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四九一章 天柱与否
    那雷电海洋足足持续了半刻钟时间才渐渐休止,当那些电流一丝丝的散去,将一片焦黑的土地展现在众人的眼前,周围这百里方圆的所有人,顿时都陷入一阵沉寂,

    在这个范围内,至少有两百位的灵师消失无踪。另有一些形状怪异的残骸,绝大部分躯体,都已经在狂雷冲击之下,化为齑粉。

    这雷场之内,只有寥寥几位残存,可也都是奄奄一息,离死不远的状态。

    而这药园周围五十里,也仿佛化成了一处禁地,使在场所有人,都不敢轻易越雷池一步。

    “又是一个超天柱?”

    昭玄机身后的瘦高男子双目圆瞪,满含忌惮的看向了药园方向。

    这时候的他已生出了侥幸之感,幸亏一个多月前,昭玄机最终选择了退走,而非是强攻法阵,正撄其锋。

    也幸亏刚才出于谨慎考虑,他们南冥玄宗的人,并没有冲到第一波。

    有着一座十三级大阵助力的超天柱,的确非是普通的手段,能够撼动。且人再多,也无济于事,徒增死伤而已。

    “是不是超天柱,还不能确定。我们还不能知这位,到底是凭自己的能力施展这种超杀伤灵术,还是凭借法阵的助力。”|

    昭玄机的语声冰冷:“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此人的棘手,远超我之前想象的十倍以上。”

    他发誓下一次见面,一定不会容此子,再从容搭建法阵。

    而随后这位,就直接一拂袖,毫不留恋的转身往北面的方向行去。

    那瘦高男子见状,也不觉奇怪:“师兄之意,是准备放弃了吗?”

    “不放弃还能怎样?”

    昭玄机并未回头,语中却含着苦笑:“那个家伙半点机会也不肯给我,如果我是他,就会在这里一直等到灵域结束。我们现在,可没有时间与他在这里继续耗下去。”

    说完之后这位又看向了北方:“传闻这位日月玄宗的摘星使,性情怪异,狂妄自大,盛气凌人且冲动鲁莽。可我倒是感觉这个对手,简直就是有着千年道行的老狐狸!他何曾张狂?简直谨慎小心的可怕。”

    同一时间,另一个方向的林紫若,也不甘的捏了捏拳头。

    她旁边那位有着紫色电眼的青年,似察觉到了林紫若那更加澎湃的战意与跃跃欲试,立时凝声提醒道:“林师妹,还请谨记师叔祖之言,此次血猎,对我紫薇玄宗而言至关重要,请以大局为重!”

    他说完这句,却见林紫若依旧是紧盯着南边,不禁又头疼道:“即便林师妹要与这张信一战,也不急于一时。如今看来,那个家伙的战力,很可能也已跻身于超天柱之林。师妹绝不可在此处,与之浪战!这不公平,师妹难道还想再输给他一次?”

    可能是这最后一句,触动了林紫若。这位不满的哼了一声之后,终于收回了目光。

    而那位有着紫色电眼的青年,随后又满含遗憾的看着他们下方。

    遵照林紫若的指令,他们在这里修筑营地与法阵。原本以林紫若的意思,是也要继续扩张阵法的。

    可当时他因感觉没必要,也无需与日月玄宗那些人斗气,极力劝阻,使这座阵,只限于十里的规模。

    可现在看来,却真是失策!如果依了这位林师妹之言,他们会掌握唯一可破解张信那座大五雷阵的方法

    ※※※※

    同样震惊的,还有大五雷阵内的皇泉等人。这几位愣了大约片刻时间,就又埋头于药园之内,收起那些奇珍异草。

    可此时诸人的心绪,都是无比复杂。

    “超杀伤灵术吗?”

    皇泉一边小心翼翼将一枚十二级的灵药‘三月心草’,放入一枚玉盒,一边则心想这位摘星使,还真是高深莫测,让人始终看不清深浅。

    他到底还会些什么?还掌握着什么样的手段?

    月无极则是死死咬着下唇,脸色难看。

    那个家伙,居然已是超天柱了!

    他现在也修成了一门无上级基础功诀,可却自问难以掌握任何一门超杀伤灵术。

    即便日后学会了,也是他成为神师之后的事情。

    而此刻他附近,王**与魏周流二人的议论声,也让他感觉刺耳之至。

    “厉害啊!之前就猜这位摘星使大人,很可能已经跻身进超天柱的,居然还真的是”

    “既然能用出超杀伤灵术,那么摘星使大人他,多半是拥有了七层战境,说来某人还真是幸运,难得聪明了一次。”

    “修成无上级基础功法算什么?身为六级灵师,却有七层战境,这才是难得。不过反过来看,这位张师弟的修为进度,还真是让人绝望,想追都无从追起。”

    月无极怒目回头,看向了旁边的两人。可王**与魏周流,却是浑不在意,依旧我行我素的说着话。

    月无极无可奈何,只能冷笑:“两个没丁点志气的东西,他有神宝在手,又有法阵助力!何足为奇?”

    王**的双眼一凝,随后就笑:“我可确定,摘星使大人的手中,确无神宝在手。我劝月兄,别被一点恩怨,蒙蔽了双眼。”

    魏周流也微微摇头,不以为然:“或者真如月师兄之言吧?可我觉得,有志气虽好,可却需先看清楚自身,脚踏实地,才能奋力向前。否则就是好高骛远了,那可不是志气。”

    月无极闻言,胸中顿时又怒意沸腾,可就在他欲要发作之时,却蓦然发现十数里外,张信正以冰冷的视线扫望了过来,凌厉逼人。

    他心中一惊,想想这个时候,确实不是与魏周流争执之时,就只好‘嘿’了一声,继续低头收割灵药。

    而此时那六位灵奴震惊之余,也是饱含喜意。他们原本想这次,可能还是要经历一场血战的。

    哪怕有大五雷阵的助力,也难免伤亡。万万未曾想到张信,会直接拿出一门超杀伤灵术镇压全场。

    不过在惊喜过后,众人却都不约而同,尽力加快了收取的进度。

    此时虽有张信的超杀伤灵术‘绝灭雷海’震慑,使外围的诸多灵修,暂时不敢进犯。

    可外面觊觎之人,仍旧多达数百,世间的奇术异法,也种类繁多。难说这些敌人,会否在接下来的时间内,找到可趁之机。

    总之他们,越快将这药园里的东西收割干净,就能越早的打消人的贪念。

    整整十三个时辰之后,日月玄宗的诸人,才将这药园之内所有奇珍异草,全数收刮一空。

    这是因内中的收获,大大超越了所有人的预计之故,

    总计有八级左右的灵药五万多株,八级到十二级的一万九千,而十二级到十四级的,也有一千七百。

    便连十五级灵药,也有三十余株。

    此外其中的奇珍一级,是四分之一;至宝级的,则是占据了总量的九分之一。而这两种级别的灵药,之所以占据如此大的比重,是因它们,更能适应领域内的环境;再之后就是部分奇珍与普通灵药,进化而成。

    当看着那小山一般的玉盒玉瓶堆积,哪怕是月无极,脸上也是一片潮红。

    这些收获,也将诸多身上,所有能盛装灵药的器物,都给耗尽。张信他们不得不‘超载’,将好十几种药性类似的,一股脑的凑在一切。

    好在灵域之内,这些东西暂时不会有灵能消散,药效退化之忧。而一旦出了灵域,则会封印在小乾坤袋内,在一日之内,送达玄善山,也不会影响它们的药性。

    而随后所有人的视线,就都看向了那核心区,目中显着期待与贪婪之色。

    这才是真正的重头,他们在外面收取的这些灵药,价值总量可能都及不上里面的一半。

    不过这里也很危险,这里有着法阵,在灵域生成之后,不知经历了怎样的变异。

    总之他们已试验过,手持宗门的弟子符牌靠近,却毫无作用,没能引发那残阵的反应。

    除此之外,那头蜂后的巢穴,也在这附近,当然还有那头腊妖虫。

    前者不用在意,十七个时辰前,张信就已经往地下洞窟里面,灌输了大量的红色气雾。

    里面那头蜂后,此刻已经死亡,不足为虑。就只有那头腊妖虫值得顾虑,一方面这东西的战力确实强大,克制灵师;一方面是它的体型,如果砸烂了什么花花草草,就实在太可惜了。

    张信也很快就有了决断,先解决地下。难点是他们在解决腊妖虫之后,迅速收取蜂巢里面的天王蜂蜜与蜂王浆。

    此时可正因腊妖虫的存在,才没有人使用土遁术什么的,打这些东西的主意。

    张信的方法很简单,就是以他的雷系幻术,暂时遮蔽住腊妖虫的感官。然后让人进入蜂巢,以最快的速度,将那些天王蜂蜜与蜂王浆,都收取回来。

    不过这方法,却颇有些凶险。只张信稍一不慎,或者他的幻术不到家,就可能将这头十六级的腊妖虫惊动。

    而以腊妖虫的能力,可以用精神冲击,将任意一个灵师的脑髓搅成浆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