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四九五章 无际寒石
    “是无际寒石!十八级的至宝,也是一种铸造顶级寒系神宝的材料。”

    张信一边说着,一边将这东西,放入一枚黑色的盒子中。可就在他盖上盒子的霎那,这盒外就又覆盖上了一层寒冰。

    张信毫不意外,他在盒外以最快的速度刻录了二十几个符文,又连续将几只更大的黑盒,一层罩一层的套在了外面,并且施加层层封印。直到四层之后,外溢的寒力,才降到了零下五十多度的层次,可以正常保存了。

    “这次可真多亏了你,否则后果,可能不堪设想。”

    “不堪设想?为什么?”

    叶若不解的问着:“这无际寒石,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么?”

    “关键是此物如果出世,有些人会不计代价的也要得到它,而且得手的可能性还不小。”

    张信的神色,更加复杂:“此物如落在那人的手中,之后日月玄宗的形势,会更艰难百倍。”

    “可主人说的那人,到底是谁啊?很厉害吗?”

    叶若问出这句之后,却见张信再无答话之意。她不禁嘟起了粉唇,又继续问道:“还有下一处,预计就在西北六百四十七里外,主人要现在过去么?”

    之所以说是‘预计’,是因叶若并没有拍到那边的具体影像,也不知是什么东西。

    因灵域内外的环境差别极大,使得灵域的外围风暴四起,烟尘笼罩。不但那些高阶神师与圣灵,难以观测到灵域里面的情景,便是叶若的观测卫星,也只能通过那些烟尘中偶尔出现的间隙,抓拍到里面的实景照片。

    可她之所以能为张信制作出含有数千天材地宝方位的‘资源地图’,并非是完全依靠那高分辨摄像头,而是通过热成像,电磁遥感,光学感应等等技术得来的综合数据,再加以推测计算,最终得出结果。

    比如张信这次收取的‘无际寒石’,就是叶若发现这里的温度异常。由此推测这里,有着一个极强的寒力源。

    而六百四十七里外,则是另一处异常的所在,有九成可能是一件十八级的灵宝。

    “西北?”

    张信眯起了眼,看了那方向一眼,随后就不感兴趣的微一摇头。

    “等回来再说,现在还不是时候。”

    那边的东西,可不同于这里的‘无际寒石’,应该有很多人,察觉到此物的大致方位了。

    可这也意味着,对于这件灵宝的争夺,将是无比激烈。灵师,灵兽,魔灵,邪兽,各方势力胶着。

    他不愿在这里再浪费时间,加入这场争斗,更不愿在这时候,暴露身份。

    预计他此行快的话,最多三五日之内就可赶回,那时应该还来得及。

    而就在他离开这冰山不久,林紫若的身影,也出现在了此间,这位看着那被激光炮切割出来的巨大冰窟,蹙眉沉思。她旁边的那位紫眼青年,则是轻声一叹:“被取走了,晚了一步!不知是何人手臂,观这里的痕迹,至少也是六十级的阳系或者火系灵术。”

    林紫若却未发一言,她的瑶鼻轻嗅了嗅,眼中现出强烈的不解之色。

    她融炼的‘九阴神蚕’,也算是天下间嗅觉最为灵敏的灵虫之一。

    而在这里,他嗅到了熟悉的气味。

    ※※※※

    张信并不知身后发生的一切,他取得‘无际寒石’之后,就再不管起来,一路往北直奔。

    即便前方有群兽横行,他也仅仅只用了三个时辰,就来到了灵域外围。

    到了这里,张信不得不再将速度放缓。主要是担忧周围那些一直关注灵域动静的法域,天域,甚至神域圣灵,察觉他的行踪。

    不过‘无影天衣’这件法宝的确实好用,叶若提供的隐身作战服,功用也很强大。加上张信往北奔行之时,足够小心,这一路都是安然无恙,并没有被任何人察觉踪迹。

    然后到次日夜间,他就已深入到了黑森海的深处,

    黑森海并非是海,而是位于日月群山东北部的一座森林。因这里的树木颜色,大多都是黑色。从上空眺望,就仿佛是黑色海洋一般,所以得名黑森海。

    这是一片规模宏大,范围是日月群山南方,那北漠荒原四倍的巨大森林。

    不过不同于前者,由魔灵一家独大,这黑森海内,却是各种实力交杂。灵兽,邪兽,还有魔灵,三家势力生存在此,彼此争杀,势力范围犬牙交错。

    日月玄宗与北神玄宗的势力范围,有一小半,都被黑森海分隔。不过两家对这边都忌惮至深,轻易不愿招惹,以免令自家平添压力。采取的策略,都是怀柔,加上挑拨。

    这黑森海内,虽有几乎无穷无尽的资源,可也有将近六百余名十五级,甚至十六级的存在,甚至还有三位‘神域’级的强者。

    如此强大的势力,一旦有向外扩张的念头,都将成为两家的巨大威胁。

    故而日月玄宗与北神玄宗对这里,都是难得的默契。几万年来,都在全力维持着黑森海内的均势,使它们彼此制衡牵制。

    按照张信前世一位好友的说法,就是‘让它们在黑森海内,自己耗死自己得了’。

    总之这个地域,是危险程度几乎不逊色于准神级灵域的地方。

    那处神教总坛,也不在黑森海内。而是黑森海的西北侧,一处人迹罕见的沼泽中。

    张信从这里经过,其实是为抄近道。也是艺高人胆大,自信他现在潜踪匿迹的能力,能够让他在这里出入。

    结果也一如他的推断,总之在他离开那座善甲号药园的第四日清晨,他已站在了神教总坛外。

    中间经历了一些小插曲,在接近总坛一千三百里的地方,有一群散修,与神教驻守的祭司之间,爆发了一场大战,险些就将张信卷入了进去。

    正如高元德之言,神教的那些所谓雷霆手段,并未能扑灭关于那‘起源之地’的传言,也没法打消那些顶尖强者的怀疑。

    在这几个月中,形势反而有愈演愈烈之势。不但引发越来越多的散修,在关注此间。更已有十余位天域,二十余位法域,近四十名天柱级神师,汇聚于这沼泽附近,不断的试探神教虚实。

    而这还只是高元德,已经确定了的数字。

    只是因神教总坛的防卫严密,禁法森严。暂时还未给他们可趁之机。

    这点是大出张信意料的,是否‘起源之地’,是很容易辨别的。所以他当初就已作出了,关于在‘起源之地’传言在三五个月内平息的准备。

    可结果,神教的总坛,反倒是引发这些顶尖散修的兴趣。

    而在昨夜爆发的这场大战,就是一位天域圣灵在幕后主持,借助几个法域散修之手,对神教发难。

    张信为此耽误了不少时间,多用了三个时辰绕开战场。而就在他,来到距离神教总坛大约四百里的位置时,就顿步不前。

    按照高元德给的法阵构造图,神教总坛这座‘大罗天阵’的最远警戒范围,远达一千二百里方圆。可张信身上的隐身作战服与‘无影天衣’,到这个距离之后,就没法百分之百,瞒过这座十五级大罗天阵的感应。

    除此之外,这里还有一套有别于灵师符阵的神文法阵系统。

    应付前者,张信有足够的经验。可对于后者,他的了解依旧少而又少。这个时候,他也没法将上官彦雪带在身边,只能另想办法。

    而就在半个时辰之后,高元德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他眼前。而这位的右手,正提着一位身穿白色祭司袍服,二旬左右的男子。

    张信看了这位一眼,就眉头微皱:“我之前说过,你无需冒险与我会面的,只要能将我要的东西送到我手中就可。”

    “只是有些不放心。”

    高元德一边说话,一边随手将他手中的人,抛到了张信的面前。

    “这个人虽只是六级祭司,却是神教中的备选神子,且排位极高,公认有天柱级别的天赋资质。在神教总坛之内有很高权限,可以让你在此间的绝大部分地域行走自如。前提是你能够成功模仿他的元神特征,这并不容易,神教的祭司,体系与我们灵师不同。你如果办不到,我劝你最好打道回府。”

    张信不说话,蹲下身用手触摸那白袍青年的头部,此时他的右手处不但覆盖装甲,在指尖处,更是刺出了几根银针,深入这白袍青年的体内。

    然后大约半盏茶时间,张信的容貌就开始了变化,不但五官身高,都与这白袍青年,仿佛是同一个模子里筑造出来,就连一身灵力特征,元神气机,都与这白袍青年,别无二致。

    高元德看在眼中,不禁呆住,好半晌之后才回过了神。

    “我之前很不解,为何上官玄昊,偏偏将你派过来。据我所知,他现在麾下的法域级,至少有三位以上,为何会命你这样的‘王棋’来冒险。不过阁下既有这样的本事,那就难怪了了”

    他说话之时,又抬手把一枚玉符与一枚令牌,传给了张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