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三百零三章 南下(十二)
    苑君玮浑身筋肉绷得紧紧的,没有感到一丝一毫的寒冷意味,反而觉得胸口热血,似乎随时随地都要从腔子里喷出来也似!

    自从徐乐出现,将苑君玮从恒安鹰扬府未来之星打成人人侧目,背后嘲笑的对象之后。苑君玮的这口气,就一直堵在胸口,无从爆发!

    苑君玮一次又一次的挑战徐乐,想将徐乐带给他的羞辱全都还回去,重新找回自己的声名与荣耀。

    结果除了一次又一次的败在徐乐手中。那徐乐,也一次又一次的在马邑郡创造出不可思议的战绩!

    从神武到善阳,王仁恭束手。大家以为不过是王仁恭的马邑鹰扬府软弱罢了,等对上突厥人,徐乐也总要陷入苦战之中,才让他能领教到,恒安鹰扬府现在面对的是何等样的敌人,他那点战绩,其实还差得远。

    可徐乐一旦北上,在突厥大军面前,仍然纵横驰奔,旋风一般夺回壬午寨,结果又直袭执必贺大营,打得数千突厥青狼骑龟缩回大营之中,再大摇大摆的回返。

    当刘武周率领大队赶来之际,看到的就是突厥青狼骑堆积如山的首级,连奴兵带青狼骑,数百名冻得半死的俘虏!

    徐乐上阵,就算是对着执必家青狼骑,马槊之前,还是如摧枯拉朽一般!

    苑君玮看着这些摆在眼前的战绩,就再未曾说过一句话。一直默然不语,连一直在徐乐面前都高高昂着的脑袋,都垂了下去。

    这不代表苑君玮这个脾气暴躁,性子凶悍的年轻人对徐乐服气认输了,而是苑君玮现在觉得说什么都已经无用,而再找徐乐挑衅,也只是内斗伤了恒安鹰扬府的实力,要吐出这一口郁结之气,只有比徐乐打出更为惊人的战绩。

    哪怕自己死在战场之上!

    饶是胸口如火烧一般,苑君玮仍然没有冒进,稳稳的控制着前进的速度,尽力散开队形,摆出进退皆是从容的姿态。沿着最后一段山道向前直进。

    山口之处,已然有哨骑小队在把住出口,高高低低散布,防止突厥轻骑突然出现,堵住此间出口。纵然是绕了一条路,而且也是毫不停息的就奔袭而来,警戒还是做到了极处。万一给突厥青狼骑堵在山口狠打,那亏可就吃得大了。

    这些哨骑满身冰雪,裹着大氅,在寒风中警惕的望着左右。看着苑君玮这一队人马为前锋匆匆而至,直出山口。带队队正就对着下面招呼一声:“苑四将军,可要帮手?”

    苑君玮在马背上,只是随意一摆手,猛踹马腹。战马骤然加速,溅起雪尘雾气,率先直出山口。

    在苑君玮身后,是一直跟随着他的最亲信一队人马,也人人都绷着脸,骤然加快速度,追随苑君玮身影而前。

    身为苑君玮最为亲信的人马,他们也如苑君玮一般,胸口一直憋着一口气!

    这一队人马疾驰而出,雪雾在山口弥漫。哨骑队正看着苑君玮带队消失在大雪之中,半晌才道:“黑尉迟怎么选苑四为前锋?他憋着一口气,遇见突厥狗,还能打好?”

    队正身边是一个老卒火长,刘武周来到之前,就已经在恒安鹰扬府呆得长远了,在刘武周面前都可以随意说话的人物:“要不你上去给苑四打打下手?”

    队正摇头:“黑尉迟的调度,我岂敢违背?此前打仗,我就服气黑尉迟。只要遵照他的布置,总能得胜而归。他让我们守在这里等待大队,就一动不动也罢。既然黑尉迟选苑四为先锋,自然有他的道理。”

    老火长嘿嘿一笑,从怀里艰难的摸出一个贴肉放着的小皮囊,打开塞子喝了一口。然后举起小皮囊对那队正示意。

    队正咽了一口唾沫,断然摇头:“阵前喝酒,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罢了。还向我劝酒,你胆子也着实大了。别以为你资格老,要是给刘鹰击抓到,就是性命无恙,二十军棍也是稳稳的!”

    老火长嘿嘿的将皮囊收了回去,满足的拍拍。笑着答话:“反正咱皮粗肉厚,二十军棍也就当掸灰也罢。这天气,为喝上一口酒,也值得了。”

    队正扭过头不理他,老火长还不肯放过他,追问一句:“此前你就服气黑尉迟,现下呢,又服气谁?”

    那队正沉默一下,才慨然叹道:“除了乐郎君还能是谁人?这等锋锐,从军十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老火长也沉默下来,最终才沉沉点点头。感慨一声:“这乐郎君为什么不到前头来?要是还用他为前锋,突厥狗看见他黑马长槊,估计该掉头就走了罢!”

    幸好此刻苑君玮去得远了,不然自己一马当先,结果看见他冲在前面,这些人却在没口子的夸赞徐乐,估计马上就得一口血喷出来!

    在加速冲出山口之后,苑君玮一挥手,队伍顿时又慢了下来。整个纵队,在宽阔的雪原上变成了横队,两骑之间,保持着七八步的距离,尽可能的张开搜索正面,向着突厥执必部大营方向推进而去。

    这就是骑兵组成的警戒幕,这样展开队形,就可以为后方主力张开足够大的警戒正面。要是前哨得力的话,甚至能掩护着主力大队,一直冲到敌人面前!而敌人在遇袭之前,都摸不清对手主力大队的动向和阵型!

    苑君玮手下,本来担心这位苑四,脑子一热,带着他们不管不顾的就拼命向前,一头扎向突厥执必部的大营。现下看苑君玮指挥分毫不乱,大家心都定了下来,只是在风雪中踟蹰前行。

    苑君玮就在张开的正面最中间,在这一刻,苑君玮的精神绷到了最紧张的时候,只是死死的看着面前肆虐的风雪。防备着执必家的青狼骑,突然从风雪中冲撞而出!

    但是刘鹰击带领大队,上来得这么快,又寻觅了一条隐秘的道路,应该会出突厥狗的意料罢?

    苑君玮只觉得口中越来越干,背上冷汗,慢慢沁出。

    风雪仍烈,十步之外,难辨人影。

    而在后面,跟在刘武周大旗之后慢慢而进的玄甲骑队列当中,徐乐一直闭着眼睛在马背上跟随大队缓缓而进。

    骤然之间,徐乐就一下睁开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