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三百零七章 南下(十六)
    掇吉从来都是温和,近些年来,见人带笑。有人犯了什么过错,想在执必贺面前转圜。掇吉也都笑嘻嘻的应承,只要请他喝一顿酒,掇吉就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也不怎么去争属于自己的帐落财富,也不和人勾心斗角。在执必部人缘是出了奇的好。

    一旦性子温和,少不了就得吃点亏。执必部南迁以来长成的青年一辈,颇有点人对掇吉私下里有些呼来喝去的语气。但是执必部的那些经历了金山脚下千族血战的老人,却没有一个人会如此做。

    今时今日,此时此刻,风雪之中,这些年轻一辈青狼骑,才知道了到底是为什么!

    鲜血在掇吉脸上,瞬间就凝结了起来。看起来仿佛多了一副血色的面具。

    队伍中的青狼骑中老人,微微点头。这血面帘掇吉之名,已经太多年没人叫起。这才是执必贺身边三名老军奴的本来面目,不然执必贺岂能将这三名老军奴一直留在身边,亲信重用?

    当年千族血战,这些老军奴纵横决荡,辅佐执必贺硬生生的打出了个阿史那家之下八王帐的地位!

    不过那一个照面就杀了拔卡的徐乐,又是何等样的人物?

    电光火石,大军前哨厮杀之际,也容不得青狼骑这般发散思维。掇吉一刀斩杀贵人,这乱纷纷正退下来的青狼骑百人队,再没有什么多说的,全都掉转了马头。而从后面飞快追来的三个百人队,也在掇吉身后列阵,张开阵列,随时准备投入厮杀。而只要有青狼骑敢退下来越过他们这条阵列,也只有横尸在积雪之中!

    剩下两名百夫长,还有一个个十夫长,全都在风雪中扯破喉咙般大声下令:“迎上去,迎上去!杀汉狗!”

    这个时候退下来的青狼骑也来不及组成阵列了,只有这样乱纷纷的迎上去。谁都知道不成阵列,厮杀当中必然会带来惨重的伤亡。但是谁也顾不得这个了,退后一步,掇吉的直刀,就会毫不犹豫的挥砍过来,而执必贺也会剥夺他们家族的帐落,将他们子弟贬为奴兵!

    冬日出征以来,青狼骑上下因为执必贺的一系列措置,士气从来不高,在徐乐两次闪电一般的突袭后,更是跌落到了谷底。但是现在,绝境之中,终于激发了这些草原汉子的全部凶性,红着眼睛不管不顾的直扑上前!

    在另一边,苑君玮同样在大呼酣战,带领部下,直扑上前。

    原来强悍的青狼骑,这次却是出乎意料的脆弱,一接战间就纷纷退了下去。苑君玮岂会放过这个机会,一边立即派人回去传信,一边催动全队人马,追着狠杀。

    前行不过数十步,已经有三四十骑青狼骑落马,然后又被毫不留情的践踏过去。雪地中空鞍马跑得到处都是。苑君玮和他这一队恒安甲骑都杀发了性子,怪声怒喝长啸,毫不顾惜马力,拼命深入,似乎就准备这样一直杀入到执必贺的汗旗之前!

    苑君玮飞马上前,狠狠一槊刺出,正中一名青狼骑后心。槊锋透体而入,拔出时候就带出一蓬血雨。青狼骑身子一歪就倒了下去,旁边一名亲卫抢过,一把就扯住了马缰绳,将空马拽住,那亲卫对苑君玮道:“将军,还继续向前么?”

    这战果已经足够丰厚,以前一队斩首十级就可以庆功发赏。更不用说还捞到了几十匹好马。风雪之中不知道还潜藏着多少突厥青狼骑,这个时候可以回转与大队汇合了。

    苑君玮看着面前翻翻滚滚退下去的青狼骑,仓皇不堪,队列散乱。

    不管这些青狼骑是不是此前被徐乐打怕了战意才如此不坚,现在摧锋破锐,追着他们砍杀的却是自己!如此机会,岂能错过?

    苑君玮马槊朝前一指,语声中满是杀气:“直取汗旗!把执必贺脑袋摘下来!”

    话音未落,苑君玮就已经又直冲了出去。身边亲卫无奈丢下空马缰绳,大声呐喊,跟着继续追杀下去!

    又追出去二十余步,雪地跋涉冲刺,战马体力消耗巨大,都开始喷吐长长的白气之际。原来头也不回只顾退下去的青狼骑,又陡然翻转回来!

    一退一进之间,青狼骑的队列越发混乱了起来,人喊马嘶之声响成一片。在阵后却是那些青狼骑军将的怒吼下令之声。而苑君玮和他那队人马,已经不管不顾的直撞了进去!

    在恒安甲骑面前,拥挤的全是青狼骑。进退反复之间,虽然突厥军将吼声如雷,催促迎上去,但马速提不起来,互相干扰碰撞,完全不成阵列,反而被恒安甲骑杀得更惨!

    血光冲天而起,肆意奔流,不断有青狼骑落马,重重扑倒在雪地之中。兵刃撕破甲胄的金属碰撞之声,惨叫悲号之声,响彻雪原。一时间每片飘落的雪花,似乎都变成了血样的颜色!

    苑君玮自从军上阵以来,从来没有如此刻一般杀得爽快,马槊飞舞盘旋犹自不足,又拔出一柄铜锤,到处乱敲乱凿。只要涌到苑君玮身边的青狼骑,不是被捅翻就是被敲落马下,一时间苑君玮自己都不知道已经战翻了几骑突厥甲士!

    但突厥青狼骑已经不顾生死了,越涌越多,每名青狼骑都红了眼睛。哪怕中枪挨刀,都要拖着恒安甲骑的兵刃再坠落马下。后面涌来的青狼骑不管不顾的就拼命递出兵刃,每名恒安甲骑身前身后,渐渐的就是各色兵刃如林!

    原来恒安甲骑巨大的冲量被吸收,长矛折断,直刀砍钝,双方已然拧成了一个大疙瘩,怒吼着互相砍杀拼命,恒安甲骑的伤亡也开始出现。拼杀红了眼睛之际,挤不到前阵的青狼骑,甚至就在阵后开始抛洒箭雨,不管不顾的只是覆盖混战成一团的两军甲骑!

    苑君玮吼声如雷,拼力厮杀。他已经顾不得想怎么就突然局势翻转而下,这个时候再无什么说的,就是厮杀到底为止,直到自己也落马扑倒在这红白交杂的雪原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