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109 击
    盖子被什么东西从里面推开,那东西猛然扑来,霎时间,在连锁判定的观测中勾勒出一个怪异的形象:人形的头部就如同模特假人,构造体特有的材质色泽,五官只有轮廓,看上去只是装饰,额头以上的部位被挖出一个碗口,之内是各种芯片和管线,怪异又惊悚,让人觉得它好似被科学怪人改造后才成为这般形象。许多管线纠缠在一起,同时也充当颈椎和脊椎,还有一部分延伸到入口内部,让人觉得就像是个牵线木偶。

    它身体露出了大部分骨架,残破的蒙皮根本无法遮掩其内部的杂乱构造。除了有一颗人形的脑袋,其他的身体部分,就如同一个巨大的蜥蜴骨架,同时又吸附着诸多零碎的物体,显得极为粗壮。它的剧烈运动让身上一些零件散落下来,但对它的完整构不成任何损害,

    这样的东西完全不知道该如何称呼,但料想就是“加”提到过的疯狂机器,它的身体就好似胡乱拼凑起来的,逻辑程序也已经混乱,型号根本就不在统治局安全网络中,完全就是建设机器因为自身的错乱而诞生的存在。面对这种东西,沟通是没有意义,也没有人会想去花大功夫调整它的自律程序。对原住民聚集地的搜索队来说,是没有任何价值但又特别难缠的存在。它往往无法离开诞生地太远,就像是在最初构成的时候,就已经遭到限制。

    我毫不犹疑挥动刀状临界兵器,强烈的震动在空间中扩散,扭曲的形状就如同一道直射而去的半透明柱体,将疯狂机器笼罩其中。它的行动停止,惯性也不复存在,直接从快速的移动定格成一副画面。继而,这副画面开始崩溃。疯狂机械的构造体从最细小的零件开始粉碎,眨眼之间就化作一阵飞灰。

    之后,我小心翼翼地来到洞口,用连锁判定观测里面的情况,在不少时候会出现复数的疯狂机器——这种时候。这些疯狂机器其实是一个复联系统的组件——不过我面对的并非这种情况。这个建筑的入口和里面的构造,就如同一个巨大的洞穴,就如同有什么人刻意将这个洞穴改造成基地,遍布统治局风格的管线和设备。里面的灯光已经完全熄灭了,也不清楚从什么地方打开,甚至于,或许建设机器建造这里的时候,就没有布置灯具。我抱起真江跳下去,速掠超能一直在待机。但并没有触发任何陷阱,似乎除了之前的疯狂机器,这里已经没有任何防备。

    我翻了一下战斗风衣中的便携设备,发现大部分已经在激烈的战斗中损坏,唯独全金属合金的定制型诺基亚手机还能使用。它的款式已经很老了,而且从系统来说也只是功能机,不过,固定的软件里。仍旧可以满足日常和战斗时的一些琐碎需求。我打开手机的闪光灯充当电筒,虽然有连锁判定可以扫描环境。但果然还是使用照明才更加符合习惯。

    圆状的光斑掠过四周,很快就发现了几台奇怪的设备,看起来像是维生舱,椭圆形,有着半透明的盖子,我上前朝舱内看了一眼。最靠前的几台空无一物,只有最后两台,一台里面充满了绿色的液体,显得油腻肮脏,就像是重工业排出的废水。另一台则似乎有什么东西漂浮在同样的液体中。肉眼看得不太清楚,被照亮的时候,那东西翻滚了一下,沉到废水的深处。让人不由得去联想,它是不是有生命的。

    虽然有些警惕,但我还是没有破坏这台设备。统治局里有许多奇奇怪怪的东西,封闭这些东西的容器,或许是培养皿,但同样也是一种限制保护措施,贸然摧毁容器,并一定可以摧毁里面的东西,反而会给自己带来麻烦。既然我进来之后,这个洞穴中没有启动安全防御措施,我也不想做多余的事情。

    不做就不会死,这个道理无论在小说故事中,还是在遍布“神秘”的地方,都是通用的。

    我谨慎地继续往洞穴深处探寻,没有遇到更多的困难,我就找到了“加”描述过的,用来制造和存储食物的设备。它相比起洞穴中的其它设备有些独特,不仅仅体型是最大的,而且,拥有完整的传送带和直径六米的圆形加工仓。它已经彻底停止工作了,我尝试开启控制板,但是无论怎么摆弄,仪表灯都不曾亮起。周围有一些块状物体散落在地上,我摸了一下,又硬又粗糙,符合“加”对这种食物的描述,不过,除非是找不到保存得更好的食物,否则我可不想捡起来吃掉。

    问题在于,不开启舱门的话,即便存储舱内保存有完好的食物,我也拿不到,而这台食物制造机已经彻底罢工了,只能想办法破坏舱门——我不清楚舱门的坚固程度如何,虽然从外表来看,整台设备都是构造体材质,但是,构造体材质也有不同的强度,使用刀状临界兵器的话,有可能会连带整台设备一起摧毁。

    这个时候,我的身后发出“滴”的一声。我倏然转头,只看到真江站在控制台前,不知道她做了什么,仪表灯已经亮起了。这个时候,真江的身姿看起来比之前要正常许多。

    她抬头看过来,眼神多了一些知性和清醒:“已经修好了。”她这么说,可是,到底是怎么修好的?我有些愕然,但是,这种事情还是不要深究为好,就当是“神秘”在起作用吧。难得真江可以“清醒”过来,我一点都不想聊那么无趣的话题。

    “你肚子也饿了吗?”我一边问着,舱门发出了解锁声,但似乎年久失修还是怎么的,无法完全自行打开。我不得不双手抓住舱门的把手,用力将它拉开来。这台食物制造机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

    存储仓内的灯光亮起来,连带着周围十米范围也被照亮了,真江朝这边走过来。我检查了一下舱内,确认没有表面上的危险,就从中取出一个储物箱。将印有指示的锁扣解开。

    箱子中整整齐齐摆放着之前散落在地上的那种块状食物,从色泽上,看不出任何区别,所以,也无法判断散落在地上的那些是否已经过期。看起来像是压缩食物,但是。从外观来看,可比正常的压缩食物坚硬得多了。我尝试抓起一根,挺沉的,大概有三公斤左右,深灰色的表面印有一些纹路,就如同大了好几倍的精装巧克力一样,我一口下去,也只能咬住一个角吧。

    这种重量和外表给人的印象,真让人很难下嘴。我看了半晌。递给真江:“尝尝?”

    真江接过去,左右翻动看了看,毫不犹豫地塞进嘴里,咔嚓一声就咬掉了一个角,就好似拒绝饼干般,几下子就嚼碎了吞下去。

    “没有味道。”真江平静地说,然后递还回来。

    这一次,我也没办法犹豫了。定定神。用力咬了她之前咬过的地方,果然很硬。让我觉得可以轻松咬下那么一大块的真江,牙齿可真是够犀利的。至少,对我来说,这种食物硬的就像是猪的大腿骨。好不容易咬碎了一块,还得咀嚼才能咽下去。味道就不要提了,正如真江说的。味如嚼蜡,但是,吃下去后,很快就有了满腹感,口渴程度也迅速减少。按照这种补充速度。一天只需要三口就能解决温饱问题,而这样的一整块“能量块”,足以支持一般人七天的用量。

    我没有想太多,直接提起箱子,里面的空间一共可以保存十二根。我突然有点想把这种食物安全带回中继器陷阱世界里,让八景和咲夜也都尝尝。虽然很难吃,但是作为险恶环境中的战时补充,却是相当合格的食品。

    “还要吗?”我将手中的那根朝真江递了递,她摇摇头,我也不勉强,权当磨牙,继续啃咬起来。我发现,虽然这种食物可以填充饥渴感,但是,却似乎不会有吃撑的现象。因为食物很新奇,所以,就算味如嚼蜡,我也想试试,自己可以吃多少。或许,这种食物释放的能量,和一般的食物有所区别,才会造成这种不会吃撑的现象。

    既然找到了食物,我也不打算在这里多呆。将存储仓关闭后,朝洞穴出口走去。不过刚接近出口,地面就出现震感,紧接着是爆炸的声音,一股气浪猛然冲进洞口中,吹的洞穴呼呼作响,头顶上有一些管线断裂了,耷拉下来。

    这样的动静可不寻常,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遇到任何动静了,所以,勉强也算是好事吧。听起来像是战斗的声音,我和真江彼此看了一眼,迅速爬出洞口,找寻动静的源头——爆炸产生的光影在这片一直都保持死寂的废都中,显得格外显眼。有一台离线机从比我们所在位置更高的地方坠落,巨大的集装箱外表已经扭曲破碎多处,裸露出来的内部结构上,有不少人在战斗。

    “是搜索队。”我说。那些战士穿着富有聚集地风格的厚重防护服,但行动却并不笨重,他们的靴子拥有动力装置,让他们在倾斜角度超过四十五度的离线机里,也能自如吸附和滑动。有一部分人正在使用矛枪,而另一部分人则使用刀状临界兵器的仿制品,他们的对手是两个素体生命和四个正式巫师。

    真是踏遍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我一边啃咬着能量块,一边这么想到。无论是抓住哪一方,都应该有办法找到末日真理教基地的线索。当然,比起对付原住民,我更倾向于干掉那两个素体生命。无论如何,原住民当初都给我提供了一定的帮助,尽管我之后的事情做得不地道,大概也已经成为他们的目标,但是,相比起来,果然还是末日真理教更是优先的敌人。

    “阿江,人格保存装置在你那里?”他们的出现,让我不由得想起,真江摧毁电子恶魔时的情况。

    “嗯。”真江应声到。

    “那玩意有用吗?”我问。

    “有。”真江回答得很简洁。

    “怎么用?”我又问。

    “吃掉。”真江的回答还是简练又让人惊悚。我可从来都没有想过这样的答案。

    “吃掉?”我不由得重复了一次。

    “吃掉。”真江点点头,说:“我已经吃掉了,很好吃。”

    “……八景和咲夜怎么办?”我并不反对真江的做法,她在存在性上比我更接近“病毒”,对于如何处理人格保存装置,在这个意义上。交给她处理才是正确的。但既然知道人格保存装置的功用,我还是忍不住为咲夜和八景感到担心,在末日幻境里,人格保存装置能有多少个呢?

    “不要担心,阿川。”真江只是微微笑着,抚摸着我的眉头。仿佛是错觉般。她的眼神似乎又微微变回了那神经质的状态,有些恍惚地呢喃着:

    “目标理想乡的人,顺流而下寻找钥匙。

    顺川而下走到尽头,终会到达“里”之所在。

    在这里寻找两人之岸。

    此处沉眠着通往理想乡的钥匙。

    手持钥匙的人啊,应遵循以下所记出发前往理想乡。

    第一夜,奉上钥匙选中的活祭。

    第二夜,余下来的人啊,撕碎紧靠的两人。

    第三夜,余下来的人啊,赞颂吾高贵之名。

    第四夜,剜头杀之。

    第五夜。剜胸杀之。

    第六夜,剜腹杀之。

    第七夜,剜膝杀之。

    第八夜,剜足杀之。

    第九夜,魔女复苏,无人生还。

    第十夜,旅途结束,终至理想之乡。

    歌颂吾吧。吾将赐予四件宝物。

    一件复苏所有死者的灵魂。

    一件复苏曾经死去的爱。

    一件使魔女永眠。

    一件愿汝安详沉睡。”

    我觉得自己不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言辞,但又想不起到底在什么时候曾经听过。那种既熟悉又陌生的矛盾感,充满了一种让人毛骨悚然的恶意,让人觉得,这就是一个诅咒。不过,这样的感觉,反而可以证明。应该是来自于“江”,尽管真江这次所说的这些词句,所散发出来的味道,和富江、真江曾经说过的,充满了类似预言感的东西不太一样。可是,反而更加契合我对“江”的感受。真江所说的这些内容,细究起来可以得出各种不详的结论,可到底是有怎样的深意,却是完全无可捉摸。我不想将自己所知道的情况,生搬硬套到这些词句中,尽管这些词句的内容比过去更加直白,也更加容易代入一些情况——它给人的感觉,更像是末日真理教的东西。

    说起来,真江、富江和左江在末日幻境中的身份,就是末日真理教的“最终兵器”,而且,从编号来看,都给人一种“最终的最终兵器”的感觉,连带着由她而产生的各种异常,都充满了诸多不详的深意。

    “999”这个数字,在神秘学中,往往是“666”的替指,反转的形态,在许多时候,意味着“未成形却已经注定的恶性终结”。在偏向宗教的神秘学中,“13”才是最常见的不详,而“666”则更偏向魔性,是极为明确的魔王代指。999和666,就如同双生子一样,一个象征末日降临之前,一个象征着末日降临之时。

    这些神秘性的深意,进一步验证了我对“江”和“病毒”的猜想。其实,也同样证明了系色和桃乐丝的猜想。我希望999不会翻转成666,从这个角度来说,的确“比较不合理”。光从神秘学的角度来说,系色和桃乐丝的想法也是正确的——999和666是一样的,因为666就是999的未来,翻转将不可避免。在神秘学中,在666这个数字出现之前,古老的神秘学者们,会毫无疏漏地清理每一个和“999”有关的象征。

    末日真理教在自己的“最终兵器”没有足够数量的情况下,仍旧把999这个编号固定下来,仅此一点,就足以在神秘学中定性为“邪教”。

    所以,身为“编号999”的最终兵器真江,在恍惚中所说的一切,看似预言的词句,充满了恶意和不详,也是可以理解的。可是,如果坚持“999”不会成为“666”的话,无视这种内容上的恶意和不详,不将任何糟糕的情状倾向附会到这些内容上,本就是最基本的要求。

    所以,无论富江、左江和真江在什么情况下说了什么,又有多少情况似乎贴合这些话语的内容,无论她们的存在,伴随着多大的,可以直观体会到的恶意和不详。我仍旧会坚持自己的做法。尽管,在很多人眼中,这就如同鸵鸟将头埋在地下躲避危险一样可笑,充满了不可理喻的唯心,但如果连我都无法支持这样的行,又如何能说,自己的目标是“最完美的大团圆结局”呢?我一直都这么想,在这种时候,只要稍微退让一步,结局就一定会出现缺憾。

    “真江?”我喊着她的名字。但是,她已经恢复成了精神病人的状态,只有那碑文一样的言辞,一直在嘴边呢喃着,而且,好似渐渐扭曲一样,变成另一种听不懂,完全不可理解的呓语。不过,在这种时候,这种不可理解的呓语反而更像是碑文内容的真正形状,让人觉得,能够听懂的那些,其实只不过是虚假的表象,或是基于自身所限,而只能片面解读的内容。

    我不再打扰她。离线机从我们的头顶上划过一道生硬的轨迹,硬生生砸入百米外的建筑群中,摩擦时闪烁的火花,耀眼得就如同是从炼钢炉中跳出来的一般。坠毁的力量,完全不足以杀死正在战斗的双方,很快就有许多人影从半空落下,迅速在阴影中滑动。离线机开始爆炸,绽放的光芒,拖曳出一道道怪异绝伦的影子,其中就有素体生命的。它们并没有立刻追赶那些原住民战士,因为,他们根本就逃不掉。末日真理教的巫师已经封堵了所有的退路,被离线机撞毁的建筑碎片,在巨大的灰雾漩涡中凝聚起来,变成一个个半身巨人,挡在原住民战士们撤退的路线上。

    这些人的出现,在我的感觉中,完全符合“命运的巧合”这样的说法。就如同我想着需要这么一个变化,于是它就到来了。不过,从末日幻境的本质来说,或许也有这么一回事。事实似乎在告诉我,的确不需要为下一步自寻烦恼,我的道路看似朦胧,但其实一直都很清晰。

    “真是干脆利落的运气呢。”

    我嚼碎了一口的能量块,将剩下的部分塞进口袋中,抱起真江一跃而起,速掠而去。

    世界因为我的速度而减缓了流动,灰雾和空气变得格外浓稠,素体生命的逼迫也好,末日真理教巫师的施法也好,半身巨人的拔起和原住民战士的应变也好,就像是被从时间中割裂出来。这种感觉,一种都是“高速移动”中最令人着迷的景状。它意味着力量,意味着改变,意味着胜利。尽管这个世界上,有许多“神秘”可以针对“高速移动”,但我仍旧认为,“无以伦比的速度”即便不是最强的力量,也是最强的之一。

    我沿着建筑群的侧壁,盘旋着爬升到比战场更高的地方,然后从一栋房间的窗口跃出。沉重的空气传来巨大的托举感,我觉得自己即便没有翅膀也在滑翔。这一瞬间,我仿佛回到了过去,回到那个奔行于都市高楼中的夜晚,自己就是最自由的精灵。脚下的一切,都变得如此渺小,似乎一步就能跨过曾经无法跨越的高壁。

    俯瞰着脚下的半身巨人,我高高举起刀状临界兵器。

    挥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