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三百一十八章节 惊人的收获
    第三百一十八章节惊人的收获

    刑天每拣拾一具骸骨上的遗物,就把散落的骨头堆在一起,因为这些骸骨已经失去了灵力没有用处了,不过上面却有着一丝神魔的气息,看来是在这神墓之中的时间太久了,沾染上了神墓的一点气息。

    能够与神魔为敌,与神魔为战的自然都是强者,而能够到达幻境的人那自然也都是强者,他们所携带的装备也多。不过刑天却发现了一个很奇特的现象,这些死去的强者身上全都没有补品,他们全都是力竭而亡。

    细细一想,刑天方才恍然大悟:强者虽然可以不吃不喝,但是幻境的力量却让他们的心神受损,在心神受损之下自然便需要能量补给,如果常年缺乏能量,肉身就会慢慢萎缩,并且会牵滞元神的修炼,最终落得一个力竭身死的下场,力竭可不仅仅只是力量上的衰竭,还是精神上的衰竭,完全没有了生机,真正的是身死魂消。

    在幻境里,人随着心境的变化,往往会不由自主地大打出手,因此能量消耗极大,最为可怕的是,由于幻境吸走了所有的能量,这些强者身上除了自己携带的补品以外,在幻境里是吸收不到任何能量的,所以都是力竭而亡,让刑天感到疑惑的是为什么时候这么多强者之中没有一人修炼出自己的内世界,若是有内世界的存在他们根本不会身死,最多只是重伤。而且完全可以躲过这幻境之劫。

    最让刑天感到疑惑的是明明外面有一方洞府为什么没有人去收取,难道说上古的强者都不在意这洞府吗?这让的问题让刑天难以理解。

    不过疑惑归疑惑,刑天的内心之中还是暗道侥幸。要不是他有内世界,有‘十二品业火红莲’,他一定也逃脱不了如此可怕的幻境坑杀,最重要的是这幻境的时间太久了,力量有所衰弱,要不然刑天这一次真得很危险了。

    能够被上古强者所带来的宝物,全都是先天灵宝以上级别的存在。刑天随手拿起了一件宝物,那是一只巴掌大小的黑色圆盘,制作得十分精美。圆盘上布满了红色花纹,在黑底色的衬托下显得非常好看,圆盘中央微微凸起,圆盘的边缘是银白色和艳红色交错排列的尖利齿口。刑天稍微运转法力探测了一下。立即判定这是一件强大的先天灵宝。虽然还不知道如何使用,但是里面精巧的构思,让他惊叹不已。

    收起了这件先天灵宝之后,刑天继续搜寻,很快就将左侧的物品和骸骨清理干净。他看见一根大柱子边散落著一堆枯骨,便走了过去,发现这人遗留下来的战甲很有意思,像是用透明的有机玻璃制作的。战里吴流转著犹如彩虹般的光晕,非常精致美丽。战甲刀手的感觉非常柔软,像丝般滑爽。

    在洪荒天地之中虽然也有人炼制盔甲,可是都只是少数,大多数人都选择的还是防御性的先天灵宝,对于这样一件战甲刑天很满意,刑天拿起战甲,立即将其收了起来。

    这时,枯骨从战甲里掉落下来,让刑天又发现了三件东西,一个手镯,一把剑器,还有一方蓝色的星形状牌,而这星牌之上的星痕与刑天所知的星辰没有半点关系,这让刑天不由地皱起了眉头,有所沉思。

    至于剑器,刑天对于武道那是无比的精通,可是这柄剑器炼剑却是十分的诡异,因为这并不是一件先天灵宝,而是后天炼制而成的宝物,炼制的材料也是刑天所没有见过的,和战甲的样子有点像,半透明的,剑体里也有七色光晕。让刑天不禁感叹,即使自己也精通炼器,可是还是不了解这些上古的宝物,说起来最后这几件宝物都不是先天之物,都是后天而成,而它们的气息却要比先天之物要强悍的多,由此可见上古的手段是何等的惊人。

    对于手镯只有一指宽,镯面是翠绿色的,样子比较秀丽,刑天试著戴在手上。这只手镯并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样是一个空间法则,而是一件镇镇法器,能够让自己的心神无比宁静,算得上是一件奇物。

    至于那张蓝色的星牌,刑天也看不出有什么名堂,只能顺手也收了起来。足足忙了大半天的功夫,刑天方才将这空间清理完毕,收获之丰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仅战斗灵宝刑天就收了上千件,各种武器和战甲也很多,还有一些比较少见的物品。刑天最在意的是传承玉简,也收了十来个之多。

    在收拾好一切时,刑天突然看到一个影子靠在最远处的那根柱子边,像是一个人在盘腿打坐,这让刑天为之惊讶。刑天心念一动手持‘噬魂枪’,慢慢走了过去。

    这是一个盘腿而坐的人,身上一丝不挂,既没有战甲也没有武器,两只手掐了一个奇怪的灵诀,浑身上下只剩下薄薄的一层皮附在骨架上,头上的白发一直拖到地面,看样子早已经死得透彻了,可是就这样刑天的心中依然有一种危险的感觉。

    就凭自身的感觉,刑天便知道这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一个死人绝对不可能让自己有这样的感觉,对方一定是运用了什么神通锁住了自己的生气,让自己的灵魂进入到休眠之中,以此来降低自身的损耗,以达到活命的目的。

    一想到这是一个活人时,刑天的心不由地‘砰’、‘砰’直跳起来,若是对方真没有死,那么自己很有可能从他的身上了解到来自于上古的信息,能够对洪荒世界,对诸天万界有一个更清晰的了解,对于所谓的大道与天道有一个明确的认识。

    随着时间的推移,一直困惑着刑天的便是这天道与大道。特别是在进入到死亡战场之后,他对于天道、大道更是有着诸多的疑惑,对于所谓的传说有着诸多的疑问。现在他有了这样一个接触的机会,这让刑天如何能不为之激动起来。

    刑天虽然很想救醒这个人,可是对于如何救醒对方刑天却没有半点头绪,将这人收入到自己的内世界之中,刑天可是从没有这样的念头,对于这样一个危险的人物,刑天那可是无比的谨慎小心。在不知道对方的心思之前,刑天可不敢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无奈之下刑天也只能站在一旁静静地等待着。

    突然。那人微微地一动,这让刑天不由为之一惊,后退了一步,紧接着那个骷髅般一样的人突然睁开眼睛。死死地盯著刑天。他嘴巴动了一动,似乎民要活动一下,然后露出满口的白牙笑了,那种笑容让人看了悚得慌,简直就是骷髅头张嘴。

    还好刑天没有被对方的相貌给吓着,很快便镇定下来,开口问道:“前辈,不知你被困在幻阵之中有多久啦?可有什么需要晚辈帮助的地方?”

    那人吃力地扭扭头。脖子发出“哧叭哧叭”的声音,他想说什么。但是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而且他的样子似乎非常难过,眼睛里透出一丝恳求的神色,刑天却弄不懂他的意思,又开口问道:“前辈,你要帮忙吗?需要我做什么?你说。”

    刑天也是受到的刺激太大了,一时间犯了糊涂,这个人要是能说出话来,还用等到现在,他早就开口告诉刑天了。

    只见,那人的眼睛死死盯著刑天,嘴巴再次张开,终于发出了嘶哑难听的“嘎嘎”声,可说的什么谁也听不懂,这让他的眼睛里流露出一种绝望,无比的绝望来。

    在看到这人的情况之后,刑天稍微思索了一番,然后终于明白过来,他手里突然多出两枚大补元气的先天灵果,那灵果之上充满了强烈的灵气,盘腿而坐之人一见到这先天灵果后,眼睛里仿佛要爆出火花一样,就像是一个饿得快要死的人,突然发现面前摆放著一桌丰盛大餐一样无比的渴望。

    刑天上前一步蹲在他的面前,将先天灵果放入到他的口中,那人向刑天微微点头,脖子再次发出可怕的“瞬叭”声,将两枚先天灵果给吞服下去,然后轻轻地闭上双眼。

    在看到对方闭上双眼后,刑天又仔细地打量起对方来,这让刑天不由为之惊讶,此人真得很了不起,在他身体的周围的地面之上,都被刻画的都是黄沙戈壁,他这是在借助于幻境的力量将自己的身心埋进到地下,然后将自己禁锢起来,如此以来将幻境的威力降到最小,也正是因为他做出了这样的选择,所以方才能熬到现在!

    看到这一切后,刑天的心中不由地暗叹道:“好一位意志坚定的强者,要做到这一切那需要多大的决心和毅力啊,这人可真是厉害的,换做是自己只怕没有对方这样的意志!”

    能够在发现自己身陷幻境之中,然后迅速做出反应,将自己的身心借助于幻境的力量埋藏到地下,锁住自身的一丝生命气息,这样的决定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至少在这么多的死者之中,刑天没有发生一个人有这样的行为,至目前为止也只有这一人这么做了。

    若是在同等情况之下,刑天自认难以做到这一点,若不是自己有‘十二品业火红莲’相助,不是这幻境在经历无尽岁月的消磨力量大减,只怕刑天要比此人还要惨的多,他非常清楚这幻境的威力,那种心境的转化,不是一般修行之人所能抗拒的。刑天之所以能破掉幻境,这要得益于他手中的‘十二品业火红莲’有着强大的防御力量,而且还有内世界的相助。

    就在刑天沉思之时,突然那人又发出了一阵阵的声音,虽然刑天将两枚先天灵宝放在了对方的口中,但是长期的禁锢已经让他的折磨到奄奄一息的地步了,他竟然无法吸收到先天灵果内的能量,这让他不得不再次向刑天发出求助的信息。

    刑天在察觉不对后,转眼看去,心中不由为之一惊,虽然刑天并不知道对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可是这个人对刑天来说十分重要,刑天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殒落在自己的面前,那怕是担心有危险,可是刑天依然盘腿坐在那人的身边,将自身的力量涌进这个人的体内,用自己的力量去温养、推动对方的身体运转,活开对方的身体与元神之力。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