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103 截
    在异常事态中感染“病毒”而产生急剧病变,最终导致身体崩溃的人不在少数,只是他们的身体所异化而成的浓稠深红色液体很快就渗透了,只在通道和密室的表面留下些许残余。阮黎医生知道这种变化的背后隐藏着许多疑点,但却因为缺少线索和能力,无法继续追索下去,如果说那些消失的血色液体会成为新的感染源,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而且,在这个岛屿上,所呼吸的每一口空气中,大概都充斥着“病毒”吧。没有变化的人,不能说没有被感染,只能说,还没有发生病变。“病毒”是不可观测的,只有从病人的病症中进行推断,反过来说,如果没有出现病症,那么,“病毒”是否存在也就是只存于猜想中的结论。

    从最坏的角度来说,在这个岛屿上的所有人都可能已经被感染了,只是有人产生病变,有的人没有,然而,即便采取无事之人的生物样本进行研究,也无法找到证据,更无法找到他们没有病变的原因。在这个最坏的假设上,去看待已经渗透消失的血色液体——它看起来像是血液,但是,阮黎医生等专家更愿意将其视为另一种形态的lcl——即便成为新的感染源,也不会比现在的情况更加糟糕。

    研究员们已经采集到了足够研究用的样本,也拿已经消失的部分没有任何办法,最终能做的事情,就是专注眼前。“桃乐丝”有可能是这次异变的关键,只要可以确认“桃乐丝”没有像这些倒霉者一样变成一滩浓稠的血色液体,就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

    本该坐落在密室中的“桃乐丝”不见踪影,只剩下宽阔的空间,以及血管神经一般。交织得密密麻麻的管线。阮黎医生已经不是第一次来到此地,但是,在阴暗的环境中,视觉上的光影交错,以及管线交织所产生的联想,仍旧会让她不禁觉得。仿佛整个密室就是“桃乐丝”的身体,而自己等人就处于它的体内。

    “桃乐丝呢?”阮黎医生问到。

    陪同而来的专家们沉默着,脸色一直都不太好,之前经历了耸人听闻的一幕,现在就必须面对可能更糟糕的情况,无论如何都很难乐观起来。

    “被收容起来了。”安保专家说:“她的情况不太好,我们按照最高等级的处理方式,将它浸入维生箱中。”这么说着,他按下另一个开关。明显是基座的位置,开裂出一圈又一圈的光状螺纹。随即,有什么东西从下方升了起来。

    那是一个仿佛棺材一样的容器,整体用玻璃板透明的材质制造而成,内部充满了淡黄色的lcl,“桃乐丝”一直都浸泡在其中。阮黎医生知道,单纯的棺材容器并非维生装置的本体,其实整个密室的地下都被改造过。容器下沉后所在的位置。是整个维生装置的中心,用处仅仅是“尽可能为桃乐丝提供lcl”。

    lcl是极为稳定的。十分奇异的有机物质,它的用处说上三天都说不完,但是,对于潜伏者组织的研究来说,最重要的用处之一,就是为“桃乐丝”提供足够的营养和能量。这意味着。lcl是会被消耗的,而且,在特殊情况下,会被以一种可怕的速度消耗掉。阮黎医生就见过病院掌管的系色中枢,在一次异常事件中。前后总共消耗了三十多万人份的lcl,也就是说,有三十多万名末日症候患者从人格到**上彻底死亡。先不说,病院从哪里,通过怎样的手段,弄来了三十多万患者崩溃后所形成的lcl,光是这个数字,就已经远超一般战争消耗的人口数量。阮黎医生不敢想象,岛屿外的世界现在到底是怎样的一副光景,虽然全球人类超过六十亿人口,但是,一下子就有三十多万人死去,还是十分震撼人心的。

    被消耗的lcl就如同众人此时所看到的那样,颜色逐渐变浅,最终变成干净的清水——在这个时候,lcl自身所具备的有机结构和特异性,会完全消失,无论通过怎样的检验,都只能得出“这是没有杂质的纯净水”的结论,给普通人喝下也不会有事。阮黎医生曾经挺过巨大的心理压力,亲口尝了一下这种“纯净水”的味道——没有任何味道,从感官来说,也完全就是一滩水而已。只是一想到这是“人”崩溃后,又被“消化”而成的产物,就不由得产生巨大的心理抗拒。

    桃乐丝的情况不妙,因为在专家检查仪表的时候,发现它总共消耗了十万人份的lcl,占据潜伏者组织通过各种手段储备下来的lcl总量的三分之二,这意味着,如果异常再来一次,桃乐丝可能就不会这么好运了。现在她的情况也谈不上有多好,保存在容器中的人形身体只剩下上半身,而且多处呈现出溃烂的症状,连五官都变得残缺,而显得格外狰狞。如果桃乐丝只是个普通人的话,大概很难活下来吧,因为,普通人根本就无法消耗lcl来维持自身的存在。

    正因为lcl的储量还算充分,所以,“桃乐丝”虽然形容凄惨,但从生命检测数据上来说,她仍旧活着,而且,还处于可以交流的状态,尽管伤势恢复缓慢,但的确是在往好的方向发展。确认了这一点后,众人都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尽管十万人份的lcl,无论从数量,还是伦理道德上,都是一种巨大的压力,可是,并非亲眼看到十万人的死亡,仅仅是事后读取了这份数据,真实感就没有那么强烈。

    “桃乐丝”的身体伤势无需担心,但是,其人格精神状态,却让人感到忧虑。尽管“桃乐丝”在严格定义上,已经不属于“人类”的范畴,不过,仅仅从宽松的感性概念上,与之相处了一段时间的人。都不会觉得她和人类有多少本质上的区别,即便在此时,她已经消耗了十万人份的lcl,没有亲眼看到过程的话,也不会让研究者产生太大的隔阂感。

    毕竟,从外表来看。桃乐丝只是一个还未成年的小女孩而已。这样的一个小女孩,却攸关“病毒”研究的成败,着实难以让人不在意。

    很快,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阮黎医生身上,她是这里最好的心理学专家。

    “通信装置没有问题。”负责处理维生装置系统的专家说:“她还醒着,现在就让你们进行通话。”

    当仪器上的绿灯亮起的时候,身处容器中的“桃乐丝”缓缓睁开眼睛,此时的她就只剩下一只右眼了,而且。和平时所看到的幽深干净的色泽不同,那只翠色的右眼,仿佛有点偏色——阮黎医生觉得,是偏向了红色,这让她不由得再一次联系到那种浓稠的红色液体。

    “桃乐丝。”阮黎医生用尽量平静的声音说道:“感觉如何?”

    “桃乐丝”没有说话,只是用平静的目光和阮黎医生对视,阮黎医生觉得,她的那种平静。才是真正的,打心底的平静。显然。这一次的异常冲击,虽然让“桃乐丝”遭到重创,却没有给她产生太大的心理打击,这个判断让阮黎医生打心底松了一口气。只要“桃乐丝”的情绪稳定,那就可以称得上是不幸中的大幸。

    “桃乐丝”似乎在这种状态下无法说话了,只见一道液晶板在阮黎医生的前方升起。上面打出一行字:“很糟糕,我和‘病毒’接触了。”

    这个回答让专家们不由得眼神一亮,心中跃跃欲动,不过,还是决定让阮黎医生进行交涉。因为,她就是擅长这种事情。

    “你看到病毒了?”阮黎医生和所有人想的一样,在紧张中又带着激动,

    “不能说看到。”桃乐丝说:“只是以信息构成的方式,深入刺探了一下,结果惹来了刚才的麻烦。不过,这也足以证明,让我变成这副样子的东西,就是病毒没错。”

    “还能锁定它吗?”阮黎医生追问到。

    “很遗憾,它的能耐超过我能把握的水准,我得到的东西并不多。”桃乐丝这么说着,将一部分信息显示在屏幕上,“你们那边的情况如何?”

    “很糟糕。”安保专家说:“我们的装备完全用不上,被感染的话,立刻就会发生病变,而且还发生了之前没有见到过的现象。”他将那些无机物材质出现有机化的现象说了出来,阮黎医生立刻就发现,桃乐丝对这种情况并不陌生。明明在基地中,还是首次发生这种现象,但是,桃乐丝似乎早就知道这种现象了。

    “我这边也无法进行更多的判断。”桃乐丝说:“那是我也无法在短时间内分析出来的病变现象,不过,我觉得既然只是一部分人发生了病变,另一部分人没事,那么,突破口应该很明显了。”

    “你是说,我们可以从病变区别中,找到‘病毒’的正体?”阮黎医生问到。

    “也许,这不是由我决定的。”屏幕上打出桃乐丝的回答:“我只是一个接触端而已,就理论上的知识和研究能力来说,你们才是专家。我所得到的资讯都已经存档,希望对你们有用。”

    “但是,为什么你会突然接触到病毒呢?”阮黎医生追问到:“这是偶然还是……”

    “不是偶然,我尝试对病毒设下陷阱,虽然不觉得可以捕捉到它,但是,当前的情况已经证明,它的确是存在的。既然这次可以接触到它,那么,下一次自然也可以。它对我们来说,已经并非是无法观测的状态了。”

    阮黎医生愕然,但又必须承认,桃乐丝的说法没有错。过去病人们只是被动地病发,但是,现在因桃乐丝而产生的异常事态,或许可以称得上是主动诱发。这种区别自然是很有意义的。无法被观测到,只能从病症侧面证明存在的“病毒”,从现在开始,就不再是那么隐晦的存在了。

    “无论如何,这次出现的情况太特殊了,我们需要时间进行整理。”阮黎医生说:“在这段时间里,我希望你可以停止一切行动。你现在的状态太糟糕了。”

    “我知道,但是,时不可待。”桃乐丝回答到:“我突然有一种感觉,并非是我找到了病毒,而是病毒变得更加活跃了。我有不详的预感,有可能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你的意思是——”阮黎医生和其他人面面相觑。但都不约而同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一股寒意。

    “病毒活性一直都在提升,安德医生那边也是这么认为的。现在,有可能它的活性已经抵达了一个临界点。病毒不活跃的时候,就已经让人头疼了,活跃起来的话,无论如何都不会有好事。”

    “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所有的病人都会在短时间内崩溃?还是感染性更加强烈?”阮黎医生追问到。

    “不清楚,只能在事后才能进行判断。但是,我仍旧希望,大家可以通过这次的资料。研究出可以降低病毒活性的药物——虽然我们还做不到彻底清除它,不过,就像是治疗癌症一样,可以压制恶性反应的话,也是有巨大意义的。”桃乐丝这么说着,仅存的右眼缓缓闭合。所有人都知道,这一次对话到此为止了,若在平时。桃乐丝的活动时间和范围相当充分,可是。现在的她需要的是休养生息。

    其他人看向阮黎医生,阮黎医生知道他们想知道什么。

    “应给没问题,桃乐丝的心理状态并不比平时差太多。”她回答到。

    接下来的事情就重新步入正轨,研究者们和安保专家们,必须处理这起异常事件的收尾,预估要三天左右。才能将事情梳理完毕。对阮黎医生等人来说,虽然“桃乐丝”交付了许多情报,可是,要解析这些情报也不是容易的事情,而且。正因为一部分情报太过“新鲜”,完全没有参照,所以,想要在短时间内得出结论是不可能的。这就像是,要在没有任何参考的情况下,去解读从未见过的语言,并了解其构成的内容。他们需要足够的对比、逻辑和联想,一点点去猜测,去拼合,而最终所得到的东西,却也不一定对当前的研究有多大的推动作用——在解读出来之前,没有人可以确定,那到底是有效内容,还是无效内容。

    即便如此,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需要面对的困难,也不是刚刚才出现,每个人都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除此之外,需要担心的还有病院方面的情况,这一次死了那么多人,消耗了那么多lcl,要处理好手尾,不让对方顺藤摸瓜,也是同样有难度的事情。负责研究的专家们不需要理会这种事,但对于组织安全的负责人来说,也是足够头疼许久的了。

    就在桃乐丝被击溃的时候,义体高川同样目睹到了她的下场,那种感染溃烂,变成一滩浓稠红色液体的状况,也不是他第一次看到了。“江”的特征是如此明显,以至于隔着时间和空间的距离,他也依稀觉得,自己从灵魂深处,再一次感受到了“江”的存在。桃乐丝的刺探行动,他也是有所了解的,她的想法和决定,在脑硬体的判断中,也是必须的,而此时桃乐丝的状态恶化,也完全在预料之中。义体高川从来不觉得,桃乐丝的行动会成功,但是,既然她决定那么做,他也没有理由去阻止,尽管想要和她一同前去,却被她制止了。

    对于桃乐丝的布置,义体高川不太清楚,但他知道,这一次前去,遇到的可不仅仅是“江”,而是另一个自己——那个给自己留下深刻印象的强大高川。伴随着另一个高川的复苏,其幕后的复杂情况,是很难做出判断的,但是,从义体高川的角度来说,另一个自己当前的行动,却不具备太大的攻击性,反而是自己这边不得不将之当成敌人来看待。义体高川执行的是系色和桃乐丝的计划,而另一个自己,却是执行只有他才能执行的计划,义体高川无法判断哪一个计划才是正确的,才是最好的,才是真正有实现希望的,但毫无疑问,从理论和情理上,更偏向于自己这边。

    所以,虽然可以从“高川”的角度。理解另一个自己的所作所为,但却又不能完全认同他的所作所为,甚至于,在对待“江”的态度上,差异性就更加巨大了。甚至于,义体高川觉得。之所以会变成演变成同时存在两个高川的情况,其根源就在于这个差异性上。

    无论在什么时候,当自己和对方见面的时候,就一定要分出胜负来,这并非是矫情,而是一种源于本能的悸动。无论从理性还是感性上,义体高川都不觉得,两个“高川”同时存在是好事,也相信。对方也是这么认为的。可是,在确定自己这边可以应对“江”之前,义体高川不觉得,自己这边有任何胜算。

    最好的攻击时机,其实早就错过了,在另一个自己刚复苏的时候,在网络球的基地里所布置的陷阱才是最有可能的——因为,近江就在这里。

    近江本身就是陷阱。而且,也只有近江。才是真正对“江”有效的陷阱。这不仅仅出自桃乐丝的原话,也是一种直觉,若要说证据的话,义体高川觉得,近江身上所体现出的神秘性,就是最好的证据。至今为止。近江所体现出来的,和“江”的联系性,和“江”类似的神秘性,让她简直就像是“江”的一个身份映射,就连义体高川至今为止也仍旧对“近江是对付江的陷阱”这一结论有着相当的怀疑。“近江”真的是桃乐丝和系色制造出来的吗?

    他一直觉得。近江就是“江”的体现,要不,就是“病毒”的体现。而且,在某种程度上,他也不认可桃乐丝所认为的,“江”完全等同于“病毒”,“江的身份只是病毒的阴谋”的论断。只是,就系色和桃乐丝的计划来说,这样的论断可以让行动理由更加充分和彻底,所以,义体高川并不反对这样的论断。

    是的,仅仅是不反对而已。

    正是这种**,但也足够坚决的态度,让义体高川并没有十分坚定的,现在就去面对另一个自己的想法。他不喜欢拖延,只是,在各种信息纠缠中,自己所做出的判断,其实更加直接——无论另一个自己和“江”的意图是什么,无论自己这边,是否可以阻止他们,其实都并不是关键。关键仍旧在于精神统合装置和人格保存装置,只要将这两样抓在手中,无论事态如何变化,自己这边都能掌握主动权。

    桃乐丝去试探“江”,试探“病毒”,想要为最后的决战储备经验的做法,在义体高川来看,并不是多么必要的,甚至可以说,是十分多余的。所以,在桃乐丝严词拒绝之后,义体高川就没有跟去参战。如今桃乐丝的情况惨淡,但也在意料之中,而且,近江也已经有所准备,义体高川的内心,和他的表面一样足够镇定。

    无论是否认可桃乐丝的行动,她的态度和坚持,都是必须珍惜的。义体高川怀揣着这样的心情,离开了安置桃乐丝的工房。即便目标一样,计划的总纲也没有偏差,但是,在细节上,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选择。义体高川也是如此,他有自己的想法和做法。远在大海另一边的拉斯维加斯会发生什么,都不是当前的要点,最重要的,是“在网络球的引导下,nog和伦敦中继器都将精力聚焦在拉斯维加斯那边,乃至于在面对纳粹侵攻国内本土的时候,都仅仅采取消极的防御态度”这个事实。要夺取精神统合装置,此时就是一个相当成熟的机会。

    不过,为了避免nog失去中继器后,在纳粹侵攻中落入下风,在夺取精神统合装置之前,必须先清剿纳粹部队。而且,即便种种理由暂且不提,光是纳粹在攻破每一个据点之后,都会进行无差别屠杀和献祭这一点,就足以让义体高川行动起来了。这一次,就算nog不受理也无所谓,即便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无所谓,他要一口气摧毁正在肆虐的纳粹们。因为,他是要成为英雄的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