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三百零五章 南下(十四)
    苑君玮一头就撞进了略显迟疑的青狼骑阵列之中!

    虽然在徐乐手里,苑君玮全程被压制得几无还手之力。但是在这个时代,他也真正算是一名悍将。只不过徐乐太过逆天而已!

    苑君玮长臂一展,直刀刀光飞舞,顿时就将离得最近的一名青狼骑劈落马下,接着又脱手将长刀掷出,刀光打着旋飞舞出去,撞在一名青狼骑胸甲之上,火星四溅中,直刀被弹开,未曾破甲而入。但那青狼骑也如遭雷劈一般,仰天就摔落马下。

    苑君玮就是抽出马槊,身边一名青狼骑终于反应过来,趁着苑君玮抽出马槊之际,已经抢上,也是一刀劈来。苑君玮若是闪避,抽槊就要受影响。这个时候只有咬牙半转身,以胸前甲胄最厚之处,接了这一刀。

    苑君玮身上甲胄,正是最流行的札甲形制,但从南北朝以来,胸前明光镜已经越来越大。这明光镜也是上好镔铁,硬生生冷锻出来的。虽然比不上徐乐一身玄甲每一片甲叶都是冷锻而出,但这两块巨大的明光镜防护能力仍然是超强!

    当的一声直刀砍在明光镜上,刀锋在明光镜上顿时就撞出了一道可怖的伤痕,火星四溅。苑君玮如被巨锤狠狠撞了一下,身子向后一仰顺势卸力,借着这身子向后一长之势,已经从马鞍侧得胜勾将马槊抽了出来,单手一叫劲,马槊槊杆剧烈震动,挂着风声狠狠抽出,将那名青狼骑抽下马来!

    青狼骑坠马,苑君玮一挺腰就坐了起来。几名青狼骑又抢了上来想捡个便宜。但这个时候马蹄踏动雪尘直撞而进,几杆长矛伸过来一阵乱捅,一名青狼骑中矛落马,剩下两三骑掉头便走。

    雪尘飞舞之中,恒安甲骑组成的阵列在这一刻全都撞了进来,顿时就是一片兵刃碰撞战马嘶鸣之声,而青狼骑的反应,比之此前恒安甲骑所认知的那种凶悍,却是差了很多,不少青狼骑纷纷掉头便走,不与恒安甲骑打交手战。而恒安甲骑趁势一阵乱杀,大雪之中赤红血光飞溅,十几名青狼骑已经落马横尸雪中!

    掌着苑君玮营将旗的亲卫冲到苑君玮身边,看到这场面,这亲卫就望向苑君玮,等着苑君玮下一步号令。以前和青狼骑交手那么多次,什么时候见过青狼骑这般软弱混乱,莫不是设下什么陷阱?

    苑君玮狠狠吐了一口鲜血出来,正落在马颈项上,就是一片触目惊心的通红。刚才那一刀虽然靠着甲厚挡过去了,但内脏已经被撞动,受了内伤。

    骑军对阵,带创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瞬间就能分出生死。苑君玮也是在生死线上一次次挣扎出来的!像徐乐那样,总是面对优势敌人,却总能让开要害,避免大伤,活蹦乱跳全须全尾的回来,这本事,的的确确已经远远超过寻常的强悍冲阵斗将!

    一口鲜血吐出,苑君玮胸口堵着的那口气总于顺了一些。看着前列青狼骑纷纷掉头,后列青狼骑迟疑不前,苑君玮骂了一声:“入娘的,这个时候当然一直向前!”

    后面的话,苑君玮不想说出。但心下已然再明白不过。

    青狼骑真的被徐乐杀怕了!

    主将下令,亲卫再无犹豫。他手中营将旗其实就是一杆长矛,绑着火焰边三角牙旗。亲卫摇动营旗,接着就向前一指!

    在苑君玮身边,能看见营旗的恒安甲骑,顿时发出怒吼之声,催马上前。而远处听见这怒吼之声的恒安甲骑,也同时动作,毫不犹豫的直冲向对面已经开始混乱起来青狼骑大队!

    大雪之中,厮杀越发激烈起来,仿佛只有一方轰然倒下,才会停歇!

    大队青狼骑,拱卫着执必贺的旗号,在风雪中艰难前行。一个个百人队散步四下,将执必贺大旗拱卫得严密异常,只是向南而进。

    大旗之下,执必贺一身甲胄,外裹大氅,要背笔直,坐在马背之上。

    若说此前执必贺都是神色平和,甚至还带着老人随时随地都有的那种暮气疲惫之色。在如此大风雪中,执必贺眼神,却是锐利如剑!原来那种暮气,已经不知道被抛到了哪里去!

    在全军接连被徐乐打击,执必贺终于决定亲自出阵,一旦决定,就立即出兵。几乎是空营而出,选择此前青狼骑哨探出来的一条侧翼山道,准备侧击壬午寨,一举将壬午寨夺回来!

    此次出击,青狼骑出动,光是执必贺自己本营之中,就出动了二十七个青狼骑百人队。分成前阵中军。而其余几处大营,也传信过去,又调集近二十个百人队,次第加入行军大队,以狮子搏兔之力,在壬午寨前,无论如何也要打一个胜仗,挽回现在青狼骑低落到极处的士气!

    青狼骑士气低落,现在已经是个人就看得出来了。原来执必贺一声号令,这个时候,大队青狼骑应该已经穿行山道之间,到了午时,就要扑到壬午寨前,和汉军将要接战了。

    可是青狼骑同样是三更造反,四更出阵。但是到现在,还未曾从雪原进入山道之中。等到接战,只怕天色都要黑下来了,难道打一场夜战不成?

    这大风雪中夜间混战,兵力优势反而是累赘。说不定斩杀个上百名汉军,夜间混战中,自家青狼骑互相干扰混乱践踏,也要丢掉几百条性命!

    跟随在执必贺身边的,不管是老军奴掇吉和失巴力,还是其他亲卫百夫长,不住偷眼看着执必贺脸色,等待着执必贺发出回军的号令。

    如此情形,最好的选择就是挑选几个精锐百人队深入至壬午寨之前,就算打一场夜间混战也就罢了,有些斩获也能对全军有个交代,激励一下士气。大军全都压上,实在不必,很大可能会得不偿失。

    但是执必贺始终没有发出这样的号令。

    到得这个时候,一众执必家的军将都已经明白。老汗亲自出阵,再也不会顾惜丢下多少条青狼骑性命了,就想以一场大战,挽回青狼骑的杀气和血性!

    既然如此,大家拼命也罢。

    就在大家在大风雪中艰难行军之际,前面的军马/眼看着骚动起来。一声声号角,突然从风雪深处传来,短促而激烈。甚或在这号角之声当中,听出了仓皇之音!

    执必贺身边军将全都转向汗旗,大声回禀:“遇敌!”

    执必贺冷厉的声音响起:“不管什么敌人,杀光就是了,难道还想退回去么?”

    所有执必家军将一瞬间都明白过来了。

    在如此情形之下,老汗亲自出阵了。而老汗一旦出阵,就打定了不死不休的主意。

    再也不要想后退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