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正文 第三百二十四章 看穿历史的始皇帝
    劝君少骂秦始皇,焚坑事业要商量。祖龙魂死秦犹在,孔学名高实秕糠。百代都行秦政法,《十批》不是好文章。熟读唐人《封建论》,莫从子厚返文王。

    上为太祖所言。

    鲁迅先生曾说:“德国的希特勒先生们一烧书,中国和日本的论者们都比之于秦始皇。秦始皇实在冤枉得很,他的吃亏是在二世而亡,一班帮闲们都替新主子去讲他的坏话了。

    不错,秦始皇烧过书,烧书是为了统一思想。但他没有烧掉农书和医书;他收罗许多别国的“客卿”,并不专重“秦的思想”,倒是博采各种的思想的……但是结果往往和英雄们的豫算不同。

    始皇想皇帝传至万世,而偏偏二世而亡,赦免了农书和医书,而秦以前的这一类书,现却偏偏一部也不剩。”

    西方论始皇:“尽管秦朝仅仅延续了十五年,但秦始皇确立的统治模式却一直延续下去。秦始皇是中国两千余年中央集权封建帝制的主要设计者,影响之深广,为任何其他帝王所难以相比。世界历史上,开创了一个庞大帝国的帝王还有很多,但他们的实际影响却无法同秦始皇相比。”

    对于始皇,功过自古争议颇多。

    不管如何,他之功绩,却无论如何都无法掩盖。

    中央创建皇帝制度,实行三公九卿,管理国家大事。地方上废除分封制,代以郡县制,同时书同文,车同轨,统一度量衡。对外北击匈奴,南征百越,修筑万里长城,修筑灵渠,沟通水系。

    这些功绩,影响两千余年。

    汉代为何强盛,因继承强秦而已。

    闲言少叙,回归正题。

    对于秦皇,楚阳十分佩服。

    他之霸气,他之野心,他之目光,非常人所能及也。

    可惜,却死的太早,否则也不至于秦二世而亡。

    他在时,可以镇压整个皇朝,任何非议,皆可以镇压。然而亡之后,帝国却飞速的分崩离析,不得不让人嗟叹。

    “或许你可以,但此间你不能!”

    楚阳说了一句秦皇不懂的话,又一指点向了秦皇的眉心,说道:“我说过,会给你机缘,定然给你,让你满意!”

    秦皇没有躲开。

    这一指下,他眼睛立即迷茫,神色却不停的变化。

    从现今之后,历史大事件,一桩桩,一件件,全部传入了对方的心神之中。

    片刻后,楚阳收指而立,倒背着双手,站在大殿中,等待着秦皇自我醒来。

    宫殿外,有侍卫巡视,有宫女侍候,楚阳都以催眠之法将他们打发走。

    久久、久久,当月升中天时,秦皇迷茫的双眼,才彻底的明亮。

    “我会病死?帝国二世而亡?”

    心志何等强大的秦皇,声音都在发抖,他目视楚阳,询问道,“这是真的吗?”

    “我这一双眼,能看穿历史!”楚阳道,“若没有我,肯定会发生。”

    “你到底是什么身份?神仙?”

    秦皇压下了诸多念头,问道。

    “什么是神仙?在我的理解中,不过是力量强大的人罢了!”楚阳道,“再说,世间谁能不死?”

    “力量强大的人?”

    秦皇身躯大震,他深吸一口气,看向了楚阳,再没有了高傲,姿态略微放低,“先生可否为我大秦国师?天下之大,万物可任先生挑选!”

    “国师?”

    楚阳稍微品味,露出异色,点了点头,“也罢!我只护你不被比你所强的强者所杀,其余诸事,看你手段,我不会参与!我唯一的要求,就是百家藏书,越多越全越好!”

    “好!”

    秦皇应允。

    后半夜,在他的询问请教之中度过,到了黎明,楚阳飘然而去。

    东方渐亮,秦皇却没有一点疲惫,双眸如寒星,闪烁个不停。

    站在一旁的赵高,陡然一个激灵。

    “王、王上,刚才怎么了?”

    赵高迷糊,却瞥到了外面的天色,脸色骤然一变,又恢复了迷茫之色,不解的询问。

    “你太累了,下去歇歇吧!”

    秦皇挥了挥手。

    “是,王上!”

    赵高躬身退走。

    来到大殿之外,看到东方天色,他脸色就变的惨白无比,“整整一夜,我到底干了什么?又到底发生了什么?”

    回头一望,不知为何,他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秦皇望着殿外,嘴角露出了一抹深寒之色。

    阴阳家驻地。

    “命运已经彻底的偏离了轨迹。”月神的声音极为空灵,宛若从天外传来,不带一丝感情,“我们的布局,也将无疾而终,是谁?打破了我们长久的布置?是谁,能破开命运的枷锁?”

    她的推算之道,炉火纯青,就连东皇太一在这方面都要甘拜下风。

    “盖聂、卫庄、燕丹,原本都在命理之中,就连荀子,都逃不脱大势的束缚。鬼谷子?他也不行;道家天宗的北冥子?不行;道家人宗的逍遥子,更不行!”

    东皇太一推测,“秦皇自身?”

    他顿了顿。

    “他虽为人皇,命理却早已批下,以他之能,打不破命运的束缚!”

    月神淡然道。

    “那唯有那一位了!”东皇太一道,“楚阳!”

    “只是关于他的来历,动用了帝国和我阴阳家的一切人力物力,却难以探查到他的具体身份,宛若凭空出现一般!”

    月神道,“莫非是天人?”

    “天人之说,只为谣传,不可信!”东皇太一道,“若真的查不出他的来历,唯一的可能,就是来自那里!”

    “那里?”

    月神凝眉,“如何应对?”

    “我们的谋划已经启动,不容许破坏,谁也不行!”

    东皇太一目光幽幽,宛若从九幽而来的鬼火。

    整整三天,秦皇都没有见外人。

    又三天,他秘密安排了很多事情。

    第十天,楚府。

    楚阳吐出一口浊气,浑身倍感轻松,到了今天,体内的煞气、怨念、诅咒之气已经尽数被净化。

    清静自然,纯真自我,琉璃无垢。

    “怪不得修者一般不染红尘!”

    楚阳从另一个方面,对修者也有了进一步的明悟。

    “今天是约定之期,去见识见识大秦文武!”

    微微一笑,抬步走了出去。

    “先生,可有什么事情要交代?”

    端木蓉发现楚阳从闭关中走出,连忙来到近前询问。

    对于这个主人一闭关就是十来天不吃不喝,让她咂舌无比。

    “不用,你忙你的!”

    楚阳摇摇头,看向了走过来的小黑,“可有事情?”

    “主人,近来有很多人暗中窥视府中!”

    小黑答道。

    “若有接近,格杀勿论!”

    楚阳说罢,就走了出去,径直走向皇宫之处。

    今天是大朝会。

    大殿之上,秦皇端坐龙椅上,左右两侧,站着护国法师,分别是左护法星魂和右护法月神。

    今天,秦皇特意将他们召集而来。

    下方两侧,站着文臣武将,不下于百位。

    秦皇端坐不动,根本没有开始议政的意思,只是望着外面,似乎在等待什么,他眼睛忽然一亮,站起身,一甩袖子道:“走,随我迎接大贤!”

    左右护法,为之一愣。

    文臣武将,都是一呆。

    可秦皇的威严已经深入他们的骨髓,虽感觉不解,却也紧跟着秦皇的脚步,朝宫外走去。

    皇宫外,楚阳倒背着双手,静静的站着。

    他知道秦皇的意思,今天为他立威。他本不在意,却也没有拒绝。

    他曾经几次为皇,自然知道这其中的道道儿。

    楚阳心中一动,转过身来,他的手中已经出现了一叠白纸。

    “圣贤降临,这是我大秦之福运,必将千秋万代,皇朝永立!”

    秦皇亲自走了过来,对楚阳行了个君子之礼,“圣贤,请随我入皇宫!”

    楚阳微笑点头。

    跟随而来的月神和星魂,瞳孔同时一缩。

    一直侍奉左右的赵高嘴角扯了扯。

    文臣武将,则不明所以:什么时候出来个圣贤?还这么年轻。

    秦皇可不管他们,将楚阳直接迎到了皇宫大殿,请楚阳坐在他旁边早已准备的椅子上,地位之尊贵,令人难以置信。

    “这位是楚阳圣贤,现为我大秦国师,他之言,犹如我之命!”

    秦皇十分果断,当即确定了楚阳的身份。

    月神张了张嘴,最终没有说什么。

    星魂体内的真气剧烈的运转,却硬是不敢动弹。

    赵高只是低着头。

    文臣武将,一副懵逼的样子。

    特别是被秦皇重用的李斯,看了看楚阳,想要阻止,又发现秦皇扫向他的目光带着警告之色,他心中一寒,站立不动。

    楚阳微微一笑,踏前一步,说道:“我既为大秦国师,自然要做一些贡献,你们来看这是什么?”

    他手一抖,一张张白纸凌空飞出,洒满了整个大殿,却轻飘飘的落在了每一位大臣身前一张。

    等众人接住之后,他又道:“此为白纸,制法十分简单,若是技术成熟,可日成百万张!”

    嗡嗡嗡……!

    刹那间,大殿为之喧嚣,群臣为之震撼。

    现阶段,书写所用,乃是竹简,做法复杂,十分笨重,一册写不了几个字。

    “纸上是一些大秦律法,每一张,都是相同的内容,如何为之?”楚阳又道,“我有一法,名为活字印刷书,寥寥几人,就可日成千册之书,每册可达十万字!”

    这一次,秦皇略微激动,便恍然。

    他接受了楚阳的一部分记忆,自然知道一些事物,甚至还有比马跑的还快的铁盒子,能飞上天的‘铁风筝’,能横渡海洋的大舰等等。

    “诸位爱卿,如何?”

    秦皇微笑问道。

    “圣贤携带此圣页、圣法降临,必然开创文道盛世,让天下人有书可读,开民智,增贤才,强国力,定然能开万世之基业!”

    李斯当先拜服,“圣贤降临,普天同庆,天佑大秦,万世永立!”

    满朝文武,都不是庸人,一眼就看出了白纸和印法的好处,又知道了秦皇的态度,自然紧随李斯之后,开始恭维。

    平静之后,楚阳再次说道:“即日起:凡诸子百家,皆携本家之典籍前来帝都,贡献整理,重新刊印,发行天下,传承万载,使先贤之哲理不绝。为期半年,如有违令,当为叛国处理!”

    此令一出,却没有引起多大的动静。

    重新刊印,发行天下。

    只此一例,绝对能让诸子百家疯狂,他们所成一家,不过是为了宣扬自己的理论罢了。如今白纸便利,印法简单,有普及天下的可能,如何会不同意?

    交代之后,楚阳直接离开了。

    对于朝堂之事,他早已失去了兴趣。

    来到皇家藏书之地,他就埋首其中,吸收先贤智慧。

    匆匆半年过去。

    这期间,楚阳将白纸和印法之术传给了端木蓉,让她培养了一批人才,就不在管理,只是接受各地所献出来的各种典籍,亲自整理,不厌其烦的排版成册,交代下去进行刊印。

    诸子百家,也蜂拥而来。

    这一天,秦皇找了过来,“国师,我已准备好,您看可否行动?”

    “你确定要这么做?”

    楚阳将一卷书放下,淡笑问道。

    “若没有国师提点,我还被他们玩弄鼓掌之间,哼!”秦皇杀机隐隐,“以我的修为,如何会病死?谁能做到?放眼天下,也只有他们了!”

    “这半年来,我暗中调查,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

    秦皇吐出一口浊气。

    “哦,说说?”

    两人缓缓的走了出去,楚阳示意。

    “他本姓姬,轩辕改姓,大周国姓!”

    秦皇目光深邃,一语点出了玄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