“鹰击!”

    刘武周目光在徐乐身上扫过,风雪卷动如焚,前面喊杀声越来越烈。但是此刻,徐乐脸上,甚而还带着微微的笑意。

    在徐乐身边,不管是肩宽背阔如大山一般的韩约,还是跃跃欲试的韩小六,略微显得有点紧张的宋宝,都已经做好准备,等待厮杀。甚或连徐乐身边那个小狼女步离,刘武周都看了一眼,步离回应的,就是一个冷淡的眼神。

    刘武周脸上也露出了笑意,举手划了一个圈:“乐郎君,听见这些呼喊声了么?”

    徐乐微微一笑:“愧不敢当。”

    刘武周又朝北一指:“苑四应该是撞上了突厥狗大队,执必贺应该和我们想到一处了,想给对方一个狠的,早点奠定此间战局。苑四正在厮杀,黑尉迟已经上去了。青狼骑多而我恒安甲骑少,黑尉迟亲口说的,到时候就看你乐郎君的本事了!”

    徐乐又是一抱拳:“只等鹰击号令!”

    刘武周一摆手:“那将玄甲骑拉上来罢!”

    徐乐一掀大氅,调转马头便走。刘武周目光,一直追随着徐乐策马而去的身影,面上神色深沉,谁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着些什么。

    不多时候,后面山道传来了如雷的蹄声,整齐响动。雪尘飞溅之中,就见玄甲骑又排成了密集阵列,已然出山口而来!

    这些自神武之地一路转战而来,短短时间内打了多少场苦战的新生强军。如一条黑色蛟龙也似,从山中钻出,爪牙锋利,随时准备将眼前战场,搅出一片血腥!

    而徐乐已经扔掉了大氅,走在玄甲骑最前。一身黑甲,幽暗如晦,不自觉的将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

    徐乐已经带上了兜鍪,合上了面甲,愤怒金刚像静静盘踞在面甲之上。但是目光落在上面,每个人似乎都觉得这愤怒金刚像陡然睁开眼睛,朝着他们在怒吼!

    乡兵箭手的欢呼声都低沉了下来,这种最为纯粹的杀气,将每个人都震慑住了。徐乐一旦准备上阵,这锋锐之气,非身在其间,实难想象!

    刘武周在心底悄然长叹。

    这真的是一条凶龙…………一条自己控制不住的凶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