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三百零二章 南下(十一)
    尉迟恭在风雪之中,冷静的控制着大队,向北一路挺近而行。

    如此天候,如此道路,如此山川地势,单是行军,就已经是极其困难的事情了。这个时代的指挥通信,组织程度,哪怕精锐,也就是这个水准而已。所谓十万数十万大军的规模,具体到行军上,也就是一起接着一起的发进。大业天子当年三百万大军征高丽,光是行军,就已经是不折不扣一场灾难,军将们根本控制不住这么大一支规模的军队,从不同道路向着一个战场汇合,后勤辎重补给,也完全供应不了这么大一支军队的运动。

    结果就是三百万大军,光没于道中,就有数十万之多。而更有大量逃亡兵卒民夫,成为大隋北方祸乱之源。

    这还是在大隋本土行军,各级地方官吏竭尽所能支应配合的情况下,也尽量选择了良好的天候才用来行军,结果纸面上如此规模巨大的一场远征,最后却变成了大隋帝国崩塌之始!

    而此次北进,前有优势敌人,风雪隔绝耳目让小部队的联络都变得艰难,基本上等于就是蒙着眼睛一路前行,单单是行军,就能让军中士卒有着巨大的心理负担。随时随地都可能失去掌握,更不必说在风雪中,随时可能冒出大队突厥青狼骑来!

    就是在这个情况下,尉迟恭仍然将自家恒安甲骑掌握得极好。

    **个撒出去的小队,以传骑不时与大队保持联络。每行进一段距离,尉迟恭就会在事前约定好的地点与尖哨小队联络上,更换过于疲惫的巡哨小队,稍稍整理态势,然后再度前行。

    这北面山川地势,仿佛都装在尉迟恭的心里,每一支巡哨小队的活动方向,抢先一步控制住以掩护大军通过的要紧地点,每次汇合,尉迟恭随口布置,无一遗漏。这些巡哨小队只管领命行事就是。一旦遭遇敌人,如何传信,朝着什么方向退却,大概多长时间能为大队所接应,尉迟恭也全都一一交代,每支小队投向茫茫风雪之际,都心中有底,对这样的天气,还有强大的青狼骑,再没有什么可以畏惧的。

    而得到尖哨小队充分掩护的后续大队,尉迟恭也稳稳的控制着行进速度。每前行一段时间,还叫停下来,给马匹补充精料,让甲骑们活动手脚,连遮蔽风雪的大氅,都在备马上带了两三件之多,在身上大氅被打湿之后,马上可以更换。

    尉迟恭就这样精细的指挥着麾下健儿,不多花一分气力,照料到每一个细节,尽力保全着每一分战力。

    外表看起来粗豪万分,一旦接战,冲阵之际也勇猛到了万分的恒安鹰扬府黑尉迟。在行军过程中,指挥之细心,调度之准确,简直如穿针绣花一般,与其外表大相径庭。这就是无数战阵经验积累下来,而且真心爱兵之人才能做的事情。

    哪怕徐乐,徐敢手把手的教导十余年,自己也是天纵之姿。但在这实际经验上,和尉迟恭还差得不少。要是尉迟恭与徐乐异地相处,为前锋而战。有没有徐乐英锐无前接连破阵不好说,但是伤亡损折,一定会比徐乐少上一些!

    尉迟恭坐在马背上,微微眯着眼睛,就这样被马载着,一晃一晃的前行。看似放松,其实一路上尉迟恭精气神都提得紧紧的,关顾着每一名甲骑的姿态,听着风雪中传来的每一份动静,经过每一处稍稍险峻一点的地方,就做好了一旦遇袭怎样应对的准备。

    看着尉迟恭大熊一般的身影,每名恒安甲骑都觉得安心无比。

    新冒出的这个徐乐,纵然是英锐无双。可恒安甲骑只要还有尉迟恭,就永远不会被压下去!

    逶迤大队,来到一处山弯,地形骤然开阔起来,转过这道山弯,地形又收紧。但是山道再往前延伸,不过就三四里距离了,出了山道,就是雪原。

    这次出击,并没有选择从壬午寨前直出雪原。突厥青狼骑就算是傻子,也知道在壬午寨前展开骑兵警戒幕。所以大队恒安兵,选择再钻进群山之中,从另一个山口钻出来,以另外一个方向,扑向执必贺所在的大营!

    而这段路,就要走完了。

    山弯之处,几个尖哨小队已经在这里等候,人马都显出了疲惫之色,在风雪中不做一声,等候着大队的到来。看到恒安甲骑主力出现在眼前,这些疲惫的前哨甲骑都露出了笑意,有人还呼哨一声,招呼大家。尉迟恭睁开眼睛,催马上前。几名率领尖哨小队的火长队正也迎了上来。尉迟恭扫了一眼眉毛胡子都变成白色的他们,沉声问道:“可有突厥狗动向?”

    一名队正大声回禀:“从这里一直到山口,都没有突厥狗动静,咱们都反复巡哨过了!山口处也有咱们的人把守警戒,出了山口,不过十里就应该是执必贺那老狗的大营!”

    尉迟恭点点头,回头望了一眼。隐隐约约能看见后面跟着的刘武周大旗。刘武周将恒安甲骑全调到前面去了,自己中军就是这些征调而来的弓手乡兵拱卫。指望恒安甲骑能打出一个漂亮仗的心思再明显不过。

    在刘武周后面,则是徐乐的玄甲骑了。风雪如此之大,根本看不见远远跟在后面的他们。

    可恒安甲骑上下,似乎总觉得玄甲骑的目光就盯在他们的身上。玄甲骑打出了这么好的一个开局,就看恒安甲骑能不能接着打一场漂亮仗了!要是稍稍不利,只怕恒安甲骑今后在玄甲骑面前,都难得抬起头来!

    尉迟恭招呼一声:“苑四!”

    苑君玮身形立即从大队中冲出,卷动雪尘而来。冲到尉迟恭面前才勒马站定。这家伙眼睛都是红的,想打一仗都想疯了。不管三番五次的如何挫折在徐乐手里,这苑君玮就是能继续保持对徐乐不服气之态,说什么也要打一场漂亮仗给徐乐看看!也真不知道这家伙是属倔驴的还是就是单纯的笨…………

    尉迟恭也没废话,就吩咐一声:“挑一队人马,接替这队弟兄,先行出山口,再无人替换,直扑执必贺大营,遇见突厥狗,就打他娘的,把他们压回去,为大军开路,能不能做到?”

    苑君玮只是低吼一声,掉头就回去一招手。他最亲信的一队恒安甲骑,立刻加速而前。苑君玮也再不和尉迟恭说什么,带着这一队人马就直卷而前!

    尉迟恭微微摇头而笑:“入娘的,这苑四都憋疯了。”

    一名队正担忧的问了一句:“我追上去叮嘱一声,让苑四小心些?”

    尉迟恭一笑:“苑四也该打出一场漂亮仗了!”

    (本章完)