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四九三章 实力再进
    一间长宽皆达七十丈方圆的石质殿堂之内,张信的浑身上下,涂满了一层‘金漆’,正在做着各种奇异的动作。

    而随着他的一拳拳挥出,这些‘金漆’,正在不断的渗入他的体内。

    再如果仔细观察,会发现张信的身上,还有一丝丝的电流在游走。

    这是‘无极不灭身’中的一套拳法,可以用于内炼壮体,也可以用于斗战。

    而此时张信练习这套拳法,并非是为修习‘无极不灭身’本身,而是借助其炼体之效,加上‘雷动九天’的部分雷炼要诀,吸收和强化‘天王蜂蜜’的药力。

    此刻距离他与皇泉等人,彻底拿下那核心药园的那一日,已经有十三天。

    张信似乎已不打算冒险离开了,他不但将他那座大五雷阵与药园里面的残阵连接在一起,将整座药园,经营的针插不入水泼不进,更在这里面,又重新建造了十一座效果更好的灵居,以及同样数目的私人炼体室,修炼室,炼造室,保存那些灵药的仓库等等功能建筑,张信甚至还从地下引来了火脉,又在几处灵潮波动较为稳定的地方,开辟出了几个药田。

    总之是一副准备好了在这里彻底扎根,坐等灵域消散的样子。

    而待他将法阵完全巩固之后,就直接向众人宣布要闭关。说是打算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全力修行一门功法,这段时间内,除非是有难以应付的外敌,所有人都不得打扰。

    竟是打算将这座大五雷阵,还有这阵内储藏的诸多奇珍异宝,完全托付给皇泉,魏周流为首的众人。

    而诸人虽隐隐感觉不安,可想到张信就在阵内,随时可以请出。且这座超大规模,覆盖药园周边四十五里,等级达到十四的大五雷阵,可以同时招出一百二十道七十级的雷击术轰击对手,或者二十道七十级的雷墙术,又或雷浆神光等等,更有雷网警戒之能,

    又因接入了药园核心区的残阵,这座大五雷阵,还多出其余种种能力。

    总而言之,光是这座大阵本身,就可应对二百左右的神师。

    此外他们在阵内能发挥出的战力,都是平时数倍以上。

    只要来袭的神师数量,数量不超过三百,他们都不用戒惧。甚至那些超天柱,又或与魔相宗的源海魔傀相似的顶级战力来袭,他们也不是不可一战的。

    而张信在这段时间内,收获也很不小。他连续十几天,不间断的使用‘天王蜂蜜’炼体,使他对自身体质的锤炼,更上一层。

    这种奇珍,并不能直接增加他的速度与力量,只能使他的肌肤筋膜,更加的坚韧,一身血肉的强度倍增,由此增加他的抗打击力,以及承受能力。

    所以在叶若的数据表格上,虽是毫无变化。可其实张信的体术战力,又由此增加不少。

    就一个简单的举例,之前张信结合金斗术与雷斗术全力出击,最多七拳之后,他的一身肌体就会出现损伤。而如果是与势均力敌的人对撼,可能都撑不过三个回合。

    可现在,他可以毫无顾忌,全力打出十二击!

    再还有就是抗打击能力,以前他的肉身,可以承受二十九级的风系术法,而毫发无损。可现在,这个强度却提升到了三十五级。

    二十九与三十五,看似只有六级的差距,却是一个质变层次。

    除了体术之外,他的‘九霄雷神**’,也在稳步的往前推进。距离第五重圆满,也只差十几天了。

    而也就在张信,感觉天王蜂蜜的效果逐渐减弱,开始转变修炼的重心时。当天深夜,一个张信久违的身影,出现在他的灵居之内。

    这位不但在未惊动皇泉等人的情况下,毫无声息的进入这座大五雷阵,更是旁若无人的,行至正修习‘九霄雷神**’的张信面前端坐。

    张信则是视如无睹,依旧修炼如故,直到十个周天循环完成,才睁开了眼,看向了对面的白衣青年。

    “你比约定的时间,早了足足十七天!就如此迫不及待?”

    “确实是对阁下的报酬期待不已。”

    那青年淡然说着:“不过之所以提前,也是因现在神教总坛,有机可乘。”

    “有机可乘?”

    张信的眉头一挑:“怎么个有机可乘法?”

    “三位神使,此时有两人不在总坛。剩下的一位,也因最近关于‘起源之地’的传闻,焦头烂额。而那位神尊,此时应该已不在总坛之内。”

    青年解释道:“你如欲潜入,就只需应对坐镇于总坛的三位神子神女。如今神教之空虚,可谓是我加入之后仅见。”

    张信的双眼微凝:“你如何能知神尊不在,又可知他去了何处?”

    “我自有办法,”

    白衣青年并未有解释之意,且语气冷漠:“高某身任天柱多年,有些手段,非是外人能知。不过那位神尊的去处,却非是我能打探。”

    张信不说话,定定看了这位一眼,半晌之后才又语气一转:“那么我要的东西,你可已带来。”

    白衣青年闻言,当即就一拂袖,将两张卷轴,打至张信的眼前。

    张信凝神细观,最后再次皱眉:“只有外围的结构图与阵图?”

    “可这已是我能做到的极限。”

    白衣青年反问:“你以为那神教对我,能有多少信任?那核心区的部分,便是那十二位神子,都不尽了然。而且”

    说到这里,白衣青年的语声一顿:“他们内部的核心区防卫,并非是依托符阵,而是一种很奇怪的体系,类似于机关术,却更高明百倍,我至今都没能弄明白。只能说,那里就仿佛是一座由钢铁铸造的魔宫,你想要进入,并不容易,也只能靠自己。且需尽快,据我所知,神教受你的谣言困扰,已经有了另立总坛之意,如今已在逐步将总坛内的重要物资迁走。想必搬迁之日,就在这半年之内。”

    张信听到前几句,就不禁心中微颤。而随后他就又听这位说到:“其实我很确定,那里有九成可能就是一处起源之地!只是未有证据证实。”

    “原来如此!”

    张信只用了一个呼吸,就压住了胸中涌起的狂澜。随后也信手一抛,将几个箱盒,送到了白衣青年的眼前。

    后者查看了片刻,就冷声说道:“药剂的数量,有些少了!”

    “可你也未能给我全部的结构图。”

    张信摇头:“而且,我说过要你全力帮助司空皓的,可你这半年来,出力却是少而又少。”

    他最近吩咐司空皓等人的任务,是全力打击神教在北海的分坛。以求将神教的部分力量,牵制在北海。

    可这半年来,司空皓的战绩,实在是拿不出手。总共只摧毁了神教的三处小教坛而已,斩杀主祭一人,大祭司十七位,并未能使神教伤筋动骨。

    而后者因放开所有顾忌,公开传教之故,反而在以极快的速度,恢复元气。

    这一方面,是因司空皓那边的力量,仍有不足之故;另一方面,则是因缺乏情报,导致司空皓等人数次受挫,有两次几乎就落入神教的陷阱,几乎有覆没之忧。

    可那白衣青年闻言,却依旧据理力争:“我能得知的神教虚实,并非无限。此外,想必上官大人,也不会愿意我这棋子,只为这一两个分坛暴露?”

    张信不禁暗暗叹息,心想这位的才华,的确是不凡。落到今日这一步,当真是可惜。

    “剩下的报酬,等到这次的事情完结之后,再一并交付。”

    张信说完,就又将一枚弟子符牌,丢给了对方。

    这自然不是张信自己的那枚,而是由他自制,复制了部分功能。可以自如的出入这座大五雷阵,也可操纵这座阵法,优先级别,还在皇泉等人之上。

    那白衣青年抬手一挥,就使那符牌,悬浮在了半空。这位随意的看了这符牌一眼,随后就冷声道:“四个月前制成,就如你几个月前,通知我到这里与你汇合一般,早已料定。你可知,我现在越来越怀疑你,就是上官玄昊本人。”

    “你要这么以为,我是不在意的。”

    张信笑了笑,毫不以意。他已经将之前得来的那件‘无影天衣’,套在了身上。

    既然这高元德说那神教总坛之内,已经处于最空虚的状态,他就不准备在这里再耽搁时机了,

    那白衣青年则双眼微凝,似在沉思计算着什么,最后他还是微微摇头,转而用平静无波的语气询问:“我很好奇,你真就放心,这里堆积了这么多的灵珍奇药,就不担心我取走?还有那神教总坛内的情报,也可能是陷阱。”

    “其实我也觉奇怪,高元德你的许多感情缺失,唯独这好奇感,倒是不逊常人。”

    张信挥了挥袖:“前一个问题,上官师叔他是别无选择,如今麾下,就只有你高元德一人可以用身外化身之法进入灵域,模仿本座。至于你是否可靠,临来之前,上官师叔他曾吩咐本座,可以在之前报酬基础上,再次加码。这次本座如能安然返回,那么一年之后,他会助你永久恢复喜怒哀惧爱恶欲这些情绪中的任意一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