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三百一十九章节 自身的隐患
    第三百一十九章节自身的隐患

    当自身的力量进入到此人的身体之后,刑天不由暗叹了一口气,此人身上的元气几乎都要干涸了,元神更是有气无力,刑天在小心地推动他的气血转动,幸好刑天此举非常小心,若是他急于求成,那可能就要好心办坏事,毕竟这个人的身体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冒然去炼化两枚先天灵果并不会恢复对方的身体,相反那强大的灵气会直接崩坏对方的身体,渐渐地在刑天的之下,这个人的气血开始艰难地转动起来。

    在相助对方之时,刑天发现此人的力量与众不同,至少与刑在所见到的所有力量都完全不同,在此人的身体之中有着无数道彩条般的法则呈螺旋状环绕著他的元神,不过彩条的法则都变得无比黯淡。刑天知道他已接近散功的边缘,在自我禁锢后他虽然保住了自己最后的一丝生命之力,可是同样也将其陷入到了绝境之中,如果没人帮他,他最后的结果将会非常悲惨,那是修行者最不愿意得到的结果,神形俱灭,连转世轮回的机会都没有,直接化为虚无,彻底在时间之中消失!

    也就是刑天这样的人方才敢做出这样的行为来,换成是其他人绝对不会出手相助,毕竟这是一个危机四伏的地方,稍微不慎那便会把自己的性命给断送在这里,而且谁也不知道对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会不会做出恩将仇报的事情来。

    那人得到刑天的相助之后。对方渐渐缓过劲来,只见他浑身泛起彩光,在彩光中。他一头白发根根竖立,就像一只巨大的刺帽。最为惊人的是,他那骷髅骨架似的身材竟然也渐渐丰满起来,脸上身上枯死的皮肤大块大块脱落,露出里面古铜色的新肌肤来,给人一种无比沉稳、坚定的感觉。

    这时,刑天放松下来。自己也拿出了两枚先天灵果恢复力量来,虽然说他刚才耗费了极大的法力,可是以刑天内世界的相助几个呼吸之间就能够恢复如初。但是刑天还是小心谨慎用了先天灵果,以免对方看出什么来。小心使得万年船,在这样步步危险的地方再小心也是理所应当。

    刑天在恢复之后又重新打量起这个空间来,很快他又有了新的发现。在一个隐秘的地方看到了一团约数米见方的旋转的通道。从那通道之中冒出一团团的气息,好像是从另外一个空间涌进来似的,但又不时地缩了回去。

    刑天仔细地看了一回,最终还是长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但是有一点他很清楚,这团气体和整个大厅里的幻境壁画截然不同,绝对是独立存在的。

    刑天沉思了一片。疑惑地说道:“真是奇怪,怎么在这幻阵的空间还有这样一条通道。这究竟是什么,难道这就是通往神墓核心的通道不成?”

    就在这时,突然他身边有人插口说道:“我知道这是什么?”

    突然出现之音让刑天为之一惊,身形有如闪电一样飞快闪过,发话的人无声无息地来到身边,他竟然一点都没有察觉,这如何能不让刑天为之恐惧。

    只听,刑天开口问道:“前辈,你已经恢复了吗?”

    那人点头道:“虽然没有完全恢复,但是已经不碍事了,至少性命无忧了,嗯,我欠你一份情,有机会我一定会报答你。”虽然接受了刑天的帮助,可是他的语气却是无比的傲慢,让人听了十分的不顺耳,也就是刑天能够忍下来,若是换成是元始天尊那样的存在,只怕双方将会有一场战斗了。

    刑天没有被对方的傲慢所激怒,淡然地说道:“前辈言重了,不过之是举手之劳,当不得前辈如此重视,不过前辈可知道那个不断涌出、收缩的通道是什么吗?”

    听到刑天之言,那人脸色不由微微一红,他没有想到刑天会这么说,这让他心里有些惭愧,要知道这可不是什么小恩惠,而是实实在在的救命之恩,可是因为他的身分很高,让他有点放不下架子。

    只听,他说道:“这是无上神魔所建立的无上秘穴之一,是由时间幻境守护的秘穴,这一团团的气体叫‘时间之尘’,是配合幻境的宝物,幻境被你破掉,所以这团东西就浮出来了,这时间之尘可比你想象的要厉害的多。”

    说到这里他又犹豫了一下,然后又开口说道:“时间幻境的阵眼是一颗时间魔珠,如果你收了那颗时间魔珠的话,恭喜你,你可以进去了,因为只有佩戴时间魔珠的人才能走进这个秘穴,其他人都进不去,强行撞入只会被那时间之尘给轰杀,在时间之尘下那怕是远古神魔复生都得身死魂消。”

    时间之尘,虽然刑天并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宝物,可是能够轰杀远古神魔绝对是无比恐怖的存在,面对这样恐怖的东西,刑天的心中不由有些惊骇,可是让刑天放弃进入,那他又舍不得,毕竟这是一份无上的机缘!

    刑天稍微沉思了片刻,开口问道:“前辈,晚辈的修为有限,你觉得以晚辈现在这点力量能够进入这无上的秘境之中吗?会不会被排斥出来!”

    听到刑天之言,那人盯著刑天看了好一会儿,那怕是刑天这样有着坚定意志之人都被他那恐怖的目光给盯得是毛骨悚然,感到一阵的不自在,心中不由自主地产生了恐惧之感。

    片刻,对方长长地叹了口气,满头的白发无风自动,说道:“小子,真不知说你是幸运好还是倒霉好,以你的实力倒是能够进入这无上秘穴之中,毕竟你的身躯已经淬炼的很不错了,有了一丝无上神魔的影子。不过有句话我想提醒你,毕竟你是我的救命恩人,若是不告诉你我自己心里也有些不舒服!”

    此人的语气让刑天的心中不由为之一凛。虽然他不知道对方想要说什么,可是仅从语气之中刑天能够明白自己的身上绝对出了大问题,要不然对方不可能用这样的语气来说话,一想到这里刑天的心不由地‘砰砰’直跳起来。

    没有人能够无视生死,能够无视生命的那都只是说说而已,只要有一线生机,谁都不会放弃。刑天也是如此,所以对于自身的安危,刑天自然十分看重。

    只听。刑天说道:“还请前辈指点迷津,晚辈洗耳恭听!”

    自始至终刑天都没有去问这位前辈的姓名,刑天不想让这位前辈怀疑自己是要挟恩图报,而且他也不屑如此。只要能够得到一点点对自己有用的信息。对于刑天来说已经十分满足了,所以他用不着去知道眼前这位前辈的姓名。

    刑天不想问,那人也没有主动说起,他深深地吸了解口气说道:“小子,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你好,竟然什么样的想法都有,什么样疯狂的修炼之法也敢尝试,你要知道有些修炼之道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炼的。我若是没有看错的话,你已经修炼成了内世界。难道你身处那方世界的大道没有警告过你吗,修炼内世界是何等的凶险!”

    听到此言,刑天的脸色不由为之大变,这个时候只要不是傻子都能够听得出来修炼内世界是何何危险的举动,刑天摇了摇头说道:“不瞒前辈,晚辈虽然接触过大道,可是对方并没有提醒晚辈修炼内世界的危险!”

    那人盯着刑天看了一会儿,突然笑道:“小子,你知道吗?虽然你修炼了内世界,而且已经初具规模,但是成功的机会几乎是没有,内世界的特点是开始修炼时比较容易,能够快速提升自身的实力,可是越到后面就越难,而且极易走火入魔,在上古不知有多少强者修炼内世界,可是最终都没有坚持到最终,内世界需要强大的肉身做为根本,你现在的肉身还能够承受得了内世界的力量,可是当你的内世界继续发展下去,你的肉身无法支撑之时,便会被内世界的力量给撑爆!”

    说到这里,那人停顿了一会,然后又叹了一口气说道:“也不知道你小子是怎么想的,生怕自己死的太晚,竟然还利用内世界的力量去吞噬别人的本源之力,这更是火上浇油,虽然说这样能够快速提升自身的实力,可是你要知道不管你能够针对方的本源之力炼化到什么程度,但是别人的力量始终是别人的,都会在你的身体之中留下一丝隐患,平常时间你是不会发现的,可是到了关键时刻便会爆发,若不是你的内世界的核心有所变异,能够平衡了那本源力量的冲突,只怕你现在早已经是身死魂消了!”

    “咝”听到此言,刑天不由地倒抽了一口冷气,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一直依伥的内世界竟然如此凶险,自己所认为可以吞噬他人的力量会有如此大的隐患,这让他明白自始至终自己都被大道所欺骗,对方一直都在引导着自己走向一条毁灭之路,那怕是自己有所防备,可是依然没有摆脱对方的算计,大道果然够阴毒的。

    虽然明白了自己这一次走到了一条十分凶险,看不到未来的道路之上,可是刑天并没有被这危险所吓倒,因为这是他自己选择的道路,虽然大道故意诱导自己向毁灭的方向更进一步,可是根源却是在他自己的身上。

    很快刑天便想通了一切,其实自己能够活在这个世界之上已经是很不错的机缘,自己原本已经身死,能够在洪荒天地再活一世已经是天大恩惠,自己还有什么不满意的,更何况别人无法走通之路不代表自己不行,一想到这里刑天又重新振作起精神来。

    那人一直都在注意着刑天的神态,一开始还能看出刑天有些发愁的样子,很快刑天则重新振作起精神来,看似已经摆脱了修炼内世界的恐惧,不在意自己的生死,这让他的心中不由地暗自称赞起来,能够有这样的心性方才能够在修行之路上走得更远,强者最重要的是有一颗无比坚定的心,有坚定不动的信念。

    虽然说修炼内世界无比的凶险,没有一个人有一个好结果,可是那毕竟是远古时代,时过境迁,谁又能够敢保现在不会有人成功,这一点这位前辈也不敢保证,只要有坚定的信念,一切皆有可能,因为这世界是在不断地变化之中,不是固定存在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